第七十六章怜子如何不丈夫

  面对方森岩的话,zhè还没反应过来的两人顿时一楞,方森岩却已经双手闪电一般的探出,抓住了他们的头发,将zhè两个家伙的脑袋重重的撞击 了一起!方森岩倒也不想要他们的 命,手上也留了余力,但zhè两个地痞却是显然抗击打能力远远不如花衫飞的手下,一齐双眼翻白摇晃了几下 原地烂泥也似的瘫倒了下去。(        ·         C ) 起来短期内是绝对没可能站起来了。

  那名专门负责钓人上钩的媒 眼珠 几乎都要瞪了出来,他万万没有想 ,面前的zhè个“凯 ‘居然在瞬间变身反扑!九哥和大雷两人平时喝酒的时候 得牛B哄哄什么提了一把西瓜刀在七八百人里面杀进杀出,拳打长坂赵 龙,脚踢秦末楚霸王。可现在却当当真真的是一碰 倒!

  zhè时候方森岩的双眼却是不怀好意的瞟了过来,zhè油滑男人顿时也惊破了胆 ,连连摆手hòu退道:

  “zhè位同志…**同志!手下留情啊!”

  方森岩无奈的耸了耸肩道:

  “钱包交出来。”

  zhè油滑男人愕然,呆滞,zhè才意识 竟然被黑吃黑了!却见 方森岩举起了拳头,马上以最麻利的动作将自己的钱包掏出来双手奉上。方森岩顺带指了指地上晕掉的那哥俩:

  “还有他们的。”

  zhè家伙显然也是十分懂事,马上 走了上去将zhè哥俩扒了个清洁溜溜,然hòu将所获的双手奉上。不过zhè仨地痞在zhè里设局,身上也是穷得叮当响, 起是一大把零碎票 ,加起来还不 三十块□。不过方森岩本来也不是为了钱而来的,他走出门口以hòu,biàn在搜刮来的两个钱包当中找寻 了目前最需要的东西——身份证!有了zhè**局颁发的正牌东西以hòu,方森岩才算得上的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至于核对身份证上的照片像不像——除了严打期间会进行zhè项工作之外,平时谁还会闲得蛋疼来管zhè种鸟事?

  走出了zhè处 院以hòu,方森岩心念微动,手中已经攥住了那只金属制造的盒 酒壶。(        ·         C )大概是因为回 了现实世界当中的缘故,zhè只金属酒壶上居然多了几分热度, 仿佛是人的体温那样温润,除此之外,还微微有着自行的颤抖, 仿佛是心跳一般。与此同时,方森岩biàn得 了一系列的相关信息:

  “你携带着灵魂装备:无尽的伏特加来 了现实世界当中。”

  “你触发了相关条件。”

  “灵魂任务:藕汤被激活。”

  “被寄托在无尽的伏特加当中的契约者灵魂的最hòu一个心愿,是喝 母亲亲手煲制的莲藕排骨汤。”

  “提示:你接受本任务hòu,biàn可以获得该名契约者记忆残片。“

  方森岩选择了接受任务以hòu,脑海当中忽然“嗡“的一响,眼前立即出现了诸多画面……

  他的名字是何wèi国,zhè是一个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的名字。当时中越反击自wèi战开打,不少朴实的人因为无法上战场所以相当遗憾,于是biàn采取一切的方式来表示对祖国的支持。很显然,孩 的名字也被归纳 了zhè个范围之内。

  何wèi国的家乡在黄土高原上,那里的土地贫瘠,条件落hòu。他在二十岁的时候找了本地的一个女人结了婚。  点   但老婆在第二年的时候 因为难产而死亡,只留下了一个◇儿 与他相依为命。但在儿 七岁的时候,却又非常不幸的患上了重度的红斑狼疮,多次被同龄人欺负叫做癞皮狗,只能暗中流泪忍气吞声,,而何wèi国在外地打工,却没有办法照  他□

  终于有一天,何wèi国听 了自己儿 的遭遇,他也是一个火爆脾气,

  (此部分度娘 有***内容,一直不让发,晕死。)何wèi国心中的凶性被引发了出来,拔出了随身携带的杀猪刀挨着个儿捅了过去,连杀了三人,连那个一直欺负自己儿 的 同学也没放过!

  杀人以hòu的何wèi国biàn带着儿 逃走了,在他即将走投无路的时候,biàn进入 了梦魇空间当中。从空间里面获得了力量的他采用了一些非法的手段使得经济宽裕了起来,在此期间,他也做了不少的坏事,犯下了许多罪恶。而他在梦魇空间当中打拼的唯一信念,biàn是治好儿 的病使他不再被人叫做“癞皮狗”!

  但是,何wèi国的人生轨迹在加勒比海世界当中戛然而止,他被团队当中的决策者当做了弃 ,在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海盗面前,何wèi国被乱刀分尸,但他在死亡的时候心中却是没有什么怨恨,因为他在现实世界当中已经给家人留下了一笔财富。

  而他死前唯一念念不忘的,biàn是 时候母亲等待自己归家的时候的温馨。母亲会先挽起裤腿在门前的经霜的老鱼塘当中捞出了几节秋藕,又 隔壁杀猪的舅舅家用十斤苞谷换来一斤苞谷猪肋排,然hòu在砂锅药罐里面熬煮了三个 时以hòu煲出来的排骨汤。zhè罐普普通通的汤的里面,大概是因为作料着母亲浓郁真挚的爱意,因此才让zhè个凶恶的男人至死都不能忘却那种热气腾腾的母爱吧。

  方森岩在原地矗立半晌,心中也忍不住涌现出一股复杂难言的感觉。何wèi国是不是个好人?毫无疑问当然不是,他的手上先hòu染上的人命多达十一条,年龄涵盖了十一岁的 男孩 七十岁的老人,他暴躁易怒赌博**,坏事几乎做尽。但他的另外一面,却是为了儿 可以一怒搏命,面对死亡也是洒脱了然,最hòu遗留下来的乃是对母亲的眷恋,zhè样矛盾而复杂的人生经历在方森岩的心中冲激了良久,zhè才若炊烟一般徐徐飘散而去。

  两天以hòu,方森岩来 了重庆。

  zhè是何wèi国从家乡逃走以hòu的临时寄居地,他在zhè里的三环路外很是低调的租赁了两间 起来颇为破旧的屋 ,他的母亲biàn和儿 ▲一起居住在zhè里,任谁也想不 他们竟然是身家超过百万的人。方森岩举步走 了屋 外面,远远的biàn听 了屋 里面传来了哭声,他的心中忍不住一惊:要是何wèi国◎▲一起居住在zhè里,任谁也想不 他们竟然是身家超过百万的人。方森岩举步走 了屋&nbyīqǐjūzhùzàizhèlǐ,rènshuíyěxiǎngbú tāmenjìngránshìshēnjiāchāoguòbǎiwànderén。fāngsēnyánjǔbùzǒu lewū wàimiàn,yuǎnyuǎndebiàntīng lewū lǐmiànchuánláilekūshēng,tādexīnzhōngrěnbúzhùyījīng:yàoshìhéwèiguó的母亲不幸去世的话,自己zhè个任务又怎么完成得了?他  旁边有个大嫂正推门出来,急忙询问究竟。

  结果zhè大嫂叹了口气道:

  “zhè家人硬是造孽哦,当家的男人先是出了事,从楼上滑下来摔死老,接下来前几天娃娃又遭人贩 拐了,老婆婆在家头天天哭,不晓得哪天 一口气接不上来哦。”

  方森岩却是知道,凡是在梦魇空间当中死去的人,都会在现实世界里面被安排一个合理的死法,所以何wèi国的死是在他预料之中。但无论他之前做过什么坏事,也是人死若灯灭彻底消散!他的儿 却是完全无辜,为什么还要承受zhè样悲惨的命运?大概也是因为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吧,方森岩心中的怒气陡的升腾了起来,脸色也顿时铁青,深深吸了一口气直接biàn开始举手敲响了何家的门。

  方森岩足足等了五六分钟,里面才有人前来开门,正是何wèi国的母亲。她此时也只有五十来岁,但是头发已经全白,双眼红肿,佝偻得已经不成样 了,脸上的气色灰败一片,用一种漠然而绝望的语气 :

  “你找哪个?”

  方森岩深吸了一口气道:

  “阿姨您坐,我是wèi国多年的好朋友,前些日 听 他不幸,所以才特地的从外地赶了过来。”

  何wèi国的母亲一听 儿 的名字,顿时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断断续续的大哭道:

  “我 知道wèi国要出事,钱哪里有那么好赚的?也是俺们家里天生 穷,否则也不会把娃迫 了绝路上。我zhè个老没用的也是该死,wèi国留下来的独苗苗也没把他 好!被人活生生的拐走了!”

  方森岩闭上了眼睛,冷冷的道:

  “我一来 听 了zhè件事,阿姨你把你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我来替你们家讨回zhè个公道。”

  何wèi国的母亲抽抽噎噎的 了事情的经过,其实也很简单, 是她五天前带着孙 晓军上街买菜,经过菜市场的时候被一个推着 车卖萨其马(一种糕点)的新疆 伙 拦住了,zhè 伙 非要她尝尝自己的新品种,老年人的心态多半是图biàn宜,听 免费 直接吃了,结果一吃之下 被逼着买,她当然是不肯做zhè冤大头的了,两人 产生了纠纷。等 老人家想起顽皮的孙 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至少二十分钟!

■  接下来自然是焦急的寻找,哭泣,最hòu是绝望,报警以hòu**的态度也是淡漠得令人心寒——很多杀人案都没有破获,zhè种失踪的 案 自然是敷衍一下了,何况法律都有规定,人口失踪不是★刑事案件,除非你能有证据证明它是被拐卖/绑架失踪,连立案都够不上!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