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杀与追

  花衫飞的手下都是些地痞流氓,根本 没受过什么正规的训练,全凭着身上的那股痞气zài战斗。           &nb◇sp           若是能够占据上风他们自然是威猛非常,但一旦zài劣势之下便兵败若山倒。 像这 ▲宁被方森岩接下来重重的踹了几脚,马上 zài痛苦当中丧失掉了斗志,哭叫呻yín着连滚带爬的想往外逃走,却被方森岩从后面赶上,冷酷无比的甩起铁bang,重重的砸zài了后脑勺上!

  “这是替三仔还给你的。”

  方森岩冷冷的道。

   宁的表情立即僵硬住了,然后整gè身体前仆,歪倒,瘫下, h  搐,生命迅的便离开了这具躯体。

  方森岩眼神冷酷,嗜血的tian了tian嘴唇,冷笑着向外走去。先前傻彪的布置全都落zài了他的眼里,yě 是 这整整一栋楼里面此时已经只剩余下了两名敌人!随着方森岩的大步行进,他结实而壮硕的肌r  zài破烂的紧身背心下抖动着,无由的令人联想起正zài自己领地上巡视的凶残猎豹!

  傻彪两人zài一处车间的门口撞上了方森岩。

  或者贴切一点来 ,是方森岩zài车间门口堵住了他们。

  傻彪的名字当中虽然有一gè傻字,但他其实半点都不傻,傻只是他表面的一层伪装而已。当他  方森岩手中提起的血管上染满了鲜血,甚至还粘有稀疏的黑色头的时候, 已经知道啤酒华和 宁只怕是凶多吉少。更令傻彪感觉 胆寒的是,明明都 方森岩肚 上受了枪伤,但 面前这家伙冷酷剽悍的精壮模样,愣是连皮都没破半块,哪里像是有伤zài身的人?

  “扮猪吃老虎?“傻彪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这么一gè词。【 * 】【&□nbsp* 】但他又百思不得其解方森岩这样的目的!并且从现zài 起来,今天这件事从头 尾 起来都应该是一gè巨大的阴谋,方森岩有如此的狗扑和身手的话,几乎可以&nbs★pzài黑社会的顶端阶层当中都算得上是屈一指的存zài,这么一gè家伙又怎么会甘心zài一条破渔船上做船手?

  傻彪心中闪现过了这许多惊疑不定的念头,但方森岩已经打定了战决的心思,怎会放过这gè机会,默不作声的前踏一步挥起钢管便直扫了过来!那根黑沉沉的染血钢管zài空中出了“嗡“的闷响声,可见这一击上附带的力道之大。

  傻彪带着的人自然是他的心腹,虽然外号叫做软饭凯■,其实却是gè心狠手辣的家伙,见 了方森岩动手,立即毫不犹豫的挥起自己手里拎着的钢管去挡。哪里知道这一挡之下 被震得手心麻,而方森岩却是疯狂无比的继续挥舞钢管连续砸下,简直 若☆是暴风骤雨一般!

  只听得“当当当当“的连响,方森岩这样完全不讲道理劈头盖脸的1 an砸了上来,令得平时心狠手辣的软饭凯当真是生出了恐惧的感觉。他已经是用双手握持着钢管,但是双手都已经麻,目前已是仅仅凭借本能zài挥舞招架着。骤然间,方森岩从上至下一记用力的 h  砸!风声劲急,当啷的一声脆响,软饭凯痛叫一声,握住钢管的手掌虎口处鲜血淋漓流淌而下。但方森岩手中握持的铁管却是从锈蚀处断成了两截!

  zài任何的战斗当中,都多数有意外的生,这 是所谓的变数,没有人能够预测得 变数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去,但能够及时将变数把握住并且将之化为胜势的人,往往 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因此若是软饭凯把握住这gè大好机会乘势反攻的话, 不定还真能反扑成功。  点   但方森岩却根本都没有给他以喘息的机会,顺手 将手中的半截铁管砸了过去,然后重重的前跨了一步!

  这一步的时机跨得巧妙无比,恰好是软饭凯想要攻击却还没有出手的刹那!一gè壮年男人若是要挥舞棍bang,总不能像gè穿条短裙的娘们一样将双腿夹得紧紧的,必然有一gè沉腰进步的动作。而方森岩这么一前跨的话,整gè人已经迅前移,右腿便 hazài了软饭凯张开的双腿之间,两人之间的jù离立即 缩短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连呼吸都可以喷 对方脸上!

   zài软饭凯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方森岩已经非常干净利落的将头一埋!坚硬的额头便撞zài了软饭凯的鼻 上。这一招对于方森岩来 ,已不是故技重施,简直是惯技重施。软饭凯凄厉无比的惨叫一声,本能的丢开了手中的钢管 去捂鼻 ,而方森岩则残酷无比的狞笑了一下, ha入▲ 软饭凯胯下的右腿已是蓄力,曲起,重重的向上顶去!

  这一记凶狠的膝顶足足将软饭凯顶起了半米,其嘴里更是喷射出了暗红色的鲜血,两只眼睛几乎都凸出了眼眶,接踵而来的横扫的肘击又紧□接而至,出了一声r  体剧烈碰撞的沉闷挫响后,直接将他这具奄奄一息的扭身躯横扫了出去,翻滚撞击zài旁边堆积的铁栅栏上哗啦一声巨响,接着再慢慢的从上面滑落,余留下一抹鲜红的惨烈!

  这时候方森岩才回了过头来,揩了揩脸上被溅上的鲜血,他的眼神仿佛zài燃烧一般,但是语声却平缓若无风的大海,平静的对着后方的傻彪淡淡道:

  “别急,马上 轮 你了。“

  此时方森岩yě不是毫无伤,他的背部赫然有两条长达尺余的jia 叉伤口,形成了一gè不规则的x字。伤口的边缘可以清晰的见 血红色皮r  翻卷了起来,相当的凄厉惨烈,从伤口处流出的鲜血将背部破烂的弹力背心染得通红。zài方森岩对软饭凯动暴风骤雨一般的突袭的时候,傻彪yě不是死人,一声不吭的 从后方挥刀狂斩,方森岩凭着感觉躲闪了几下,但终究还是被重重斩 了两下。

  只是方森岩的被动天赋能力“坚韧”虽然无法起效,但他出常人两倍的体力yě挥了作用,傻彪的西瓜刀深入皮下两寸之后,便被收缩的肌r  死死夹住,难以进入内腑造成严重的伤害!

  若是普通人遭受 这种伤害以后, 算能够忍痛,却yě无可避免的会zài各方面都受 影响,但方森岩却是被数据化过,只要想要■的话,举手投足间都能够挥出极限能力出来。这 是契约者远远比普通人强大的真正原因。

  傻彪 站zàijù离方森岩三米之外呆滞的站着,他的眼神甚至都有些直, 像是大◎白天  鬼那样惊恐。确实yě是这样,一gè平时自己熟悉的人忽然变身成了李 龙附体战神转世!这无论如何落差yě太大了。

  zài十分钟之前,傻彪脑 里面考虑的是解决了方森岩后拿 的五十万花红的分配方法,但十分钟后的现zài,傻彪脑海里面只有一gè念头:

  那 是活下去。

  面对方森岩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傻彪只觉得嘴里苦,心中越寒冷, 像是一只对着猫的老鼠一般充满了惶恐与不安。他陡然大叫了一声,将手中的西瓜刀对准方森岩猛掷了过来,然后转身拔腿 跑!惊恐的傻彪心中此时只充满了一gè念头,那便是先逃 楼下与 风的那三gè人会合了再 !

  面对飞斩而来的西瓜刀,方森岩一把 直接将其凌空捏住!鲜红的血从握住刀刃的手指缝隙里面流淌了出来,一滴一滴的落zài地上。而他的眼里丝毫都没有痛苦的神色,只有一种残忍的冷酷。急急逃下楼梯的傻彪刚刚冲 三楼, 感觉 上方有一道巨大的阴影带着风声呼啸而来,傻彪惊恐的大叫一声,本能的向后一闪,顿时觉得脸上似乎被溅上了什么热乎乎的东西,他用手一摸,才觉竟然是点点鲜血!而被抛掷下来的,竟是软饭凯扭曲的尸体!

   这么一耽搁,方森岩已经哗啦撞破了楼梯护栏跃了下来,挡z☆ài了傻彪的面前,然后慢慢的站立了起来。他的动作很慢,很稳,却给人以绝不会犯半点错误的感觉。傻彪浑身上下都zài颤抖着,终于直接跪倒zài了地上大声嚎哭道:

  “岩哥!都是花衫飞要我们☆☆ài了傻彪的面前,然后慢慢的站立了起来。他的动作很慢,很稳,却给人以绝不会犯半点错误的感觉。傻彪浑身上下都zài颤抖着,终于直接跪倒zài了地上大声嚎哭àileshǎbiāodemiànqián,ránhòumànmàndezhànlìleqǐlái。tādedòngzuòhěnmàn,hěnwěn,quègěirényǐjuébúhuìfànbàndiǎncuòwùdegǎnjiào。shǎbiāohúnshēnshàngxiàdōuzàichàndǒuzhe,zhōngyúzhíjiēguìdǎozàiledìshàngdàshēngháokūdào:

  “yángē!dōushìhuāshānfēiyàowǒmen做的,不关我的事啊!”

  方森岩无声的走/bī了过来,给人的感觉 像是一座zài夕阳的余晖里阴暗着的山。zài地上瘫软匍匐着的傻彪  了方森岩的两只脚站定zài◇了自己的面前后,眼中忽然凶光一闪, 伸出右手去拉方森岩的左脚,左手却摸向了裤兜里面的弹簧刀。显然打的是将方森岩扯得失去重心倒下以后补上一刀的主意,但方森岩却猛的抬起的左脚,然后迅捷无比的一脚踩○了下去!

  “啊!!!”傻彪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了起来。方森岩这一脚用上了全力,正所谓十指连心,傻彪的右手手指几乎被砸扁了一般,血r  模糊,甚至露出了森森的白色指骨,yě难怪他忍不住痛苦惨叫。而方森岩已经绕 了他的后方,将踏zài了他的脊背上,弯下腰用力扯起了他的头让其脸部扬起,然后附 了他的耳朵旁边,一字一句的冷冷道:

  “大四叔的手指,是你亲自动手一刀一刀削下来的罢?”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