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评判标准】(上)


  项诚表面上忧心忡忡,其实他乐于看到眼前发生de一切,人不能太得意,得意切记不能忘形,张扬这段时间锋芒毕露,春风得意,连他yě不得不选择避其锋芒,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你以为自己鸿运当头de时候,上天已经准备好了大棒,随时会给你一棒。

  项诚虽然心中幸灾乐祸,但是他不会去做落井下石de事情,这次de麻烦已经够大了,不论他插手与否,张扬都已经深陷麻烦之中,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解决。

  北港市领导层内期望张扬倒霉de大有人在,市长宫hái山无疑是其中de一个,因为这件事他专程来到了项诚de办公室,向他询问省公安厅副厅长荣鹏飞对这件事de处理意见。

  项诚对宫hái山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们hái是把精力投入到北港de建设和管理中,刑事上de事情自然有人去解决,公安系统内部de事情和我们无关。”

  宫hái山知道项诚这番话言不由衷,其实项诚心中指不定比自己hái要高兴,他低声道:“项书记,我倒是不想管,可是遇害者de家属已经nào到市委市政府大门口了,张扬毕竟太年轻了,没那么做事de,你有没有听说,董正阳之所以被抓进去,是因为他在丁家兄弟葬礼上nào事,张扬当众打了他一顿,hái罗织了一个罪名把弄进局子里去。“

  项诚道:“年轻气盛啊!“

  宫hái山道:“现在惹出事来了,我早就说过,权力必须要有效地监管,缺乏监督de权力只会造成某些干部de自我膨胀,甚至导致他们对权力de滥用。”

  项诚道:“hái山,我hái是认为。这件事非常敏感。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参予,省公安厅荣副厅长已经来了。他会妥善解决好这个问题。”

  宫hái山道:“妥善解决?我看未必,项书记,外面传言很多。有人说董正阳是得罪了张扬,所以他授意程焱东好好教训董正阳一下,程焱东和张扬de关系大家都清楚,张扬当初来滨海,指定要程焱东过来当局长,程焱东从☆丰泽跟他去南锡,现在又来到滨海,对他忠心耿耿,张扬de话。程焱东自然照办,没想到董正阳这么不禁打。”

  项诚道:“传言毕竟是传言,没证据de事情我们不能相信。”

  宫hái山道:“我听□说因为这件事张扬和文副总理de公子文浩南nào翻了。好像是因为彼此推脱责任de原因。”

  项诚道:“我yě听说了一些。董正阳死前文浩南曾经提审过他。”

  宫hái山道:“人死了,谁都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看来张扬想推给文浩南,文浩南yě不是好惹de,他当然不肯背这个黑锅,而且人又不是死在他de手上。”

  项诚道:“hái山啊,你对这件事de兴趣是不是太大了?”

  宫hái山道:“我倒是不想管,可董家人不停地nào,据说他们家已经有人去京城告状了,这事儿有denào了。”

  项诚叹了口气,似乎为这件事深感忧虑,可心中却荡漾着一种幸灾乐祸de快感。他低声道:“事情nào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我hái是希望这件事尽早平息。”

  宫hái山道:“想平息这件事,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滥用私刑这可不是小罪,搞不好是要扒皮de,张扬看情形是要力保程焱东,文浩南肯定是不会背黑锅de,他们两人de矛盾不可调和。”

  项诚道:“他们毕竟是干兄弟。”

  “亲兄弟又能怎样?张扬以为自己有些背景,却不知道多年以来一直都仰仗着文家对他de庇护,干儿子毕竟是干儿子,他以为自己在文副总理夫妇心中de地位能重过文浩南这个亲儿子吗?”

  项诚道:“相信荣副厅长能够处理好这件事。”

  张扬和程焱东并肩站在海堤之上,望着远方灰蒙蒙de海面,张扬de表情充满了愤怒。程焱东de情绪显然yě受到了这件事情de影响,他de目光非常暗淡,两人默默站立了足有五分钟,程焱东率先打破沉默道:“张书记,我想好了,这件事de责任我来承担!”程焱东说出这番话是经●过深思熟虑de,他能够看出张扬眼前面临de困境。

  张扬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和你无关,我不会让你承担责任!”

  “总得要有人承担责任!”

  张扬道:“明明是文浩南干得!”
  “你没有证据啊,而且省厅de态度你yě看到了,有些人他们是要维护de,他们需要de并不是事实真相,他们想要de只是尽快结束这件事,只要有人为此承担责任,只要能够平息董正阳de事情,其他de并不重要。”

  张扬道:“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为什么你要为别人de事情背黑锅?就算是负责任,应当负责deyě应该是我,和你没有关系。”

  程焱东道:“张书记,你有没有发现这件事有些奇怪?为什么董正阳de尸检报告hái没有公布,他de家人就已经知道他是被殴打致死?一定有知道内情de人透露了消息,有些人就是要利用这件事来扩大影响,这件事越早结束影响越小,我kǎo虑过,只有我出来承担这个责任,对你de影响才能降低到最小,而且在董正阳de死亡一事上,我de确要承担责任。”

  张扬道:“我不怕影响,这件事因我而起,是我让你把董正阳关起来,如果让你为我背黑锅,我以后hái怎么做人?”

  程焱东道:“张书记,我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政治上是讲究策略de,滨海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de良好局面,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对你造成了影响,损失是难以估量de,我们是一个团队,责任是大家de,我主动站出来,并不是我承认了这个责任,而是我必须去承担这个责任,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进一步对大家造成伤害。”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再yě不要提起这件事,该承担de责任少不了你de,但是不该你承担de事情,你想去承担,门儿都没有!”

  荣鹏飞来到北港之后第二次约见了张扬,张扬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文浩南出席这次de见面。

  文浩南答应了下来。

  见面de地点在北港市政府一招,荣鹏飞de房间内,张扬抵达de时候,文浩南已经到了,而且是他为张扬开得门,见到张扬,文浩南居然hái能笑得出来,他微笑着伸出手去:“老弟,来了啊!”

  张扬没有和他握手,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淡然道:“我hái以为今天见不到你呢。”

  文浩南略显尴尬地放下手去:“怎么会啊!”

  荣鹏飞招呼他们坐下,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文浩南道:“今天我把你们两人都叫过来,就是当面谈谈董正阳de事情,争取把事情说开,尽快将这件事解决了。”

  张扬没说话,端起茶几上de茶杯,喝了口茶。

  荣鹏飞道:“我来到北港之后,就针对董正阳de事情进行了调查,根据我目前调查de结果,综合尸检●报告,我已经可以断定,董正阳直接死亡de原因是肝脾破裂引起de内出血。”说到这里,荣鹏飞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de看了张扬一眼方才道:“死者de家属对此反应非常强烈,他们已经找了律师,做好了起诉准备。”▲

  张扬道:“想告那就告喽,把事情查清楚给人家一个交代yě是应该de。”

  荣鹏飞道:“在董正阳这件事上,滨海公安局和省厅下派de工作组都有嫌疑,我针对这两方面进行了调查。”

  文浩南道:“荣厅,我已经再三声明,我de确提审了董正阳,但是我在提审他de过程中并没有对他进行过任何de人身攻击,现场问讯dehái有其他两位同志,他们可以为我作证。”

  张扬道:“那就是说你和这件事没关系了?”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张扬,我知道你怎么想,yě明白你怎么看我,但是我不可能因为咱们之间de关系,我就可以去承担着件事,我一直把你当成我de兄弟,亲兄弟一样,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但是这件事关乎我de原则,身为一个警察,一个执法者,我不可以不说实话,我更不可以违背自己de良心。”

  张扬道:“良心这个东西各有各de评判标准,我对自己都无法做出准确de评价。董正阳虽然死在看守所,但是我们滨海公安系统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对他进行过**上de惩罚,你有证人,我们一样有证人。”

  荣鹏飞道:“你们都没有责任,那是我de责任喽?董正阳为什么会被关起来,张扬你◇给我解释?”

  张扬道:“是我把他弄进去de。”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hái说得理直气壮,你以为自己是谁?一个小小de滨海市委书记就能够一手遮天了?如果不是你把董正阳弄进去,他怎么会□◇给我解释?”

  张扬道:“是我把他弄进去de。”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hái说得理直气壮,你以为自己是谁?一个小小de滨海市委书记就能gěiwǒjiěshì?”

  zhāngyángdào:“shìwǒbǎtānòngjìnqùde。”

  róngpéngfēidiǎnlediǎntóudào:“háishuōdélǐzhíqìzhuàng,nǐyǐwéizìjǐshìshuí?yīgèxiǎoxiǎodebīnhǎishìwěishūjìjiùnénggòuyīshǒuzhētiānle?rúguǒbúshìnǐbǎdǒngzhèngyángnòngjìnqù,tāzěnmehuì发生这样de事情?”说完张扬之后,他de目光又落在文浩南身上:“你去提审董正阳,为什么不按照规则办事?在审讯de过程中为什么不让滨海公安方面在场?你难道就没有kǎo虑到这样不符合相应de章程,你难道就不清楚这样会引起不必要de麻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