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宽容】(下)


  吴中原这次见到张扬明显低调le许多,他这两天在江城听到le一些事也亲眼看到le一些事,他对张扬开始有些le解le一个只身对付三十多名持刀凶徒的好汉,一个敢于去砸省公安厅厅长妹妹夜总会的--猛将,谁也不会轻视这种人吴中原终于明白为什么杜天野会把他放在这么重要的地方,吴中原也意识到平中建设想在机场工地中顺利干下去,就必须得和他搞好关系赵洋林虽然是副总指挥,可他只能挂名而已,张扬才是机场建设的实权人物

  吴中原同时也为那天晚上设下的饭局感到有些后悔,自己把左援朝、乔鹏举、孙东强全都请去,目的是向张扬展示实力,可事实证明他的那一套根本不管用,张扬连省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面子都不给,何况这些人?吴中原从那天之后,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和张扬好好谈一谈,今天总算等到le这个机会

  张扬让食堂准备le一桌饭,宴请吴中原,机场工地食堂被八珍居的耿六承包,耿六极其重视,专门从八珍居派来le一名大厨,伙食质量很好,八珍居的几样拿手菜也全都带le过来

  吴中原对这里的小菜也是赞不绝口,他笑道:“我吃le这么多地方,江城机场工地食堂的菜肴味道最好”

  张扬笑道:“江城机场建成要到九七年呢,吴总以后吃食堂的机会多le”

  吴中原笑道:“说真的,我感觉这里菜肴的味道比起帝豪还要正宗”

  赵洋林道:“家常菜还是要到下面来吃,帝豪那种酒店都是做套菜的,吃起来反倒没■什么意思”

  吴中原道:“是啊,现在大饭店的菜谱如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厨子做出的口味也都差不多,我们整天在外面吃早就腻歪le”

  赵洋林深有同感道:“我现在如无必要基本上都在家里吃,喝◆完稀饭吃点咸菜都有滋有味的,年纪大le,肠胃不好,大鱼大ròu反倒吃不惯le”

  张扬用公筷夹le一只酱鸭头给他:“八珍居的特色之一,您得尝尝”

  赵洋林苦养脸道:“胆固醉高,我害怕这玩意儿”

  张扬笑着端起酒杯道:“来,咱们欢迎吴总来机场工地视察”

  吴中原谦虚道:“我是来参观学耳的,视察可谈不上”

  张扬道:“合作就是一个磨合协作的过程,只要我们双方拿出诚意,任何问题都会找到解决之道”

  吴中原笑道:“这次我算见识到le日本监工的厉害,他是用国际上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我们的施工我们的员工主要做的是国内的项目,对这种要求有些不适应,不过这次的风波对平中有一个最大的好处,让我意识到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国内,要放眼国际,要用国际上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够走出国门,龟博shì给我们上le很好的一课啊”

  赵洋林也乐得看到事情得到解决,他笑道:“我早就说过平中建设是我们平海建筑业的金字招牌,双方的矛盾在于沟通不够,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一切就云开雾散le”

  张扬端起酒杯道:“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共同把江城机场这个项目做好”

  吴中原点le点头道:“请两位领导放心,我们平中建设会将质量放在第一位,以江城的荣誉为已任”

  当晚张扬值班,留在指挥部休息,九点多的时候,牛文强过来找他,因为养殖场受到污染的缘故,牛文强的螃蟹基本上全都死光,他这阵子也相对清闲下来,几乎每天晚上都到指挥部来董欣雨把给他的赔偿变为le股份,牛文强最近都在给他造成巨大损失的第二皮革制衣厂参加工厂的改制,按照他的话来说,这地方属于他le,他得盯住自己投资,确保利益回收

  牛文强来到张扬办公室的时候,张扬正在电脑上玩着大富翁的游戏,牛文强敲le敲门,推门走进来张扬借着玩游戏,没理会他

  牛文强自己倒le杯茶,连灌le几口道:“这么大人le,怎么还这么幼稚?”

  张扬道:“别打扰我啊,眼看就赢le”

  牛文强走过去,一伸手就把显示器给关le

  张扬气得朝他直瞪眼:“你捣什么乱啊?”

  牛文强道:“走,咱们喝酒去”

  张扬道:“我刚吃完”

  牛文强道:“我在丰泽湖买le一只三斤多重的野生大王八,还有两只野鸭,本来准备自己独享的,可想来想去,还是准备和你分享”

  张扬笑道:“我真吃不下,刚陪吴中原吃完饭”

  牛文强道:“要不咱们去丰泽,把程焱东他们都叫出来”通过污染事件,牛文强在丰泽当地也结交le一帮朋友

  张扬看le看时间,都九点半le,这厮的兴致倒是很高

  张扬道:“这么晚le,饭店也都关门le,跑到丰泽也得十点.你带着王八野鸭,谁给你加工啊?”

  牛文强道:“走,今天我高兴,咱们喝通宵”

  张扬道:“这么着,你把这些菜送食堂去,让朱师傅给加工加工,顺便弄一桌菜,你现在就给程焱东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来指挥部吃饭,我这里房间多得是,晚上不走都可以在这儿休息”

  牛文强乐呵呵点le点头道:“成那咖…”

  张扬看出他有话要说:“说”

  牛文强道:“我把董欣雨请来行不?”

  张扬看出le点门道,这厮该不会对董欣雨有什么想法?他点le点头道:“这么晚le,你请,人家未必愿意来”

  牛文强笑道:“她在二厂指挥改建呢,我去接她”

  张大官人叹le口气

  牛文强道:“你不高兴啊?”

  “那倒不是”

  “那你又什么气啊?”

  张扬道:“我◎是为董欣雨叹气,你说人家就毒死le你几只螃蟹,这下好嘛,不但把厂子搭给le你,连人你也惦记上le,你可真够毒的”

  牛文强不好意思的笑le笑道:“哥们,我挺喜欢有个性的女孩子,真的,我这次有点◎●动真情le”

  张扬笑道:“你哪次不是动真情啊?我看你压根就是一滥情”

  牛文强道:“这方面你是祖师爷”

  张扬瞪圆le眼睛:“滚信不信我把你和王八一起扔出去?”

  牛▲文强笑道:“王八野鸭就在你门外,你拎食堂去,我去接人”不等张扬说话,这厮已经走le,在门外又道:“程焱东他们你招呼啊”

  张扬有些无奈的摇le摇头,出门看到放在那里的甲鱼和野鸭.野生甲鱼可真是不小,张扬拎着甲鱼又来到食堂,正准备给程焱东打电话,安语晨的电话先打le进来,她是想和张扬商量丰泽一中分校开学剪彩的事情,这两天她都在丰泽准备学校开学说起来丰泽一中分校还是张扬来丰泽分管文教卫生之后的工作重点之一,可随着现在市里任命他成为江城机场的现场指挥,张扬这个丰泽副市长实际上在丰泽已经没有le具体负责的工作所谓分管招商工作也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安语晨决定出资办学的初衷是为le支持张扬,不过现在张扬已经将工作重心转移到le机场,安语晨却不能说撤就撤,常凌峰之前在丰泽一中分校上做le不少的工作,眼看临近开学le,丰泽一中分校区也将正式开张,安语晨准备办一个热闹而隆重的开学仪式,这件事当然要和张扬商量

  牛文强这么晚召集人喝酒,其目的不言自明,幸亏安语晨也赶过来le,起到le分担注意力的作用,让他的用心不至于这么明显一群人在机场指挥部会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le

  张扬让厨子◇老朱给做子个甲鱼捞饭,他和牛文强程焱东喝酒的时候,安语晨和董欣雨喝可乐相陪

  董欣雨和牛文强之间的关系看来融洽le许多,两人在近期的合作中都发现le对方身上的一些优点.董欣雨是个实干家,牛文强■lǎozhūgěizuòzǐgèjiǎyúlāofàn,tāhéniúwénqiángchéngyàndōnghējiǔdeshíhòu,ānyǔchénhédǒngxīnyǔhēkělèxiàngpéi

  dǒngxīnyǔhéniúwénqiángzhījiāndeguānxìkànláiróngqiàlexǔduō,liǎngrénzàijìnqīdehézuòzhōngdōufāxiànleduìfāngshēnshàngdeyīxiēyōudiǎn.dǒngxīnyǔshìgèshígànjiā,niúwénqiáng在社会关系上很有一套,在接管皮革制衣二厂和改制的过程中,董欣雨主抓生产,而牛文强则利用自身的社会资源帮忙跑销售,最近配合的很是默契

  无论到le哪里,张大官人都是最惠人注目的话题人物

 ■ 程焱东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张扬怒砸金莎的场面,可这两天公安系统内已经传开le,程焱东笑道:“放眼江城,敢砸金莎的只有张市长,我敬你一杯”

  张扬笑道:“这话怎么说的?砸间夜总会也值得你敬酒吗?”◇

  程焱东道:“谁不知道金莎的后台老板王均瑶是我们公安厅王厅长的亲妹妹,你砸得不仅仅是金莎,还是王厅长的面子”

  张扬道:“今天我见过王均瑶le”

  几个人都望向他,安语晨关切道:“她怎么说?”

  张扬道:“乔梦娱出面说和,她态度还算不错,答应这件事从此作罢”

  牛文强道:“大事化小小事化le,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来,咱们敬吉星高照的张市长一杯”几个人一起响应

  张扬喝le这杯酒道:“我看那个王均瑶不简单,发生le这么大的事情她仍然谈笑风生心平气和的”

  牛文强道:“说不定人家只是忍一时之气,对你采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策略”

  张扬笑道:“要是被你说中le,我以后岂不是连走路都要小心?”

  程焱东道:“在体制中打拼,只要是你想认认真真的做事,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我就欣赏张市长这样,快意恩仇,这才是真汉子”

  牛文强道:“老程,差不多就行le,你这马屁拍得有些ròu麻le”

  董欣雨忍不住笑le起来,她很少发言.毕竟在张扬和程焱东这帮官员面前显得有些拘束,可随着接触的加深,发现他们这个圈子也很有趣

  程焱东笑道:“拍马屁也得分对象,有些人官再大,缺少做官的品德,喊我爷爷我也不拍他张市长官虽然不大,可是个踏踏实实做事的人,你说我拍,我认le”

  安语晨道:“你这句话好像还是在拍”

  一群人都笑le起来

  张扬道:“程焱东,你这是捧杀,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程焱东道:“话说回来,咱们杜书记和荣局也都够意思,现在都传遍le,说王厅长大为光火,直接找杜书记问责,杜书记当场就拍le桌子,说咱们江城的事儿轮不到他说话”

  张扬微微一笑,他知道杜天野的确这么干le,这次杜天野和荣鹏飞两人因为他的事情承受le不小的压力

  张扬道:“外面的传言不可信,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le,没凭没据的事情还是不要乱说”

  程焱东道:“其实做领导的最重要就是要有担当,杜书记这句话让人听着就解气”

  牛文强笑道:“我还听说一传言,说你带人砸金莎的时候,扬言你在江城一天,就不会再有金莎这两个字?”

  张大官人点le点头道:“我的确说过,而且我会说到做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