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达成协议(下)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牛文强和董欣雨两个你瞪wǒwǒ瞪你,大有把对方一口吞下去的势头

  谢君卓求助的望向张扬,张扬笑道:‘来得正好,当事人都来le,刚好做下来好好谈谈,这件事怎么解决

  牛文强道:”有什么好谈的,拿二百万出来,wǒ就不打官司“

  董欣雨道:”你想钱想疯le,就你那些臭鱼烂虾也值二百万?“

  牛文强道:“怎么说话呢你?wǒ这都是少说le,今年螃蟹◎行情看好涨,二百万都是wǒ的最低预估”

  董欣雨道:“wǒ又不是企业法人,你凭什么认定le找wǒ?”

  牛文强道:“现在还想逃脱责任,没劲le你,合同白纸黑字写着,你董欣雨从签订合同之○▲日起,正式接手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也就是说,你对企业的一切负有直接的责任,想赖吗?”

  董欣雨道:“跟你说不清楚,你想告就告,wǒ奉陪到底”

  牛文强道:“哟荷,你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wǒ告诉你,wǒ已经写好起诉书le,这官司wǒ打定le,你最好马上赔偿wǒ的损失,不然你的工厂就得关门整顿,单单是环保部门的罚款,你都得吃不le兜着走”

  董欣雨虽然嘴上硬,可心里已经■害怕le,这件事理亏的是她,无论她是不是丰泽第二皮革制衣厂的法人,从合同签订之日起,她就要为厂子承担责任,她觉着委屈,觉着冤枉,嘴唇一撇,低下头,哭泣起来

  牛文强冷笑道:“装哭博同情啊,wǒ都想哭,死le这么多的螃蟹,谁同情wǒ?”

  谢君卓听不过去le,指责牛文强道:你是不是男人啊?欺负一个女孩子?

  牛文强道:wǒ没欺负她,她把wǒ螃蟹都弄死le,谁欺负谁啊?

  董欣雨擦干眼泪,红着眼睛道:牛文强,你逼wǒ是不是,大不le厂子wǒ不要le,你不是要钱吗?

  wǒ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你拿去!

  这么一来,牛文强倒是楞le,找到le罪魁祸首,可人家表示没钱,拿不到钱,自己怎么还银行贷款,牛文强道:你什么意思?合着wǒ的螃蟹就白死le?

  董欣雨:二厂的事情是wǒ自己倒霉,wǒ认le,可你要是让wǒ们赔钱,wǒ们真没有,工厂正处于发展期,收购二厂的钱都是贷款,外面的货款还没有回来,现在找wǒ们要钱,就是把厂子逼上le绝路,

  人心都是肉长的,你硬要逼wǒ,wǒ们的厂子只有倒闭le,几百口子人都会没有饭吃,你忍心看到这样的局面吗?

  牛文强道:你们没饭吃要同情,wǒ也没饭吃le,谁同情wǒ?

  董欣雨道:你要是真没饭吃,到wǒ们皮革厂来,wǒ保证每天让食堂给你四菜一汤,只要你不逼wǒ们赔钱就行.

○  牛文强这个头大啊:你当wǒ二傻子啊?四菜一汤,wǒ就算在你们厂里吃一辈子,抵得上wǒ的二百万吗?

  张扬和谢君卓听到这里,都忍不住笑le起来,可牛文强和董欣雨都笑不出来,二百多万,这损失谁★背着也笑不出来.

  张扬道:wǒ看这么着,丰泽皮革厂这两年的发展势头不错,如果因为赔款事件二倒闭实在太可惜le,可牛文强的养殖场也投入le很大的金钱和精力,这么大的损失,也不能让人家一个人抗住?他看le看董欣雨又看le看牛文强道:wǒ觉着牛文强的损失能不能作为股份投入到你们的皮革厂,这样一来等于你们皮革制衣厂不yòng马上拿出钱给他,牛文强在某种方式上也得到le赔偿.

  张扬的这个◇提议不可谓不妙.

  牛文强楞在那里,脑子可没闲着,迅盘算着,江城皮革制衣厂是江城私营企业中的明星,发展潜力还是很大的,刚才董欣雨的表现牛文强也看到le,现在找她赔偿二百万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张☆tíyìbúkěwèibúmiào.

  niúwénqiángléngzàinàlǐ,nǎozǐkěméixiánzhe,xùnpánsuànzhe,jiāngchéngpígézhìyīchǎngshìjiāngchéngsīyíngqǐyèzhōngdemíngxīng,fāzhǎnqiánlìháishìhěndàde,gāngcáidǒngxīnyǔdebiǎoxiànniúwénqiángyěkàndàole,xiànzàizhǎotāpéichángèrbǎiwàngēnběnshìbúkěnéngdeshìqíng,zhāng扬的提议对他只有好处.

  董欣雨也楞le,江城皮革制衣厂是她辛辛苦苦做起来的,从她本身的意愿出发,她并不想外人介入自己的企业,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她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谢君卓今天是过来充当和事老的,她觉着张扬的提议很不错,董欣雨暂时不yòng拿出赔偿,牛文强方面也能够得到一定的补偿,谢君卓道:wǒ看行!

  董欣雨道:这件事wǒ还得回厂子里商量一下.

  牛文强道:商量什么?有什么好商量的,你们商量就能有钱吗?这件事wǒ打心底是不情愿的,不过看你一女同志哭得这么可怜,wǒ也不想逼你,就这么着,wǒ看过你们的收购合同,丰泽第二皮革厂也就是值七十多万,以后这厂就是wǒ的le,你们再把丰泽皮革制衣厂等同于一百三十万的股份作价让给wǒ,这样咱么就两清le.

  董欣雨道:你倒是会狮子大张口,是不是连wǒ这个厂长你都想抢过去?

  牛文强道:wǒ对你没兴趣,对厂长这个职位倒是有些兴趣.

  董欣雨气得红le脸:你真无耻!

  牛文强道:wǒ不跟你一般见识,要么给股份要么给钱,你自己选.

  董欣雨坐在那儿考虑le好一会儿,方才道:张市长,既然你提出le这个方案,wǒ也不好说什么,股份wǒ可以给他,可是wǒ有一个条件.

  张扬笑道:你说!

  董欣雨道:wǒ不希望他介入wǒ们厂子的任何业务,等到wǒ们手上有le流动资金,wǒ会把钱还给他.

  牛文强道:凭什么啊?wǒ有le股份,wǒ就是皮革制衣厂的股东,还是大股东,你不让wǒ介入业务,什么意思?wǒ的钱你拿着随便做决定?没门!等你把钱换给wǒ,wǒ马上拍走人,那时候wǒ可以不介入企业的事务.牛文强说的在理.

  张扬道:具体的事情你们自己定,wǒ忙得很,管不le这么多,总之还是心平气和,尽量达成谅解,皮革制衣厂的前景很好,说不定明年你们的事情就都解决le.

  董欣雨道:wǒ还有一个条件.

  牛文强瞪大le一眼睛:就你还提条件?

  董欣雨道:他说wǒ们给他造成le二百多万的损失,只是他单方面的说辞,养殖场里面还有存货的螃蟹和鱼苗,wǒ们不可能盲目买单,wǒ给他股份,他就得把养殖场的一半所有权给wǒ.

  张扬心想,好嘛,这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倒是一对儿.

  牛文强道:凭什么?

  董欣雨道:你不是说养殖场里面的东西全都死le吗?wǒ为第二皮革制衣厂的过失埋单,你也得承担部分责任,不然咱们没得谈,你去告wǒ,咱们法院不见不散!

  张扬充当和事老道:牛文强,反正你那里面剩下的都是些死鱼烂虾,就这么着,具体情况你们自己谈.

  牛文强当天中午就留在机场建设工地食堂吃饭,问题终于得到le解决,这厮的情绪明显好le许多,中午不但喝le四瓶啤酒,还吃le一大碗白米饭.■

  张扬道:心里舒服le?

  牛文强道:好多le只是可惜lewǒ的那么多螃蟹.

  张扬道:这些螃蟹也没白死,踩着它们的尸体你完成le从农民到企业家的蜕变.

  牛文强被张○■

  张扬道:心里舒服le?

  牛文强道:好多le只是可惜lewǒ的那么多螃蟹.

  张扬道:这些螃蟹也没白死,踩

  zhāngyángdào:xīnlǐshūfúle?

  niúwénqiángdào:hǎoduōlezhīshìkěxīlewǒdenàmeduōpángxiè.

  zhāngyángdào:zhèxiēpángxièyěméibáisǐ,cǎizhetāmendeshītǐnǐwánchénglecóngnóngmíndàoqǐyèjiādetuìbiàn.

  niúwénqiángbèizhāng扬的这句话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道:说心里话,董欣雨也挺倒霉的,刚刚收购第二皮革制衣厂就出le这么档子事儿.

  牛文强道:同情别人意味着虐待自己.

  张扬道:事情既然选择这么处理,你就好好跟人家合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搞不好你们两人联手之后能够实现共赢的结果.

  牛文强道:以后再说,wǒ对皮革制衣是一窍不通,别说人家不想让wǒ管,就算把厂子交给wǒ,wǒ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张扬道:那还不容易,管理都是相通的.

  牛文强道:踏踏实实做事业跟你们当官可不一样.

  这话张扬可不爱听:合着你做生意就叫踏踏实实做事,wǒ当官的就是在混日子?

  牛文强笑道:反正不一样.

  这时候张扬的秘书傅长征找le过来,他向张扬道:张市长,岚山工程机械厂周厂长来le!

  张扬听手周东宇来le,马上起身去le办公室.

  周东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来到江城是有原因的,省里拨le五个亿给江城已经传遍le平海大地,于此同时也有一个不利于他们的消息传来,据说江城工程机械厂想要进军机场,关乎于市场的争夺,周东宇不敢怠慢,所以刚回到岚山没几天,又返回le江城,想面见张扬,落实这件事.

  张扬和周东宇谈le几句,已经知道他心中的顾虑,不由得笑道:周厂长,咱们不是把协议都签署过le吗?你担心什么?

  周东宇笑道:任何◎地方都要优先照顾自己的企业的,这一点大家都清楚,wǒ并不是想要垄断机场的所有工程机械,毕竟每个企业生产的产品不同,wǒ们不可能提供机场需要的所有产品,可是wǒ也不想缩小原有的份额.

  张扬道:□你不yòng担心,定下来的事情绝不会改,wǒ们江城市政府如果朝令夕改,那么以后谁还相信wǒ们?

  周东宇听张扬这么说,一颗心放在le肚子里,他微笑道:张市长,其实wǒ们能够提供工程机械在机场工程中能够占到百分之六十的份额,还有一部分需要其他厂家补充.wǒ始终认为企业和企业之间不但有竞争的关系,也要存在相互合作的关系,只有寻找共同的利益,才能避免恶性竞争,才能走得远,wǒ们的企业不该仅仅把目光放在国内,应该高瞻远瞩,及早把目光望向国外,想要走出国门,就必须走整合发展的道路.

  张扬对周东宇的眼光和魄力是相当欣赏的,他对周东宇道:现在缺少的就是这种有远见有抱负的企业家.

  周东宇笑道:江城这两年变化很大,优秀的企业家层出不穷,wǒ也接触过不少人,曹厂长就是个很有魄力的领导.

  张扬道:他那头脑早就过时le!

  周东宇道:常海天和wǒ也很熟,他可是wǒ们岚山优秀的青年企业家,被你引进过来le.

  张扬笑道:如果可能,wǒ想把周厂长也引进过来.

  周东宇笑道:谢谢张市长的看重.

  张扬道:说真的,有没有合适的企业管理人才推荐给wǒ?

  周东宇道:张市长机场项目还需要人吗?

  张扬道:人才当然是多多益善.

  周东宇道:刚才说过,你们江城本身就是藏龙卧虎的地方,江城工程机械厂的许振堂,wǒ早就想把他请到wǒ们那里当副厂长,可他对厂子有感情,始终没有答应wǒ,这个人在你们这里又得不到中yòng,负责工程机械厂售后部的工作.

  周东宇只是随口推荐,张扬què上le心,送走周东宇之后,他马上就让傅长征去查许振堂的资料,许振堂今年三十六岁,哈工大机械制造专业毕业,毕业后分配到江城工程机械厂,在车间

  干le两年,然后调到le产品研发部,主持研发le多个产品项目,目前江城机械厂热卖的几大产品都是他在研发部时候的成果,工作期间自学完成leemBa并顺利拿到毕业证书,后来因为和曹正阳的理念不同,公开质疑曹正阳的领导,被曹正阳从产品研发部弄到le工会,去年才从工会前往售后部担任副部长至今.张扬看□完许振堂的履历就喜欢上le,他想找的就是这么一个人物,许振堂年轻有能力还在其次,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和曹振阳不对乎,张扬对曹正阳现在已经反感到le极点,认为这种人就是改革的拦路虎,必须清之而后快.
  张大官人一心想去做的事情很少有做不成的,在江城工程机械厂的产品进入机场项目的问题上,他表现出相当的坚持,这在常委中引起le一场激烈的辩论.

  其中有支持张扬做法的,认为这种在关键时刻临阵脱逃的地方企业就该给他们一个教训,多人还是从大局观出发,市长左援就是持后面的观点,他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事实上自从知道省里下拨le五亿元的投资之后,他就开始无法平静le,五亿元,占到机场项目投资总额的一半,加上之前贷到的两亿五,意味着机场的资金问题已经解决le大半,剩下的那点钱,凭张扬的能力应该不成问题,左援朝对张扬在招商方面的能力还是认同的.这让一心想在机场问题上看杜天野出丑的左援朝很失望,让他失望的是,这次在拨款上起到关键作yòng的人是省委书记乔振梁,领导的内心世界果然是最难揣摩的.

  左援朝道:wǒ还是坚持wǒ的观点,江城机场工程,放着江城工程机械厂的设备不yòng,而选择岚山◎工程机械厂的,这等于帮人家的企业做免费宣传,无形中会很严重的伤害到wǒ们自己的企业,不是wǒ向着地方企业说话,wǒ们搞起来一个企业不容易,可毁掉一个企业què轻而易举,就算江城工程机械厂之前有做的不对■的地方,wǒ们这些做领导的也应该从大局考虑,从江城的长远利益考虑,为厂子里的每一名职工考虑.

  徐彪道:wǒ就看不惯工程厂的做法,干什么?之前需要他们的时候装孙子,这会儿又急急忙忙的想加入,还不是因为省里拨款le,如果没有那五亿拨款,他们根本就不会表现得这么积极.

  政协主席马益民道:工程厂的做法的确让人不舒服,不过曹正阳也是为le厂子的利益,咱们总不能因为他的错误做法,就将整个厂子推入火坑,工程机械厂可是wǒ们江城的龙头企业,利税大户,企业要是完le,这上万口子人上哪儿吃饭去?

  几个人都把目光望向人大主任赵洋林,赵洋林最近虽然喜欢耍太极,可有些事他是不能回避的,毕竟◇他现在身为机场项目的副总指挥,赵洋林发现自己最近经常会成为张扬的代言人,这是一件颇为无奈的事情,他清le清嗓子道:wǒ个人还是支持左市长的意见的,不过徐部长说的也对,

  地方企业要和地方政府荣▲辱与共,遇到困难就装孙子的做法不值得提倡,可做出错误决定的是曹正阳,如果整个江城工程机械厂都为这件事埋单,付出的代价就太大le.wǒ个人认为,鉴于曹正阳同志的年龄和身体状况,他已经不适合担当大型国企的领导工作.

  原本常委们都以为赵洋林又出来和稀泥,可听到最后一句方才发现赵洋林真真正正扔出le一颗,曹正阳的确是即将到点的人,可根据可靠消息,他还有可能延续两年,而曹正阳和市长左援朝一直走得都很近,赵洋林说出这样的话,等于要折去左援朝的一条手臂,现场顿时陷入沉静之中.

  左援朝冷冷看着赵洋林,内心中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着,这老家伙可真不是东西,变脸之快,放眼整个江城体制中无人可出其右,从和杜天野对立,到中立现在他干脆一猛子扎到le杜天野的阵营里,并充当杜天野的马前卒,给自己当胸来le一刀,够狠够辣,上果然没有任何的人情可言.

  左援朝道:曹正阳同志虽然犯le一点小错误,可wǒ们不能抹杀他这么多年的功劳,没有他的辛苦努力,怎么会有今天的江城工程机械厂?人一辈子,谁没有犯错误的时候?如果因为一件小事就将这个人全盘否定,wǒ看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值得肯定le,再说,工程厂目前也没有人可以取代曹正阳同志的领导地位,现在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临阵换帅对一个企业的良性发展是很不利的.

  几名常委也出来赞同左援朝的意见,曹正阳这个人平时为人还是不错的,所以关键的时候还有人替他说话.

  杜天野端起茶杯喝le一口茶,然后慢慢放下茶杯,微笑道:“曹正阳同志今年快六十岁le?”

  常委们把目光全都投向这位市委书记

  杜天野道:“援朝同志的话wǒ也赞成,曹正阳作为一个老党员,老领导,在江城工程机械厂的发展过程中,的确起到le极为关键的作yòng,可这并不代表着他能够始终适应时代的发展,改革发展的度,连wǒ们这些人都感到有些跟不上,何况曹正阳这位老同志,机场项目上他所犯下的决策性错误已经证明,他的思维已经落后le,wǒ这样说并不是将曹正阳同志全盘否定,担任一个企业的第一领导,单单是依靠经验是不够的,精明的头脑、过人的魄力,还要拥有对企业的责任感,★对家乡的责任感,对国家的责任感在这几种责任感发生冲突的时候,wǒ们要服从于后者,国家的利益为第一,家乡的利益为第二,企业的利益为第三,个人的利益要放在最后,做不到这一点,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杜天野●■停顿le一下,加重语气道:“wǒ们的事业正在蒸蒸日上,wǒ们的队伍需要凝聚力,需要不断注入鲜的活力,在wǒ们发现问题之后,一定要及时改正问题,wǒ赞成援朝同志的意见,wǒ们要支持自己的地方企业,要给他◎们机会,但是wǒ们也要所有企业认识到,在几种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什么最重要曹正阳同志是个党性原则比较强的人,他的经验应该对工程厂的发展还有不小的作yòng,但是他的保守也会制约企业的发展”杜天野笑le笑道:“老徐,你考察的结果怎么样?”

  所有人又把目光投向组织部长徐彪,这时候大家才明白,在这次常委会召开之前,杜天野已经悄悄开始行动le,出动组织部长徐彪,证明人家已经将接替曹正阳的后备人选找好le

  徐彪道:“通过组织部的多方面le解和调查,江城工程机械厂售后服务部主任许振堂同志是一个很有领导能力和创精神的年轻干部,wǒ有理由相信,他可以胜任江城工程机械厂厂长一职”

  左援朝楞在哪里,彻彻底底的楞le,他甚至连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他想提出反驳意见,想说你们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le

  杜天野笑着站起身来,一锤定音道:“就这么定le”

  曹正阳坐在办公室内,他的面孔如同被严霜打过,冰冷苍白,目光中透着凄凉和失望,室内烟雾缭绕,面前的烟灰缸中插满le烟头

  曹正阳怎么都想不明白,市里为什么会让他退居二线,自己辛辛苦苦干le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市里què不给他一个画上圆满句号的机会

  如果改革也是一场战役,那么他就是这场战役中的炮灰,曹正阳如是想

  组织部已经通知过他le,明天开始,工程机械厂就将迎来改朝换代,他曹正阳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le,曹正阳苦闷的想着,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选择退缩,如果在机场建设的态度上再积极一点,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可事情已经无法回头le

  他的手机已经想le无数遍,曹正阳都没有接,看le看号码,基本上都是家里打来的,曹正阳站起身,整le整衣领,拉开le房门

  下楼的时候,正遇到信任厂长许振堂,许振堂也知道le市里任命自己成为江城工程机械厂厂长的事情,他对这个消息感到突然,毕竟自己的级别摆在那里,在他前面还有副书记副厂长这么多人,这次的提升幅度不可谓不大许振堂到现在都浑浑噩噩的,他实在想不通这种好事怎么会落在自己的头上,去市委组织部谈话的时候,他也小心地问起le这个问题,市委组织部长徐彪告诉他,是丰泽副市长张扬推荐的他,许振堂对张扬早有耳闻,可跟张扬一直没有什么交往,他也不知道张扬为什么会推荐自己,可有一点他明白,人家对他这是知遇之恩

  许振堂虽然对曹正阳这位老厂长的工作方式并不认同,可他还是很尊重这位前辈的许振堂道:“曹厂长,下班le?”

  很普通的一句问候,可让曹正阳听得很不舒服,他充满抵触情的看le许振堂一眼:“嗯,老le,是该下le”

  许振堂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曹正阳误会le自己

  曹正阳打量着许振堂,低声道:“以后工程厂就看你的le”

  许振堂道:“wǒ还年轻,还需要曹厂长多多指导”

  曹正阳笑le●,笑容中带着几分酸楚的味道,他叹le口气道:“老le就是老le,这个世界属于你们这些年轻”他脚步沉重的向楼下走去

  许振堂望着曹正阳的背影,内心中感到几分同情

  许振堂成为工程厂厂长的□消息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他是个理智的人,在组织上没有正式宣布之前,还要保持低调,这是为le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可有些事还是必须去做的,他想见一见张扬,并不仅仅要向自己的这位伯乐当面道谢,还想问问他,为什么□会选中自己?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既然组织上已经决定让他担任工程机械厂厂长,他从今天起就要进入工作状态,他就要为工厂的利益而努力,早在曹正阳放弃机场竞标的时候,许振堂就认为他犯le一件错误,这一错□误极大地影响到江城工程机械厂的发展,而现在他有le能力,他要尽量改正这一错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