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互不相欠】(下)


  第四百四十七章【互不相欠】下

  张扬这才知道刚才生le什么,心中也有些hòu怕,背脊满是冷汗,如果不是时维救自己,恐怕自己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二次生命就彻底玩完le,张扬道:“你刚给wǒ■人工呼吸le?”

  时维红着脸否认道:“没有wǒ就是在你胸口上砸le几拳”

  张大官人道:“解恨吗?”

  时维点le点头,张扬围着浴巾站起身来,局部地区还是有些激凸的说来奇怪,◎□这会儿张大官人的雄性荷尔蒙水平急上升,也许这是应激反应

  张扬还是理智的,他知道很多时候是需要控制的,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懂得控制

  张扬回到卧室换le身衣服出来

  时维这○会儿功夫也很好的调整le自己的心情,她也明白刚才的事情最好当作什么都没生过,可眼神却不由自主溜到le张扬的双腿之间,刚才不该看的也都让她看到le

  张扬笑眯眯道:“咱俩这次扯平le,wǒ救你一命,你救lewǒ一命,wǒ看过你,你也看过wǒle”

  时维红着脸啐道:“滚”这厮当真是好le伤疤忘le疼,刚从鬼门关上绕回来,现在又暴露出流氓本性le孤男寡女深半夜相处还是有些尴尬的,时维看到张扬已经没事le,起身告辞

  张扬道:“wǒ送你”

  时维摇le摇头道:“不用,wǒ开你车回去就行……”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刚才上来的匆忙,钥匙还在车上没拔出来

  他们两人下楼□去看,张扬的那辆级皮卡车果然不翼而飞le

  时维有些内疚道:“不好意思,都怪wǒ”

  张扬笑道:“车算什么,跟wǒ的命比起来根本就是轻如鸿毛”

  时维道:“报警”

  张□qùkàn,zhāngyángdenàliàngjípíkǎchēguǒránbúyìérfēile

  shíwéiyǒuxiēnèijiùdào:“búhǎoyìsī,dōuguàiwǒ”

  zhāngyángxiàodào:“chēsuànshíme,gēnwǒdemìngbǐqǐláigēnběnjiùshìqīngrúhóngmáo”

  shíwéidào:“bàojǐng”

  zhāng扬点le点头,手机也丢车上le,时维用自己的手机dǎle

  听说张扬的车被偷le,姜亮带队过来,在现场拍摄le几张照片,又问le他们几个问题

  张扬把姜亮叫到一边道:“没什么,这车跑不远,车上有定位系统,回头wǒ找人把资料调出来”

  姜亮道:“那你不赶紧去做,只要定位出地点,wǒ今晚就能把车给你找回来”

  张扬道:“刚才联系过le,汽车处于移动中,要等车停le才好动手”张扬心说这偷车贼也不长眼睛,居然偷到le自己的头上,要知道这车是经过国安tè别改装的,这种车太难出手le

  时维的电话响le,张扬刚才通过电话和邢朝晖联系过,这个电话是邢朝晖dǎ来的,邢朝■晖道:“查到le,车停在你们平海东郊的精密制造厂院子里”

  张扬把消息告诉le姜亮,姜亮马上就带领警察出动,前往精密制造厂去找车

  张扬和时维都跟le过去,路上乔梦媛dǎ来le电话,她○是看到时维出去这么久没回来所以有些担心时维很兴奋的把生的事情说le,在她看来自己现在正玩着警察抓偷的游戏

  精密制造厂已经倒闭,厂子也荒废le,当十多辆警车将精密制造厂包围起来,几十名警察神兵天降般冲入场内的时候,五名正在围着皮卡车进行拆卸分解的不良分子吓得没头苍蝇一样四处逃窜,他们怎么都想不通警察这么快就找上门的

  张扬看到自己的轮胎已经被他们拆掉le,气得一脚就将其中一名偷车贼踹le个屁墩,怒道:“赶紧给wǒ装回去”

  那名偷车贼老老实实把张扬的汽车轮胎给装le回去,这会儿功夫,姜亮已经问出le结果,来到张扬面前道:“问清楚le,他们盯上你的车不是一天两天le,背hòu有人指使”

  张扬道:“谁这么缺德啊?”

  姜亮向周围看le看,方才低声道:“袁立波”

  张扬想le想,摸le摸自己的光头道:“那不是袁副市长的儿子吗?”

  姜亮点le点头道:“就是他,他哥袁立刚就在wǒ们局”

  张扬跟这弟俩dǎ过交道,过去因为袁立波的事情,逼着袁成锡向自己低头认错,想不到这袁立波的记性不好,居然又惹到le自己的头上,张扬冷笑道:“麻痹的什么玩意儿,抓他”

  姜亮道:“要不要私下沟通一下?”

  张扬摇le摇头道:“沟通个屁,偷wǒ车,这不是欺负到wǒ头上le吗?抓让袁成锡找wǒ解决这件事”

  姜亮有些古怪的看着张扬的面孔

  张扬道:“看什么看?没见过?”

  姜亮忍俊不禁道:“你眼睛青le”

  张大官人慌忙对着hòu视镜看le看,果不其然,自己被时维的一拳捣成le熊猫眼

  袁立波第二天刚出门就被警察给带走le,他哥袁立刚是公安局的,dǎ听这件事很容易,很快就查出弟弟被带走是因为他找人偷张扬的车,袁立刚暗责弟弟惹事,他们已经吃过le张扬的苦头,这子居然还敢去主动招惹他,这下好le,捅出漏子来le

  袁立刚虽然是警察,可他解决不le这件事,他对张扬的事情清楚得很,弟弟袁立波和张扬有矛盾由来已久,袁立刚好不容易才见到le弟弟

  袁立波在警局里刚刚被盘问过,他一脸委屈道:“哥,wǒ真没让人偷他的车”

  袁立刚道:“几个偷车贼全都一口咬定受le你的指使”

  袁立波道:“wǒ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怎么可能让他们去偷车?再说le,张扬什么人物,wǒ又不是不知道,wǒ平时见到他都躲着他走,怎么可能去招惹他?”

  袁立刚听弟弟这么说也觉着有些蹊跷,他兄弟两人都在张扬的手下栽过跟头,都清楚张扬的厉害,弟弟没理由做这种蠢事,难道真有人设计陷害他?

  袁立波道:“哥,查查这些偷车贼的来路,他们凭什么认定是wǒ?必要的时候给他们点苦头尝尝,让他们说真话”

  袁立刚暗自苦笑,现在是姜亮管这件案子,姜亮何许人物?人家是荣鹏飞面前的红人,根本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如果自己越权去处理这件事,搞不好会被别人抓住把柄,非但弟弟救不出去,连自己也陷入麻烦之中,袁立刚心中虽然这样想,可嘴上却道:“立波,你别怕,这件事wǒ从中斡旋一下,如果你真的没做过,任何人也不能诬陷你”

  从来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副市长袁成锡得知这件事之hòu气得七窍生烟,他先骂的就是儿子不争气,没事找事,非得去惹张扬那瘟神干什么?可骂归骂,儿子的事情是不能不管的,袁成锡先找大儿子袁立刚问清楚情况,然hòu直接去找le公安局局长荣鹏飞

  荣鹏飞看到袁成锡亲自前来,笑着起身相迎:“袁市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le?”

  袁成锡叹le口气道:“还不是为lewǒ们家那个不听话的混账”

  荣鹏飞微微一笑,先请袁成锡在沙上坐le,让人沏le一壶茶,不慌不忙道:“袁市长不要紧张,事情正在调查中,到现在也没有肯定是您儿子指使人偷车,只是几个偷车贼一口咬定le他”

  袁成锡道:“wǒ那个儿子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偷鸡摸狗的事情他不会做鹏飞啊,你们可不能听那些偷车贼的一面之词啊”

  荣鹏飞道:“这件事wǒ们会处理”

  袁成锡道:“wǒ能把wǒ们家老2担保出去吗?”

  袁成锡是副市长还是市委常委,他出面担保自己的儿子,荣鹏飞怎么都得给他这个面子,而且到目前为止只有那五名偷车贼咬定受le袁立波的指使,可袁立波没有承认过荣鹏飞想le想,低声道:“其实这件事并不大,袁市长不妨和张扬沟通一下”

  袁成锡焉能听不出来,荣鹏飞是提议他和张扬私le,袁成锡过去已经有过向张扬低头的经历,他将那次视为奇耻大辱,可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再次遇到这种情况,仍然是为le他的儿子,袁成锡道:“有什么好沟通的,什么事都得讲究证据,没凭没据的,总不能就指证wǒ儿子唆使别人犯罪”

  荣鹏飞点le点头道:“袁市长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是好心提醒袁成锡,张扬岂是好得罪的,袁立波这次明显触怒le他的逆鳞,这子最近在机场的事情上本来就郁闷,十有要借着这件事泄一下

  袁立波在父亲的努力下终于被放le出来,他这边刚刚走出公安局的大门,张大官人就驾驶着他的皮卡车出现le

  袁立波心里对张扬是畏惧的,可表面上还不想认怂,硬撑着站在那里,毫不畏惧的和张扬对视着张大官人笑眯眯走le过来,二话不说一拳就朝着袁立波的肚子上dǎ去

  袁立波是梁百川的亲传弟子,形意拳修炼的也颇具火候,可惜他遇到的是张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被张扬一拳dǎle个正着,疼得捂着肚子就蹲le下去,张扬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将袁立波踹得坐倒在地上张扬指着袁立波的鼻子骂道:“瞎le你的狗眼,wǒ的车你也敢动”

  在过去都是袁立波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张大官人不但要欺负他,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还要在江城市公安局门口

  门口经过的公安看到是张扬在dǎ人,一个个只当没看见,还是有好事的人把这件事告诉le袁立刚,袁立刚慌慌张张从办公楼上跑le下来,大喊道:“张扬,你还有没有法律观念,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公安局门口dǎ人”

  张大官人轻蔑的看le他一眼道:“你给wǒ一边玩去,惹火lewǒ连你一起揍”

  袁立波这会儿表现的颇为硬气,挣扎着站起身来,摆le个攻防兼备的架势:“wǒ跟你拼le”

  张扬笑道:“就你,根本不够格”

  袁立刚挡在弟弟面前:“张扬,你欺人太甚,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wǒ弟弟指使别人偷你的车?”

  张扬道:“需要证明吗?你们两个有一个好东西吗?”

  袁立刚兄弟俩被他当着这么多人数落,心中又羞又怒,脸都涨的通红

  杜宇峰和姜亮闻讯赶过来le,他们慌忙劝住张扬,把他们给分开,张扬仍然不依不饶的指着袁立波道:“以hòuwǒ见你一次dǎ你一次”

  姜亮和杜宇峰好不容易才把张扬给劝到办公室里,杜宇峰苦笑道:“wǒ说张扬,咱可不带这么玩的,你跑到wǒ们公安局大门口dǎ人,根本没把wǒ们放在眼里,你把wǒ们警察的威严置于何地?传出去对你自己的名声也不好”

  张扬道:“谁让你们把他放le的?偷wǒ车白偷le?以hòu让别人知道,都敢dǎwǒ车的主意le”

  姜亮道:“袁市长下午来过le,他亲自作保,局长大人话放人,wǒ们能不放吗?再说le,那五个偷车贼口口声声咬定是袁立波唆使的,可袁立波没承认,咱们总不能屈dǎ成招?”

  张扬道:“他当然不会承认,混蛋东西没做过多少好事”

  杜宇峰下午负责给袁立波录▲口供,他对实际情况清楚一些,杜宇峰道:“wǒ看袁立波不像撒谎,搞不好这次他真是被冤枉le”

  张大官人瞪着双眼道:“你是说wǒ冤枉le他?”

  
▲口供,他对实际情况清楚一些,杜宇峰道:“wǒ看袁立波不像撒谎,搞不好这次他真是被冤枉le”

  张大官人瞪着双眼道:“你是说wǒ冤枉le他?”
kǒugòng,tāduìshíjìqíngkuàngqīngchǔyīxiē,dùyǔfēngdào:“wǒkànyuánlìbōbúxiàngsāhuǎng,gǎobúhǎozhècìtāzhēnshìbèiyuānwǎngle”

  zhāngdàguānréndèngzheshuāngyǎndào:“nǐshìshuōwǒyuānwǎngletā?”

  
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