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科学依据】(上)


  张扬点了点头,伸出手指封shàng了他的哑穴八度8du8百度搜索两名男子软瘫在床shàng,望着张大官人戴好橡胶手套,从手袋中慢条斯理的取出了注射器,两人的目光充满了绝望

  张扬并不愿意动辄杀人,可是常海心的遭遇让他对这帮人深恶痛绝,这帮人的双手早已沾满血腥,如果放过他们,等于留下了隐患,以后还会危及到自己亲人和友人的安全,张扬对某些事的态度在不知不觉中因为常海心的事情而改变张扬■用注射器将毒液缓缓推入他们的静脉,他留意到两人的肘部布满了针眼,这两人看来都有不短的吸毒史,张扬不得不佩服国安的调查能力,每yī步都想得十分周到,吸毒过量自杀,多好的yī个理由

  张扬道:“自◎做孽不可活,你们好好的去,那个宗奇伟,我会替你们问候他的”说完这番话,张扬便走出了房间,镇定自若的将房门关shàng,离开了富源酒店章碧君坐在蓝岸咖啡厅内,望着已经卸去伪装的张扬,信步穿过市民广吅场,▲来到她的面前

  章碧君yī身香奈儿套裙,带着yī副宽大的墨镜,十足yī副贵妇人的装扮张扬在她对面坐下,将头顶的棒球帽取了下来,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微笑道:“yī切顺利”

  章碧君道:“◎◎证实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他”

  侍者送shàng咖啡,不禁向张扬锃亮的光头看了yī眼,张扬双目yī瞪,逼人的峰芒外露出来,吓得那侍者yī哆嗦,手里的托盘没拿住,叮叮咣◇咣落在了地shàng,值班经理慌忙跑过来,连声向他们道歉

  章碧君摆了摆手,等到他们离去之后,方才向张扬道:“把帽子戴shàng,这个样子看起来太凶悍”

  张扬笑道:“我倒是觉着这个造型很拉风”

  章碧君道:“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张扬道:“问到了yī个人名,宗奇伟”

  章碧君已经将宗奇伟的照片放在桌面shàng推到张扬的面前,张扬拿起照片看了看

  章碧君道:“这个人已经被我们控制,想要利用他将唐兴shēng引出来”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也就是说我不能碰他了?”

  章碧君淡然笑道:“暂时性的,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国安方面近接到了很重要的rèn务,让我们追捕yī些外逃官员,唐兴shēng很狡猾,加拿大和我们有没有引渡条约,想要抓住他只能利用宗奇伟”

  张扬道:“你是不是利用我干掉那两名杀手,从而保证宗奇伟不被暴露?”他感觉有些郁闷,自己可能又被国安利用了

  章碧君道:“组织shàng会尽力保障你的安全”

  张扬不屑道:“就是这样保护的?我差点没变成北京烤鸭”

  章碧君道:“这件事跟组织无关☆,唐兴shēng是你自己招惹的仇家,如果不是我们凑巧从宗奇伟那里得知了这件事,你至今都不会知道谁才是纵火的真凶”

  张扬沉默了下去,章碧君所说的的确是实情

  章碧君道:“有些事不能只看◎表面,刘庆荣的事情,邱凤仙的事情,以及查晋北想要投资机场的事情,这yī连串事情的背后究竟有没有阴谋,都需要你去调查,张扬,我们给你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张扬道:“我既然答应了你们,就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我也请你记住yī件事,无论是宗奇伟还是唐兴shēng,无论你们罩不罩他们,我都不会放过这两个混蛋”凌晨三点,常海心在家人的陪同下抵达了江城,来到江城之后,马光慈外科医院的特护病房于子良和妻子周秀丽全都留在医院等待,他们第yī时间检查了常海心的伤势

  袁芝青陪着女儿yī路前来,熬了这么久整个人已经疲倦无比,显得十分憔悴

  大儿子常海天也提前来到医院等待,他握着母亲的手劝道:“妈,于博士的医术很高,海心交给他治疗,您就放心,我陪你去休息,千万别把身体熬坏了”

  袁芝青摇了摇头道:“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等着于博士的结果”于子良为常海心检查完伤势之后,向张扬点了点头,两人来到他的办公室,于子良道:“烧伤很重,如果不进行植皮,可能会留下大面积瘢痕”

  张扬道:“三度烧伤大概有多少面积?”

  于子良在办公室的黑板shàng画了yī幅人头像,然后用粉笔★在左颊shàng画了yī个圈:“大概有12平方厘米,这么大的面积是不好愈合的在周围的深二度烧伤,如果我们护理治疗得当,或许可以不留下疤痕,可三度烧伤我实在想不到好的办法”

  张扬道:“你所要做◆的就是彻底清创,在损伤最小的前提下,在损伤部位做出鲜创面,我负责她肌肤的再shēng和修复”

  于子良半信半疑的弄着张扬,虽然他领教过张扬不可思议的手段,可这次是烧伤,他实在无法想象,如何在三□度烧伤的肌肤shàngshēng完整的shàng皮组织,并恢复如初,不留下rèn何的瘢痕

  张扬道:“你能做到吗?”

  于子良道:“这种清创听起来简单,可做起来相当复杂,显微范畴的工作▲,我妻子要比我厉害,还是交给她”

  张扬道:“需要多久?”

  于子良道:“今晚先观察情况,明天shàng午九点可以麻醉进入手术室”他看了看时间道:“只剩下不到六个小时了”

  张扬道:“好,明天九点之前,我会来到这里”

  常海天和张扬yī起来到了江城制药厂,他将实验室的六名高级工程师和十名技术员全都叫到了厂里,目的是配合张扬制作烫伤药膏

  张扬将自己过去的烫伤药方重改良,其中混合了部分逆天丹的成分,开好药方之后,常海天连夜让人做出样品妹妹的情况让他格外痛心,每yī个环节他都亲自监督,力求不出半点差错

  张扬看出常海天的紧张,安慰他道:“你放心,我这道方子很灵验,有shēng肌换肤之效,再佐以汤药内服,我相信海心yī定能够恢复昔日容颜”

  常海天道:“我们yī家都将海心视为掌shàng明珠,想不到她却遭到这样的劫难,如果可以我情愿替她受苦,我丑点就丑点,可这件事要是落在她的身shàng”常海天长叹了yī口气,神情黯然,眼圈微微发红,兄妹之间的感情之深让人感动

  张扬道:“你还记得秦欢吗?他这么重的病我们都可以让他起死回shēng,何况海心只是皮外伤”

  常海天抿起嘴唇,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相信你”

  张大官人心头的压力也非常大,常海心脸shàng的烧伤面积很大,在过去,他治疗过烧伤,也治疗过瘢痕,可是这么大面积和严重程度的烧伤却未曾遭遇过,在大隋朝那会儿自然不会有什么烧伤分度概念,接触到现代医学之后,张扬知道,三度烧伤在现在的医学认识中瘢痕几乎是无可避免的让张扬真正不安的原因是,常海心这次被烧伤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连累,除了秦清以外,他没有告诉rèn何人,虽然他已经将两名纵火的凶徒成gōng铲除,可是内心中仍然无法获得安宁清晨八点,于子良静静吅坐在办公室内,手术方案已经定下来了,张扬的神奇他已经不止yī次的见识过,所以于子良敢答应在别的医者看来不可思议的这次手术,为伤口全面清创,去除坏死组织,在造成最小损伤的前提下,游离出鲜创面,听起来并不复杂,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并非是常规概念中的治疗,而是要用shàng张扬亲手配制的伤药

  妻子周秀丽小声提醒道:“子良,你要考虑清楚,如果按照常规的治疗方案,我们可以等到伤口shēng肉芽组织之后进行植皮手术,然后再经过术,就算不能完全恢复她的容貌,也能够做到七成,可张扬配置的伤药,甚至没有经过药吅品实验,我们不知道其中的成分,不知道具体的疗效,甚至可以说我们根本就是yī无所知,万yī发shēng了术后感染,或者常海心对这种药膏过敏,那就不仅仅是贻误治疗时机这么简单”

  于子良双手交缠在yī起,眉头紧皱,他在思索着什么

  周秀丽又道:“常海心是岚山市市长常颂的女儿,如果我们这次出了rèn何的问题,可能你这yī辈子的清誉就会毁于▲yī旦,子良,我真的不想你冒险”

  于子良低声道:“张扬,从没有让我失望过”

  周秀丽道:“无论他有什么本事,终究不过是yī个卫校毕业shēng,可能祖shàng传下来几张神奇的方子,○◆可并不代表他能够医治yī切疾病,子良,我们辛辛苦苦研究了这么多年的医学,到现在你已经gōng成名就,难道还要为了验证某种所谓的神奇而去冒险吗?”

  于子良道:“我相信张扬不会拿朋友的性命去冒险◆,他是个有担当的年轻人”

  周秀丽还想说什么,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张扬和常海天yī起走了进来

  于子良道:“药物配制好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完全配制好了,全都在无茵条件下s●hēng产,所以不用担心感染的问题”

  周秀丽道:“张扬,你究竟有几分把握?”

  张扬道:“现在有八分了”

  于子良道:“准备手术”

  周秀丽咬了咬嘴唇,她知道丈夫已经☆□下定决心为常海心动这次手术,她不忍看着丈夫拿半shēng的英名来冒险,轻声道:“这种手术还是我来,显微方面是我的强项”

  张扬和常海天都不是傻子,他们已经明白,于子良夫妇此时面临着极大地压力 ☆
  常海天道:“于博士,周博士,对yī个女孩子来说,容貌甚至比shēng命还重要,如果海心无法恢复容貌,只怕她再也不会快乐起来,求求你们……”

  周秀丽打断常海天的话道:“容貌比shēng命还重要?如果shēng命都没有了,再美的容貌又有什么用处?恢复容貌的方法还有很多,我们可以循序渐进,可以按照科学的方法……”

  于子良慌忙打断妻子的话道:“秀丽,够了”

  张扬这才明白,于子良夫妇的压力来自于自己,他向周秀丽笑了笑道:“周博士对我的伤药没有信心?”

  周秀丽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懂yī些医学,手shàng也有许多的偏方,可是人并不会永远都幸运,常海心是三度烧伤,仅仅凭借你的药音就能让她重长出皮肤?那么我们的医学理论是不是要被你推翻?我们历经这么多年才形成的烧伤学科岂不是yī个笑话?”

  张扬道:“你所说的医学理论和烧伤学科金都是外国的,全都是西方医学,中医的很多东西是无法用理论来解释的”

  周秀丽据理力争道:“可rèn何事都要以科学为依据,你如何能够让我相信你的药膏可以起到重shēng肌肤的作用,你有没有想到过rèn何药◇物都有风险性,如果术后并发感染,如果术中发shēng过敏反应,谁将为这可怜女孩子的shēng命负责?”

  常海天紧紧咬住嘴唇,从他的表情明显的可以看到,他犹豫了……et

  八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