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表白】


  壮天野并非有意针对左援朝,可他发现左援朝和自己的步调已经越来越不一致,这对一个市委领导班子来说是不好的事情,人往一处走,力往一处使才能够凝聚最大的战斗力,左援朝的不配合已经影响到这一团队的战☆
  zhuàngtiānyěbìngfēiyǒuyìzhēnduìzuǒyuáncháo,kětāfāxiànzuǒyuáncháohézìjǐdebùdiàoyǐjīngyuèláiyuèbúyīzhì,zhèduìyīgèshìwěilǐngdǎobānzǐláishuōshìbúhǎodeshìqíng,rénwǎngyīchùzǒu,lìwǎngyīchùshǐcáinénggòuníngjùzuìdàdezhàndòulì,zuǒyuáncháodebúpèihéyǐjīngyǐngxiǎngdàozhèyītuánduìdezhàn★斗力,杜天野下定决心,要么左援朝紧跟自己的脚步,要么就会被领导层所淘汰zhāng扬在东江了解到的情况不容乐观,省里几位领导似乎倾向于南锡,在过去,南方几大城市一直都是平海发展的重点,自然也就是省领导关★照的重点,江城虽然是座老城,可经济在省内还排不上号这次和南锡的竞争中又失了先机,杜天野也有些后悔,当初不该让左援朝去做这件事,可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的局面,省里也没有最终做出决定,证明江城还是有些希望的

  会后杜天野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长宇来到他的办公室之前就精到杜天野可能要让自己介场的工作,果然不出他的所料

  杜夭野道:“长宇同志,我想你马上去←趟东江

  李长宇道:“杜书记,不是zhāng扬已经在东江了吗?

  杜天野道:“让你去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一个态度问题,事实证明,我们在和南锡的竞争中已经落后,无论最终省领导们倾向于谁,我们都必须要努力,要让领导们感受到我们的诚信和态度”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杜书记,你放心,既,然你把事情交给我,我就会努力去做,争取做好这件事”

  孟传美对zhāng扬送的那串沉香木佛珠爱不释手,她手握佛珠道:“zhāng扬这孩子真是有心,振梁,你怎么没请他过来一起吃饭?”

  乔振梁笑道:“他这次送佛珠是有用意的,想从省里多要一点财政拨款,支援江城机场建设,”

  一旁他的侄子乔鹏飞道:“大伯,zhāng扬迳个人最喜欢搞阴谋手段,你可不要被他的小伎俩迷惑,他这是槁不正之风,想用送礼来腐化您

  乔梦妓皱了皱眉头道:“小飞哥,话可不能这么说,不就是道一串佛珠吗?至于◇说得这么严重吗?”

  乔振梁哈哈笑道:“没关系,小飞提醒的也对,我是得警惕一

  下

  乔瞒举道:“爸,你们省里到底有没有定论啊?南锡深水港和江城机场到底哪个才是你们扶植的重中之▲★重?”

  乔振梁板起面孔道:“你做你的生意,省里的决策跟你有休么关系?别整天就琢磨这些歪门邪道,老老实实经商比什么都重要”

  乔梦妓道:“爸,我在江城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对江城的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都十分了解,应该是有发言权的,我认为机场的建设不但对江城,而且对平海北部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这是平衡平海经济的一个重要机会,我认为省里应该重点扶植江城的机场建设”

  专门从北京赶过来给舅妈过生日的时维当然站在表姐乔梦媛这一边,她跟着道:“就是,江城钧机场太落后了,这么大的城市这么破的一个小机场,说出去都寒碜,表姐说得对,应该把机场建设作为重点

  乔瞒飞道:“你跟着瞎掺和什么?你懂什么?zhāng扬那小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嘴巴甜会哄女孩子,你们小心被他给骗了”他因为反感zhāng扬,所以说话有些欠考虑,这句话不但把时维给得罪了,也把乔梦姣得罪了

  乔鹏飞,你说谁呢?自己打不过别人就在背后说别人坏话,你有本事跟zhāng扬明大明单挑啊?没胆子,我怎么有你这种哥哥,我看zhāng扬比你强一百倍,人jiā至少敢作敢当!”

  乔瞒∽火了,当着这么多人被时维一■阵数落,这zhāng脸可挂不住,他怒道:“时维,我就知道你喜欢他,被zhāng扬逑得都不知自己姓什么了

  时维怒道:“我喜欢他又怎么着?碍你什么事?瞧你那副窝囊样,除了敢在背后做点小动作,说出◎去,把乔jiā的人都给丢光了

  乔瞒飞怒道:“你一一一一一一”他霍然站起身耒时维毫不畏惧的瞪着他:“怎么?还想打我,来啊!”

  乔振梁在桌子上拍了一记,沉声道:“都给我坐下!”他在小辈们心目中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乔鹏飞咬亍咬牙,被乔鹏举拉着坐下,乔梦妃也把时维拽着坐下来了

  孟传美叹了口气道:“你们这些孩子,还没说两句话就吵起来了,都是一jiā人,干什么?搞得跟仇人似的!”

  乔瞒举道:“今天是我妈的生日,你们大老远赶过来,不是惹我妈生气的?”

  乔朋卜飞满脸惭愧道:“大伯,伯母我错了!”

  乔梦妓拉了拉时维,时维却仰起头,起身将礼盒放下:“我没○铝,我也不想跟他坐在一起,舅妈生日快乐,我出去透透气!”

  乔振梁怒道:“干什么?我看你敢是!”

  时维在心底是害怕这个大舅舅的,嘴里嘟囔着:“我又没说要走,我去洗手间不行啊?”
  乔振梁有些哭笑不得,他摆了摆手道:“去!”

  乔梦妓担心时维一气之下真的跑了,跟她一起出去

  两人出门之后,乔振梁方才向乔鹏飞道:“小飞,时维是你妹妹,你说话也要顾及她的感受”

  孟传美道:“是啊,好男不跟女斗,何况这个女孩子还是你妹妹呢

  乔瞒飞也觉着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过火了,红着脸道:“大伯,伯母,我以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回头我跟时维赔不是”

  乔瞒飞微笑道:“这才对嘛,咱们是一jiā人,一jiā人就应该和和睦睦的”

  乔梦妓和时维从洗手间回来,正遇到一个人迎面走来,那人惊喜道:“乔小姐,这么巧啊!”

  乔梦姣微微一怔,这才认■出那人竟然是何长安,她微笑道:“何老板,您也在齐云斋吃饭!”

  何长安笑道:“我一心向佛已经许多年了,乔小姐自己来的?”

  乔梦嫒轻声道:“我和jiā人一起过来吃饭”

  何长安☆道:“刚才我看到一个身影很像乔书记,因为距离太远我没好过去打招呼,原来真的是他”他礼貌的向一边撤了撤身道:“你们先过去,向乔嵛记说一声,我呆会就过去向他敬酒”

  乔梦妓回到房间内刚刚将邂逅何长◆安的事情说了,这边何长安已经敲门进来敬酒

  何长安和乔振梁之间早就认识,不过两人的交情并不如他和文国权一jiā深厚何长安微笑道:“乔书记,乔夫人,没想到我们会在斋菜馆里遇到,也算是一种缘分” □
  乔振梁笑道:“原来是何老板,快请坐”

  何长安道:“不敢坐,你们jiā庭聚会,我来打扰已经失礼了,刚才我遇到令千金就有些犹豫,不来对乔书记不敬,可来了又打扰了你们一jiā子的天伦之乐▲,所以我敬杯酒就是”

  说是敬酒其实他们喝得都是茶水,斋菜馆里不许饮酒

  乔振梁两口子都接受了何长安的敬酒,何长安也不久留,敬完他们之后和几位晚辈同干了两杯,然后告退,他笑道:“我真不知今天是乔夫人的生日,也没带任何礼物,真是失礼之极,明天我去乔书记府上补送一份,略表寸心”

  乔振梁笑道:“不用了,何老板的心意我领了”

  何长安道:“必须的,明晚我一定登门拜会”说完他就告辞离

  去

  乔瞒举等到何长安离去,方才道:“听说他要投资江城机场!”

  乔振梁笑道:“这种有实力的商人,想要投资平海,我们欢迎,而且多多益善”

  因为晚上发生了☆诸多插曲,孟传美表现的并不是那么开心,晚宴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后,她就提议离开

  时维也是一肚子的郁闷,拉着乔梦媾出去玩儿,乔振梁在这一点上表现的很开通,儿女们都大了,正常的活动和交往他是不会干涉◇

  乔瞒举本来打算把兄妹几个都叫上出去玩,顺便帮着乔鹏飞和时维开解乔解,可等他送fù母上车之后,发现只有乔鹏飞一个人在门口等着了,乔鹏举愕然道:“她们两个呢?”

  乔鹏飞叹了口气道:“爱上哪儿就上哪儿,我管不了,也不敢管!”

  乔瞒举笑着拍了拍堂弟的肩膀:“别生气了,我请你喝酒

  乔瞒飞道:“蓝魔方,梁成龙约了我”

  时维和乔梦姣晚上都没有吃多少,沿着青茵□河走着,时维忽然道:“我想吃肉,我想喝酒!”

  乔梦妓笑道:“晚上还没吃够啊?”

  时络道:“如果不是舅妈过生日,我才不会去吃素斋,也不会吃出一肚子的火气”

  乔梦嫒道:“好,◎我请你吃肉,请你喝的!”

  时维道:“让zhāng扬请,这个混小子,我今晚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全都是为了他,就该让他请客!”时维想到什么马上就做

  zhāng扬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刚刚听完窜凌峰关于江城机场筹建的汇报,正准备出门弄碗面条解决问题的时候,时维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时维大声道:“zhāng扬,你给我出来!”

  我说时乡{!,丰夜三的你想把我给吓死?”

  ■时维道:“我和表姐正沿着青茵河溜达呢,今晚我们受委屈了,你得请我们吃饭”

  zhāng大官人乐了,这理由也太牵强了,不过在他的记忆里时维压根就没怎么讲过理这厮表现的相当配合:“好,我请,我请!□不过你们最好去人民广场火炬下面呆着,别在大街上溜达”

  时维道:“为什么?”

  zhāng扬道:“最近扫黄打非的多,别让警察把你们俩当成站街女给抓起来”

  时维气得火冒三丈,冲着电话就骂了起来:“流氓!”zhāng扬已经挂上了电话

  乔梦嫒一旁听得莫名其妙,怎么好好的时维就骂zhāng扬流氓呢?时维气呼呼的把zhāng扬刚才说的话转述了一遍,乔梦姣也不禁咬牙切齿道:“他那zhāng嘴就是讨厌!”

  zhāng扬来得很快,乔梦姣她们来到广场不到十分钟,zhāng扬就打车来到了她们面前

  时维向他挥舞着拳头,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zhāng扬笑道:“别介啊,见面就动手太伤和气,我刚才那样说也是关心你们啊!”

  乔梦妓道:“鉴于你刚才的表现,今晚要让你大出血,我们商量好了,要去吃大闸蟹”

  zhāng扬道:“大闹蟹啊,现在还不是最肥●的时候”时维道:“蟹王世jiā,今晚我要敞开了吃,狠狠的吃!”

  zhāng大官人道:“用不着这么报复,那玩意儿吃多了拉肚,作践我的钱没什么,可千万别作践自个的身子骨儿”

  乔梦媛和时■维对望了一眼,格格笑道:“我们的身子骨硬朗得很!”

  于是zhāng扬带着两位一心要报仇雪恨的美女来到了蟹王世jiā,时维开口就要了三斤螃蟹,半斤个全母的,zhāng大官人心说今天幸亏带了透支卡,不然单靠那点现金只怕不够

  来到这里不可能只吃螃蟹,乔梦

  媛又点了六道特色菜,时维叫了瓶三十年五粮液,酒水到了这种地方格外的贵,zhāng扬粗略的算了算,今晚这顿饭没有三千块是打不住的,zhāng大官人摇了摇头道:手打“奢侈啊,你们都是红二代红三代,根正苗红啊,咱可不能被资产阶级思想给腐化了”

  时维笑着让服务生开了酒,她酒量不行,喝点酒醉,所以她和乔梦嫒只倒了一小杯,剩下的那瓶酒往zhāng扬面前一放,时维道:“今天我们负责吃,你负责喝!”

  zhāng扬道:“还没告诉我,究竟受什么委屈了?别随便找个理由博取我的同情,存心骗大闹蟹吃!”

  螃蟹已◎经送上来了,时维道:“懒得跟你解释,等我们吃饱了有力气了再说”

  最大的给你”zhāng大岢■人坦然受之

  腿

  时维和乔梦嫒大快朵顷的时候,发现zhāng扬在那儿扒拉螃蟹的八●条时维纳闷道:“你不吃,逮着螃蟹腿扒拉什么?”zhāng扬道:“我掰开看看它是,是母啊!”

  一句话把时维和乔梦姣胲得俏脸通红,乔梦姣咬了咬嘴唇,很罕见的骂了一句:“流氓成性!”

  时维却来了一句:“没文化,螃蟹公母是看肚皮,你以为和人一样啊!”

  zhāng大官人笑得弯下腰去,时维这才知道上了他的当,气得站起来,沾满蟹黄的拳头重重捶在zhāng扬的后背上,乔梦妓也跟上去补了两拳,这厮着实可恶,变着法子骚扰她们

  乔梦媛和时维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就算心里有什么烦恼,见到zhāng扬之后也会烟消云散

  时维虽然藏不住话,可今晚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说出来,毕竞她不想表哥和zhāng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

  zhāng扬隐约猜到今晚乔jiā的jiā宴之上可能发生了故事,不过人jiā的jiā事,他也不方便过问,他的任务就是陪好运两位大小姐zhāng扬向乔梦姣道:“梦姣,乔书记怎么说?”他最近已经gǎi了称呼,乔梦媛虽然觉着他的称呼有些大过亲切,不过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听久了也就坦然起来

  乔梦姣道:“我爸没有表态”

  zhāng扬道:“也就是说没有希望了

  乔梦嫒道:“没表态未必是没有希望,深水港和机场都是平海未来发展的重点,看他的意思是想两者兼顾”

  zhāng扬道:“市里把机场的事情全都压在我头上,十月就得奠基开工,到现在投资款还没落实”

  乔梦嫒微笑道:“你一说我倒想起了一件事,今晚我们吃饭的时候遇到何长安了

  zhāng扬橄做一怔:“何长安?”乔梦嫒点了点头zhāng扬道:“这个人心机太深,只▲怕你们遇到他不是偶然

  乔梦嫒道:“我也这么认为,不过他的财力在国内商人中是数得着的,为什么江城不接受他的投资?”

  zhāng扬道:“仗着手里有几个钱,居然想要挟政府,这种人的钱再多○pànǐmenyùdàotābúshìǒurán

  qiáomèngàidào:“wǒyězhèmerènwéi,búguòtādecáilìzàiguónèishāngrénzhōngshìshùdézhede,wéishímejiāngchéngbújiēshòutādetóuzī?”

  zhāngyángdào:“zhàngzheshǒulǐyǒujǐgèqián,jūránxiǎngyàojiāzhèngfǔ,zhèzhǒngréndeqiánzàiduō我们也不会用”

  乔梦嫒道:“我听说星钻也有意向你们投资”

  zhāng扬道:“有意向,不过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具体的投资计划”

  时维忍不住抱怨道:“你们烦不烦啊,一见面就是谈工作,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

  zhāng扬道:“你倒是有生活情趣,大闹蟹吃的爽?”

  时维瞪了他一眼道:“不就是吃几只螃蟹吗?瞧你那抠门样,心里滴血了?”她主动端起酒杯道:“来,我踉你喝一杯

  zhāng扬道:“你行吗?”时维道:“一两杯酒没事”

  人喝醉酒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时维意识到自己喝多了的时候

  想要gǎi变已经来不及了,她迷迷糊糊歪倒在乔梦姣身◇上:“姐……我喝多了……

  乔梦媛搂着时刻!,不无嗔怪的看了zhāng扬一眼:“都说她不能喝了,你濯她酒干什么?”

  zhāng大官人一脸无辜道:“我邯有诱她,是她自己喝多了”

  时维指着zhāng扬,脸上荡漾着古怪的笑意

  zhāng大官人有些发毛:“我说时维,咱能别这么笑吗,哥看着癯;得慌!”

  时维道:“zhāng扬……你不是个好东西……”zhāng大官人一脸的尴尬:“那啥……你喝多了……”

  时维道=“你借着救我为名一一一一一一脱我衣服一一一一一一我什么都让你看过了……”

  zhāng扬的脸皮再厚这会儿也觉着消化不了,f咳道:“真喝多了,咱送她回jiā”

  乔梦妓俏脸通红,这时维也真是,一沾酒什么话都往外说zhāng扬结了帐,两人搀着时维出门,乔梦姣挥手拦车的时候,时维软绵绵靠在zhāng扬的身上,螓首靠在zhāng扬肩头,忽然呜呜哭了起来,zhāng扬道:“好好的你哭什么?”

  时维一转身zhāng开手臂就把zhāng扬给抱住了,zhāng大官人这个尴尬啊,他去看乔梦妓,乔梦妓却把俏脸转向一边,只当没有看到

  zhāng大官人苦笑道:“时维,有话好好说,别这样,大庭广众的,

  人jiā不知道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时维抽抽噎噎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喜欢你这个混蛋东西”一边说一边流泪

  zhāng大官人懵了,他对时维可从来没那念想,好感是有,可从没往深处想过,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主动向自己表白,zhāng扬实在不知说什么好,手打心说老子何德何能啊,这么多美女争先恐后的投怀送抱可暖玉温香抱在怀中,这个感觉真是好啊,时维两团丰挺的压在他的身上,考验着zhāng大官人的控制力

  zhāng扬还是理智的,毕竟乔梦嫒就在一边,虽然转过身去了,可注意力肯定还在他们这一块儿

  zhāng大官人劝道:“你喝多了,

  我送你回jiā”

  时维搂的紧了:“我没喝多,我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

  “呃……”zhāng大官人求助的望向乔梦媛

  乔梦妓总算走了过来,挽住时维的手臂,臬声道:“哒维,车来了!”

  时维迷迷糊糊的,就是不松手,zhāng扬两只手僵在那里,他真是不知该往哪儿放

  在乔梦姣的帮贴下,好不容易待时维哄上了出租车,时维上车后就睡着了,可两只手牢牢抱着zhāng扬的脖子,好像抱着什么宝贝似的,zhāng大官人这个尴尬啊

  好在乔梦妓的表情看来还很平静,她轻声道:“时维一沾酒就多,你千万不要介意啊”

  zhāng扬笑道:“怎么会,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望着时维的俏脸,zhāng大官人内心中不免有些感慨,想不到这个处处和自己作对的小妮子局然一直都喜欢他,被人喜欢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zhāng扬意识到自己心很软,时维的表白让他感动

  zhāng扬一直待时维送到省委jiā属大院,在门口处他下了车,毕竟要顾及影响

  下车的时候,他向乔梦媛笑了笑道:“明儿我得去静海参◎◎,zhāng扬意识到自己心很软,时维的表白让他感动

  zhāng扬一直待时维送到省委jiā属大院,在门口处他下了车,毕竟要顾及影响

  下,zhāngyángyìshídàozìjǐxīnhěnruǎn,shíwéidebiǎobáiràngtāgǎndòng

  zhāngyángyīzhídàishíwéisòngdàoshěngwěijiāshǔdàyuàn,zàiménkǒuchùtāxiàlechē,bìjìngyàogùjíyǐngxiǎng

  xiàchēdeshíhòu,tāxiàngqiáomèngyuánxiàolexiàodào:“míngérwǒdéqùjìnghǎicān加毕业典礼了,机场的事情还得麻烦你在乔书记面前美言几句”

  乔梦妓笑道:“放心,这事儿我帮你盯着”

  zhāng扬挥了挥手,望着出租车驶入大院,迳才转身离去时维的酒后表白不但让zhān☆g扬认识到她对自己的感情,也让zhāng扬明白了一件事,他对乔梦姣已经产生了微妙的情愫,一开始的时候他将挑逗乔梦媛作为报复许嘉勇的一种手段,可后来他渐渐忘记了这个想法,》e>他发现乔梦媛的身上的确有很▲多的可爱之处

  zhāng大官人对这一时代的婚姻法是深恶痛绝的,能者多劳,明明相爱的人为什么要分开呢,这厮下定决心,gǎi变要从自身做起

  乔梦媛来到jiā门口把时维扶下车,jiā人都被她们的动静惊动了,乔鹏举和乔鹏飞出来,两人也是刚刚到jiā,乔瞒飞把时维背起,乔振梁望着醉醢醢的时刻,不禁皱了皱眉头:“你们两个丫头这是跑哪儿疯去了?”

  时维搂着乔鹏飞的脖子,还灶为是zhāng扬背着自己:“zhāng扬……我喜

  欢你……”

  一jiā人的表情顿时都变得有些尴尬乔鹏飞道:“我不是zhāng扬,我是你哥!”

  乔梦媛自然无法隐瞒,小声道:“zhāng扬诛我们吃大闸蟹去了,时维一开心就喝多了”

  乔振梁叹了口气,走回沙发坐下,日光转移到电视机上

  乔朋悄悄向妹妹使了个眼色,他们几人一起待时维弄到房间内躺

  好

  乔瞒举兄妹俩来到天台之上,乔鹏举意味深长道:“这顿饭吃得很

  开心啊!”

  乔梦妓道:“时维喝多了,胡乱说话,你们可别当真”

  乔瞒举笑道:“是不是真话,我听得出来”他向前走了一步「双手扶住天台的栏杆,低声道:“感情是个很危险的东西”

  乔梦妓道:“害怕危险,最好的方法就是别去磁他”

  乔瞒举道:“人总是会对鲜的事物感兴趣,感情也是一样「相处大久,漏点就会被磨去,彼此的感情就合变得平淡如水”

  乔梦媛道:“仔细品味,你会发现这并非是感情的减弱,而是境界上的提升,漏点来得越快,褪得也就越快,平淡如水才会隽永长存

  乔瞒举哈哈笑道:“梦媛,你越来越像一个哲学jiā了”

  乔梦姣望着阴沉无星的夜空道:“其实在感情上我没有任何的发言权,我自己的感情就一塌糊涂”

  乔鹏举低声道:“我见到许嘉勇了!”

  乔梦妓内心一颢,一☆直以来她都在回避这个名字,可许嘉勇这三个字在她内心中留下的印记并非轻易磨灭的乔梦嫒轻声道:“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人”几乎忘记就是还没有忘记

  乔瞒举道:“他加入了加坡的星月集团,目前是董事长助◇☆直以来她都在回避这个名字,可许嘉勇这三个字在她内心中留下的印记并非轻易磨灭的乔梦嫒轻声道:“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人”几乎忘记就是还没有忘记

  乔zhíyǐláitādōuzàihuíbìzhègèmíngzì,kěxǔjiāyǒngzhèsāngèzìzàitānèixīnzhōngliúxiàdeyìnjìbìngfēiqīngyìmómièdeqiáomèngàiqīngshēngdào:“wǒjǐhūyǐjīngwàngjìlezhègèrén”jǐhūwàngjìjiùshìháiméiyǒuwàngjì

  qiáománjǔdào:“tājiārùlejiāpōdexīngyuèjítuán,mùqiánshìdǒngshìzhǎngzhù理,星月集团有意投资南锡深水港项日,目前投!$计划由他全权负责”

  乔梦妓点了点头

  乔瞒举又道:“我一直犹豫是不是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可现在我觉着还是告诉你为好,你仍然关心他?”

  乔梦姣点了点头,轻声道:“没有想象中关心,连我自己都觉着奇

  怪

  乔瞒举笑道:“无论你怎样选择,我这个做哥哥的都会站在你的一

  边

  宋怀明刚刚上班就收到了一封信,拆开信封,里面是一摞照片,全都是zhāng扬和女孩子的合影,宋怀明认出照片上的女孩子是乔振梁的女儿乔梦妃和外甥女时维,当他看到时维拥抱着zhāng扬的那zhāng照片的时候,脸色顿时变了,嘴唇抿起,双拳紧紧握起他的拳头轻轻在桌上敲击了几下,终于还是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照片收了起来

  zhāng扬的风流,宋怀明早有耳闻,可是一直查无实证,这些照片的出现证明传言非虚,宋怀明的生命中最珍视的就是女儿,他绝对无法容忍女儿受到半点的委屈,可嫣然因为母亲的死始终对他这个fù亲耿耿于怀,至今fù女两人的关系都没有太多的gǎi善,这件事自己并不适合告诉她宋怀明慢慢收起了照片,也许是时候和女儿好好的谈谈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