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孰轻孰重】


  人shēng巧合无处不在,张扬和乔梦媛一起前往东江虽然不是第一次,可孤男寡女单独同行却是第一次,乔梦媛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平静,可张扬仍然能够感觉到她不经意流露出de拘谨

  张扬在多数时候都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彬彬有礼de谦谦君子,过份de事情他是不会干de,和乔梦媛谈论de话题也是不疼不痒,乔梦媛在意识到他没有太多危险性de时候,也变得自然了许多,两人de话题逐渐来到了机场上

  张扬也没有隐瞒自己这次前往东江de主要目de,他微笑道:“这次去东江,主要是为了争取省里de财政拨款,南锡最近再搞深水港工程,我们江城筹建机场项目,省里对谁de政策偏重de多一些,给谁de钱就会多一些”

  乔梦媛笑道:“原来你是去抢钱啊”

  张扬笑眯眯道:“可以这么说,省里de财政投入总得有所偏重,我们不去争取,这钱就跑到南锡去了”他向乔梦媛看了一眼道:“就咱俩这关系,你怎么也得帮我在乔书记面前美言几句”

  乔梦媛一句话几乎要冲口而出,咱俩什么关系啊?可话到唇边又觉着有些不妥,淡淡一笑道:“我现在也算半个江城市民,这些事我会尽力de”

  张扬道:“这次回江城是为了探亲还是为了shēng意?”

  乔梦媛道:“明天我妈shēng日”

  张扬道:“帮我祝福她”

  “谢谢”

  两人相敬如宾de聊着,时间倒也过得飞快,晚上九点钟de◎时候已经抵达了东江,张扬将乔梦媛送到省委家属院,乔梦媛正准备下车de时候,张扬又道:“这么晚了,一起吃顿饭再回去?”

  乔梦媛转过身去,看了看张扬充满希冀de面孔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也○没走远,就在省委家属院斜对面de小角楼坐下,乔梦媛喜欢吃这里de水煮鱼,张扬对川菜不怎么感冒,要了盘花shēng米,切了盘卤牛肉,从车里拿了瓶清江特供喝上了

  乔梦媛担心他酒后开车遇到麻烦,轻声道:“你少喝点,酒后驾驶不安全”

  张扬笑道:“你要是担心我酒驾不安全,干脆留我在你家住”

  一句话把乔梦媛臊得俏脸通红,敢情这厮老实了一路子都是伪装de,刚刚踏足东江de土地,他就开始故态复萌其实张扬是一个人来疯,越是两人单独在一起de时候,他越是谦恭受礼,可到了公众场合,他就开始蠢蠢欲动

  乔梦媛只当没有听见,夹了片水煮鱼,很专注de吃

  张扬倒了杯酒放在她面前:“陪我喝一杯”

  乔梦媛端起酒杯,微笑道:“谢谢你给我当司机”

  张扬道:“对你,我永远是俯首甘为孺子牛”他de这句话多少包含着几分暧昧de味道

  乔梦媛笑道:“你一个国家干部,就算当牛做马,首先想到de也是当**de老黄牛”

  张扬正想出言**她两句,忽然听到一个爽朗de笑声:“梦媛,你怎么会在这儿?”

  乔梦媛de大哥乔鹏举从包间里出来,刚好看到在大厅吃饭de张扬和乔梦媛,母亲明天shēng日,他知道今晚妹妹会从江城回来,可是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妹妹,没有想到妹妹会和张扬在一起吃饭

  乔梦媛乍一见到大哥显得有些紧张,张大官人却很坦然,他和乔梦媛之间原本就清清白白de,没什么见不得人de,他起身笑道:“乔先shēng,这么巧啊”

  乔鹏举笑道:“我喜欢吃这里de水煮鱼,每次来东江都会到这里吃饭”

  张扬道:“想不到你们兄妹俩口味也是一样”他邀请乔鹏举道:“一起喝两杯”

  乔鹏举道:“你们先吃,我去里面说一声”

  乔鹏举转身回房和几个朋友交代了一声,不多时就返转回来,手中还带着一瓶飞天茅台

  张扬笑道:“来就来呗,还带酒过来,客气什么?”

  乔鹏举把酒放在桌上,张扬先拿起清江特供给他倒了一玻璃杯:“尝尝我们江城de地方酒”

  乔鹏举也没跟他客气,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一口就下去了小半杯,张扬把服务员喊来又点了两道菜

  乔梦媛起身道:“我吃饱了,先回家了”

  乔鹏举点了点头,乔梦媛向张扬摆了摆手道:“谢谢你让我搭顺风车,回去de时候别忘了给我打电话”乔梦媛这句话有点欲盖弥彰de意思

  张扬笑了笑,乔梦媛走后,他方才向乔鹏举道:“刚听说伯母明天shēng日”

  乔鹏举笑道:“我也是上午刚到,平时我和梦媛都在外面经商,不在父母身边,父母shē□ng日de时候,我们是必须要回来表露孝心de”

  张扬道:“尽孝是必须de,我们年轻de时候因为忙于工作而忽略了跟父母之间de相处,以后肯定会后悔de”

  乔鹏举感叹道:“人shēng◆真是太短暂了,所以我们要珍惜身边一切可以珍惜de人”

  张扬笑道:“乔先shēngde话充满哲理啊”

  乔鹏举笑道:“有感而发罢了,让你见笑了”

  两人同干了一杯酒,乔鹏举道:“我听说江城正在搞机场项目?”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目前正处于筹备期,下周会有工程公开招标采购活动,我这次来东江就是为了向领导们汇报机场筹建de进展情况”

  乔鹏举道:“我还听说你们机场建设de资金方面出了些问题”

  张扬笑道:“这个消息可不准确,机场项目吸引到许多投资,小de投资商先不说,单单是国内就有两个大投资商想要注资机场建设”

  乔鹏举笑道:“这样最好,现在做事,没有充足de资金保障是万万不行de”

  张扬道:“乔先shēng也对我们机场项目感兴趣?”张扬现在对投资格外敏感,他也知道乔鹏举从事de行业就是金融投资,如果乔鹏举对机场项目感兴趣,那么这次争取到多de省内财政拨款又有了大de把握

  乔鹏举却摇了摇头:“我对投资江城机场并没有太大de兴趣,我来平海de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看平海经济de格局还是南强北弱,与其将钱投资到缓慢发展de北部,不如将钱投入到蓬勃发展de南部地qū,我是一个商人,商人做事de原则是在最短de时间内获取最大de利益”乔鹏举停顿了一下,加重语气道:“所以我选择在南锡深水港项目投资”

  张扬内心一沉,乔鹏举de这句话传递了一个重要de信息给他,乔鹏举要投资南锡深水港项目,也就是说,在争取省财政拨出de事情上,南锡已经抢占了先手,乔鹏举看好南锡,是不是代表着乔振梁de看法,如果真de是那样,这次自己de东江之行,十有**要希望落空了

  乔鹏举慢慢落下酒杯道:“省里最近会立项五年重点工程,南锡深水港和江城机场都在其中,虽然都是重点工程,在政策上,在财政支持上肯定还会有所侧重,你这次过来和这件事有关吗?”

  乔鹏举de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张扬也没有隐瞒,事实上隐瞒也没有任何de必要,张扬坦然道:“市里这次让我过来就是为了争取省里政策上de支持”

  乔鹏举笑道:“那就是喽,谁都想成为重中之重,谁都想获得省里财政de偏重,在你之前南锡市de领导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算是走在你们前头了”

  张扬道:“据我所知他们de深水港工程也没有正式开工”

  乔鹏举道:“南锡de经济实力比江城雄厚,深水港工程de批文已经拿下,从那时开始他们就已经开始做省里de工作”

  张扬笑道:“如果你是省领导,你会支持那一件工程?”

  乔鹏举微笑道:“哪个项目☆能够给平海带来最大de利益我就支持哪一件”

  张扬心说,你这话等于没说一样,不过乔鹏举就算不说他也清楚,人家决定投资南锡深水港,肯定是看好深水港de未来,毫无疑问,乔鹏举支持de是深水港
☆   张扬来东江之前,是没有想到这件事这么复杂de,和乔鹏举分手之后,他前往省政府一招住下,明天一早还得办正事,今天和乔鹏举de邂逅,让张扬肩头de压力突然增大了许多

  乔鹏举回到家里de时候□   zhāngyángláidōngjiāngzhīqián,shìméiyǒuxiǎngdàozhèjiànshìzhèmefùzáde,héqiáopéngjǔfènshǒuzhīhòu,tāqiánwǎngshěngzhèngfǔyīzhāozhùxià,míngtiānyīzǎoháidébànzhèngshì,jīntiānhéqiáopéngjǔdexièhòu,ràngzhāngyángjiāntóudeyālìtūránzēngdàlexǔduō

  qiáopéngjǔhuídàojiālǐdeshíhòu,父母和妹妹正在客厅说话

  乔振梁看到儿子回来,不禁笑道:“有没有喝多?”

  乔鹏举笑道:“八两白酒,还在我de消化范围之内”

  孟传美充满慈爱de望着儿子:“少喝一点,现在你年轻身体好,等将来长大了就会知道,身体是不能用来挥霍de”

  乔鹏举笑道:“妈,我可没挥霍身体”他来到父亲身边坐下

  乔梦媛将倒好de茶递到他de手中,轻声道:“哥,多喝点水”

▲  乔鹏举道:“张扬de酒量真厉害,真喝起来我不是他de对手”

  乔振梁道:“年轻人比什么不好?居然比喝酒,你再能喝又怎样?能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吗?”

  乔梦媛听得有趣,禁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乔鹏举道:“爸,您认识上有问题,我们喝得多,酒厂卖得酒就多,回收de资金就多,酒厂效益自然就好了,效益好了,上缴给国家de利税也就多了国家收de税越多,国库就越充实,咱们整个国家de经济也就会不断发展,改革进程就会加快,这叫良性循环”

  乔振梁笑骂道:“混蛋逻辑,照你de说法,咱们de改革大业什么都不用做,十几亿老百姓天天喝酒就实现了?”

  乔鹏举笑道:“爸,我◆可没说”

  乔梦媛笑道:“我大哥就是典型de投机商人”

  乔鹏举道:“丫头,你这话可不对啊,我是搞金融投资de,你是做实业de,咱们虽然途径不同,可最终de目de都是一样de,全都是为◎○了盈利以小搏大,以最少de投入获得最大de利益才是我们de最终目de”

  乔振梁提醒他们道:“做shēng意也不能只想着赚钱,收获经济利益de同时,也要注意社会效益,在这一点上,梦媛做得就比你●好,捐助教育,投资慈善,在江城做了不少有益社会有益老百姓de大好事”

  乔鹏举道:“对慈善事业我始终有所保留,我承认这社会上de确有不少真正需要帮助de人,可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并不是真正需要援助,你看看沿街乞讨de那些人,有手有脚de,他们明明可以去种地打工,为什么要选择这种不劳而获deshēng活?舍弃尊严去换取金钱,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同情,我听说有不少de乞丐月收入都在千元以上,这样de收入就算政府de公职人员也相形见绌?”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道:“你自己不想献爱心,也不应该抱有这样de态度”

  乔鹏举道:“爸,我知道你不喜欢听这些,咱们国内最喜欢搞什么?就是赈灾捐款,捐款de原则是什么?自觉自愿,何必搞出这么多形式,目de是什么?无非是欺骗善良de老百姓几滴眼泪,从大家兜里哄点钱出来,可这些捐出来de钱呢?我不相信全都用在了灾民身上,每天因为这些事贪污下马de官员○不在少数”

  乔振梁道:“小子,我发现你de思想有些问题”

  乔鹏举道:“爸,你身在高位,不知道下面de一些情况,其实人类社会和动物世界没什么分别,适者shēng存,优胜劣汰,只有这样◇社会才能发展,什么事都想着一碗水端平,只会拖发展de后腿”

  乔振梁de脸色已经很不好看,哼了一声道:“你放屁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你说得那一套全都是资本主义社会de论调,我们乔家是**家庭,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东西?”

  乔梦媛看到父亲真shēng气了,慌忙向大哥使眼色

  乔鹏举笑道:“爸,您宰相肚里能撑船,我今晚多喝了两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您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他适时de◇站起身逃了

  乔振梁愤愤然道:“这混小子,脑子里都是什么污七八糟de东西?”

  孟传美笑道:“你啊,孩子都这么大了,有自己de想法也是正常de,你可以不接受,但是也要用婉转点de方式说◎服他”

  乔振梁起身道:“睡了,懒得跟他废话”

  张扬一早就去省长办公室拜访了未来岳父大人,省长宋怀明宋怀明虽然很忙,还是抽出时间接见了张扬

  张扬把江城机场项目de筹建情况简略汇报了一遍

  宋怀明听得很仔细,关键之处还打断张扬仔细询问

  张扬说完之后,着重点出这次前来de主题:“宋省长,我们在资金方面很紧张,机场建设这么大de项目,仅仅是资金方面就需要十多个亿,目前从银行贷款和各方筹集到了三个多亿,资金缺口还有很大”

  宋怀明笑道:“资金有缺口可以去争取社会上de投资啊,你过去就是搞招商工作de,这一点不用我教你?”

  张扬心中明白了,看来到哪儿都一样,想要钱没那么容易de,张扬也不绕弯子了,笑眯眯道:“我听说省里把江城机场定为五年重点工程”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次定de重点工程很多,不仅仅是江城机场”

  张扬道:“重点工程也有一二三等,我们江城机场应该是重中之重?”

  宋怀明笑了起来,他何尝看不出这小子在拐弯抹角de要钱,宋怀明道:“张扬,省里de确会对重点工程给予一定de财政支持,江城机场也是重点工程之一,南锡de深水港项目也很重要,至于给多少支持,还要等我们省常委讨论之后决定”

  张扬道:“南锡de经济基础比江城好多了,我也不是想踩别人提升江城de地位,南锡和江城都是平海de孩子,可十根手指也有长短啊两个亲shēng骨肉,一个富得流油,一个穷de冒泡,平海这个当爹de总得有所侧重?是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请各位领导们好好斟酌斟酌”

  宋怀明被张扬de比喻逗乐了,他笑道:“你别在这儿跟我哭穷,马上就开常委会了,我答应你,把你说de这些事在常委会上提出,尽量帮助江城机场项目争取到财政上de大力扶持”

  张扬道:“谢谢宋省长”今天是办公事,这里是政府机关,张大官人老老实实称呼着宋省长

  宋怀明果然信守承诺,当天de常委会上,他提出了江城机场de问题张扬有句话没说错,十根手指也有长短,这世上就没有一碗水端平de事儿,南锡市深水港和江城机场de建设是平海未来五年计划最重要de两个项目,可这两个项目究竟哪个重要,省财政应该倾向谁多一些?到现在仍然没有确定,重点工程和重中之重qū别肯定是很大de,南锡和江城谁都想当这个重中之重,可江城在这方面de消息显◆然不如南锡灵通,他们de工作已经严重滞后了

  宋怀明道:“我建议把江城机场项目提升为我们平海未来五年计划de重点工程,各位常委都知道,江城是平海北部de龙头城市,而这些年来,平海北部de经济发◎ránbúrúnánxīlíngtōng,tāmendegōngzuòyǐjīngyánzhòngzhìhòule

  sònghuáimíngdào:“wǒjiànyìbǎjiāngchéngjīchǎngxiàngmùtíshēngwéiwǒmenpínghǎiwèiláiwǔniánjìhuádezhòngdiǎngōngchéng,gèwèichángwěidōuzhīdào,jiāngchéngshìpínghǎiběibùdelóngtóuchéngshì,érzhèxiēniánlái,pínghǎiběibùdejīngjìfā展眼中滞后,这次de机场建设是促进江城乃至整个平海北部发展de一个契机,我认为在财政上给予江城大力支持是很必要de”

  省委书记乔振梁笑道:“宋省长对江城很有感情嘛咱们省里财政重点支持哪个城市▲de确是让人纠结de事情,江城南锡全都是平海de亲shēng骨肉,如果想搞平均主义,一碗水端平,反而让资金分散,起不到最好de效果,所以我们要把钱用在最关键de地方”他停顿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方☆才继续道:“平海经济南北差距是一个事实,前任领导没有改变,我们想要改变,也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办到,我们做领导de要站在全省de高度来全面de看问题,江城机场、南锡深水港,究竟哪个项目能够给平海带来最大de利益?我们de政府财政要用在可能收获最大利益de项目上”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道:“民用机场和国际化深水港de重要性想想都会知道,我认为江城机场虽然重要,可是还不能和南锡深水港de意义相提并论”

  宋怀明道:“单从眼前来看,从局限de范围来看,江城机场肯定不如南锡深水港de收益大,可是大家请不要忘了,摆在我们面前de最大问题是什么?平海存在de最大问题是什么?就是南北经济发展不均,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改变这一状况,以后这种经济上de不均衡会越来越严重,我们可以将平海视为一列火车,车头de动力很足,可是后面不停de增加拖挂,车头de负担就会越来越重,火车想要高运行就会成为不可能de事情上届领导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尝试改变南北经济发展不均de状况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任由这种不均衡持续下去,平海de未来必然会受到影响”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道:“可经济发展必须要○有所侧重,我们de财政支出也是有限de,发展南部就是为了增强这个火车头de动力,只有动力足了,平海这辆火车才能够跑得起来”

  乔振梁没有说话,南锡深水港和江城机场都是未来五年内平海de重点工程◆,都会给当地带来巨大de影响和发展机会,以谁为重de问题并不简单,表面上看是深水港和机场de问题,实际上是省里de政策重点放在南方还是北方de问题,这个问题早在顾允知时代就一直存在着,到后期,顾允知曾经认为自己过于侧重发展南部经济,而造成了南北发展不均,引以为他执政shēng涯de憾事乔振梁知道宋怀明de话有道理,可赵季廷所说de话也很对,平衡南北经济发展绝非是一朝一夕可以看到de,想要在短时间内看到利益,获得发展,最好de决定就是尽量将火车头向前推

  乔振梁道:“我听说当初国家经济开发qū设立在江城还是岚山de问题上有过类似de争论,我想问诸位,当初为什么大家要选择岚山而不是江城呢?”

  所有常委都没有说话,当初de选择应该说是顾允知de选择,常委之中还是有多数人赞同将国家经济开发qū落户江城de,可根据现在de发展来看,顾允知de决定无疑是正确de,江城de经济发展状况,根本不适合设立大型国家经济开发qū

  宋怀明道:“开发qū和现在de基础建设是两码事,乔书记提起这件事,证明,一直以来我们de政策都倾向于南方,同样是平海de一部分,我们不能继续无视北方de落后,我们要尽自己de一切力量缩短乃至消除这种差距,只有这样,平海才能成为一个紧密团结de集体,才能迈开步子快步前进”

  乔振梁微笑道:“大家说de都有道理,这件事我们暂时跳过去,以后再做决定”

  常委会之后,乔振梁和宋怀明走在了一起,宋怀明低声道:“乔书记,你心里究竟有什么打算?”

  乔振梁还是那一脸de笑容,让人看不透他de深浅,乔振梁道:“怀明啊,感觉你今天de表现显得激进了一些”

  宋怀明也笑了:“乔书记,我是为平海de未来着急,一个四肢健全de人和一个瘸子你说他们谁能够跑得快一些?”

  乔振梁道:“我也知道平海南北经济差距很大,也很想缩短这种差距”

  宋怀明道:“眼前就是一个最好de机会”

  乔振梁道:“仅仅修建一座机场就能够达到这种目de吗?”他显得有些怀疑

  宋怀明道:“江城机场建成之后,这座城市在北部deqū域中心优势越发明显,中心不是我们嘴上说说就能够实现de,而是要拥有一整套完善de软硬件配套设施,江城de城市环境正在不断改变着,这两年de发展势头也不错,随着火车站改建工程,机场工程de全部完工,江城这座老工业城市必然能够重焕发青春”

  乔振梁道:“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de确是让人好好思量de事情,有些时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决断深水港和机场都已经上马,势在必行,我们所要做de就是政策和财政○上de扶持,深水港蕴含着巨大de商机,未来能够获得de利益是看得见摸得着de,而机场de影响力和发展力只存在于我们de预想之中,怀明,你也得好好斟酌这件事,不能有太多de感情因素掺杂在内”乔振梁de前□面几句话还是那么回事,可最后一句话让宋怀明有些不爽,宋怀明焉能听不出,他所谓de感情因素,是指张扬是江城机场项目de现场指挥,宋怀明自问是个兼顾大局de人,他在这件事上没有抱有任何de私心

  宋怀明道:“我de意思也并不是说要放弃深水港项目,南锡de经济状况要比江城好de多,相比较而言,江城需要省财政de重点支持,我们尽可能兼顾到两方,也要有所侧重”

  乔振梁道:“最近南锡和江城两边都来了人,他们de目de都是想从省里多争取到一些钱,真是没有办法,儿女遇到了事情不向爹妈伸手还找谁?我们又不能不给,可给多给少,给谁多少都是问题啊”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着,在电梯前分手

  今天de常委会显然没有达到宋怀明de目de,赵季廷跳出来跟他唱反调并不意外,过去赵季廷就一直是顾允知de得力爱将,也是发展南方经济de坚持拥护者,宋怀明今天提出平衡南北差距,和过去顾允知de政见有所不同,身为顾允知门shēngde赵季廷出来反对实属正常,可赵季廷已经沉寂了相当长de一段时间,今天突然de高调让宋怀明产shēng了警惕之心,最近省里不少重要de部门都悄然发shēng了变化,公安厅副厅长由从云安南武市调来de高仲和担任,宋怀明力荐de荣鹏飞在最后关头被挂起,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de人肯定是省委书记乔振梁宋怀明对高仲和本人并不了解,所以也无从评价他de工作能力,可高仲和无疑将成●为平海未来de公安厅厅长随着几位老常委de即将到点,平海省常委也会面临着一轮老交替,宋怀明现在对这件事不敢有丝毫de马虎,他和乔振梁之间必然存在着一场关乎于势力划分de无声战斗
●为平海未来de公安厅厅长随着几位老常委de即将到点,平海省常委也会面临着一轮老交替,宋怀明现在对这件wéipínghǎiwèiláidegōngāntīngtīngzhǎngsuízhejǐwèilǎochángwěidejíjiāngdàodiǎn,pínghǎishěngchángwěiyěhuìmiànlínzheyīlúnlǎojiāotì,sònghuáimíngxiànzàiduìzhèjiànshìbúgǎnyǒusīháodemǎhǔ,tāhéqiáozhènliángzhījiānbìráncúnzàizheyīchǎngguānhūyúshìlìhuáfèndewúshēngzhàndòu
ispla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