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啥叫身份?】(下)


  大中国有人的地方就有小道消息传播在小圈子里传播的加迅,今天但凡过来参加开业典礼的多少都有那么点人脉,那么点关系,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也听到了这个传闻,在他看来张扬这个年轻人越发显得深不可测,过去他因为张扬和gù佳彤的关系而对张扬高看一眼,现在知道了张扬和文副总理的关系,看张扬这个小小副科是觉得此人非同寻常,这个省驻京办主任zhèng厅级干部主动凑到张扬这个春阳县驻京办主任,副科级干部的身边,脸上带着热情洋yì的笑容,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献媚的含义,不过人家拿捏的比较到位,献媚的成分隐藏的很深,郭瑞阳低声道:“张扬,待会儿东江市委梁书记也要过来”

  张扬微微一怔,邀请名单是他和gù佳彤商讨决定的,在邀请名单上并没有梁天zhèng的名字,不过张扬也知道梁天zhèng是东江市委书记,副省级干部,平海省常委之一

  张扬把这件shì告诉了gù佳彤gù佳彤表现的和张扬一样惊奇,◆不过她很快就明白梁天zhèng为何会突然前来,此人肯定是听说了罗慧宁到来的消息,临时决定前来的,这消息十有**是郭瑞阳透露出去的gù佳彤在处理这些shì情的经验要比张扬丰富的多,轻声道:“马上让人多准○备两桌饭菜,招待这些不之客”

  鞭炮声响起,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罗慧宁、gù佳彤和张扬共同为开业剪彩,罗慧宁只是礼节性的说了恭喜农家小院开业,为京城饮食业增添的亮点,其余的时间交给了gù佳彤

  简短的开业仪式之后,张扬作为主人邀请众人入席,这时候东江市委书记梁天zhèng坐着平海驻京办的奔驰车到来,梁天zhèng今年五十一岁,属于很有希望入主一方的人物,他之所以听到消息后马上到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一直是文副总理的班底,身为平海省常委,春阳驻京办的shì情多少和他有些联系,罗慧宁亲自前来,他既然身在北京,知道后就必须出现,这不仅仅是为了拉近关系,也是起码的礼节

  梁天zhèng也送上了四棵发财树,跟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东江驻京办主任梁天zhèng此时到来有他的原因,可gù佳彤却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反感,既然梁天zhèng身在北京,听说酒店开业为什么不提前到来?这显然是没有打算给父亲面子,而郭瑞阳身为省驻京办主任,居然和梁天zhèng走的那么近,一定是他通报的消息身为省委书记的女儿,gù佳彤的政治嗅觉也非同一般,从一件简单的shì情上她联想到了许多

  梁天zhèng微笑着来到gù佳彤面前:“佳彤,怎么开业这么大的喜shì也不跟梁叔叔说一声?如果不是我昨天听郭主任提起,还真的要错过这么热闹的shì情呢”

  gù佳彤笑得很亲切,嘴巴也很甜:“梁叔叔,我真不知道你到了北京,假如我知道,一定亲自过去把你给请过来”心中却暗骂梁天zhèng虚伪,她又把一旁的张扬介绍给梁天zhèng

  梁天zhèng显然没有把张扬这个春阳驻京办主任放在眼里,很敷衍的点了点头:“小伙子很年轻嘛,不错,好好干,有前途”

  张扬看出了人家对自己的敷衍,也就没自讨没趣的把手伸出去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除了梁天zhèng以外还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多数是他不认识的,其中有不少是冲着梁天zhèng来得,官场上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张扬临时加的两桌坐满了,不得已又加了两桌,不过人家都不是空手来得,全都封上了红包

  登记名册显示,这些人大多来自东江下属的县级驻京办、大企shì业单位驻京办shì处,人家是来讨好梁天zhèng的,张扬不得不感叹这帮人的消息灵通这次张扬本来也邀请了春阳县长秦清,却没有想到秦清已经完场党校的学习返回春阳了,不知她处于何种想法,走的时候竟然连招呼都没打一个

  还好酒店准备了足够饭菜,张扬把后勤工作交给于小冬负责,自己则和gù佳彤主要负责招呼客人,当天并没有对外营业,单单是关系单位就已经把地方给坐满了

  *****************************************************************************************************

  张扬逐桌开始敬酒,虽然今天来的客人多数对他没什么印象,可很快张大官人便用其强悍的酒量将客人们给震住了gù佳彤主要的任务是陪好罗慧宁,她特地给罗慧宁安排了一个小包,原本打算让杜天野、自己、张扬三个陪同的,可梁天zhèng来到后直奔这边而来,罗慧宁也没有想到梁天zhèng会到这里来,她和梁天zhèng很熟,笑道:“小梁啊,你也过来了?”

  当着年轻人的面被罗慧宁称呼为小梁,梁◆天zhèng非但没有感到难堪反而感到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荣光,罗慧宁的这句话等于告诉所有人,他和文家的关系很近,梁天zhèng毫不客气的坐下道:“罗大姐,春阳驻京办是我们平海的一部分,我是平海常委,是他们▲◆天zhèng非但没有感到难堪反而感到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荣光,罗慧宁的这句话等于告诉所有人,他和文家的关tiānzhèngfēidànméiyǒugǎndàonánkānfǎnérgǎndàoliǎnshàngyǒuzhǒngshuōbúchūderóngguāng,luóhuìníngdezhèjùhuàděngyúgàosùsuǒyǒurén,tāhéwénjiādeguānxìhěnjìn,liángtiānzhèngháobúkèqìdezuòxiàdào:“luódàjiě,chūnyángzhùjīngbànshìwǒmenpínghǎideyībùfèn,wǒshìpínghǎichángwěi,shìtāmen◇的分管领导,当然要过来了”

  罗慧宁笑了笑,她才不会相信梁天zhèng的这番鬼话,一个县城驻京办开酒店,怎么可能劳动省委常委的大驾,罗慧宁以为,梁天zhèng之所以过来十有**是因为gù佳彤的■◇的分管领导,当然要过来了”

  罗慧宁笑了笑,她才不会相信梁天zhèng的这番鬼话,一个县城驻京办开酒店,怎么可能劳动省委常委的defènguǎnlǐngdǎo,dāngrányàoguòláile”

  luóhuìníngxiàolexiào,tācáibúhuìxiàngxìnliángtiānzhèngdezhèfānguǐhuà,yīgèxiànchéngzhùjīngbànkāijiǔdiàn,zěnmekěnéngláodòngshěngwěichángwěidedàjià,luóhuìníngyǐwéi,liángtiānzhèngzhīsuǒyǐguòláishíyǒu**shìyīnwéigùjiātóngde缘故,她并没有想到是自己的原因,罗慧宁对这小小的驻京办有了全的认识,看来地方的关系网真是层层相扣,复杂得很

  gù佳彤微笑看着梁天zhèng,她忽然意识到梁天zhèng出现在这里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接近罗慧宁,他会不会想以这样的方式向自己传达某种信息?

  张扬懒得关注这些shì情,在他看来,这些高层的政治斗争跟自己距离比较遥远,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用不着考虑太长远的shì情眼前对◎他最重要的是把副科转成zhèng科他所谓的升迁是堂堂zhèngzhèng的升迁,而不是国安给他的那种内聘,见不得光的升迁

  酒宴的气氛很好,张大官人的豪爽,gù大小姐的关系都让这次的开业典礼笼●上了一层特殊的味道,有不少单位已经表示以后要把农家小院作为长期定点单位,张扬几乎每桌都转了一圈,喝得zhèng在兴头上的时候,于小冬走了过来,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张主任,外面有人找”

  张扬点◇●上了一层特殊的味道,有不少单位已经表示以后要把农家小院作为长期定点单位,张扬几乎每桌都转了一圈,喝得zhèng在兴头上的时候,于小冬走shàngleyīcéngtèshūdewèidào,yǒubúshǎodānwèiyǐjīngbiǎoshìyǐhòuyàobǎnóngjiāxiǎoyuànzuòwéizhǎngqīdìngdiǎndānwèi,zhāngyángjǐhūměizhuōdōuzhuǎnleyīquān,hēdézhèngzàixìngtóushàngdeshíhòu,yúxiǎodōngzǒuleguòlái,fùzàitāěrbiānxiǎoshēngdào:“zhāngzhǔrèn,wàimiànyǒurénzhǎo”

  zhāngyángdiǎn○了点头把手中的酒瓶和酒杯交给于小冬,大步走了出去

  **********************************************************************☆****************************

  酒店的大门外站着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zhèng是国安四处驻香港办shì处主任邢朝晖,他驻足在那里欣赏着招牌上天池先生亲笔手书的大字

  张扬看到这厮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他对国安有种发自内心的抵触感,邢朝晖因为上次用内聘副处糊弄他,遭他腹诽,这家伙长着一脸的忠厚相,实际上却是狡猾无比,以张大官人的道行,上次都被他阴了,这笔帐张扬还没有来得及跟他算呢,想不到他居然好意思主动登门,不请自来

  人家邢朝晖却好像什么shì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眯眯道:“恭喜恭喜,几天不见,小张主任的shì业蒸蒸日上,真是可喜可贺”

  张扬虚情假意的嘿嘿笑着:“那是,我现在都是副处级干部了,升迁的度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邢朝晖一听就知道这厮对自己用内聘各应他的shì情很不满意,心中暗笑,把手中的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递了过去:“小小贺礼略表存心”

  张扬当着他的面就把礼物给拆开了,里面是一块手表,我日,又来这套,张扬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低声道:“啥玩意儿?又搞窃听啊?”

  “这是真表,zhèng宗劳力士,还有出场编码呢,我说,你年轻轻的怎么那么多疑?做人要厚道啊”

  “邢处,你还知道厚道两个字怎么写啊?”张扬挖苦道

  邢朝晖仍然乐呵呵道:“我大老远来了,也不请我进去喝酒”

  张扬说归说,对邢朝晖也没有太大的反感,还是收了他的礼物,把他请了进去,来到大厅的时候可巧杜天野从洗手间回来刚好遇到,他和邢朝晖极熟,直接把邢朝晖请进了小包,张扬外面也进行的差不多了,也跟着去小包敬酒

  他们走进小包的时候,罗慧宁zhèng要起身离去,张扬笑道:“罗阿姨,要走也得等我敬完这杯酒再走再说菜还没上完呢”

  罗慧宁于是微笑着坐了下去:“张扬,菜味道还是不错的,很有特色我看这饭店以后的生意肯定红火”

  张扬走过去给她倒了一杯酒,端起道:“这杯酒我敬罗阿姨,祝你身体健康,青春永驻”

  罗慧宁笑道:“身体健康要的,青春永驻是不敢想了,都老太婆了,哪里还有什么青春可言”

  张扬端起酒杯道:“罗阿姨随意,我干了这杯”

  杜天野笑道:“一点诚意都没有,换大杯”,邢朝晖也跟着附和,罗慧宁害怕张扬喝多,摇了摇头道:“算了,张扬今天是主人身份,已经喝了不少了,别让他喝多了”

  梁天zhèng微笑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暗自奇怪,张扬和文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罗慧宁对他会这么关照,就像子侄一样?

  张扬豪气干云道:“大杯就大杯”他抓起酒瓶☆自己满上了一杯:“罗阿姨,我先干为敬啊”他仰首将一满杯白酒喝了下去,杜天野和邢朝晖同时叫好,两人都见识过张扬的酒量,知道这厮压根就是千杯不醉,这点酒对他算不了什么

  罗慧宁也微笑着点了点头,把★杯中酒喝了在梁天zhèng看来,罗慧宁能够饮干这杯酒已经是很给张扬面子

  这时候服务员进来上菜,这道菜叫鞭打绣球,是用羊鞭和羊球烹制而成,也是刘大柱的拿手菜,服务员把菜一端上来,张大官人就有些愣了,我靠,这场合上这道菜,好像有点那啥

  偏偏罗慧宁夹了一块羊球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微笑道:“好吃,这菜叫什么?”

  服务员脆生生道:“鞭打绣球,是用羊鞭和羊球烹制而成,具有滋阴壮阳的功效”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神情尴尬,要知道这里坐着罗慧宁,gù佳彤的一张俏脸也红到了耳根,心中暗骂张扬混球,这么点细节都没有考虑到,居然把这玩意儿给上来了,这可麻烦了,罗慧宁要是怪罪下来,岂不■是麻烦?

  罗慧宁看到这帮人鸦雀无声,马上知道他们在gù忌什么,心中暗笑,淡然道:“很雅致的名字,中国的饮食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化解这种小小的尴尬对她而言根本不成为任何的问题

  张扬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笑道:“是啊,是啊,也只有清台山的野厨子才能做出地道的农家土菜”略显尴尬的气氛在他们的笑声中重变得轻松起来

  罗慧宁又呆了一会儿,起身离去,张扬和gù佳彤一直把她送到门外,罗慧☆▲宁上车前向他们两人道:“开酒店搞活经济是好shì,不过任何shì要公私分明,千万不要忘了坚持自己的原则”这番话显然是对张扬说的

  张扬连连点头道:“罗阿姨放心,具体经营上的shì情我不会涉及的▲

  罗慧宁轻声道:“好好干,你还年轻,有的是大好前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