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政治流氓】(下)


  方文南微笑道:“昨晚de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多半要拜这个小小de副科所赐”

  “那你还对他这么好?”

  “一个县里de副科级干部能够得上田庆龙,能够得上省委书记de公子,而且他还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de干儿子,春阳县长秦清de绯闻情人,这种人你觉着不特别吗?”

  苏小红睁大了眼睛,方文南de介绍让她禁不住又向张扬de背影看了一眼

  方文南道:“一个拥有这样能力deniánqīng人,你是希望他成为你de敌人呢还是成为你de朋友?”

  苏小红抿起嘴唇儿,附在方文南de耳边道:“你真阴险”

  方文南笑道:“不是阴险,是现实,如果我不学会去积极地适应社会de变化,就会被这个时代所淘汰”这句话是他发自肺腑de感言,他开始后悔昨晚没有给田庆龙这个面子,虽然事情de发展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de,可方文南却从中悟到了许多,金钱会让人失去自我,巨额de财富让方文南迷失了自己,过去他一直都没有意识到,可昨晚他真真正正开始反思,反思自己最近de所作所为

  苏小红qīng声道:“顾公子还要闹下去?”

  方文南低声道:“随便他,回头你跟老洪联系一下,这件事应该让他知道了”

  方文南口中de老洪就是江城市市委书记洪伟基早在洪伟基来江城之前,方文南就和洪伟基认识,他们de相识缘于方文南在岚山市de投资,那时候洪伟基正担任岚山市委书记,所以他们也算得上老朋友,可洪伟基来到江城后,他们de这段交情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这正是方文南de精明之处,而苏小红和洪伟基de相识却是得缘于他安排de一次私人聚会

  苏小红撅起嘴唇,附在方文南耳边小声道:“又让我去找他,你不吃醋?”

  方文南揉了揉她de卷发,在她de额头上qīngqīng亲了一下:“我相信你”他de目光却飘向车窗外,他向来把女人和金钱de功能等同起来,对两者都不会倾注◇太多de感情

  苏小红de丹凤眼掠过一丝难言de失落,她太了解这个男人,方文南de确对她不错,可如果说他爱自己,那根本是错误de,这世上除了他儿子方海涛以外,再没有值得他爱de人,金钱女人对他▲而言只是证明自己能力de方式,为了获得大de利益,他不介意付出大把de金钱,身边de女人,苏小红清楚自己de位置,她只是方文南de一个工具,了解自己de地位之后苏小红就开始为自己打算,她相信自己比普通de女人要精明一些,表面上她是方文南de附庸,可她在被利用被玩弄de同时也要完善自己,她相信通过自己de努力终有一天可以挺起胸膛对方文南说不

  ***************************************************************************************************

  张扬来到牛文强de房间,姜亮和杜宇峰两人都在那里坐着,三人昨晚显然都没睡好,仙水宫de事情犹如一颗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燃爆

  牛文强刚才一直靠窗站着,自然看到了张扬下车de一幕,他迎了上去:“张扬,刚才那辆是不是方文南de汽车?”在从张扬那里得到证实之后,牛文强忍不住道:“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他怎么说?”

  张扬笑道:“在顾明健那里遇到de,巧合而已”他来到姜亮de对面坐下,从茶几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方文南这个人不简单,他今天去向顾明健求和”

  杜宇峰也凑了过来:“顾明健答应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顾明健是一条路走到黑de主儿,他不答应,所以这事儿有些麻烦”

  牛文强叹■了口气,他倒不是担心顾明健跟方文南较真,他是害怕这事情继续闹大误伤到自个儿,把他们几个牵连进去

  张扬知道他们几个想什么微笑道:“放心,这件事de主要矛盾已经不在我们身上,我看你们没啥事还是回▲◎春阳”

  姜亮点了点头,出了昨晚de事情,他们也没有了继续留在江城de兴致,他低声道:“你不跟我们一起走?”

  张扬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如果能抽出时间,我回去一趟”他向杜宇峰道:“○杜哥,你回去跟刘传魁老支书联系一下,我想让他儿子跟我去北京开饭店,老支书脾气倔得很,我怕他不肯答应”

  杜宇峰爽快de点了点头道:“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因为昨晚de事情,他de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张扬走de时候,他专门送到门外,反复叮嘱道:“兄弟,这事儿,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杜哥,你都说多少遍了,我压根就不知道你昨天干了啥”

  杜宇峰惭愧de笑了笑,搂住张扬de肩膀道:“我他**悔死了,都是酒精惹de祸”

  张扬笑道:“别让兄弟看不起你,做错事咱不怕,怕de是做错事全都赖在酒精上”

  ***************************************************************************************************

  酒很多时候是个好东西,男人遇到酒de时候往往会和豪情冲动联系在一起,而女人遇到酒则会发生一种暧昧de化学反应

  洪伟基坐在雅云湖湖心岛de别墅内,苏小红手中握着一杯红酒,阳光透过窗纱投射进来,在红酒杯中折射出让人赏心悦目de柔光苏小红白嫩de小手微微倾斜了一下酒杯,一滴红酒,滴落在洪伟基de胸膛上她慢慢俯下身去,伸出鲜红色de舌尖,qīngqīng舔弄着那滴琥珀色de液体

  洪伟基de身体不由自主de后仰,靠在沙发de椅背上,眼前de女人真是一个尤物,她懂得怎样取悦男人,总能够让自己qīng易达到兴奋de巅峰,苏小红极其投入de亲吻着洪伟基de身体,洪伟基虽然人到中nián,可是保养de很好,他de皮肤仍然像niánqīng人一般保持着紧绷和弹性,他de腹部平坦而没有赘肉,这是他长期坚持锻炼de结果,想要在仕途上长期de走下去,不但要求拥有一个清晰睿智de头脑,还需要一个健康de身体

  苏小红很会调动男人de情绪,在她de撩拨下,洪伟基很快就有了反应,在苏小红用嘴唇包容他de刹那,洪伟基忽然用手压住她de头,他低声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苏小红不得不暂时中断她de动作她很讨厌洪伟基在这种时候谈事情,这让她感觉到洪伟基de可怕,一个在这种时候仍然能够保持头脑清醒de男人,其心机不是她能够揣摩到de,换句话而言,只要洪伟基想,他随时都能够一把把她推开,苏小红对他根本没有那么重要,苏小红说不出话,只能继续用舌头撩拨着洪伟基de敏感地带

  而洪伟基却始终保持着冷静de表情,虽然他de内心很享受可他仍然保持着相当de控制力,qīngqīng拍了拍苏小红de头,苏小红风情万种de看了他一眼,然后放开了他,站起身,撩起长裙,分开雪白诱人de美腿坐在他de身上

  洪伟基感到那分温暖和密实de时候,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细微de表情变化还是被苏小红敏锐de把握住,她用手臂勾住他de脖子,**不断加快着动作

  “怎么回事?”洪伟基低声问,声音却有些颤抖

  苏小红想去亲吻他,洪伟基把脸偏向一边,这让苏小红感到有些屈辱,她把脸埋在洪伟基de肩头,用力抱紧了他,在他耳边发出凄艳哀婉de呻吟,身体de动作越发激烈了,她在用身体wú声de报复

  洪伟基终于承受不住苏小红如此剧烈de动作,猛然抱紧了她,发出一声低沉de吼叫,苏小红感到一股热流冲入自己de体内,她装腔作势de在洪伟基耳边叫着,此刻她觉着自己很假,她也搞不清自己跟洪伟基之间到底算什么?自己在洪伟基de眼中也许只是一件工具每次她都很主动,可每次她都想让这件事尽快de过去,她对洪伟基没有任何de感情◆,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从洪伟基那里得到丰厚de回报

  苏小红为洪伟基清理de时候,洪伟基端起茶几上de水喝了一口,qīng声道:“说”,他对人和人之间de关系看得很透彻,wú论是男人和男人之◎间,还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都是一种利用和被利用de关系,苏小红之所以甘心被他所用,是因为苏小红想利用他,或者说方文南想通过苏小红达到利用他de目de,昨晚帝豪盛世de事情闹得很大,他一早就听说了顾公子挨打□de事情,苏小红来找他十有**是为了这件事,洪伟基忽然想起糖衣炮弹这个词,糖衣自己已经扒下来了,这炮弹要不要给她wú情de打回去?

  苏小红粉红色de舌尖qīngqīng舔去唇边de那一点白色◆,娇滴滴道:“伟基,你应该知道昨晚在帝豪发生de事情?”

  洪伟基点了点头,把茶杯交给苏小红,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来:“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和气生财这么简单de道理都不懂吗?为什么要打人?为什么要做违法de事情”

  苏小红显得有些委屈道:“打顾明健de是一帮客人,跟帝豪没有关系,昨晚田庆龙有些借题发挥,搞出这么大de动静,根本是公报私仇,盛世集团一直都是江城de商业明星,这次de事情极大地影响了盛世集团de声誉,在经济上de损失根本就wú法估量,而且他们没有调查清楚情况,就很武断de给帝豪下了停业整顿通知书”

  洪伟基笑了起来:“公报私仇?你说给我听听,田庆龙和方文南有什么私仇?”

  苏小红一时语塞,她忽然意识到在洪伟基de面前玩心眼根本就没有任何de必要

  洪伟基道:“这件事我不好介入,你们把顾书记de儿子打了,现在左副市长出面做这件事,而且昨晚警方de行动查有实据,让你们停业整顿de确wú话可说”

  苏小红来到他身边挽住他de手臂道:“伟基,方总已经去给顾明健道歉了,除了赔偿一辆全de奔驰车给他,还多给二十万de医药费,可顾明健还是不依不饶de,他真de好过分”

  洪伟基脸上一副公事公办de表情:“小红,不是我不帮你,可感情和公事是两码事,我身为一个国家干部,我要对党负责,要对人民负责,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督促他们尽快处理,尽量做到公平公正,不会让帝豪受到不公平de对待,当然你们也应该反思一下自身de问题,犯了错误不可怕,有则改之wú则加勉嘛”

  苏小红看着洪伟基道貌岸然de模样,心中这个怒啊,狗日de洪伟基,你刚才爽de时候怎么不跟我讲党性原则,爽完了马上就端起一副正人君子de样子,说得这番话全都是模棱两可de官话,苏小红忽然有种被人白嫖了一场拒付嫖资de感觉,这让她感觉到自己很不幸,怎么遇到de尽是这种卑鄙wú耻de男人

  其实洪伟基也有自己de苦衷,方文南这次惹得麻烦de确不小,现在江城政局正处于最敏感de时候,短短时间内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被双规,市长黎国正因为妻子de贪污案而焦头烂额,现在de这场病十有**是为了不久以后de退位做准备,左援朝成为代市长de呼声很高,左援朝de得势和顾允知de看重有着直接de关系,洪伟基并没有把左援朝视为对手,可想起左援朝身后de顾允知,他就不得不重视这个羽☆翼日渐丰满de副市长,顾明健de事情是左援朝向顾允知表忠心de大好机会,如果自己插手这件事,就算顾允知表面上不说,内心深处一定会对自己有看法,何况顾允知一直把他当成了许常德de班底,他可不想在顾允知心■☆翼日渐丰满de副市长,顾明健de事情是左援朝向顾允知表忠心de大好机会,如果自己插手这件事,就算顾允知表面上不说,内心深处一定会对自己有看法,何况顾允知yìrìjiànfēngmǎndefùshìzhǎng,gùmíngjiàndeshìqíngshìzuǒyuáncháoxiànggùyǔnzhībiǎozhōngxīndedàhǎojīhuì,rúguǒzìjǐchāshǒuzhèjiànshì,jiùsuàngùyǔnzhībiǎomiànshàngbúshuō,nèixīnshēnchùyīdìnghuìduìzìjǐyǒukànfǎ,hékuànggùyǔnzhīyīzhíbǎtādāngchénglexǔchángdédebāndǐ,tākěbúxiǎngzàigùyǔnzhīxīn中de印象继续恶劣下去,最明智de做法就是作壁上观

  苏小红显然wú法了解洪伟基这么复杂de想法,在她看来,洪伟基是个不折不扣de混蛋,吃饱了不付帐,是个wú赖,是个道貌岸然de流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