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政治流氓】(上)


  “是”

  fāng文南千叮万嘱道:“让那些xiǎo孩子不要胡乱说话不要说跟我们有关系”

  “dà哥,今晚咱们酒店被抓了十五个xiǎo姐……”

  “你别管了,这件事我来搞定”

  fāng文东听到dà哥这样说,内心稍稍安定了一些,起身告辞离去,他关门离开后身穿粉色睡衣的苏xiǎo红才婷婷袅袅的扭着水蛇腰从卧室中走出来,来到fāng文南的身后,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娇滴滴道:“你让不让人家睡觉,整个晚上,不是打电话就是跟人见面,讨厌死了”

  fāng文南拉着她的手,让她绕过沙发来到自己的身边坐下

  苏xiǎo红搂住他的臂膀娇滴滴道:“出事了?”●

  fāng文南点了点头道:“田文龙带人去帝豪盛世突击行动,抓了不shǎoxiǎo姐,给我下了停业整顿通知书”

  苏xiǎo红向茶几上的停业整顿通知书瞥了一眼,有些不解道:“平时你跟他们的关系还算不错,这次怎么回事,是不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fāng文南摇了摇头

  苏xiǎo红伏在他怀中,柔声道:“要不要我去找洪书记问一问?”

  “现在还不是时候,明天再说”

  *******************************************************************************************★********

  fāng文南一早就驱车来到了市政府招待所,作为江城市成功商人的典范他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别人注目的焦点,可走入政府招待所,他心中第一次有了毫无底气的感觉,他已经预感到顾明健没有◇那么好对付,这些**本事没有多shǎo,可是胃口却往往很dà,他已经做好了dà出血的准备

  顾明健刚才已经接到了fāng文南的电话,在房间内等他

  fāng文南带来了一个果篮,表示对顾明健的慰问,双fāng坐下之后,fāng文南首先表示了歉意,然后解释道:“顾先生,我对昨晚在帝豪盛世停车场发生的事件深表遗憾,身为帝豪盛世的老板,我没能保护客人的安全,让客人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威胁,这全都是我的责任,你放心,损毁的车辆我会赔偿,你所有的财产损失都由我们帝豪盛世负责赔付”他的态度极其诚恳

  顾明健冷笑道:“你是说,我这顿打就白挨了?”

  fāng文南仍然带着礼貌的笑容:○“顾先生,现在情况已经调查清楚,那些打你的人也是当晚来帝豪盛世消费的顾客,他们已经全部投案自首,我们帝豪跟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推卸责任?顾明健马上意识到fāng文南在推卸责任,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fāng总既然这么说,咱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尊重法律,这件事还是交给警fāng处理”

  fāng文南明白自己在言辞上得罪了这xiǎo子,微笑道:“医药费fāng面还请顾先生给☆个dà约的数目”

  顾明健叹了口气道:“听说帝豪停业了?像你们这样的酒店,里面藏污纳垢,尽是搞些非法经营,停业都算便宜你们了,fāng总,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看这帝豪还是趁早转手,不然这么一天▲天亏损下去,您得掏多shǎo钱来维持?”

  fāng文南顿时意识到顾明健对酒店的觊觎,不过他仍然不敢断定,难道这xiǎo子看中了自己的产业?

  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张扬到了,他手里还拿着当天的一份晨报,一进门就乐呵呵道:“明健,好事啊,帝豪昨晚的事情上报了,那啥,已经勒令停业整顿了”

  fāng文南冷冷看着这个走进来的年轻人,昨晚他已经把四个人的情况打听清楚了知道进来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张扬,fāng文南过去并没有听说过张扬的名字,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虽然很关心官场上的事情,可是目光多数时间聚焦在上层,对于张扬这个春阳县的副科级干部并没有留意过,可是当他真真正正静下心来去了解张扬的时候,才发现这厮绝对不同凡响昨晚发生在帝豪盛世的两件事张扬全都在场,这应当不是巧合,fāng文南甚至dà胆的推测到昨晚顾明健事件是一场精心筹谋的计划,而这个筹划者十有**就是张扬

  fāng文南观察张扬的时候,张扬也在打量着fāng文南,这位江城市商会会长,江城成功商人的代表人物此刻的表情平静自若,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焦急和愤怒,没有良好的心态绝对无法走向成功,fāng文南今天前来的目的谈条件只是借口,刺探敌情才是真正的用意所在他笑着站起身来,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这位是xiǎo张主任,久闻dà名,真是相见恨晚”

  张扬笑着和fāng文南握了握手道:“fāng总不会听说过我这个xiǎo人物的,fāng总的dà名我却是经常在电视报纸上看到”

  fāng文南道:“不打不成交,很多好朋友都是从误会开始,误会也是一种缘分”

  张扬笑道:“我去你们帝豪盛世两次,算起来一共打了三架,看来我跟帝豪的确很有缘分”

  fāng文南微微一怔,心说他不就昨晚打了两架吗?还有一次是什么时候?他自然不会知道,早在张扬初次抵达江城之时,就在帝豪盛世的dà堂和安语●晨dà打出手还砸烂了dà厅的花瓶

  这时候前来换药的医生到了,这是左援朝特别安排的

  张扬和fāng文南来到外面回避,其实两人都心知肚明对fāng有话要说,沿着通道走向平台,fāng文●南从怀中拿出雪茄,抽出一支递给张扬

  张扬摇了摇头:“谢了,我不抽烟”

  fāng文南点燃雪茄,抽了一口道:“昨晚是个误会,我不想这种事情发生,可既然发生了,还是让不好的事情尽快结束,让一切向好的fāng面发展”

  “fāng总可否把话说得明白一些?”

  fāng文南看了张扬一眼,虽然是初次相见,他已经能够断定张扬绝对是个级聪明的年轻人,他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fāng文南道:“dà家各让一步,你帮我劝劝顾明健”

  张扬笑道:“我好像当不了他的家”

  “他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如果有了麻烦你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牛文强惹事我可以不计较,另外两个可都是警察,如果我追究下去,他们也会有麻烦”fāng文南已经查到,杜宇峰昨晚曾经嫖ji这事情如果被曝光,他肯定要倒霉fāng文南接着道:“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用此威胁你,我是个商人,我习惯于讨价还价,我做出让步,想你也做出同样的让步,你可以让步比我shǎo,但是我希望希望dà家都能够表现出诚意”

  张扬才不相信fāng文南会有什么诚意,昨天田庆龙出面都没有让他让步,这厮的嚣张和狂妄可见一斑今天他之所以愿意低头,处处表现出诚意,那是因为他认清自己根本不是顾明健的对手,跟顾明健斗,他连一分取胜的把握都没有这就是生意人,这就是fāng文南的精明之处

  fāng文南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让步,是因为他对当前的形势看得很清楚,一纸停业整顿书会让他蒙受巨dà的损失,在沟通不够的前提下,限期整顿极有可能会变成无期,顾明健刚才让他转手酒店的话让他警觉,帝豪盛世并不是他唯一的产业,甚至在他诸多的产业链条上算不上最重要的一环,可是对于他的意义却非同凡响,他的经营从餐饮起步,逐步发展到今日的规模,帝豪盛世正是他起步发家的地fāng,fāng文南绝不想放弃,不过他并没有想到顾明建对他的产业起了占有之心,只是以为顾明建想要找回面子

  和fāng文南不过匆匆一晤,张扬已经察觉到此人的精明非同凡响,这样的人很难一棍子把他打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虽然明明知道fāng文南表现出的诚意是权宜之计,张扬也没有紧逼不放的意思,他微笑道:“这样,顾公子那里我去说说,希望他能够接受你的条件”

  fāng文南道:“我会赔一辆车给他,另外付给他二十万的医药费,这件事就此了结,希望dà家以后能够做个朋友”fāng文南开出的条件相当具有诱惑力,张扬对此人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

  ******************************************************************************************************

  fāng文南离去以后,张扬回到顾明建的房间,将刚才两人谈话的结果告诉了顾明建,顾明建换好了药,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冷笑道:“他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张扬,你昨晚的话我反复考虑过了,这次就要让他的帝豪盛世无限期的整顿下去,让他乖乖走人”

  这件事顾明建是在张扬的启发下想起的,不过这厮被启发之后,占有帝豪盛世的野心宛如雨后春笋般冒升起来,顾明建不但有野心,而且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被别人改变他的年龄虽然比张扬dà上三岁,可心理上却要比张扬幼稚得多,那啥……张dà官人毕竟有■着dà隋朝的历练摆在那儿,这是顾明建永远也赶不上的

  张扬低声道:“明健,fāng文南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物,要不,这事儿缓缓再说,逼得太急了反而不好”

  顾明建有些不满的看了张扬一眼:“▲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昨晚还鼓动我拿下帝豪盛世,怎么出去跟他溜了一弯儿,马上就改了主意?他究竟给你多shǎo好处?”

  “去,我他**是这么容易收买的吗?我只是觉着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既然愿意做出这么dà的让步,就证明他还是有诚意的,咱们不至于一棒子把他给打死”

  “我就是要一棒子把他打死,他让步是为什么?那是他害怕,赔一辆车,给我二十万就想把这事了解?靠,没门,我他**这次还就跟他较上劲了,我就让他永远停业整顿下去”

  看着意气风发的顾明建,张扬忽然感到有些后悔,这家伙就像个被宠坏的孩子,生活上稀里糊涂,事业上也是稀里糊涂,做人上也不清不楚,自己只是xiǎoxiǎo的启发了他一下,想不到这厮就一条胡同走到底,麻痹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事实xiǎo舅子的份上,老子才懒得管你,想到这里张扬不由得想起了顾佳彤,提醒顾明建道:“我看,这事儿你还是征求一下你姐的意见,她在商场上打pīn了多年,经验和眼光都很丰富,如果她觉着可行你就做下去,如果她觉着不行……”

  “你别动不动就拿我姐出来压我,好像我离开她就做不成事情似的,我告诉你张扬,没她的帮助我一样能够拿下帝豪”

  顾明建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张扬再劝下去也没有意思,在这种不快的气氛中他和顾明建告别走出市政府招待所望着灰色天空中白乎乎的太阳,张扬禁不住叹了一口气,顾明建似乎改变了一些,不过他的那句话应该没有夸dà,有老爷子那块金字招牌在身后撑着,顾明建想找点投资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张扬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应该及时告诉顾佳彤,否则以后一定会惹来她的埋怨

  *****************************************************************************************************

  顾佳彤听到弟弟挨打的消息很紧张,听张扬说没什么事情这才放下心来,当张扬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之后,顾佳彤马上就把握住其中的几件事,第一,张扬没事跟他们一起跑到仙水宫干什么去?他有没有去嫖ji,假如有,绝对是不可原谅的,张扬信誓旦旦的保证了自己的清白,顾佳彤又提出第二点,以张扬的武功,为什么保护不了顾明建,眼睁睁看着他挨打?张扬很夸张的说现场四五十个人围攻他们,他已经尽力了

  虽然张扬的解释听起来很合理,可顾佳彤还是觉着有些不对,她不无威胁道:“你最好别骗我,否则我再也不理你”

  “天地良心,我爱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骗你”张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多shǎo有些心虚

  顾佳彤道:“fāng文南那个人我见过,虽然没打过交道,不过我听说他在江城商界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既然人家拿出了诚意,还是放一放的好,杀人不过头点地”

  “佳彤姐,我是劝不了明健了,而且我在江城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他的脾气你最清楚,还是由你这个当姐姐的劝好一点”

  顾佳彤轻声叮嘱道:“你帮我看着明健一点,他虽然不xiǎo了,可做事情仍然意气用事,就像一个被宠坏的xiǎo孩子“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原来◎顾佳彤也跟他有着同样的感觉

  张扬挂上电话想要拦车的时候,一辆黑色加长林肯缓缓停在他的面前,后车窗落下,露出fāng文南的笑脸,他盛情相邀道:“张主任,上车,我送你”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进去,进去后才发现fāng文南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很美的女人,张扬还是第一次坐这种房车,他和fāng文南对面而坐,fāng文南微笑介绍道:“这是金樽娱乐中心的总经理苏xiǎo红xiǎo姐,这位是☆春阳驻京办主任张扬”

  苏xiǎo红伸出白嫩的xiǎo手和张扬握了握,她的皮肤很好,柔和温润,握在手中像一块暖玉,张扬已经猜到两人的关系,微笑道:“幸会,幸会”

  fāng文南道:“顾公子气消了吗?”

  张扬意味深长道:“我看没这么快”

  fāng文南点了点头,从张扬的这句话中他已经推测到事情没有那么顺利,他并没有就这个话题追问下去:“张主任去哪里?”

  张□扬说了牛文强他们所在的宾馆,fāng文南嘱咐司机开车过去,一直将张扬送到宾馆的dà门前

  看着张扬下车离去,苏xiǎo红充满不解道:“他只不过是县里的一个xiǎo干部,值得你这么看重吗?”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