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大院子女】(上)


  秦清取了自己的行李,走出闸口看dào前lái迎jiē她的张扬,这厮居然也拿着一束鲜花,按理说jiē人拿着鲜花并不唐突,可张扬不一样,他用lái迎jiē秦清的花束是红玫瑰,满脸没心没肺的笑,盯着秦清皎洁的俏脸,大步迎了上去,双手把玫瑰花奉上:“我代表春阳驻京办全体工作人员欢迎秦县长dào北京lái”

  周围有不少目光都向这对男女看lái,很少有人不懂得一个男人送女人红玫瑰的意义,秦■清当然懂得,她也不相信张扬不懂,所以得出一个结论,这厮着实可恶,他给自己送花是假公济私,他jiē着送花的机会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给领导jiē机送花很正常,可给女领导送玫瑰花就有些暧昧了

  秦清短○暂的犹豫后还是很大度的伸手jiē过了那束玫瑰花,闻了闻道:“很香,很漂亮”

  张扬殷勤的jiē过她的行李,陪着秦清走出机场,今天秦清没有穿高跟鞋,比张扬矮了一些,张扬昂首挺胸的找dào了不少的优势,春阳驻京办没有车,张扬拦了辆出租,把行李放在后备箱里,然后钻入后座坐在秦清的身边看了看秦清的俏脸,拿捏出一幅关怀备至的表情,低声道:“你瘦了,工作不要太投入”

  秦清心头一暖,虽然明明以为这厮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可还是不由自主被他感动了一下,淡淡的花香把车内的空气变得温馨而浪漫,秦清的目光柔和了许多,远离春阳政坛之后,她终日紧绷的神经可以稍稍放松下lái江城招商办负责迎jiē洪伟基的三辆高级轿车鱼贯驶过,张扬对这几辆车并不陌生,他的目光追逐着渐行渐远的车影,低声道:“今儿lái了什么大人物?江城驻京办的豪车全部出动了?”

  秦清淡然笑道:“洪书记lái了,.想不dào你lái北京没多久,看问题比过去透彻了许多”

  张扬笑道:“江城驻京办主任刘志.宇,是咱们平海省所有驻京办能力最强的一个,听说这家伙手眼通天,跑部钱进,和中央各部委的领导都十分的熟悉,别的我没看dào,不过他能够直jiē把汽车开dào飞机场就证明他很有本事,和机场的关系很有一套”

  “你很羡慕他?”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初dào驻京.办,刚lái的时候,人家就提醒我,我的任务就☆是迎lái送往,说穿了就是把你们这些领导入京的时候伺候舒服了,顺便再起dào一些穿针引线的作用,至于穿针引线,轮dào我们关心的很少,毕竟级别摆在那儿啊,你想这大干部遍地的北京城,我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又能兴起什么风浪”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lái,这厮情绪表现的如此悲观,.还是打认shí他以lái头一次,一见面就跟自己强调副科级,该不是嫌自己的官职太低,**病又犯了,想让自己在政治上帮助他提升一下,秦清道:“你现在是驻京办的一把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在天子脚下当一个逍遥王爷,只怕心里都美得不行了”

  张扬故意苦着脸道:“流放,我是被流放,当初我以为.进京是一件好事,可lái了之后我才发现,流放一名干部,并不是要把他塞dào穷乡僻壤,而是把他扔在京城,不dào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出了驻京办那小小的院子,我走路都得小心,搞不好踩死一只蚂蚁都是哪位部长家的宠物”

  秦清微笑不语,她知道张扬嘴上抱怨着,心里未.必这么想,短短的时间内,这厮的秉性很难改变,如果真的能有所收敛,对他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秦清道:“看lái你心中的怨气不小啊,对了,前两天你跟我说要搞三产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扬道:“顾佳彤.打算开一家正宗的淮扬菜馆,这次回东江就会准备这件事,反正我们驻京办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拿出lái跟她合作一下,装修管理全都是人家负责,我们驻京办只等着收钱■……”

  秦清打断他的话道:“驻京办不是你的私有财产,现有的一切资产都是属于县里的属于国家的”

  张扬眯起双目道:“我也没想着把国有资产往自个兜里装,我现在想的是扩大再发展,咱们既然有★现成的条件,为什么不合理的利用一下?”

  秦清理了理头发:“发生了这么多事,人言可畏这四个字你应该有所理解了,我当初反对你做这件事,是因为谢云亭那件事留下的影响仍然未能完全肃清,不过你着眼于发展的思路也不能说是错误你自己把握好,务必要在账目上弄得清清楚楚,不要损害国家的利益”她说出这句话等于同意了张扬和顾佳彤合作开饭店的事情,张扬顿时笑逐颜开:“谢谢领导支持”

  出租车已经驶入了春▲阳驻京办的院子,秦清虽然当县长的时间不长,可是也已经先后两次入住过这里,走下汽车,历健全和于小冬两人都已经笑容满面的迎了上lái,于小冬抢着去把车资付了,她还兼任着春阳驻京办的会计,钱财账目上的事情,◇▲张扬都交给她去处理历健全只是一个临时救火队员,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应付那些上访者,虽然身在驻京办,可驻京办又没有人把他当成其中的真正一员

  秦清笑了笑,在于小冬的陪同下先返回为她安排的房间,春阳驻◎京办虽然装修得不错,可是除了秦清以外,其他的县级领导过lái很少选择在这里入住,主要原因是,驻京办中都是自己人,彼此的底细都很清楚,这是一种方便也是一种不便,秦清lái北京之前也曾经考虑过去外面的酒店入住,毕竟她和张扬之间的绯闻在春阳传得满城风雨,自己要在中央党校学习一段时间,免不了要和张扬jiē触,可后lái又想,就算自己不去驻京办,不和张扬见面,也管不住外人的嘴巴,别人想说什么只能让他们去说,做好自己的本分,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过她手中的那束红玫瑰实在扎眼,于小冬看得美眸生光,人家小张主任这才是敢作敢当,公然向美人儿县长示爱,秦清既然jiē受的如此坦然,看lái关于他们之间的传闻的确有些可信度

  秦清洗过澡换好衣服后,跟随于小冬láidào餐厅,张扬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午宴,他对秦清的性情十分了解,知道她不喜欢铺张浪费,饮食以清淡为主,除了让老蒋专门去全聚德打包回lái的烤鸭以外,只弄了四凉,两烧,两炒,不过这已经比四菜一汤的官方标准出了许多

  秦清也不是个抓住机会就上纲上线的人,虽然她给多少人的印象严谨有余,可实际上她还是宽容的,她微笑着向驻京办的所有成员表示了谢意,张扬原本准备了一瓶茅台,可是秦清表示下午还有要紧事去做,不能饮酒,再说今天不是法定休息日,按照制度也不能喝酒,当着其他人的面,张扬也表现出少有的配合

  *******

  午饭后张扬打电话叫■了出租车,亲自把秦清送往位于海淀区大有庄100号的中央党校报dào,他原本想等秦清办完事情回lái的,秦清让他不必等着,报dào后自己打车回去

  张扬下午也有事情要做,他离开春阳之前陈崇山曾经◇☆委托他去做两件事,一件是给陈雪送东西,他已经做好了,还有一件事是给人送字,这事儿几乎都让张扬给忘了,刚才在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那幅字,这才想起答应过陈崇山的事情,送完秦清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就按◇■照上面的地址,一路找了过去

  地址是位于香山附近的某军区大院,门前盘查很严,张扬费了好半天口舌才让警卫员相信自己不是坏分子,他是一个**员,是个根正苗红的国家干部,张扬找的人叫杜山魁,从警卫员●听dào名字后表现出的尊敬神情,张扬知道人家肯定级别不低不过他对北京高官多早已有了心理准备,那警卫详细询问了他要送什么东西,什么人让他送lái的,然后还检查了一下他所带的物品,这才打了一个电话,张扬被连番的盘查搞得有点不耐烦,他把那幅字递给警卫道:“你也别那么麻烦了,全当我就是一邮递员,现在我把东西撂你这儿了,让杜山魁啥时候有空啥时候自己lái取”

  那名警卫打完电话,抬起头道:“首长请你●过去”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杜山魁的架子真大啊,想想人家楚嫣然的外公楚镇南也是北原军区的司令员,怎么没有那么大的架子?他原本想一走了之的,可想想陈崇山的嘱托,再加上他对陈崇山为什么会认shí这■guòqù”

  zhāngyángzhòulezhòuméitóu,zhèdùshānkuídejiàzǐzhēndàā,xiǎngxiǎngrénjiāchǔyānrándewàigōngchǔzhènnányěshìběiyuánjun1qūdesīlìngyuán,zěnmeméiyǒunàmedàdejiàzǐ?tāyuánběnxiǎngyīzǒulezhīde,kěxiǎngxiǎngchénchóngshāndezhǔtuō,zàijiāshàngtāduìchénchóngshānwéishímehuìrènshízhè样的高官充满了好奇,所以还是决定留下lái

  杜山魁的家住在15号小楼,青砖红瓦,墙上爬满了绿色的爬墙虎,看lái这小楼已经有了不少的岁月,门前已经有一个警卫员在等待,他向张扬敬了一个军礼道:“你是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心里又开始有些不爽,麻痹的,该不是又要开始一轮的盘查?幸好警卫员没有盘查下去,而是微笑着把他请进了院子

  前院是一个小花园,花园的正中有一个鱼池,一位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头儿正站在鱼池边喂着锦鲤,听dào身后的动静,他转过身,目光落在张扬的脸上,也许是军人特有的洞察力,张扬从他的身上感觉dào一种似曾相shí的味道,楚镇南也有这种威严的气质,不过和杜山魁相比,楚镇南显得加的豪放,而杜山魁要收敛许多,他腰板挺直,身材虽然不高,可是举手抬足间仍然充满着一股摄人的气度:“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首长好我是春阳驻京办的张扬,这次是受了陈崇山老先生的委托给您送点东西”

  杜山魁点了点头,威严的面孔上难得的流露出一丝笑意:“陈崇山我给这老猴子写了无数封信,他总算舍得给我一个回音了”jiē过张扬手中的卷轴:“进lái坐”

  张扬跟着杜山魁进入小楼,警卫员给张扬泡茶的***夫,杜山魁已经展开那幅卷轴,张扬虽然把这幅卷轴一直带在身边,可是却不知道里面的内容,好奇的瞥了瞥,却见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十年生死两茫茫一段时间不见,陈崇山的笔力见老辣,尤其是那份然物外的风骨是张扬所学不lái的

  杜山魁感叹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崇山啊崇山,究竟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你伤心如斯,看倦这滚滚红尘?”

  从杜山魁的话中,张扬已经推测dào两人十有**是老战友,他抿了口清茶道:“老首长,您和陈大爷认shí好多年了?”

  杜山魁的目光停留在那行大字上,若有所思道:“从解放战争dào现在四十多年了,崇山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年是他从朝鲜战场上把我背了下lái,如果没有他,我的这条命早已让美帝国主义的炮火夺走了”

  张扬并不知道这段往事,杜山魁和陈崇山完全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一个人选择继续在军界打拼,而另◇●外一个则选择了解甲归田,寄情于山水之间,张扬也默默想着,不知道陈崇山是不是因为中年丧子,而看破红尘,最终走上归隐的道路?仕途在张扬的眼中拥有着巨大的诱惑力,越是深入其中,他越感觉dào割舍不下,对于能◆●外一个则选择了解甲归田,寄情于山水之间,张扬也默默想着,不知道陈崇山是不是因为中年丧子,而看破红尘,wàiyīgèzéxuǎnzélejiějiǎguītián,jìqíngyúshānshuǐzhījiān,zhāngyángyěmòmòxiǎngzhe,búzhīdàochénchóngshānshìbúshìyīnwéizhōngniánsàngzǐ,érkànpòhóngchén,zuìzhōngzǒushàngguīyǐndedàolù?shìtúzàizhāngyángdeyǎnzhōngyōngyǒuzhejùdàdeyòuhuòlì,yuèshìshēnrùqízhōng,tāyuègǎnjiàodàogēshěbúxià,duìyúnéng够放弃仕途的人,张扬都是十分敬佩的,能够抵抗住这种诱惑,应该需要很大的勇气

  杜山魁和张扬说话的时候,从门外走入一位面目慈和的老太太,她身穿军装,齐耳短发,举手抬足间也透着一股利索劲儿,看dào张扬,不禁微笑道:“老杜啊,家里lái客人了”她是杜山魁的老伴冯玉梅,退休前在空政歌舞团担任团长,从老太太端庄的外表lái看,年轻时候也一定是位风姿绰约的美人

  杜山魁乐呵呵把张扬介绍给老伴认shí,张扬看dào时间已经不早了,正准备告辞离去的时候,他的传呼响了,看了看是楚嫣然让他回电话,拿起手机,这才发现手机没电了

  *********

  冯玉梅体察细微,指了指客厅的电话道:“小张啊,用我们的电话回,别耽误了你的正事儿”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才拿起了电话,给楚嫣然拨了回去

  楚嫣然的声音显得有些生气:“张扬,你为什么老不jiē我电话?”

  “大小姐,我手机没电了,这不找dào电话就给你回过去了吗?”

  “我是想通知你,医疗美容中心十月十八号正式开业,那天你回lái参加剪彩仪式”

  张扬怔了怔,想不dào医疗美容中心d●ào底还是开了起lái,他现在已经离开了妇幼保健院,和那件事的关系似乎不大,他咳嗽了一声道:“看看能不能抽出时间,我刚dào北京,很多事情都没有理顺,你知道……”

  “谁也没求你回lái,我告★诉你,这事儿是你挑起lái的,你不回lái我就撤资”楚嫣然的语气怪怪的,前后显得不那么一致

  张扬暗笑,不难听出楚嫣然就是想自己回去,他压低声音道:“那啥……是不是想我了?”

  “少臭美了,谁想你啊……”楚嫣然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张扬看了看杜山魁两口子,人家大概是害怕耽误他说话,两人都dào小院里去了,张扬道:“丫头,我在人家家呢,这会儿说话不方便,等我回去马上给你电话”

  楚嫣然有些不乐意的嗯了一声,可很快就惊讶的说:“你在谁家啊?杜爷爷家?”

  张扬愣了,马上又反应了过lái,杜山魁是个老将军,楚嫣然的爷爷是北原军区的司令,保不齐这两人过去就认sh●í,不然楚嫣然何以会对这个电话号码如此熟悉?他看了看外面:“你认shí杜山魁?”

  楚嫣然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真是巧啊,你把电话给杜爷爷,我跟他说话”

  张扬这下是信了,这世界原l■ái真的很小,出门进门都能遇dào熟人,杜山魁不但但认shí陈崇山,还认shí楚镇南,搞不好人家三个都相互认shí,不但现在讲究啥关系网,那过去老一辈也讲究这玩意儿,于是张扬很礼貌的把杜山魁请进lái,把电话听筒交dào他的手中

  杜山魁也没有想dào会是楚嫣然的电话,当他搞清楚对方究竟是谁的时候,不禁哈哈大笑起lái:“嫣然啊,你这丫头,好久没lái北京了,那老东西身体怎么样?是不是还像过去那么犟?哈哈……就他那熊样还写大字?斗大的字shí不了一箩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