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莫须有】(上)


  秦清抬起头,明澈的双眸看着张扬,透过张扬郁闷狂躁的目光,她意识dào了什么,轻轻抿了抿嘴唇dào:“我没有怀疑你,这件事很复杂”说完这句话,她不由dé有些后悔,自己是一县之长,竟然用这种软弱●的口气跟他说话,他是自己的下级,何以自己面对他的shí候底气会这么不足?秦清不敢继续想下去

  张扬盯住秦清:“复杂?是不是有人想搞我?你告诉我,这件事究竟是谁在针对我?”

  秦清皱了皱眉头:“张扬,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政治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你是一个国家干部,别这么意气用事好不好?”

  张扬大声dào:“意气用事?现在有人已经欺负dào了我的头上,他想打我的左脸,是不是让我把右脸也伸出去给他?可笑的是,我dào现在都不知dào什么人在打我”

  秦清叹了一口气dào:“张扬,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情绪很不对头?你狂躁不安,你失去了最基本的冷静,你在东江dào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很好奇啊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秦清怒dào:“张扬,我不知dào你发生.了什么,可是我能够感觉dào你已经失去了理智,身为一个党员,一个国家干部,我不知dào你这种状态能否再继续你的工作”

  张扬冷冷看着秦清,从昨晚李.长宇对自己的提醒开始,一连串针对他的事情就已经发生了,秦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dào她也要对付自己?迫于某种无形的压力,她也要对自己下手?张扬的目光充满了愤怒秦清却敏锐的把握dào他目光中的忧伤,她的芳心颤抖了,她不禁悄悄询问自己,为何要如此在意他的感受?

  秦清咬了咬嘴唇:“小张,我看你应该休息一下”这句.话她说的很艰难,很没有底气

  张扬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去,他大步走出.门外

  ********

  望着张扬的背影xiāo失在门外,秦清感觉dào怅然.若失,张扬离开春阳的这段shí间有许多不利于他的传言,妇幼保健院方面也对这位任书记的作为有了许多不好的反应,虽然每个领导都会遭受dào或多或少的非议,可张扬这次不同,妇幼保健院方面各科室主任联合签名,把这厮告dào了卫生局,县卫生局不好处理,把这件事又推dào了县里,秦清本来打算把这张联名抗议书给张扬看看,可是才和他说了两句话就不欢而散,根本没有给他看的机会

  秦清办公室的.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县委书记★杨守义走了进来,秦清感dào十分的诧异,自从她来dào春阳上任,杨守义还是第一次主动登门拜访,这对他而言已经是屈尊,毕竟杨守义才是春阳县的一把手她慌忙站起身来把杨守义请了进来:“杨书记,您怎么来了?有◆事情你招呼一声让我过去就是”

  杨守义微笑着在秦清的对面坐下,他习惯性的去摸香烟,可是想起秦清是位女性,又打xiāo了抽烟的念头,笑dào:“我刚好从这里经过,想跟你谈点事情”

  秦清忙着去给杨守义泡茶,杨守义摆了摆手dào:“不用这么麻烦,我说完就走”话虽然是这么说,秦清还是给他泡了一杯清茶送dào面前,微笑dào:“杨书记有什么指示?”

  杨守义叹了口气dào:“我也不瞒你,我这次来,是为了张扬的事情,他去妇幼保健院没几天,那边就被闹dé鸡犬不宁,民愤极大,各科室的主任已经透出风来,说他如果继续在那里干下去,他们就集体罢工”

  秦清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杨守义,她没有说话,杨守义的这句话颇有些危言耸听的味dào,据她所知,张扬自从担任了妇幼保健院的书记,还是实打实做了许多事情的,首先成***解决了困扰医院许久的医患纠纷问题,还为医院成***引入了外来资金,如今○春阳的第一所医疗美容中心正在装修,十一就可以开业迎宾,短短的shí间内,能够做出这样的成绩已经是难能可贵,想不dào现在他的这些成绩反倒成为了别人攻击他的罪证

  杨守义dào:“年轻人有闯劲,◎有干劲是件好事,可是做事情一定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不能好高骛远,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一步登天”这句话有些一语双关,秦清也在他所说的年轻人范畴之内

  秦清淡然笑dào:“其实张扬还是工作很努力的,只是手段激进了一些,不过他也是为了医院着想”

  杨守义终于忍不住烟瘾,抽出一支香烟点上,抽了一口烟,吞吐出一团烟雾dào:“我也知dào他有能力,不过有件事你听说了没有?”说dào这里,他有意无意的停顿了一下

  秦清静静看着杨守义,能够让这只老狐狸亲自跑dào自己的办公室来,又让他花费这么大的***夫历数张扬的罪名,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杨守义铁了心要搞张扬,他要借着这次的机会把张扬搞下去,让张扬永世不dé翻身

  杨守义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他在省城嫖ji被抓,后来通过关系把这件事解决了,可是仍然有xiāo息传dào了我这里”

  秦清的俏脸上充满错愕之色,心中没来由感dào一阵愤怒,可马上她又提醒自己,就算张扬真的做了这件事,跟她也没有任何关系,那只是他个人生活作风的问题

  秦清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并没有逃过杨守义的眼睛,他说出这件事的真正用意就是想看秦清的反应,从秦清稍纵即逝的愤怒和羞恼,杨守义已经判断出秦清和张扬之间的关系绝非上下级那么简单,外面的传言果然有可信之处,杨守义极其卑鄙的想dào,寡妇清?看来秦清也并非像传说中的寡妇清那般冰清玉洁

  秦清稳定了一下情绪dào:“这件事只怕还待商榷,毕竟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我们不可以怀疑一名党员一名干部”

  杨守义又吸了一口烟

  秦清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她用手背掩住嘴唇,■明澈的美眸悄悄观察着杨守义,她是故意做出这样的举动,目的就是给予杨守义一个不着痕迹的反击

  杨守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在烟灰缸中摁灭了香烟:“不好意思,我烟瘾大,忘了你是女同志”

  秦清□又咳嗽了一声dào:“没关系,杨书记继续抽我咳嗽两声就好了”

  杨守义还能不明白人家的意思,呵呵笑了一声,把话题重回dào张扬的身上:“虽然说张扬的很多事情都没有确实的证据,可是从他平shí的做派就不难看出他有些问题,你看他的穿着打扮,全都是名牌货,还有他用的大哥大,凭他的工资,根本不可能买起,吉普车坏了一辆,紧接着又弄了辆的……”

  秦清毫不客气的纠正dào:“是二手车”

  “二手车也要好几千块,他只不过是一个刚上班半年多的年轻人,工资加奖金也不过二三百块,你说他养dé起车吗?”

  秦清的表情仍然古井不波:“杨书记的意思是,张扬有着重大的经济问题?”

  杨守义狡黠笑dào:“我可没说,也许人家出身富贵……不过据我说知他爹娘只不过是农机厂的普通工人,指着工资过日子,按理说也没啥钱,你说是不是?”

  “杨书记认为应该怎么做?”秦清对杨守义此人已经生出了极度的反感,他显然在一步步将矛头指向张扬,就算张扬跟他有些过节,也不至于这样处心积虑的对付张扬,秦清因此而dé出一个结论,杨守义是个小人,不折不扣的小人,可是她也明白,张扬dé罪的人物非同寻常,他正在通过方方面面施压,要让张扬在体制中寸步难行秦清面临着两难的抉择,是应当顺应潮流把张扬打入深渊,还是应当顶住压力,帮助张扬渡过难关?秦清的内心无比矛盾

  杨守义dào:“我建议,这件事调查清楚之前,张扬暂shí不可以再用”

  秦清轻声dào:“纪委不是已经调查了一个上午,也没有调查dào任何的问题,哦,我说错了,应该是调查已经有三四天了,无论是医院,还是招商办,甚至连张扬工作过的黑山子乡,都有过调查取证,听说也没有什么结果”

  杨守义听出秦清这句话中暗藏的讽刺,不过他宁愿相信秦清并不是存心说出这番话,在他看来,秦清应该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副科跟自己当场翻脸,杨守义dào:“只要查下去,就不怕他没有问题”

  秦清静静看着杨守义:“杨书记不是在告诉我莫须有?”

  杨守义脸上的笑容顿shí收敛了,他万万没有想dào,秦清的反击来dé竟然如此迅如此直接,所谓莫须有,也就是不一定有,当初宋朝大将岳飞便是死在这莫须有三个字上,古往今来不知dào有多少人因为莫须有而丢官送命,区区一个张扬也配老子用莫须有这三个字?不过杨守义却不dé不承认,自己的手段的确是在重复着莫须有的罪名,他要用莫须有这三个字将张扬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对张扬的仇恨不仅仅源于儿子与张扬的那场过节,是因为矿难事件,那只被扭断脖子塞入被褥的死鸡仍然让他记忆犹,那血淋淋的场景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噩梦之中,让他难以安眠张扬是一根深深扎入他心头的芒刺,杨守义恨不能马上将他清除掉,张扬留在春阳一天,他就一天不会好过,可是秦清说出莫须有三字,根本就是挑明指责他想要陷害张扬,杨守义再深的政治涵养也无★法继续保持镇定了,他笑了一声dào:“秦清,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秦清寸步不让dào:“我们**人做任何事都要讲究实事求是,决不能仅凭着莫须有这三个字就怀疑一个好同志,不能以莫须有三个字去抹▲煞别人的工作成绩”

  杨守义已经听出秦清在表明,她会不计一切代价来维护张扬,杨守义内心中感dào一阵愤怒,人在愤怒的shí候往往会说出一些欠于考虑的话,老dào如杨守义也不免犯了这样的错误,他冷冷dào:“秦县长,有件事我必须提醒你,身为一个**员,一个国家干部,要懂dé把工作和感情分开”这句话已经说dé再明白不过,他直接指出秦清坚持维护张扬是因为他们两人之间有私情

  秦清当然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她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杨书记,我的个人问题不劳您过问,至于工作上的事情,我绝不会把个人的恩怨掺杂在其中,实事求是,我自问还做dédào”她是在指责把感情因素掺杂在其中的是杨守义

  杨守义站起身来:“看来我们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秦清甚至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端起自己的那杯清茶,轻轻抿了一口:“一路走好”和杨守义的这番谈话,让秦清明白了一件事,杨守义是要决心借着这次机会把张扬一搞dào底,而她也发现她虽然一直都在回避和张扬的感情,可是在她的潜意识之中,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张扬,在杨守义的威压下,她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为了张扬,她甚至可以不惜一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