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只手遮天】(下)


  “怎么引开?”

  张扬看了看楚嫣然的俏脸,又看了看她的胸,楚嫣然吓得双手抱住前胸:“色诱?去死你我才不干呢”

  张扬苦笑道:“都说女人的相貌和智商成反比,看来真是这样啊,除了色诱你想不出别的办法?”

  楚嫣然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主要是我把所有人都想成跟你一样流氓了”

  张扬低声道:“男人不流氓,纯属不正常,我正常,我流氓,我流氓,我骄傲”

  楚嫣然◎痛苦的摇了摇头道:“真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家伙”她吸了口气,挺起胸膛,快步向nà名警察走了过去,色诱姑奶奶才没有nà么傻呢楚嫣然的演技也颇为出色,来到警察面前已经拿捏出惶恐无助的神情:◎◇“警察同志求您帮帮我”

  小警察看到一位如此楚楚.动人的少女出现在自己面前,顿时双目一亮,任何人的英雄气概都会被美女轻易激发而起,何况他原本就是一个主持正义的警察:“不要紧张,到底怎么回事?”□

  “有个人一直跟着我”楚嫣然怯生生指着楼下

  “好,带我去看看”

  两人走过张扬身边的时候,楚嫣.然得意的向张扬眨了眨眼睛,张扬不得不感叹美貌的确是女人最有杀伤力的武器

  他抓紧时间进入了病房,这件.病房里躺着的是nà天攻击张扬的韩志刚和李勇,张扬走进房内麻利的点中了利用的穴道,然后一把抓住韩志刚的衣领,反手给了他一个耳光,原本已经睡去的韩志刚被这突然的一记耳光打●醒了,正想呼救,嘴巴却被张扬捂住,张扬用明晃晃的小刀抵住他的咽喉道:“麻痹的,还认识我吗?”

  韩志刚睁大的双眼中流露出极其惶恐的神情,他.点了点头一个人不可能轻易忘记打断他双腿的人

 ◎●醒了,正想呼救,嘴巴却被张扬捂住,张扬用明晃晃的小刀抵住他的咽喉道:“麻痹的,还认识我吗?”

  韩志刚睁大的双眼中流露出极其惶恐的神情,他.点了xǐngle,zhèngxiǎnghūjiù,zuǐbāquèbèizhāngyángwǔzhù,zhāngyángyòngmínghuǎnghuǎngdexiǎodāodǐzhùtādeyānhóudào:“mábìde,háirènshíwǒma?”

  hánzhìgāngzhēngdàdeshuāngyǎnzhōngliúlùchūjíqíhuángkǒngdeshénqíng,tā.diǎnlediǎntóuyīgèrénbúkěnéngqīngyìwàngjìdǎduàntāshuāngtuǐderén

  张扬冷冷道:“给你一个选择,要么说出背后的主使.人,要么我把你全身的骨骼一点点捏断”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动手,锋利的刀尖已经刺入韩志刚的胸肌韩志刚清晰的感到小刀在不断深入他的血肉,恐惧让他的身上布满了冷汗

  张扬道:“说还是不说?”

  韩志刚点了点头,他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在他.的概念中没有一个国家干部会拥有如此狠辣的手腕,张扬打断他双腿的一幕他仍然记忆犹,他相信张扬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如果真的激怒了这厮,他真的会杀了自己

  张扬放开捂在.他嘴上的大手,韩志刚喘了口气道:“扬守成”

  张扬皱了皱眉头:“扬守成,住在哪里?”

  韩志刚想了想方才道:“我只知道他有个情妇住在东泰小区,平时他多数时间都在nà里,他大哥是县委书记杨守义”

  张扬听到这句话马上悟到了其中诸多关系,整件事从上到下都存在着一张层层关联的大网,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想要查清这件事真相的行为得罪了诸多领导的利益,所以秦清才会落到眼前的处境

  凭心而论张大官人并不是一个正义感特别强烈的人,在矿难的事件上,如果不是因为秦清,他也不会抱着追查到底的心思,再说了,连遇难者家属☆全都缄口不言,他又何必充当这个大瓣蒜,真正让张扬不满的是,这些人想要把影响控制住,却不该把秦清扔出去当替罪羊,秦清到任春阳第一天就发生了这件事,她在这件事上很无辜

  想起秦清不顾她的名誉受损,■○勇于站出来为自己作证的事情,张扬十分的感动,对一个女人而言,名节显然比生命加重要,寡妇清尤其是如此,张扬是个不喜欢欠情的人,尤其是女人的情分

  离开骨科,发现nà名警察还陪着笑脸站在楚嫣然的对☆面:“小姐,你jiào什么?怎么联系啊?”

  张扬脱下白大褂,随手扔到一旁,走过去一把搂住楚嫣然的香肩,气势汹汹道:“干什么?想泡我女朋友?”

  警察没料到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讪讪笑了笑:“你误会了……”

  楚嫣然狠狠瞪了张扬一眼,被张扬连拥带搂的带下了楼梯,走出警察的视线,楚嫣然方才用力挣脱开他的怀抱:“流氓,谁是你女朋友,少在这儿趁机占我便宜”

  张扬仍然是nà副没心没肺的表情:“nà啥……你不是整天想着挽救我吗,我准备给你这个机会”

  “我才不要呢”

  两人来到楚嫣然的吉普车内,张扬想了想道:“东泰小区”

  *******************************************************************************************************

  扬守成住在东泰小区十二号楼,他买了二单元的301,302两套住房,这晚他刚好在情妇这里留宿张扬仰头看了看楼上的灯火,低声向楚嫣然道:“你在外面等我,我去去就来”

  “我也去”楚嫣然对冒险的事情感到奇而刺激,恨不能也参予其中

  “不行,你爬不上去对了,把丝袜脱下来一只”

  楚嫣然俏脸红了起来:“干什么?”

  张扬指了指脑袋说:“我总要做点伪装”

  “变态”楚嫣然虽◎然这么说,可是还是转过身撩起长裙将丝袜脱了下来

  张扬乐呵呵接过丝袜:“你没脚气?”

  楚嫣然气得抬起脚丫就向他踹了过去,却被张扬一把将粉嫩的玉足掌握在手中,轻轻捏了捏,楚嫣然只觉着一◎颗芳心莫名酥软起来,垂下头,目光再不敢看张扬一眼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听到关门声,楚嫣然方才回过神来,轻声道:“张扬小心”

  张扬转过头去,月光下留给楚嫣然一个灿烂的笑脸

  *********************************************************************************************************

  这两天杨守成一直都心绪不宁,虽然矿难事件已经在他和大哥的努力下渐渐控制住了,可他仍然感到有些不安,这座煤矿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扬守成明白,无论这件事化解与否,自己都要从里面退出来了,这是他大哥的意思,也是其他一些人的意思,对商人而言风险越大利润越大,可是对他大哥nà些玩弄政治的人来说,他们无法承担这样的风险,扬守成真切的感受到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假如事态无法控制,他将会是第一个被舍弃的卒子,他紧紧闭上双目,这种感觉很不好,一个人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他就像被困在一张无形大网中的鱼,不知何时才会收网不过,扬守成坚定一个信念,只要一刻没有收网,他就要尽情享受自己的人生

  一阵冷风吹来,扬守成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可是马上就感觉到冰冷的刀锋贴在他的后颈上,一股逼人的寒意让他的皮肤爬满了细密的鸡皮疙瘩

  扬守成的身体僵直在nà里:“你是谁?”

  张扬点中了他的穴道,然后绕到他的身边坐下,这厮的头上带着楚嫣然的丝袜,扬守成自然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

  扬守成手足都无法动弹,可是他毕竟是见惯风浪的人,迅冷静了下来,低声道:“你想要多少钱?”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阴测测道:“扬守成,你真是坏事做绝,隐瞒矿难死亡人数,居然还派人对知情人赶尽杀绝,你狗日的就不怕得报应”

  扬守成愣了,他现在才明白人家不是来求财的,根本就是来寻仇的◇

  他看了看周围

  张扬不屑笑道:“别指望有人来救你,你敢jiào,我就割断你的脖子,见过杀鸡的吗?一刀下去,血喷得到处都是”

  扬守成满头满脸的冷汗:“兄弟,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必……”

  张扬悠闲自得的用小刀修理着指甲,低声道:“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你把矿难的真实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听”

  “事情官方都已经定案,工作组也已经走了,他们掌握的情况就是○■真实情况,我无话可说”扬守成的嘴也是很严的

  张扬点了点头一伸手抓住了扬守成的手臂,一股潜力送入,扬守成只觉着被他握持的部分,骨骼仿佛一点点开裂,难以忍受的疼痛如抽丝剥茧般一阵阵传来,扬守成p◇iānpiān又没有一丁点的反抗能力,他哀求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要多少钱?”

  “nà些死难矿工的家属可能就是你用钱收买的?”

  扬守成并不否认,他大声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算追究到责又能怎么样?人已经死了,就算把所有责任人绳之于法,他们就能活过来吗?别做梦了,如果由官方来赔偿,肯定不如我给他们的赔偿金额,这种方式对他们对我都是一件好事”

  张扬冷笑道:“可是你牵累了无辜,你甚至为了掩盖住事实的真相而去杀人灭口”

  “nà些事不是我干的,这张五楼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股东,我不可能也不应该承担这么大的责任,你说我会为了保住自己而去冒险杀人吗?”扬守成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黑与白,没有真正的对和错,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你杀掉我又能怎样?你以为可以对张五楼的矿难有个交代,你以为可以对死难的矿工家属有个交代,哈哈,只不过是做梦罢了”

  张扬低声道:“你在告诉我张五楼煤矿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利益集团,太多人的利益都牵涉其中,提醒我不要轻举妄动”

  扬守成道:“假如你放过我,我会给你钱,我可以当成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我甚至……”

  “我要你把秦清从这件事的麻烦中解脱出来”

  扬守成愣了,他显然没有想到对方最后竟然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他愕然道:“你是张扬……”

  张大官人这个郁闷,麻痹的,我带着丝袜居然也会被这狗日的认出来,真是太失败了,他却没有想到现在他和秦清的绯闻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知道他是为秦清出头,扬守成肯定第一个就会想到张扬

  扬守成脱口说出这句话之后,又有些后悔,他太精明,太了解杀人灭口的规矩了,就算原本张扬对他没有杀心,可一旦揭穿了对方的身份,张扬为了保住秘密搞不好会对他下辣手,他的恐惧已经从眼神中表露了出来

  张扬索性把丝袜取了下来,用刀身拍了拍扬守成的面孔:“好,你既然认出了我,我们便开诚布公的谈,我可以不再追究矿难事件,可是你必须说服你的大哥对这次的矿难事件负责人,不可以把这件事牵涉到秦清的身上”

  扬守成苦笑道:“你知道吗,原本还有这种可能,可是☆她一直在追究,是她的倔强和执着把自己弄到了现在的处境”

  “你们既然可以害她,就可以解决这件事”张大官人狠狠瞪了扬守成一眼,然后扯开他的衣服,取出一根银针刺在他神封穴之上,扬守成有些惊恐的看着■胸口,却见一个黑点出现在他的胸膛之上,然后向周围辐射出几条扭曲的黑线,看上去宛如一只趴在上面的蜘蛛

  张大官人不仅仅会用针救人,一样会用针杀人,他笑眯眯道:“你有三天性命,帮我搞定这件事,我给你解药,不然你必死无疑”

  扬守成脸色变得很难看:“你……”

  张扬冷冷打断他的话道:“不必怀疑我,如果我真想杀你,或者是你nà个大哥,根本不用这么麻烦,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不再追究矿难的事情,就会说到做到,你给我记着,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洗清秦清的责任,否则我就跟你们拼个鱼死网破”张大官人要是疯狂起来,谁也拦不住

  张扬离开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内扬守成都没有清醒过来,他恢复理智后的第一件事还是对着镜子看了看胸口,nà个黑印变得越发清晰了,想起张扬刚才的话他不禁有些不寒而栗,他相信张扬不会虚张声势,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大哥的电话

  *****************************************************************************************************

  杨守义对这个半夜打扰的电话表现的颇为光火,毕竟这几天他也是心神不宁,虽说工作组已经对这次矿难事件下了定论,他仍然有些担心会最后生变,所以这两天睡得很不踏实,一听到电话铃声就让她心惊肉跳

  当杨守成结结巴巴的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以后,杨守义抑制不住内心中的愤怒,冲着话筒吼jiào道:“一个小角色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你怎么做大事?不必理他,他根本就是一个无赖”

  扬守成哀求道:“大哥,我看他的确有些手段,咱们且不说他身后的背景,他能够半夜无声无息的爬到我家里,这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他还在我胸口扎了一针,就像蜘蛛一样蔓延出许许多多的黑线,大哥,他说我不照他说的办的话,我活不过三天,你要帮我”

  杨守义气得猛然挂上了电话,可电话铃声很快又响了起来,当然这个电话仍然是扬守成打来的,扬守成的声音带着哭腔:“大哥,他答应不再追究矿难的事情,其实这件事跟nà个秦清本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追究,也应该推到罗景元身上,毕竟秦清是第一天……”扬守成听到这里又挂上了电话

  夜很静,杨守义却再也无法睡着,他反复思量着弟弟的nà番话,其实把事情推到罗景元的身上并不是他没有想过,罗景元本来就得了肝癌,已经是个离死不远的人,就算他出来承担也没有什么,冷静下来想想,杨守义忽然意识到自己选错了目标,假如他不是选中了秦清作为打击的目标,nà么这件事就会不会生出这么多的旁枝末节,自然也就不会引起这么多的麻烦杨守义点燃一支烟走向阳台,夜风让他的头脑变得越来越清晰,内心的懊悔也像夜色一样变得越来越浓重

  杨守义不知道自己何时入睡,他醒来的时候只觉着脚下湿哒哒的,掀开被褥一看,险些魂飞魄散,血泊之中躺着一只被扭断脖子的公鸡,杨守义惊恐的大jiào了一声,这房间内并没有其他的人,这几年他和老婆已经分床而据,杨守义真真正正感到害怕了,他哆哆嗦嗦的从床上站起,抓起电话想要拨打110,可是他很快就看到镜子上用鲜血写着几个大字——下一个就是你

  触目惊心的大字顿时击溃了杨守义的全部防线,他感到呼吸急促,一双腿软绵绵毫无力量,几乎不能负担他的体重,记得他前两天才看到美国的一部黑帮小说里面有同样的情景,想不到一转眼就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杨守义哆哆嗦嗦去摸香烟,摸了好一会儿方才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可嘴唇竟似不听使唤,烟掉到了地上,杨守义想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