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野蛮的定义】


  对于宋树诚的打压,张扬明智的采取了冷处理的方法,这让宋树诚很得意,以为在自己的强势下张扬已经彻底认输,却没有想到张扬已经有充分的把握对付宋树诚,眼里根本没有把这种小人当成自己的对手

  宋树诚shàng任后不久,就把他的儿子宋大明弄到了经贸委开车,身为经贸委副主任这点权力还shì有的,宋树诚在经贸委的表现开始还算得shàng中规中矩,和赵成德之间也保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赵成德心底对这厮说不出的厌烦,可shì他忌惮的shì县委书记杨守义,所以只能选择忍耐

  安老投资清台山旅游的正式合同还没有签订,不过第一个商业活动已经开始,这cì从香港来了一个七人的考察团,带队的就shì安语晨,shàngcì在shàng清河村被打的导演王准也赫然在列

  虽然shàngcì王准的春阳之行并不愉快,可shì清台山绝美的风光却留给他极其深刻的印象,他所在的龙盛电影公司幕后的大股东就shì安老,前一阵时间公司正在拍摄一部武侠电影,原本打算去九寨沟拍外景,可shì最近九寨沟封山养林,想要拍摄就必须要等,王准就想起了清台山,提出之后马shàng得到了公司高层的肯定,毕竟来这里拍摄,成本★shàng可以降低不少,而且安老原本就委托他们公司拍一部关于清台山的风光片,现在算得shàng两全其美,不过龙盛电影公司方面想先进行实地考察,和安老商量之后,就由安语晨王准带队,包括五名电影公司的高层○◆组成了外景考察团

  这cì考察团不同于安老过去的低调,坐飞机之前就给春阳一方通报了行程,春阳方面对这件事也shì相当的重视,专门派车去江城南坪机场接机

  宋树诚作为招商办shàng任.▲的主任自然要亲自前往江城迎接,一起前去接机的还有于小冬和司机梁在和可shì当安语晨shàng车后发现张扬并没有亲自前来接待,脸登时就冷了下来,她倒不shì想念张扬,而shì对这厮极不顺眼,shàngcì张扬虽然救了她,可shì安语晨却认为如果不shì因为他,自己的哮喘喷雾剂也不会丢失,所以非但没有感激,反而恨shàng了,像这种以怨报德的小丫头倒也少见

  宋树诚满脸笑容的伸出手去:“欢.迎安小姐的到来,我仅代表春阳县政府,县招商办向各位的到来表达最热烈的欢迎”

  司机梁在和忙不迭的鼓起掌.来,可马shàng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头

  安语晨根本没有和宋树诚握手的意思,带着墨镜●,.俏脸冷冷没有丝毫的笑意

  宋树诚的手僵在半空,脸shàng的表情实在shì尴尬到.了极点,梁在和不合时宜的掌声就显得格外刺耳,宋树诚回过头去,杀气腾腾的看了梁在和一眼,心说你麻痹的鼓什么掌○?非让老子下不来台吗?拍马屁也要分时机,如果时机把握不对,奉承就很容易转化为讽刺

  安语晨冷冷道:“张扬怎么没来接待我们?”

  宋树诚一听张扬的名字就有些悟了,我觉着这.安家小姐对我怎么这样冷淡,难道shì那兔崽子在她面前说我坏话了,宋树诚这个人习惯把自己看得重要,又喜欢自作聪明,他笑道:“小张主任在春阳等候各位呢”

  于小冬这才shàng.前献花,安语晨接过了她手中的鲜花▲,一群人shàng了县里专门派来的雪福来商务,一路之shàng都shì这帮香港客人叽里咕噜的用粤语交流,安语晨脸儿始终看着窗外

  宋树诚开始就吃了瘪,所以也不好意思继续跟人家搭讪,倒shì于小●冬跟王准谈得极其投契,王准看着于小冬的身材有才有料,心说这位于副主任倒shì有拍**片的潜质

  抵达春阳的时候已经shì下午,县里安排考察团入住明珠宾馆,晚宴定在金凯越最大的包间四海厅安排考察团入住之后,宋树诚悄悄把于小冬拉到一旁,让她尽快跟张扬联系一下,让他过来出面招待香港考察团

  于小冬给黑山子乡打电话,说张扬在春阳,给他打传呼也不见他回,只能无可奈何的向宋树诚做了回报

★  宋树诚咬了咬牙,他已经意识到这位安大小姐不好伺候,而且跟这帮香港人沟通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在体制中混了多年的宋树诚居然不知道从何入手

  晚shàng六点他们把香港考察团一车拉到了金凯越,在▲门前停车的时候,于小冬留意到张扬的吉普车也在停车场内,她多了一个心眼儿,来到前台小声询问那名迎宾小姐道:“招商办的张扬张主任在吗?”

  那迎宾小姐和张扬也shì很熟悉,甜甜笑道:“中午在这里吃饭的,下午去开祥洗澡打牌去了”

  于小冬咬了咬下唇,心中犹豫shì不shì要把这件事告诉宋树诚,可想了想还shì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苦招惹不自在呢

  **************************************************************************************************

  张扬并不知道香港考察○团来到春阳的事情,事实shàng自从宋树诚入主招商办之后,就已经将张扬边缘化,张扬也懒得去招商办对着他那副嘴脸,彼此也算得shàng相安无事

  现在的招商办和过去并没有任何的不同,除了人员增加◎,主任变动,账户还shì过去的那个空头账户,在安老正式投资以前,他们只能以空壳的形式存在宋树诚也正在积极争取让县里划拨一部分活动基金,杨守义也基本同意了他的请求,准备用财政拨款的形式给招商办一些资金这■些事情张扬通过牛文强的口中已经有了一些了解

  张扬今天来春阳shì参加计生工作会议的,在会场呆了不到二十分钟便溜了出来,中午和牛文强、姜亮几个喝了点小酒,下午在开祥跑了个热水澡,晚shàng七□■些事情张扬通过牛文强的口中已经有了一些了解

  张扬今天来春阳shì参加计生工作会议的,在会场呆了不到二十分钟便溜了出来,中午和xiēshìqíngzhāngyángtōngguòniúwénqiángdekǒuzhōngyǐjīngyǒuleyīxiēlejiě

  zhāngyángjīntiānláichūnyángshìcānjiājìshēnggōngzuòhuìyìde,zàihuìchǎngdāilebúdàoèrshífènzhōngbiànliūlechūlái,zhōngwǔhéniúwénqiáng、jiāngliàngjǐgèhēlediǎnxiǎojiǔ,xiàwǔzàikāixiángpǎolegèrèshuǐzǎo,wǎnshàngqī◎点的时候又来到了金凯越

  牛文强开了一个小包,张扬走入大厅的时候,看到大门外挂的横幅——欢迎香港世纪安泰集团来春阳考察张扬愣了愣,难道安老又来春阳了,可shì按说他老人家过来,应该先跟自己联系◆

  牛文强也不知道有香港代表团来的事情,问过前台才知道,这桌饭几天前就定下来了,他颇为同情的搂着张扬的肩膀道:“看到没,我早就说老宋不shì个好东西”

  张扬淡淡一笑:“不去管他,随着他折腾,咱们去喝酒”

  走入包间,牛文强愤愤然道:“这狗日的也太嚣张了,咱春阳谁不知道安老的投资shì你争取下来的,老子第一cì看到这么不要脸的”

  姜亮几个都好奇地问怎么回事,张扬笑道:“他想剽窃政绩,只怕还没有那个水准,来,哥几个,别让这厮坏了咱们喝酒的心情”

  几人正要入座的时候,赵伟接到一个电话,起身道:“不好意思,我遇到点事儿,得赶快走了”

  牛文强拦住他的去路:“别介啊,这都开始了”

  赵伟苦笑道:“真有事儿,要不我办完事儿看看能赶回来不”

  姜亮道:“文强,让他去,别耽误人正事儿”

  牛文强这才让开道路

  赵伟出去的时候,那迎宾小姐走了进来,附在牛文强耳边说了句什么,牛文强皱了皱眉头:“给他们换一瓶”原来牛文强从老爹那里拿来的假冒芝华士被香港客人喝出来了

  姜亮和张扬都笑了起来,两人同时道:“早就让你小▲子别搞这些歪门邪道,现在让人抓住现形了”

  牛文强笑了笑道:“shàngcì你们喝出来的那种,我老爷子那儿还有十多瓶,所以我拿来这里买了,你们知道这洋酒都一个味儿,很少有人能喝出来,春阳这地儿★懂洋酒的不多,麻痹的邪性,这帮香港人嘴这么叼”

  话音未落,那小姐又苦着脸走了进来,低声道:“牛经理,宋主任要见你”

  牛文强挠了挠头,起身向四海厅走去

  四海厅内,宋树诚脸色铁青,那瓶假冒芝华士还放在桌shàng,一桌人脸色都极为不善,牛文强走进去之后,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心说不就shì一瓶假酒吗?zhì于闹这么大的动静吗?

  宋树诚shì喝不出芝华士的真假的,可香港代表团的七名成员都喝出来了,王准当面指出这酒shì假的,酒桌shàng的气氛顿时就变得异常难堪

  宋树诚和牛文强过去shì打过交道的,也知道牛文强的背景,可今天这件事意义非比寻常,居然拿假酒给香港考察团喝,这样的影响何其恶劣,他冷冷看了牛文强一眼道:“牛经理,这酒shì怎么回事?”

  牛文强笑道:“大概shì服务员弄错了,我让她给大家换一瓶”他说着就想去拿桌shàng的那大半瓶酒,一只白皙细腻的小手伸出握住了酒瓶,却shì安语晨比牛文强的动作快了一步,冷冷道:“假如你再拿一瓶假酒来怎么办?看来下cì我们来春阳还要专门带一名品酒师”

  几名香港人同时笑了起来,可以听出他们的笑声中缺乏善意

  牛文强仍然保持着笑容,毕竟这事儿理亏在自己一方,他笑道:“这样,我给大家换瓶酒,回头在给你们加几道特色菜”

  安语晨指了指那大半瓶酒:“你不想尝尝shì什么味道?◎”

  牛文强有些怒了,这安家小妞怎么这么嚣张,老子给你低三下气的道歉,你他**不依不饶的,居然还要逼我喝假酒,这厮就不想想,这假酒shì他先拿给别人喝得

  安语晨道:“喝完这瓶芝华士,■我们就相信你shì弄错了,否则我们马shàng离开春阳”

  门外忽然传来张扬爽朗的大笑声:“我当shì谁这么大的派头呢,原来shì安小姐啊”张扬的出现让所有人的目光为之一亮,不过在场人心情却shì各异安语晨和王准早就领教过这厮的手段,于小冬早就知道张扬身在金凯利,宋树诚却shì有些错愕,不知道张扬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其余几名香港人并没有见过张扬,自然不知道他shì什么来头

  安语晨望着张扬冷冷道:“春阳人真shì好客啊”

  张扬笑了笑:“这酒假了吗?”

  安语晨将酒瓶递给他:“你自己尝尝?”张扬接过酒瓶,佯装手shàng一滑,那瓶芝华士向地面坠落而去,安语晨伸手想要去抓,却被张扬一把将手腕握住酒瓶当啷一声落在地面shàng,摔得四分五裂,酒水洒得到处都shì张扬的脸shàng带着没心没肺的笑容道:“不好意思,手滑了”

  安语晨怒道:“你存心的”

  张扬放开她的手腕道:“我跟你握手shì出于礼貌,真不shì存心占你便宜”

  “FUCK”安语晨忍不住爆粗

  张大官人却听不懂,好像安家小姐已经发科他两回了,心说我现在连个副科都不shì,你别老发科了,科长要shì能随便发,老子早就转正了

  宋树诚起身笑着劝解道:“大家坐下来说嘛,都shì自己人”

  安语晨根本不给他面子,怒道:“SHUT UP”

  宋树诚多少还shì懂点英文的,脸shàng变得青一块白一块,心说这安家小姐怎么那么没礼貌,还他**名门闺秀呢,我看跟泼妇也差不多

  张扬冷冷扫了安语晨一眼道:“我告诉你安语晨,这里所有人给你面子,都shì看在你爷爷的面子shàng,你别蹬鼻子shàng脸,春阳不shì香港,你说你得瑟什么?不就shì衬俩臭钱吗?”

  宋树诚听到张扬措辞强硬,生怕这厮得罪了香港客人,慌忙呵斥道:“张扬,注意你的言辞”

  张扬双目一翻,凶光毕露,怒吼道:“你他**给我闭嘴”,如果说刚才还有人装听不懂,现在所有人都听懂了,小张主任让他的顶头shàng司闭嘴呢

  宋树诚差点没被他气晕过去,于小冬望着张扬,一双妩媚的桃花眼就差没滴出水来,人家这才shì纯爷们,这豪情这霸气,真shì让人心动啊

  安语晨愤然起身道:“我们走,像你这种人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尊重”

  张扬不卑不亢道:“想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懂得尊重别人,安语晨,假如你的这种态度可以代表安老,那么劳烦你转告安老,这笔投资我们春阳不要也罢”

  安语晨听到他最后一句话,不由得停顿了一下,然后毅然决然的甩手离去,一帮香港客人也都觉着无趣,一个个摇着头跟在安语晨身后走了

  这些人离去之后,宋树诚就像一头暴怒的雄狮一样狂吼起来:“张扬,你这shì干什么?得罪了香港客人,极有可能影响到我们春阳的投资,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张扬极其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我一个黑山子乡的计生办干部,有必要跟你宋大主任解释吗?”他转身摔门离去,宋树诚宛如一只泄了气的气球般有气无力的坐在了椅子shàng,抓起桌shàng的茶杯喝了一大口,然后歇斯底里的大叫道:“我一定会追究你的责任”

  *****************************************************************************************************

  牛文强目睹了张扬发威的整个过程,对张扬钦佩之余又不由得为他感到担心,毕竟现在安老的这笔投资shì春阳的重中之重,假如因为今晚的事情告吹,县里肯定会追究张扬的责任

  张扬却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他十分了解安老的为人,安老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而且张扬坚信安老投资清台山也不shì因为被乡情感动,他一○定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商机,和未来的利益,安老投资春阳shì个双赢的结果zhì于安语晨,这个小丫头shì被骄纵惯了的性子,她想要在这里摆出高高在shàng的样子,对不起,张大官人不吃她那一套有件事始终压在●张扬的心头,他忍不住低声问:“发科shì啥玩意儿?”

  “shì操”

  “发科油呢?”

  “**”牛文强已经忍不住大笑起来

  张大官人自嘲的笑了笑,心说操我?欢迎之zhì,谁操谁还不一定呢话说从古到今,一直都shì自己发科别人,别人发科自己还没有过呢

  从金凯越出来的时候已经shì晚shàng九点,张扬来到自己的吉普车前,却发现安语晨坐在自己吉普车的引擎盖shàng,居高临下冷冷看着他

  张扬先shì看了看自己吉普车的四条轮胎,确信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这阵子实在让扎胎给扎怕了他抬头看了看安语晨,这丫头穿着黑色毛衣,黑色皮裤,黑色皮靴,外罩黑色风衣,再加shàng脸shàng戴着的黑色墨镜,整一个冷血杀手扮相

  张扬的目光多的落在她的双腿shàng,安语晨的腿很长,腿形很美,不过张大官人清楚她这双腿的威力,带着戏谑的口吻道:“怎么?不服气?打算找我单练?”

  安语晨却没有了刚才的火气,从吉普车shàng跳了下来,用手机拨通一个号码,然后递给张扬道:“我爷爷找你”

  张扬接过电话,安语晨的手机比常见的大砖头要小许多,shì折叠的摩托罗拉8900,拿在手中的感觉很好,安老找张扬没有别的事情,只shì请张扬多多关照安语晨率领的这个香港考察团,从安老在电话中的表现,张扬可以肯定老爷子并不知道今晚发生在他和安语晨之间的不快,打完电话,张扬把手机合shàng,交还给安语晨

  安语晨的目光透过墨镜和张扬交汇在一起,她的确不知该如何开口,跳下吉普车向远处走去

  张扬道:“我送你过去”

  安语晨犹豫了一下,还shìshàng了张扬的吉普车

  张扬笑道:“你爷爷说让我照顾你”

  安语晨摇下车窗,有些赌气的望着窗外:“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张扬没有马shàng启动吉普车,他并不想和安语晨继续敌对下去,现在都提倡安定团结,作为一个男同志,自己还shì要摆出高姿态的,张扬道:“忘了告诉你了,现在招商办shì宋主任负责”

  安语晨低声道:“早看出来了”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爷爷说了,这春阳他只信任你一个”

  张扬心中一阵激动,人家安老爷子真shì慧眼识英雄啊,脸shàng却谦虚的笑了笑:“其实大家都在想把投资的事情做好”

  安语晨道:“我们最看不惯的就shì内地官员的虚伪作风,你虽然狡猾了一点,不过还算坦诚”她难得的夸奖了张扬一句,然后道:“那瓶酒shì你故意摔掉的?”

  张扬笑了笑:“安小姐,其实你爷爷投资家乡不仅仅shì为了帮助家乡搞活经济,也shì为了你们整个世纪安泰集团谋求利益,双方合作shì个共赢的局面,春阳的很多领导看不透,他们都以为你们来投资,你们就shì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把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可shì我想提醒你,每个人都shì有尊严的,你们作为资方,并不比我们这些家乡人高贵在哪里,安老这样的身份都能够做到平易近人,作为他的孙女你shì不shì应该学到什么?”

  “不用你教训我”安语晨嘴里虽然抗议着,可shì语气却软化了许多

  张扬道:“我承认,那瓶酒shì假的,可shì我们接待方并不shì故意拿出那瓶假酒的,如果你纠缠在那瓶酒的问题shàng,因为那瓶酒损害了我们双方业已建立的良好关系,你看shì不shì有些得不偿失?”

  安语晨不得不承认张扬说得很对,可shì想起他刚才在酒店中的态度又不由得愤怒起来:“可shì你刚才的表现,完全没有绅士风度就像……就像一只……凶猛的大狗”安语晨原本想说他疯狗来着,可shì话到嘴边,又不想破坏两人刚刚有点缓和的关系,所以换了个相对温和的说法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你还说我,你自己不shì像一只……凶猛的母狗”

  安语晨怒视张扬,这厮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其实各让一步,很多事情都好解决,安小姐,你shì来交朋友的,可不shì来寻仇的”

  “我跟你成不了朋友”

  “就算成不了朋友,也不zhì于成仇人啊”
○   这时候牛文强从酒店里出来,看到张扬的吉普车仍然停在那里,来到车前看了看,惊奇的看到安语晨坐在里面,这心里头顿时有了想法,难怪你小子刚才表现的如此牛逼,敢情跟安语晨shì在做戏啊

  安语晨★看到这个卖假酒的就没有好脸色,如果不shì张大官人给她shàng了半天教育课,肯定冲出去痛揍牛文强一顿了

  虽然隔着车窗,牛文强仍然感觉到安语晨身shàng的那股凛冽杀气,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牛文强笑道:“看到你车没走,所以过来看看”他毕竟还shì有些心虚的,今晚的假酒事件如果传出去,恐怕金凯越的生意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他向★安语晨笑道:“安小姐,这么巧,刚才的事情不好意思啊,对面歌厅shì我开的,一起过去玩玩”他只shì客气客气,也没指望人家答应

  想不到安语晨居然点了点头道:“我还从没有在内地的歌厅玩过呢”

  牛文强没想到人家居然真的给他这个面子,顿时有些激动,这可shì一个修补关系的大好机会,他慌忙shàng前为安语晨拉开车门

  安语晨酷劲十足的走下吉普车,张扬和牛文强对望一眼已经知道这厮□打得什么主意,心说你shì没领教过这安小妖的厉害,糖衣炮弹估计没用,人家会把糖衣给你扒下来,炮弹给你打回去

  牛文强的歌厅虽然在春阳综合水准排在第一位,可shì在安语晨看来也实在shì简陋的很,不过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这歌厅的生意简直火爆,不到二百平米的大厅已经全部满座投影有些模糊,音响也只shì三流水准,不过歌者却投入得很

  牛文强看出安语晨的不屑,自我解嘲的笑道:“小县城,条件自然不能跟香港比”他把张扬和安语晨请入二楼包间,让服务小姐打开LD碟机

  安语晨摆了摆手道:“我不唱歌,只shì随便看看”

  牛文强示意服务员挑了一盘轻音乐,然后去自己的办公室内拿了一□瓶芝华士,张扬和安语晨看到牛文强又拿着芝华士进来,两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错愕,张扬笑道:“真佩服你了”

  牛文强呵呵笑道:“刚才不好意思,这瓶保真,假一赔十”

  安语晨冷漠的唇角也露出些▲许的笑意,杀人不过头点地,牛文强这样的举动已经证明他认错的态度很诚恳,她淡然道:“你放心,今晚的事情我们不会追究的”

  牛文强内心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

  安语晨找张扬主要shì聊考察团的日程安排问题,他们只打算在清台山逗留两天,这两天的时间内务必要将清台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他们,用景色说服他们,让龙胜电影公司的高层感到满意,安语晨着重指出,如果这cì考察结果满意的话,会考虑将清台山设为□长期的外景基地,并向香港其他电影公司推荐,而安老投资的第一步就会从建立影视基地开始

  张扬对安老的这个想法大加赞赏,其实这个想法最早shì安语晨提出的,安语晨道:“如果一切顺利,下个月就会有第☆一支剧组进山拍摄,剧组的吃住问题,以及和当地村民的沟通问题都要由你来负责”

  张扬端起芝华士抿了一口,低声道:“这酒不假”

  安语晨最讨厌的就shì这厮漫不经心的表情,柳眉倒竖道:“我跟你谈正经事情,你态度能不能端正一些?”

  张扬笑道:“那些问题根本就不能称为问题,放心,我会全部解决剧组只要进山,我会保证一切顺利”

  安语晨对张扬干脆利索的做事方法还shì有些欣赏的,端起酒杯道:“好,过去的不快就让它全部过去,希望我们未来的合作愉快,Cheers”

  张大官人又愣了,切丝?还他**凉拌呢安语晨跟他碰了碰酒杯,张扬这才悟了过来,敢情人家shì跟他干杯呢,张扬这才把酒喝干了

  安语晨喝完那杯酒,淡然笑道:“这酒的确不假”,她的态度之所以转变如此之快,主要还shì爷爷那个电话的缘故,在电话中爷爷专门提醒她,要把个人的情绪和生意分离开来,生意就shì生意,如果掺杂过多个人感情因素在内,势必会影响到经商者的判断力,按照安语晨的理解shì,就算她心底再讨厌张扬,可shì有一点不能否认,张扬在他们安家的未来投资计划中shì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在她接触到宋树诚为首的官僚后,感觉到张扬的与众不同,也明白为何自己的爷爷会这样看重他,所以安语晨终于决定接受这厮的存在

  牛文强shì个极有眼色的人,听到人家谈合作,就知趣的离开,可shì来到大厅的时候★,灯光却突然大亮,一队制服森严的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牛文强愣了,这他**什么事儿,他歌厅还从没有发生过警察临检的事情呢,为首一人身材高大,相貌威武,正shì刚刚来到春阳担任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田斌,牛文▲强虽然没跟他打过交道,可shì对此人却shì闻名已久,看到田斌出现就觉得有些不妙,满脸陪笑的迎了shàng去:“田大队,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田斌冷冷看了看牛文强一眼道:“你shì这里◇的经理?”他的语气充满了居高临下的味道,牛文强清楚他的后台,仍然陪着笑道:“shì,我叫牛文强”

  田斌挥了挥手,那些警察已经迅向楼shàng冲去

  牛文强手下的保安虽多,可shì看到●了这样的场面谁也不敢动啊,公然对抗警察执法那可shì犯罪的事儿,为这俩工资不值得

  牛文强心头这个怒啊,你田斌就这么嚣张?老子没招你没惹你,怎么shàng来就砸我生意?可他的怒意却不敢表露在脸shàng,仍然耐着性子道:“田大队,你这shì干什么?”

  田斌冷冷道:“干什么?有人举报你歌厅里有人****”

  牛文强脸shàng的肌肉猛一哆嗦,其实他之前倒shì琢磨过这事儿,可姜亮把他骂醒了,他shì想做大生意的人,目光不能这么狭隘,听到田斌的指正毫无根据,牛文强心头底气也足了一点,他冷冷道:“田大队,我shì个正当生意人,你这样搞我还怎么经营?如果没有你说的那种行为,你们公安局shì不shì负责赔偿?”

  田斌冷笑道:“配合警察执法shì每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你也shìshàng过学读过书的人,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他懒得跟牛文强废话,大步向楼梯走去,其实田斌来爱神卡拉OK临检,全都shì县委书记杨守义的主意事情归根到底还shì宋树诚的原因,他在金凯越因为假酒的事情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少不了要向领导诉说一下,杨守义听说之后火冒三丈,他原本就对财政局长牛学东不满意,再加shàngshàngcì自己的儿子在爱神卡拉OK吃亏,连带着牛文强一起恨shàng了,这cì接待香港考察团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还被这小子搞砸了,杨书记大怒之下便给局长邵卫江沟通了一下

  邵卫江当然明白杨书记的意思,这事儿他不方便出面,所以想到了田斌,田斌的后台shì田庆龙,江城警界的老大,而且他刚到春阳,行事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出了事情肯定有人给他撑腰

  邵卫江在事情分寸的把握shàng做到恰如其分,田斌这边出发,他那边就给姜亮打了一个电话,他知道姜亮和牛文强的关系,他的意图shì杨书记的任务也完成了,牛学东父子那里也不得罪,可事情偏偏就这么凑巧,姜亮打电话的时候,牛文强的手机刚巧没电,台的电话又被服务小姐占着聊天,所以田斌到达的时候搞得牛文强毫无准备不过好在他歌厅里没有田斌指证的那档子事,牛文强也算得shàng理直气壮

  二楼包间只有三个房间内有客人,其中就包括张扬和安语晨这一间,其他的两间都shì七八个人的同事同学聚会,正唱得热火朝天呢,显然没什么嫌疑,可张扬他们就不同了

  推开包间房门的时候,两人正并肩坐在沙发shàng聊在兴头shàng呢

  猛然看到这么多警察冲进来,别说安语晨,就shì见惯风浪的张扬也愣了,麻痹的,这啥事儿?当他看到田斌出现在包间内,仇旧恨马shàng就涌shàng心头了,张大官人马shàng就认为,肯定shì田斌故意针对他的

  这他可冤枉了田斌,田斌看到张扬不由得愣了一下,他shì真不知道张扬也在这里,可既然碰shàng了那就shì有缘,他看张扬早就不顺眼,自从左晓晴返回江城之后,和自己这个表哥就跟陌路人似的,田斌将这件事自然而然的归咎到张扬的头shàng,看得出左晓晴对张扬应该shì有感情的,否则情绪就不会变得如此低沉,可眼前的情景证明,这厮并没有将左晓晴放在心shàng,这才几天啊,就又哄到了一个女孩,田斌不由得火了起来,他生气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他始终觉着他们的家族shì张扬高攀不起的,他们可以看不起张扬,可张扬却不能对他们无所谓,这shì一种奇怪的心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认为张扬现在的行径shì对左晓晴的蔑视,shì对他们整个家族的蔑视

  田斌向身边的小警察使了一个眼色,那警察冲了过去,怒吼道:“给我起来,背身靠墙蹲下去”

  张扬没有说话,默默把杯中酒喝了,有性情火爆的安语晨在身边,今晚好像用不着他出面

  安语晨还shì保持着相当的克制,微蓝色的双目冷冷看了那名警察一眼:“我们喝酒聊天也违法了?”

  那警察威严十足的怒吼道:“喝酒不违法,可shì**违法你们涉嫌****,现在我要你们跟我回去协助调查”

  安语晨一张白嫩的俏脸顷刻间涨得通红,明澈的双目中蒙shàng一层宛如冰霜的寒意,她站起身,手中的那杯酒整个泼在那警察的脸shàng,然后抬起右腿一脚揣在那名警察的小腹shàng,那警察的身体被踹得倒飞起来,撞在身后的墙面shàng,然后极其狼狈的趴倒在地shàng

  所有警察都shì一惊,谁都没有想到○这女孩会突然出手,而且下手如此狠辣

  安语晨已经全向田斌冲来,田斌下意识的去拿手枪,他的枪口对准安语晨的额头,安语晨右手中暗藏的军刀也已经紧贴在他的咽喉处,一滴冷汗从田斌的额头缓缓滑落,滴落在○●闪烁着寒芒的刀锋之shàng,室内寂静到了极点,每个人都听到汗水撞击在刀锋shàng的声音

  田斌不无威胁道:“看看shì你的刀快,还shì我的子弹快”

  安语晨美眸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我很乐意跟你赌一下”

  张扬又倒了一杯酒,很陶醉的闻了闻,然后一口喝下,砸了砸嘴唇道:“这酒味道不错”,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跟他都毫无关系,田斌的后台他知道,可安语晨的背景他清楚,以自己目前的实力,他们两人的争端让他们自己解决最好,张扬乐得坐山观虎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