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斗争的艺术】


  杜宇峰咬牙切齿道:“小丫头片zǐ,还反了她了”他拾起地上的一杆白蜡杆,今天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看lái要把过去那diǎn压箱底的***夫都拿出lái了,要知道咱杜所过去也是练过两下zǐ的

  杜宇峰潇洒的抖动了一个棍花,大声道:“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五郎八卦棍”,他挥动白蜡杆向安语晨冲了过去

  众人眼前一晃,安语晨已经在瞬间贴近了杜宇峰的身前,手中甩棍砸在白蜡杆的中间,喀嚓一声,白蜡杆从中断成两段安语晨带着黑色手套的左拳已经击打在杜宇峰的小腹上,杜宇峰只觉着一个小铁锤砸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后以这一diǎn为中心,强大的冲击波向周围辐射而去,他痛得面部的肌肉都扭曲了起lái,噔噔噔向后退了四五步,幸亏张扬在后面扶了他一把,否则当场就会坐倒在地上

  杜宇峰好不容易才缓过气lái,艰难道:“兄弟,哥顶不住了,这儿交给你了”

  张扬微微一笑:“安语晨,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事儿我看还是到此为止”

  安语晨一言不发,藏在墨镜.后的双眼死死盯住张扬,对这厮她从lái就没有任何的好印象,实在想不通爷爷为何会对他如此客气,她脚步向前迈出

  张扬从地面的震动已经察觉到.这丫头正在积蓄力量,看lái她想要对自己出手,张大官人算明白了,这丫头整一暴徒,平时跟人的交流方式就是打架

  张扬倒背着双手,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一副目空无人的模样:“安语晨,你爷爷没教你自取其辱这四个字怎么写?”

  安语晨用行动回答了张扬的问题,她脚下的步幅.越lái越快,距离张扬还有两米的时候腾空飞跃而起,双脚连番踢出

  脚虽然没有踢到张扬的身上,可是张扬却已经从.空气的剧烈鼓荡感觉到她一踢之中蕴含强大力量张扬身躯微微后撤,单手在她腿上轻轻一拍,他强任他强,清风绕山岗,张扬这一拍看似轻描淡写,实际上力道和角度拿捏的恰到好处,顺势而为,一个牵带已经让安语晨的攻击偏离了方向

  安语晨在空中一个转体,这才站稳在张扬的身.后高手之间,只需要一招就可以估计出对方的深浅,安语晨望着张扬傲然挺立的背影,这才知道这个嬉皮笑脸厚颜无耻的家伙jū然还是一个武***高手

  安语晨右手一.抖,ASP甩棍再度伸长,手中寒光一闪,砸向张扬的肩头,张扬看都不看,一把伸出准确无误的抓住棍梢,左肘击向身后,安语晨一个收腹,然后抬起右脚踢向张扬的下阴,张大官人此时不禁有了些怒气,NND,我他**跟你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你jū然对我用这种阴招?老zǐ还没用够呢他双腿合拢,将安语晨的右腿夹在双腿之间,安语晨不得不放开甩棍,攥紧双拳,向张扬的软肋击去

  张扬冷哼一声,任凭她击打在自己的软肋之上,安语晨只觉得触手处坚逾金石,还没有lái得及收回双手,又被张扬的手臂给夹住,在外人看lái,就好像是安语晨从背后把张扬抱住了一般,安语晨用力挣扎,却感觉到lái自张扬双腿双脚的压力越lái越强大,几乎要把她的骨骼压碎了一般

  安语晨有苦难言,幸好这时候张扬腰间的传呼响了,他稍稍分神的刹那,安语晨趁机从他的束缚中挣脱开lái

  张扬看了看屏幕,却是楚嫣然打lái的,上面写着楚嫣然到乡政府了

  安语晨甩棍被张扬夺去,她lái到村委会前拿起靠在墙上的铁锨再度向张扬冲去,她身上有股永不服输的彪悍劲儿

  张扬挥动甩棍,轻轻击打在铁锨之上,发出托地一声闷响,然后手腕一个不经意的旋转,一股潜力顺着木棍传递过去,这股力量震得安语晨双臂发麻,再也拿捏不住铁锨,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张扬却在瞬间欺近了她的身前,甩棍指向她的下颌

◇  安语晨扬起的拳头凝固在半空之中

  张扬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意思再明白不过,你安语晨根本不是老zǐ的对手

  安语晨有些恼羞成怒,大声道:“张扬,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张扬▲★扔下甩棍道:“没劲了啊,现在是你打伤了这么duō人,我还没追究你责任呢,你还敢反咬一口”他转向一旁揉着肚zǐ的杜宇峰道:“杜所,安小姐打伤了这么duō老百姓,又挟持刘支书,是不是触犯了法律?”

  杜宇峰马上明白了这厮的意思,用力diǎn了diǎn头道:“单单是挟持人质这一条就已经触犯了刑法,至少要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安语晨怒道:“是你们非法禁锢我的人在先”生气归生气☆,现在她再也不敢贸然向张扬出手了

  张扬冷笑道:“非法禁锢?你哪只眼睛看见了?我们在场这么duō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他们主动lái做客,现在我们好酒好烟的招待着,安语晨,你少在这儿颠倒黑白”●

  “颠倒黑白的是你,信口雌黄的也是你,想不到你们大陆的官员就是这种素质”

  张扬这可不乐意了,面孔一板:“合着你就不是中国人?香港身份证有什么了不起,你根上也是咱们黑山zǐ乡人,按成分你还是土匪的后代呢,别觉着被殖民了几十年就镀了层金似的,说实话我们对你客气那是可怜你,还他**真觉着自己duō高傲似的”

  安语晨被这厮气得七窍生烟,有生以lái还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说话

  周围的上清河村人却是听得大快人心,这小张主任真是好样的,你安语晨牛逼什么?按成分lái说你是土匪后代,连地主都不如,在过去那是该戴高帽zǐ游街示众的主儿刘传魁激动地连抽了几大口旱烟,小张主任这人仗义啊,原lái人家一直都是向着自个儿的,过去那是咱误会了人家啊

  愤怒解决不了问题,很duō时候都是要依靠实力说话,安语晨也明白在张扬的面前自己讨不了好去,打不过他,这厮对自己的身份也似乎很不买账,事情如果这样继续下去肯定无法得到解决,她咬了咬嘴唇:“我要见见我的人”语气虽然还像刚才那样强硬,可谁都能听出她已经开始服软了,刚才是直接要人,现在是要见见

  张大官人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diǎn了diǎn头道:“谁也没拦着你啊”

  张扬、杜宇峰和刘传魁陪着安语晨lái到关押几名香港人的小屋几名香港人看到安语晨过lái,如同看到亲人一样,那个叫王准的胖zǐ眼泪都掉下lái了,声泪俱下的控诉着,只可惜他们叽里呱啦的说着粤语,张扬他们三个愣是一句没有听懂,不用想肯定没说啥好话

  安语晨怒视张扬道:“你们就是这么招待他们的?”

  张扬笑眯眯lái到王准面☆前,蹲了下去,帮助王准整理了一下衣领道:“刚才是谁拍别人喂奶的照片的?”,王准指着一旁的那位被打得猪头一样的摄影师道:“他……”

  摄影师分辩道:“偶们系搞艺术啊”

  张扬冷笑道:“狗○屁艺术我看你们几个是拍**片出身的?”,这厮误打误撞的一句话竟然说准了,这王准还真是拍**片起家的一个,脑袋顿时耷拉了下去

  张扬起身看着安语晨道:“明白了吗?他们耍流氓”

  王准慌忙分辩道:“是为艺术啊,偶们怎么可能耍流氓呢?”

  张扬斩钉截铁道:“我不管你们为什么?安语晨找你们过lái干什么的?是让你们考察地形看风水的,还是让你们拍女人喂奶的?麻痹的艺术从香港大老远飞lái拍这种下流照片,你们几个也真给香港人长脸”

  几名香港艺术家欲哭无泪,麻痹的跟这厮怎么说不通理儿

  安语晨也有些恼火了,这些人是她自作主张请lái的,她的初衷是让他们看风水选址,参■谋一下在什么地方修坟,在什么地方立牌坊,谁能想到会捅下这么大的漏zǐ

  张扬看到安语晨不说话,知道她已经开始感到理亏了,这厮是个得理不饶人的角色,步步紧逼道:“安语晨,你也是个女人,要是你将l◇ái给孩zǐ喂奶的时候,他对着你喀嚓喀嚓的拍照片,你能忍住吗?”

  安语晨双眸中迸射出愤怒的火焰,她恨不能把这厮的嘴巴给扯烂,不过得是她能打过人家的前提下,忍住怒气冷静想了想也的确是这个理儿,假如人家敢拍她,她一定会砸烂他的相机,把拍照者打到连姓名都忘记才行,她低声道:“可是你们也不该砸车打人啊”语气已经明显缓和了下lái

  刘传魁和杜宇峰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两人此时心里只剩下对小张主任的佩服了,现在他们才明白,为什么小张主任不及时出手,原lái他的目的就是让安语晨可着劲闹,闹得越大越好,现在两边都有损失,而且道理还站在他们这一边,解决问题就变得简单了

  张扬转身走了出★去,安语晨咬了咬嘴唇,jū然也跟着走了出去,所有人都看出lái了,人家这是要单独谈判了

  lái到隔壁的村委办公室,张扬大剌剌在办公桌前坐下:“你看这件事怎么解决?”

  安语晨怒道:“●这里是大陆又不是香港,我怎么知道?”语气虽然强硬,可骨zǐ里还是已经示弱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自得意,丫头,论道行,你比哥哥差太远了,脸上却装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zǐ:“这事儿,真是有些不好办啊,其他事都好说,可是他耍流氓,按照上清河村的规矩,这是要沉塘的啊”

  安语晨虽然生在香港可也听说过沉塘是怎么回事,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了:“不是说现在都是法治社会,怎么还可以滥用私刑呢?”

  张扬冷笑了一声:“这是哪儿?这是黑山zǐ,死个把人往山上一丢,第二天清早连骨头渣都被恶狼给吃完了,听说过天葬没?”

  安语晨知道他在恐吓自己,可毕竟这事儿她是瞒着老爷zǐ做的,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开了,低声道:“无论如何你都要把人放了”

  “放人没问题,不过我担心那帮拍**片的家伙出去乱说”

  安语晨这次才算真正认识到张大官人的厉害:“他们的工作我lái做,我保证他们不会乱说可是损毁的那些财物,你们必须负责赔偿”安语晨原本也不在乎那diǎn儿钱,可是总觉着这件事如果就这么算了,自己岂不是一diǎn面zǐ都没有了

  “安语晨,这么说话就没劲了,这帮上清河村的老百姓都是穷苦出身,你把他们打伤了,我还没找你要医药费呢,你jū然还倒打一耙,我告诉你,要钱的话,别说他们六个,连你也别想走出村口的那道牌坊”

  安语晨怒了,用力拍了拍桌zǐ

  张扬安之若素,微笑道:“如果拍桌zǐ能够解决问题,这桌zǐ你拍烂了都无所谓,我倒是劝你,女孩zǐ家的别这么大火气,万一弄出个内分泌失调的毛病,将lái生孩zǐ都受影响”

  “****”安语晨向张扬伸出中指忍不住冒了句粗口

  张大官人那是一英语白痴,发啥……科?可这手势duō少还是能明白的,感情这安小妖是骂我呢他也犯不着跟这土匪的后代一般见识,从他目前了解的情况lái看,安语晨做这件事是瞒着安老的,这就让他有了可乘之机,张扬道:“安语晨,你要是这种态度,咱俩就没啥好谈的了,要不我给你爷爷打个电话,让他lái解决这件事?”

  安语晨彻底被张扬击中了软肋,默默在张扬的对面坐下:“反正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张扬看到她彻底认输,也知道应该见好就收,微笑道:“这样,两边各看各的病,这事儿权当没有发生过”

  “那我们岂不是很吃亏?”安语晨愤愤然道

  张扬笑道:“▲话说,吃亏就是占便宜,你闹这么一出,已经给上清河村的人留下了极其恶劣的印象,现在我都没有把握他们还会不会答应你们安家迁坟立牌坊的事情,如果真到了这种地步,你自己向你爷爷交代”

  安语晨被张扬的恐吓彻底击败了,她原本是热心lái着,谁曾想把事情弄成了这个样zǐ,心中也开始后悔起lái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让你闹,老zǐ正愁没办法搞定上清河村的事情呢,这么一闹,我正好有推卸责任的地方了☆

  刚烈强悍如安语晨也不得不在张大官人的yin威下低头认输,带着六名香港艺术家灰溜溜离去

  **********************************************◎******************************************************

  刘传魁望着他们远走的背影,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骂道:“老zǐ这次饶了他们,下次再敢lái,把他们腿都打断了”回头看到张扬和杜宇峰怪模怪样的笑容,顿时有些心虚,干咳了一声,老脸都红了起lái,老支书也不得不承认,今天如果不是人家小张主任仗义出手,恐怕这件事要闹得灰头土脸,不说别的,单单是安语晨那个土匪后代,一个人就有单挑上清河村老少爷们的实力

  刘传魁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当然他现在内心仍然悬着,具体张扬和安语晨谈什么?达成了怎样的协议,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所以刘传魁盛情邀请张扬和杜宇峰留下lái吃饭

  张扬早就猜到了老支书的心思,淡淡笑道:“改日,乡里还有事”这厮总是拿捏不好委婉拒绝的分寸,表现在脸上就是一种不屑

  刘传魁今天栽了有生以lái最大的一个跟头,所以耐受力变得极强,虽然心中对小张主任的表情很是腹诽,可脸上仍然表现出阳光灿烂的笑容:“那啥……进屋喝口水再走”

  张大官人勉为其难的diǎn了diǎn头,跟杜宇峰一起走入了村委办

■  刘传魁鼓起勇气问道:“小张主任,安家丫头咋说的?”

  张扬故意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说?你们打了六个港商,她要追究责任呗”

  “她也打我们的人了还挟持我了呢”刘传魁这diǎn倒是学□■得很快

  张扬心说你老家伙侵犯我的知识产权,脸上带着几分无奈道:“不过她也留下一个活动话儿”

  “说啥?”

  “就是安大胡zǐ迁坟,孙二娘立牌坊的那事呗”

  “不行,这◆土匪的崽zǐ真是欺人太甚”

  此时传呼又响了起lái,张扬一看楚嫣然的留言措辞越lái越激烈了他有些不耐烦的站起lái:“这事儿我也不想管了,反正是你们上清河村自己的事情,我瞎掺和啥,得我真的走了,乡里还有事”

  刘传魁追出门去:“我说张扬,你小zǐ这话可不够意思,啥跟你没关系,你不是乡计生办主任吗……”

  张扬摆了摆手道:“老支书,啥时候你儿zǐ再生跟我说一声”

 ▲ 刘传魁颇为无奈的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忍不住骂道:“王八犊zǐ”,唇角却浮现出一丝苦笑

  ***************************************************☆*************************************************

  张扬赶到乡计生办办公室的时候,楚嫣然已经坐在那里等了他整整两个小时,时间已经是一diǎn半了,楚嫣然趴在他的桌zǐ上百无聊赖的看着大门口,心里却已经是怒火冲天了

  张扬这边才迈进办公室的大门,楚嫣然的愤怒就像压抑已久的火山一样爆发出lái:“你怎么回事儿?我都呼你半天了,一个电话都不回,有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我饿着肚zǐ在这里等了你整整两个小时”

  张扬没好气道:“我请你lái了?挺大一个人你饿了就不会自己找吃的?是不是要我喂你啊?”

  其实张扬只要说两句软话,楚嫣然自然气就消了,想不到自己眼巴巴等了半天,这厮回lái就给自己摆出一副雷公脸,楚嫣然心中这个委屈,起身骂了一句:“张扬,你是个大混蛋”一把推开张扬,向门外走去

  张扬也没有马上追出去的意思,最近海兰的事情闹得他心里很烦,内心深处对女人有些抗拒心理,在楚嫣然刚才坐的位置上坐了下去,椅zǐ上还留有她淡淡的体温,这种温暖感让张扬开始感觉到有些内疚,人家楚嫣然又没招惹自己,大老远从荆山过lái,自己对她那么凶实在没啥理由啊,低头一看,下面两个纸袋中还带着荆山的特产美食,想想楚嫣然饿了一中午,jū然是为了给自己送吃得lái,张扬这心里是惭愧了,他慌忙起身追了出去

  楚嫣然已经开着她的那辆红色牧马人一溜烟消失在乡政府门外

  张扬慌忙冲向他的吉普车,可是走到近前才发现吉普车的右前轮瘪了下去,上面还有一个清晰的口zǐ,一定是楚嫣然干的

  于是黑山zǐ乡的大路上出现了一幅让人注目的情景,红色牧马人慢慢悠悠开在前方,小张主任大步流星的在后面追赶

  楚嫣然是真伤心了,想不到这厮jū然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东西,自己大老远从荆山跑lái给他送吃的,这厮一句好话都没有,红着眼圈,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lái,张扬的车胎也是她用螺丝刀给捅得,不这样不足以泄恨啊,可是这样做了也没觉着心头舒服duō少,从后视镜中看到张扬追了出lái,楚嫣然恨恨咬了咬嘴唇,本想一脚油门踩下去甩他一个十万八千里,可是想想那样岂不是太便宜了这厮,让他在后面吃吃灰也好

  想到这里,楚嫣然便控制着车不紧不慢的开着,乡里的道路跟城市中不能比,吉普车后尘土漫天,黄土向张大官人兜头盖脸的扑了过lái,张扬追出一小段就明白了,合着这丫头是故意让自己吃灰呢,女人啊,这报复心可真不是一般地强悍

  以吉普车现在的度,张扬只要施展出轻***应该可以轻松追上,可是大街上人lái人往,张大官人怎么也要顾忌政府官员的形象不是?看着路人对自己指指戳戳,张扬心中这个郁闷呐,大声道:“同志,你钱包掉了”

  楚嫣然在车里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笑了起lái,这厮真是太狡猾了,害怕别人说三道四jū然找出了这么一个理由,到这种时候还记得要面zǐ,楚嫣然小声自语道:“累死你这个乌龟王八蛋”

  张扬看到楚嫣然始终不停车,心中也明白这丫头打得那diǎn儿算盘,干脆停下了脚步,你不是想让我吃灰吗?老zǐ不追了

  楚嫣然猛然踩下刹车,从车窗中探出头lái:“喂我钱包呢?”

  张扬呵呵笑了起lái,这丫头毕竟还是沉不住气啊,张扬慢慢走了过去,楚嫣然虎视眈眈的瞪着他,明澈的美眸之中还是透着委屈

  张大官人清楚自己理亏,所以表现出诚恳的认错态度,仰着一张灰头土脸的面孔道:“真生气了?别介啊我跟你开玩笑的”

  楚嫣然哼了一声,仰着脸不去看他

  张扬干咳了一声道:“饿了?”

  楚嫣然听到这话,心里又委屈了起lái,眼圈儿一红,泪水险些落下lái,抓起车座上的企鹅公仔狠狠朝张扬扔了过去,张扬一把抱住:“都说女人胸大心眼小,咱楚大小姐胸大心眼也大,不但不生气,还送我东西,以德报怨啊”

  楚嫣然忍不住露出笑意,却怕被张扬看到了,慌忙扭过头去,肩头却终于抑制不住颤抖起lái,张扬把手伸进去,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袖

  “走开”

  张扬乐呵呵拽开车门到副驾上坐下:“走,我带你去吃驴肉”

  楚嫣然白了他一眼,看到这厮脸满脸的尘土,终忍不住又笑了起lái,从手套箱中拿出一包湿巾递给他:“瞧你这副熊样,擦擦脸再说话,满身的尘土味儿”

  张扬对着化妆镜擦净了脸上的尘土,这才把因何耽搁的事情向楚嫣然解释了一下

  楚嫣然仍然有些委屈道:“当个这么小的官儿就把工作上的情绪带到生活中了,你要是当了县长,那人家都不要活了”

  张扬赞道:“我认识的女同志中,你是最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一个,我这人脾气不好,态度恶劣,咱俩在一起还真有diǎn互补,要不这样,你委屈委屈,把自个儿搭给我,挽救我丑陋而邪恶的灵魂,让这个世界上从此少了一个歹徒duō了一个君zǐ,这也算是一件***德无量的大好事,你考虑考虑”

  楚嫣然断然回绝道:“不用考虑,凭什么呀,我凭什么要委屈自个儿?再说了这世上值得我去挽救的人duō了去了,我凭什么要在你这棵歪脖zǐ树上吊死?”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咱俩没爱情还有diǎn友情,你能不能别这么残忍,我就那么diǎn儿自尊心,你就别继续摧残了”

  楚嫣然从张扬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淡淡的伤感,她心中一动,难道他真的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楚嫣然小声道:“是不是挨领导批评了?被人告了?丢钱了?失恋了?

  张扬没有回答楚嫣然的问题,望着远处延绵的群山忽然低声道:“丫头,你觉着我是一残次品吗?”

  楚嫣然眯起眼睛看了看他:“我觉着你有病”

  *******************************************************************************************************

  他们开车lái到清台山庄的时候已经是一diǎnduō了,门前已经停了四辆小车,张扬特地留意了一下,都是春阳本地的牌照,其中一辆丰田佳美看着有些熟悉,只是一时间想不起lái在哪里见过看lái也是慕名前lái吃驴肉的饭店老板孙满囤和张扬已经很熟悉,满脸堆笑的迎了上lái:“小张主任,您lái了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啊”

  “临时才决定过lái的,去给我弄diǎn拿手菜,快diǎn啊”

  张扬去水盆前洗了把脸,足足洗了两遍,水盆中的水才见清,楚嫣然从车里拿了条毛巾给他,张扬擦净脸,感觉清爽了许duō,楚嫣然望着门口栓得那头小黑驴道:“我好久没吃过驴肉了”

  张扬邪恶地笑了笑道:“好吃,不是自己人我都不带你lái”

  楚嫣然皱了皱鼻zǐ,可爱之极

  这时候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青年男zǐ从里面出lái,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向他duō看了一眼

  张扬盯着这厮的背影小声道:“这小zǐ有diǎn奇怪”

  “有什么奇怪?”楚嫣然好奇道

  张扬解释道:“只要是个正常男人,他应当先看你而不是先看我,我又不认识他,他盯着我看干什么?”

  楚嫣然笑道:“也许他认识你,也许他是个同性恋专门对男人感兴趣”

  张扬听得毛骨悚然,慌忙和楚嫣然走进了孙满囤为他们安排好的小包

  孙满囤的特色菜逐一端了上lái,驴肉、大肠、驴鞭、白血都是不可少的,楚嫣然对肉类也没什么兴趣,吃了一小块驴肉,然后就转向那些野菜,尤其是对他们店特色的野菜饼感兴趣张扬本想恶作剧的骗楚嫣然吃两口驴鞭,可是楚嫣然的警惕性极高,一看这厮给她夹菜就已经意识到那圆圆的肉片儿是什么,啐道:“拿走,我才不吃这东西”

  “好吃,你没吃过”

  “没吃过也不吃,你自己吃”楚嫣然马上识破了这厮的险恶用心

  张扬叹了口气:“你不吃我自己吃,这么好的东西可不能糟蹋了”他弄了半斤汾酒,舒舒服服的自斟自饮,楚嫣然吃着野菜喝着可乐

  张扬问道:“我说你一个小丫头留在荆山,平时都干什么?”

  楚嫣然笑道:“看不出你还挺关心我啊”

  “我是怕你涉世不深被坏人骗”

  “我在荆山大明路开了一家健身中心还有一间车行,这是我名片”楚嫣然用纸巾擦了擦手,然后取出装饰精美的名片盒,从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张扬,名片制作的相当精美,上面写着荆山市健美丽人健身中心董事长,车丽行汽车美容装饰公司董事长

  张扬瞪大了眼睛:“乖乖里格隆,■不是真的?”

  “我骗你干嘛?这些公司都是我和林阿姨合股的,我是大股东”

  张扬充满迷惑的看着楚嫣然,楚嫣然这才向他解释,那个林阿姨叫林秀,是荆山市公安局副局长谢国忠的妻zǐ,楚嫣然的■母亲死后,一直都是林秀帮忙照顾她,所以楚嫣然和林秀一家的感情很深,谢国忠过去又是楚镇南的通讯员,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楚嫣然虽然身兼两个公司的董事长,可实际上却根本不用操心,钱都是她外婆给的,至于怎样经营都由林秀帮她操心,所以平日里才无所事事

  人跟人真是不同命啊,这楚嫣然是对官场没兴趣,假如她对官场有兴趣的话,单单是她背后的那些关系,可以说在北原的官场之上一定会畅通无阻了,张扬有些羡慕,甚至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要是自己把楚嫣然那个啥了……楚嫣然的那些关系岂不是就成了自己的关系,可马上他就开始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可耻,我张扬什么人?想当官想往上爬,那是要靠自己的本事的,依靠女人,就算成***了也没有那种满足感,大老爷们丢不丢人呢

  楚嫣然可不知道这厮这一会儿***夫已经转了这么duō的心思,轻声道:“想什么呢?”

  张扬抿了口酒道:“我在想,你一个女孩zǐ家这么混日zǐ也不是办法,虽然你现在是要什么有什么,可人活在世上总得有diǎn追求是不是?”

  楚嫣然喝了一口可乐道:“我现在挺羡慕你的,发现你一个计生办主任当得还是有滋有味的,要不这么着,你给上头打个报告,我勉为其难的过lái给你打个下手,当个黑山zǐ乡计生办副主任怎么样?”

  张扬不禁为楚嫣然的异想天开而叫好,脸上带着淡淡笑意道:“副主任没啥希望,不过我还缺个生活秘书,你不妨考虑一下”

  楚嫣然红着脸儿啐道:“跟你这种人当秘书,简直是与狼共舞”

  “你都与狼共眠过好几回了,共舞还害怕啊?咱玩的就是心跳,趁着年轻duō考验考验自己的意志,搞不好咱俩还真能撞击出灿烂的爱◇情火花”

  “跟你这残次品?”楚嫣然瞪大了眼睛

  张扬也瞪大了眼睛:“都说过了,咱不带这么伤人自尊的”

  楚嫣然笑眯眯端起了酒杯:“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跟你聊天?”

  ☆张扬摇了摇头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的人性的光辉duō么高尚duō么伟大,我才会感觉到生活特别有意义,这就是对比”

  张扬笑了:“冲着你这句话,总有一天我要仔仔细细的研究一下你的生理构造,到底哪儿比我高贵”

  楚嫣然吃惊的再度睁大了眼睛,这厮真是无耻啊,这么不要脸皮的话也能够说出,人家还是一个女孩zǐ呢她端起那杯可乐就想朝张扬的脸上泼去,可是酒杯举到半空中却又突然转变了想法,微笑道:“我知道你就是想惹我生气,我偏不让你如意”

  两人唇枪舌剑的斗着,可是心中都没有真正要生气的意思,张扬虽然不停用语言骚扰楚嫣然,可楚嫣然也非泛泛之辈,处变不惊的应付着,越是如此,张扬反倒没了说下去的兴致,再说毕竟楚嫣然还是个女孩儿,有些话毕竟不能说得太露骨,含蓄那叫幽默,太露骨了那就是低俗,咱张大官人好歹也是国家干部,凡事儿都要讲究一个层次

  *****************************************************************************************************

  两◇人吃饱喝足离开清台山庄的时候,才发现楚嫣然那辆牧马人四条轮胎都让人给扎了,楚嫣然这个郁闷啊,刚才她还在乡政府把张扬的轮胎扎了,想不到一会儿的***夫就轮到了自己身上,而且这次是被人扎了四条轮胎,真是报▲rénchībǎohēzúlíkāiqīngtáishānzhuāngdeshíhòu,cáifāxiànchǔyānránnàliàngmùmǎrénsìtiáolúntāidōuràngréngěizhāle,chǔyānránzhègèyùmènā,gāngcáitāháizàixiāngzhèngfǔbǎzhāngyángdelúntāizhāle,xiǎngbúdàoyīhuìérde***fūjiùlúndàolezìjǐshēnshàng,érqiězhècìshìbèirénzhālesìtiáolúntāi,zhēnshìbào应吗?

  张扬却不这么认为,汽车停在清台山庄外,出了事自然要找孙满囤,孙满囤也是一脸的无辜,他一直在厨房里忙活,哪能想到有人会在外面扎轮胎,而且这种事过去也从lái没有发生过

  张扬几乎能够断定一定是有人故意在捣鬼,可他又没有抓人现形,看lái只能自认倒霉了,拿了楚嫣然的手机想给杜宇峰打电话,却发现手机信号微弱只能借孙满囤家的电话打了一个,杜宇峰倒是痛快,听说这事儿,二话没说就答应过lái

  刚才盯着张扬看得那位又走了出lái,看着牧马人的四条瘪瘪的轮胎,嘿嘿笑了一声,楚嫣然正在郁闷呢,听出他笑声中充满幸灾乐祸的味道,心中自然有些不乐意了,美眸狠狠瞪了他一眼道:“笑什么笑?有毛病啊?”

  那人冷嘲热讽道:“年轻人性zǐ不要太狂傲,否则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楚嫣然也是个不饶人的性zǐ,听他这句话就恼了:“你说什么?”

  张扬原本就在气头上,听到这厮jū然说起了风凉话,何况在美女的面前,张大官人无论如何也不想失了面zǐ,冷笑着拦住他的去路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一diǎn口德都没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