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下)


  两人的口角逐渐升级,楚嫣然在小张主任有时shì有根据的辩论下逐渐败下阵来,君子动口不动手,可人家shì小女子,楚嫣然气急败坏的抓起桌上牛奶兜头盖脸向张扬泼了过去

  张扬身躯一个后仰,椅子向后倾斜四十五度,从容躲过了这杯牛奶的袭击,然后笑眯眯回复原位,轻轻弹了弹肩头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不shì君子,你就shì一个流氓”楚嫣然斩钉截铁的给张扬下了一个结论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你说像我这样的流氓放到外面去不知要祸害多少良家妇女,你这么有正义感,干脆还shì你舍身取义,牺牲你一个,挽救这世界上无数善良的妇女同胞们,你说这件事又多大的意义?”

  楚嫣然横了他一眼道:“那我多委屈啊”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自私啊,一点牺牲精神都没有”

  “那shì因为你没有让我赴汤蹈火的动力”

  张扬笑道:“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就shì一农◆民,其实你在我眼里何尝不shì一块盐碱地,大家谁也别嫌弃谁,各闭一只眼,凑合凑合得了”

  楚嫣然再也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她指着张扬的鼻子一字一句道:“你真不要脸”

  鱼竿弯曲如弓,■楚镇南耐心拖.拽,足足耗费了半个小时,这才将那条足有七斤的青鱼钓了上来洪长武忙着帮他从水中抄起青鱼,取下鱼钩,乐呵呵道:“老爷子,雄风不减当年呐”

  楚镇南wàng着自己的战果,脸上充满了得意远处不.时传来银铃般的欢笑声,他抬起头,kàn到别墅前的草地上,楚嫣然和张扬正在打羽毛球,不觉露出会心的微笑,在他的记忆力外孙女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洪长武也顺着他的目光kàn去,低声提醒道:“老爷子,.有没有觉着嫣然对这个小子有些特别?”

  楚镇南kàn了kàn洪长武:“没觉得”

  洪长武满怀深意道:“嫣然长大了”

  楚镇南颇为不满的骂道:“你狗日的想说什么?少.给我拐弯抹角的”

  洪长武如今虽.然已经shì静安军分区政委,可在楚镇南面前仍然shì过去的那个小通讯员,他说骂就骂,洪长武被骂的也shì心安理得,笑道:“老爷子,我昨天调查了一下他,张扬只shì春阳县黑山子乡的一个计生办主任,那啥……”他的言下之意就shì张扬和楚嫣然之间的地位悬殊也实在太大了

  楚镇南皱了皱眉头:“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划分阶级层次了?别说小张和嫣然之间没有什么,就shì真的好上了,只要这俩孩子乐意,我也shì双手赞成,什么时代了,你狗日的比我脑子还要僵化”

  洪长武低声道:“宋书记最疼的就shì嫣然”

  楚镇南一张面孔顷刻间变得铁青,他怒视洪长武,kàn得洪长武打心底有些发毛,楚镇南忽然抬起脚狠狠在洪长武的屁股上踹了一下:“他算狗屁嫣然shì我老楚家的孩子,他算个球毛洪长武啊洪长武,你跟了老子三十年,我怎么没kàn出你shì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呢?”

  洪长武慌忙解释道:“老爷子,我没那意思,可宋书记毕竟shì嫣然他爸……”

  “放屁你他**今天过来存心气我不shì?给我滚蛋听到没有,滚蛋”楚镇南扬起鱼竿,大有洪长武再不走就对他出手的势头,洪长武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老爷子,我走,我走还不成吗?您别生气,我倒死都shì您的通讯员,吃里扒外的事情我可不会干”

  洪长武灰溜溜的走向码头,经过楚嫣然身边的时候,楚嫣然笑着迎了上来:“怎么?洪叔,又被楚司令骂了?”

  洪长武回头kàn了kàn远方的楚镇南,苦笑道:“还好今天只踹了我一脚”

  楚嫣然格格笑了起来,洪长武叹了口气道:“昨天遇到你爸了,他说想见见你”

  楚嫣然的笑容凝结在脸上,轻轻yǎo了yǎo下唇:“除非我妈能够活过来”美眸中两点晶莹的泪光在闪动

  洪长武摇了摇头:“嫣然,有句话洪叔一直都想对你说,你妈妈已经去世这么久,你不能总沉浸在悲痛中,你还年轻,应该完成自己的学业……”

  楚嫣然淡然一笑打断了他的话:“洪叔,我自己的路该怎样走,自己知道”

  洪长武kàn到楚镇南盯着这边kàn,也不敢继◆续多说话,慌忙向码头走去

  张扬wàng着情绪突然低落的楚嫣然,心中不觉升起一丝同情,kàn来楚嫣然的日子并非像表面kàn起来那样如意暗叹道:“kàn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

  张扬shì第一次到北原的省会静安来,所以也就没急着赶回去,周六由楚嫣然陪着在静安的几大著名景点转了转,楚嫣然虽然跟张扬斗嘴,可对他却真的不错,为了感谢张扬治好了她外公的病,还专门陪张扬去静安几大商场买了两身衣服,按照她的说法,这shì要帮助张扬改变一下他的农民气质

  当晚楚嫣然带着张扬在静安潮州海鲜城用餐,虽然北原这地方并不靠海,可shì市民对海鲜的热情却shì很高,潮州海鲜城shì饮食一条街上最为高档的饭店,这一点从门口停泊的汽车上就能够kàn出

  张扬和楚嫣然下了吉普车,kàn着门前的大停车场已经停的满满的,车牌多shì公户,现在正shì公款吃喝最为盛行的时候

  两人肩并肩来到海鲜城的大门前,一位长相甜美的迎宾小姐露出温柔的笑靥:“先生晚上好,小姐晚上好,请问有没有预定?”

  张扬摇了摇头,目光在迎宾小姐半露的**上kàn了一眼,然后又不由自主在她旗袍的开叉处瞄了瞄,我靠,这叉几乎开到大腿根了

  楚嫣然一直都在留意着这厮的眼神,忍不住在他手臂上拧了一下,张扬这才收回目光,笑道:“没预订,你给安排下”

  迎宾小姐带着他们婷婷袅袅的走入大厅,这厮的目光又落在人家挺翘的屁股上,这旗袍穿起来还真shì性感啊

  两人挑选了二楼一个临床的座位坐下,张扬的目光追逐着这位美丽的迎宾小姐,直到她的倩影完全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

  楚嫣然抬脚在他腿上很踢了一下,痛得张扬惨叫了一声

  楚嫣然恶狠狠道:“kàn够了没有?”

  张扬苦着脸点点头

  “腚大腰圆,一kàn就shì好生养的”楚嫣然的话语中带着那么一◇股怪怪的味道

  张扬笑道:“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啊,人家都不急,你急什么?再说了人家又shì露胸脯又shì露大腿的,我不kàn岂不shì天大的损失啊要不我不kàn她,你露给我kàn”这厮停顿了一○下道:“其实她腿形长得不如你好kàn”他还惦记着在黑山子给楚嫣然接骨的那档子事呢

  楚嫣然红着脸,表面上生气,可心里已经高兴起来,又在桌下踢了张扬一脚,这才开始点菜

  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刚好可以kàn到外面灯火辉煌的街景,自从重生以后,静安还shì张扬到过的最大城市,这里shì北原的省会,繁华与喧嚣和落后的春阳不可同日而语,张扬忽然想到一句话,天地有多大,心就有多大,他早已立志要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小小的黑山子显然不能让他满足,走出来方才发现自己在这个时代shì那么的微不足道

  楚嫣然kàn着他出神的样子,好奇道:“在想什么?”

  张扬道:“我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省级的高官”

  楚嫣然格格笑道:“容易啊,做个白日梦你就当上国家主席了”随即又叹了口气道:“为什么男人都shì那么热衷于名利和官位,官做得越大,人活得就越累,头顶的乌纱kàn似笼罩着光环,其实那shì紧箍咒,会让你变得失去自我”

  “也许人最需要的shì自我满足,想要得到满足,就需要别人的尊重和肯定,在而今的社会,当官shì最直接获得别人尊重的方式,你官做得越大,也就有越多的人尊重,换句话来说,这心中的满足感shì其他行业所换不来的”

  楚嫣然反驳道:“虚荣,就算你真的做了大官,可上面还shì有人管着你,又怎么能够谈得上自由,一个人连基本的自由都没有,还谈什么满足感呢?”

  张扬不否认楚嫣然的话有些道理,他低声道:“真正被乌纱所累的人,那shì没本事的人,那shì本来就不适合这个官位的人,有那么一种人在体制中可以如鱼得水,左右逢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楚嫣然打断他道:“恕我直言,那个人绝不shì你”

  张扬嘿嘿笑了笑:“那shì……要不到现在我何至于才shì个乡计生办主任”

  楚嫣然带着淡淡的伤感道:“官场真的不shì一个好地方,都说做官的人大公无私,可shì又有哪个能够真正做到?做到了大公无私就要忽略亲情友情,就要六亲不认……”楚嫣然凝视着张扬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做官和做人shì极其矛盾的两件事”

  张扬并不明白楚嫣然为何对官场会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大概她生在高官之家本身就见惯了官场中的人情冷暖,所以才会生出这样的感慨,张扬总结了一句话,那叫饱汉不知饿汉饥,身在楚嫣然的境界,永远不会了解他这个乡☆计生办主任对于权力的渴wàng

  回停车场取车的时候,kàn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那里偷偷拍照,他照得shì停车场的车牌号码,张扬并不明白这人想干什么,这时候又有四人走进停车场,kàn到了那□个正在拍照的家伙,其中一人怒道:“你干什么?”

  四个人同时围拢了上去,那拍照的年轻人慌忙解释道:“我……我路过……”

  “放屁把相机交出来”

  那名年轻人kàn到被别人识破,慌忙转过身向张扬和楚嫣然的方向逃去

  有三名男子追了上去,在快到张扬身边的时候,一把将那年轻人的衣领抓住,将他拖到在地上,其中一人去夺他手中的相机,年轻人愤怒的叫道:“我shì北原日报的记者,你们竟然……”话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一拳,相机也被抢了过去,一名男子麻利的抽出胶卷,然后将相机扔给了他:“滚蛋”

  年轻人不敢继续逗留,灰溜溜从地上爬起来向停车场外走去

  三名男子充满警惕的kàn着张扬和楚嫣然,没好气道:“kàn什么kàn?”

  远处站在黑色红旗车前的中年男子也向这边kàn来,当他kàn到楚嫣然的时候显然一愣,然后大步走了过来:“嫣然?怎么shì你?”

  来人shì静安市委秘书长孙国平

  楚嫣然早已认出了他,只不过没有主动跟他打招呼罢了,黑长的睫毛微微向下垂落:“孙叔”

  孙国平微笑道:“真巧啊,听你爸说你一直都在荆山,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爸知道吗?”

  “我回来kàn外公的”

  孙国平显然对楚嫣然家里的情况十分清楚,呵呵笑了一声,打量了一下张扬,很快目光又转回到楚嫣然的身上:“小彤前几天从英国回来了,这几天都在念叨你呢,有时间去我家里找她玩,你们可shì从小就在一起的姐妹”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会的,孙叔,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和张扬上了吉普车,向孙国平摆了摆手驶离了停车场

  直★到吉普车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孙国平才转身上了汽车,他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宋书记,这么晚打扰你不好意思,那个……刚才我在潮州海鲜城遇到嫣然了……”
★到吉普车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孙国平才转身上了汽车,他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宋书记,这么晚打扰你不好意思,那个……刚才我在潮州dàojípǔchēxiāoshīzàijiēdàodeguǎijiǎo,sūnguópíngcáizhuǎnshēnshàngleqìchē,tātànlekǒuqì,náqǐshǒujīdǎleyīgèdiànhuà:“sòngshūjì,zhèmewǎndǎrǎonǐbúhǎoyìsī,nàgè……gāngcáiwǒzàicháozhōuhǎixiānchéngyùdàoyānránle……”
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