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外面的雨丝毫没有见小的迹象,wáng博雄找了一个机会提出让李书记先回黑山子乡休息,这样的状况不zhī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李长宇以沉默表示同意,反正道路畅通之前是无法返回县城了,临行之前在伞下向远方滑坡的地方望去,却见张扬打着赤膊正和几名民工一起分离撬起一块巨石李长宇不禁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他转向留在现场指挥的wáng博雄道:“一定要让他们注意安全”wáng博雄点了点头,恭敬地把李长宇送上汽●车,

  因为山体滑坡几乎堵塞了整个路面,再加上其中有不少的巨石,清理起来十分的麻烦,雨越下越大,临近天黑的时候,发生了二次滑坡,虽然没伤到人,可是刚刚清理出的那点儿路面又被堵上了

  张▲扬和他的抢险敢死队也暂时回到商店中休息,工作暂时由周良顺和那些警察顶上,张扬喝了口热水,wáng博雄笑着向他走了过来,张大官人不禁有些纳闷,乡里出了这档子事这厮怎么还笑得那么阳光灿烂?该不是脑子受不了刺激?他哪zhī道人家wáng博雄正想着不久以后税务局局长的位置,心里美呢

  wáng博雄拍了拍张扬湿漉漉的肩膀道:“小张啊,辛苦了”然后又向那十多个赤膊上阵的民工道:“大伙儿辛苦了”

  乔四大笑道:“不如wáng书记陪领导辛苦”,身后一群人全都笑了起来

  wáng博雄现在心情大好,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笑道:“这叫各尽其责,你们奋战在第一线,我负责做好你们的后勤工作,有什么需要,只管说”

  这边正说着话呢,副乡长于秋玲.带着一辆面包车赶过来了,因为zhī道了于秋玲即将成为乡长的事情,wáng博雄不觉重估量了一下这女人的能力,看来这次她能够突然冒头十有**和她男人工商局长徐兆斌有关,wáng博雄想到自己在黑山子乡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呆,当然不会兴起和于秋玲斗争的念头,笑着向于秋玲打了个招呼

  于秋玲脸儿红扑扑的多少有.了几分媚色,她大声道:“同志们,你们辛苦了,我们从乡里给你们带好吃的来了”

  一提到吃,那帮民工都欢呼起来,乔四大声道:“于副.乡长,有酒吗?”

  “有,咱们春阳的春阳大曲,两箱呢……”她的话又被欢呼.声打断

  suí车前来的几名乡干事已经把食物和酒带到.了小商店里,于秋玲不忘提醒道:“喝酒暖身子,可不能喝多,喝醉了可撬不动石头了”

  大伙儿同声笑了起来

  望着这群赤膊.汉子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情景,wáng博雄心里也不禁升腾起一股暖意,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wáng博雄也曾经是一位热血澎湃的青年,可是在长期的官场生涯之中,他昔日的热血已经不zhī不觉冷却,他过往的棱角也已经被岁月磨平,想★起自己在黑山子乡的为官经历,wáng博雄竟然找不到任何的亮点,他忽然感到有些惭愧,端起一碗酒:“来我敬大伙儿一杯”

  张扬率先响应,喝完这碗酒,张扬抹了抹嘴唇,大声道:“兄弟们,往大里说咱们不能辜负国家和人民的期望,往小了说,咱们也不能辜负了乡里的这顿酒肉,都zhī道啊……那个咱们乡政府的财政困难,挤出这点钱犒劳咱们不容易”

  众人同声大笑起来,wáng博雄笑道:“你小子就会寒碜乡政府”他清了清嗓子道:“只要今晚能够清除路堵,我做主,乡里每人给你们发五十块奖金”欢声雷动,要zhī道在九十年代初五十块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点钱自然不会入得张大官人的法眼

  于秋玲考虑的相当周到,还从乡里给他们带来了一些红背心,这是去年乡里召开干部运动会时候剩下的,当然这并非是出于作秀的目的,红背心比较醒目,于副乡长多的是从安全上考虑,再说这帮彪悍的汉子一个个**着上身总不是那么回事

  张扬穿上背心,大声道:“兄弟们,为了黑山子的老百姓,咱们干”

  乔四跟着喊了一嗓子:“使出你们吃奶的劲,只要这狗日的路通了,我再给你们每人加二十块奖金”

  “好”

  wáng博雄被这群汉子表现出的粗犷雄性和激情感染了,他激动地跟了出去,冒雨加入了抢险队伍之中,可能是太激动的缘故,刚走出两步一脚踏到水坑之中,脚脖子一阵剧痛,居然把脚给崴了,张扬苦笑着看着这位wáng书记,狗日的出师未捷身先死,看来政绩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本钱去捞的,乔四向wáng博雄大声道:“wáng书记,你回去休息,天塌下来,有我们这帮爷们儿顶着”

  wáng博雄苦着脸点了点头,心里却骂乔四头大无脑,玛丽隔壁的,合着你们都是爷们,老子是老娘们吗?

  *******************************************************************************************************

  张扬的抢险敢死队一上来,周良顺和他的部下马上撤退,他们虽然是警察,可是真正干起活来远远不及乔四手下的这帮民工利索,却见风雨之中,二十个高大魁梧的汉子昂首挺胸走向前方,身上的红色小背心早已被风雨湿透,包裹着他们健美而有充满力量的体魄,这是怎样一幅激荡人心的场面

  张扬大吼一声:“嗨”,众人同声应和,这一刻他们的血液沸腾了,雄浑的声音在空山风雨之中久久回荡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他们终于清理出了一条一米多宽度的路面,照目前的进度恐怕要奋战两三个才能将这条道路完全贯通开始的时候派出所的人还能跟他们轮班○,到了后来那帮警察都撑不住了,干脆跑到车里区躲懒,张扬把抢险队分成了两组施工

  有了这条一米多宽度的通道,滞留在商店内的乘客已经开始转移,通过电话联系,春阳县派车在另外路堵的另外一边把乘客接走▲周围渐渐变得冷清了下来,春雨仍在没完没了的下着,九点钟的时候一辆来自春阳电视台的采访车抵达,因为滑坡路段还无法允许汽车通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扛着采访设备来到了抢险现场

  负责这次采访的居然是美▲女主播海兰,她身披红色雨衣,望着风雨中正在灯下抢险的那群汉子,海兰心中感慨着,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愿意无私奉献的人们,很快她就发现了张扬矫健的身影

  此时张扬正和七八个汉子一起撬动着石块,大声高○喊着口号:“一、二、三”健美的肌肉轮廓suí着身体的力量不断起伏着,挡在道路上的巨石终于开始松动

  海兰望着张扬的身影,明澈的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暖意,其实今晚这个外出采访任务本来并不属于她,可是◇谁都zhī道这是一个苦差事,海兰却主动提出要过来,因为她听到事件的发生地点在黑山子乡,顿时就想到了张扬,自从上次在春阳分手以后,这家伙果然按照自己的叮嘱,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有主动上门找她,过分的是这●◇谁都zhī道这是一个苦差事,海兰却主动提出要过来,因为她听到事件的发生地点在黑山子乡,顿时就想到了张扬,自从上次在春阳分手以后,这家伙shuídōuzhīdàozhèshìyīgèkǔchàshì,hǎilánquèzhǔdòngtíchūyàoguòlái,yīnwéitātīngdàoshìjiàndefāshēngdìdiǎnzàihēishānzǐxiāng,dùnshíjiùxiǎngdàolezhāngyáng,zìcóngshàngcìzàichūnyángfènshǒuyǐhòu,zhèjiāhuǒguǒránànzhàozìjǐdedīngzhǔ,méiyǒugěitādǎdiànhuà,yěméiyǒuzhǔdòngshàngménzhǎotā,guòfèndeshìzhè厮居然连个传呼都不zhī道打,看到张扬那种莫名的温馨,让海兰意识到,其实她对这位小弟弟还是很牵挂的

  “可以开始了吗?”摄像大声问

  海兰点了点头,除下雨衣的帽子,稍稍整理了一下发型,在风雨中面对镜头开始声情并茂的直播:“各位观众,你们好,现在我是在黑山子乡清台山204国道路段向您直播报道……”

  说是直播,可受到转播条件的限制,这段闻是要放在明天播出的

  海兰说完了开场白,向抢险现场走去,下面她要进行现场采访

  巨石在那群汉子的努力下终于被成***撬起,缓缓滚动着落下了山崖,张扬和乔四兴奋地同时跳起,双掌重重击打在一起,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正向自己走来的海兰

  她身穿红色雨衣,深蓝色雨靴,黑色的短发被雨水已经完全淋湿,雨水沿着她的发梢一滴滴往下流淌,秀眉弯弯,两泓如同山泉一样动人的美眸荡漾着温情和妩媚,柔唇弯起矜持的笑意,宛如一朵雨夜中绽放的娇艳玫瑰,一帮汉子都看得傻了女人美到了一定的程度再想提高那就要靠气质和风情,海兰无疑是最具风情的那种

  张扬清晰地听到乔四几个咽口水的声音,不得不感叹女人美貌的杀伤力之强大

  海兰正要说▲出原本想好的那段话,可是忽然发现张扬的笑容收敛了,目光中流露出关切和紧张,突然他猎豹一般窜了上来,展开臂膀向海兰扑去

  海兰懵了,心说这厮有毛病啊,现在是当着摄像头,等于当着春阳几十万老百姓的◇chūyuánběnxiǎnghǎodenàduànhuà,kěshìhūránfāxiànzhāngyángdexiàoróngshōuliǎnle,mùguāngzhōngliúlùchūguānqiēhéjǐnzhāng,tūrántālièbàoyībāncuànleshànglái,zhǎnkāibìbǎngxiànghǎilánpūqù

  hǎilánměngle,xīnshuōzhèsīyǒumáobìngā,xiànzàishìdāngzheshèxiàngtóu,děngyúdāngzhechūnyángjǐshíwànlǎobǎixìngde面,你怎么就学不会低调呢?

  乔四和那帮汉子心里却是对小张主任无比的佩服,麻痹的,人家小张主任这才叫纯爷们,看到女人漂亮就他马上就扑过去,有种,够爷们真汉子可是他们马上就看清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块从山崖上滚落下来,虽然石块不大,可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滚下,砸在人的身上后果也会不堪设想

  张扬用身体护住海兰,原地一个旋转,海兰红色的风衣在静夜中无声绽放,石块击中了张扬的后背,发出蓬地一声闷响,其实以张大官人的身手,他是完全可以避过这块石头的,可是在他勇敢的冲出去英雄救美的时候,脑海中却瞬间产生了一个主意,既然做英雄就要做到底,必须让自己的形象加的完美感人,最好感动的海兰眼泪稀里哗啦的,从□此以后一颗芳心非君莫属,这厮多少有点故技重施的意思,其实他上次对左晓晴的苦肉计并没有起到太好的效果,可是他还是乐此不疲

  yōng住海兰柔软的娇躯,张扬鼻息中飘入海兰淡淡的体香,他忽然想起某本◇书上说过,体香每个人都存在,不过只有天然适合**的异性才能够闻到对方的体香,这样的异性可以达到阴阳互补,水**融的地步,联想起他和海兰之前的疯狂缠绵,张扬加确认这个说法的合理性接下来张大官人要装模作样的倒下了,只可惜他抱着海兰柔软的娇躯,石头的冲击力加剧了他们身体的摩擦,张大官人在这种关键时刻很不巧的发生了本能反应

  海兰圆润丰满的**敏锐的觉察到突然挺起的硬度,然后看到张扬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虽然明明zhī道这厮在做戏,可看到他一动不动的样子心中仍然有些紧张,顾不上地面的泥泞,跪倒在张扬的身前:“张扬张扬”

  乔四和那些抢险队员也围了上来

  张扬仍然继续着他的表演,可是在海兰这位专业级人士面前,他的破绽几乎无处不在,尤其是裤裆上鼓起的那块硬度仍然没有完全软化,雨水早已浸透了他的裤子,盘踞在****显得有些狰狞,好在也只有美丽女主播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变化

  乔四大惊小怪的叫道:“麻烦了,看来得人工呼吸”几十双眼睛同时望向了海兰,海兰被这群汉子看得有些发毛,总不成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小张主任做人工呼吸啊,她轻轻摇晃着张扬的肩头,趁着周围人不注意,左手狠狠在张扬的手臂上掐了一把,张扬痛得闷哼了一声,这才明白自己的表演已经被海兰撕破,只能见好就收,装出如梦初醒般睁开双目,这厮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险情排除了吗?兄弟们,我们继续干,一定要在天亮前打通道路……”

  海兰看着这厮小儿科的表演简直是哭笑不得,什么人这是,这种时候居然用这种夸张的表演手法,傻子都能看出这是假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