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找虐我就满足你】(1)


  吴宏进建议道:“不如给郭乡长和林主任打个电话{泡.书首.发}”

  张扬皱了皱眉头,郭达亮把这jiàn事交给tā,这才几天就弄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假如自己回头去找tā或者林成斌,一定会让tā们觉着自己被林成武折腾的没有了办法,这等于是一种变相的示弱,张扬才不会那么干呢tā想了想道:“黑山子乡还有其tā的工程队吗?”

  “有倒是有,可林成武签下来的活谁敢接手?”

  张扬冷笑道:“好没人敢干是,反正林成武留在这里也是跟**蛋,我不如尽早把tā请出去,吴宏进,给我去雇几名农民工,把林成武的设备材料全都给我扔出去”

  “啥?”吴宏进顿时到小张主任动了真怒,这次是明刀明枪的跟林成武干上一场了

  “另外给我查查那些建筑人,tā们里面究竟有谁生,每人给tā们开一张罚单,***,我还不信治不了tā们”

  吴宏进哭笑得,这都是nǎ跟nǎ,人家罢工你就要在计生上打击报复人家,可转念一想,张扬是计生主任,除了在计生上有权利,其tā的地方还真不成

  正说话的时候,杜宇峰走了过来,老远就嚷嚷着:“我说小张主任,这车您都用两天了,也该完璧归赵了?”来到指挥部看到张扬脸色不善,不由得愣了愣,一问之下原来是这档子事,杜宇峰道:“林成武那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这两年通过tā大哥的关系基本上把黑山子乡的建设工程都拿下来了,钱挣了不少,心却越辩越黑了”

  张扬又提起找工程队取代地事情宇峰想了想道:“我倒是有一批人这人叫乔四过去因为打架斗殴蹲过局子光棍一条去年才放出来因为没有事情好干就纠集了一帮小弟兄干起了建筑过tā盖地多数是民房工程质量一流此人虽然蹲过监狱为人还是有良心地从不挣昧心钱在乡里地口碑还算不错过因为没什么背景所以乡政府是从来都不用tā地”

  张扬一听就动了心让杜宇峰马上系乔四可巧乔四正在乡里买东西呢接到电话就骑着tā地挎斗摩托车赶到了四身高体胖加上皮肤黝黑看起来就像一头站立地黑熊刮了一个光头头上还留着几道刀疤一脸地凶相怪不受乡政府待见

  当年就是杜宇峰把tā一手送进地监狱不过乔四并不恨杜宇峰tā被关地一年多时间里还多亏杜宇峰照顾tā瞎眼地老娘以还把杜宇峰当成自己地恩人一年半地监狱生涯然彻底让乔四接受了洗礼出来后tā洗心革面做个好人踏踏实实干活老老实实侍奉瞎眼老娘是个远近闻名地孝子

  张扬duì孝子从来都是有好感地眼前地乔四无是一个春阳地李长宇也能算一个虽然苏老太不是tā亲娘可是长嫂比母啊张大官人始终认为一个人如果连自己地母亲都不孝敬那么就不用指望tāduì别人付出真心了

  杜宇峰给乔四引见了张扬然后张扬将自己地意思简略地说了一遍

  乔四虽然长得人高马大可并不是一个傻大个很快就弄明白了人家小张主任让自己来接手根本就是想duì付林成武这分明是拿自己当枪使啊

  乔四虽然胆大,可遇到这种官面上的事儿总得有些顾虑,tā摸了摸光秃秃的后脑勺道:“林成武那货我从来都不待见tā,可tā哥毕竟是乡人大主任,而且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已经签过了合同,听说预付款都给了,我半路上杀进来恐怕不太好?”乔四毕竟是第一次和张扬打交道,tā并不知道张大官人的真正实力,duìtā的了解仅限于张扬以寡敌众勇战下清河村四十三名村民的事情,就是那jiàn事乔四也没有全信,只有亲眼看到的才是真的,和张扬谈话的时候tā也在掂量着张扬的份量,心想如果单duì单,自己肯定分分钟可以把张扬拿下

  张扬的话直截了当:“假如你答应接受这个工程,明天我一准让吴会计给你把第一批工程款划过去,如果你害怕那就算了”

  乔四点了点头:“让我考虑考虑”

  杜宇峰忍不住骂道:“你考虑个屁啊,就你那大脑袋瓜子能考虑出什么花样来?”

  乔四笑道:“我怎么听都觉着好像是让小张主任利用了呢?”

  张扬笑道:“其实让人利用未必是jiàn坏事,就怕你没有被利用的价值”tā这句话说得直白无比

  乔四听得热血上头,人家这话说得在理,如果不是自己还有些本事,人家根本不会答理自己,利用就利用,哥怕过谁?乔四抬起头,大眼珠子转了转:“得,这jiàn事我答应了”

  张扬比tā加痛快:“答应了现在就给我拉队伍开工,工程图纸材料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合格的先用着,不合格的全都给我放在一边等着退货”

  吴宏进忍不住提醒张扬道:“张主任,那些材料都是林成武进的”

  张扬白了tā一眼,这吴宏进太谨慎了一些,瞻前顾后,跟自己的行事风格不同:“什么林成武的?乡里给了tā二十万预付款,你好好给我算算,去掉这些材料,tā还欠我多少,明天我让这***把钱送来”

  乔四忍不住向杜宇峰看了一眼,心说好嘛,骂林成武***岂不是连林成斌也一并骂进去了,这小张主任究竟是什么来头,连人大主任的面子都不买?看到杜宇峰平静无波的表情,似乎duì张扬拥有着十足的把握,乔四心里莫名其妙就有了信心,tā点了点头:“冲小张主任这句话,我马上就开工”

  张扬不忘叮嘱道:“有jiàn事你务必给我记住,你要做的只有一jiàn事就是盖好楼,工程质量,建筑材料不能有一分一毫的马虎,其tā的事情全都不要你去过问”

  “那……工程款……”乔四就算再爽快也得事先把钱的事说清楚了

  张扬眯起双目,

  礴的表情让乔四忍不住感到有些后悔,看人家这气工程款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小家子气

  张扬道:“竣工当天程款会全部划拨到你的账户上”

  杜宇峰也目瞪口呆,这样的大话放眼整▲个黑山子乡也只有张扬敢说出来,谁tā妈不知道乡里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算是林成武拥有这样的关系,也只不过先拿走了二十万的预付款,杜宇峰也不禁心里打鼓自己该不会帮张扬把乔四坑了?

  林成武其实并没有◇回县城,tā一直都留在黑山子乡的家中静候着乡里的反应,可是传来的消息却让tā目瞪口呆,红旗小学开工了负责传递消息的手下苦着脸拿着一张生罚款单:“林总,这***太嚣张了,我们只不过是停工,tā给我们七名生二胎的工人都下了生罚款单,还有一份是您的……”

  林成武看到生罚款单上清清楚楚写着自己的名字,罚款金额那一栏上居然写了两万咬牙切齿道:“真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国家干部然公报私仇,流氓无赖”

  “怎么办?”

  林想给大哥打个电话,可转念一想现在麻烦tā好像不太好自己反正是跟乡里事先签过合同的,张扬这么胡搞从任何方面都是站不住脚的,tā慢慢放下电话,站起身:“把兄弟们叫上,我们去工地看看”

  夜幕已经降临,红旗小学上却是灯火通明,原本重建小学也不是什么复杂的工程,加上工地上任何东西几乎都是现成的,只要工人入场,马上就能够开工

  晚饭张扬就tā的临时指挥部中吃得,乔四和杜宇峰也留下来喝酒,吴宏进按照张扬的吩咐发完了计生罚单,也回到指挥部,向张扬汇报了一下进展情况,张扬笑了起来:“林成武居然有四个孩子,只缴过一次罚款,这次我让tā把欠款全都给我补齐了”

  外面忽然传来吵嚷之声,几人都了愣,乔四拉开房门率先走了出去,正看到林成武拽着tā手下一名工人的衣领子,乔四眼睛登时就红了,tā从来都是把手下的这帮工人当成兄弟看待,绝不容许任何人欺负tā们tā大叫了一声:“林成武,有事你冲我说,跟tā们发什么急?”

  林成武松开那名工的衣领着,冷笑着走了过来,眯起眼睛充满不屑的看了看乔四:“我当谁这么大头呢,原来是你乔四啊,懂规矩不?这工地是谁的?▲你半路杀进来算什么事?”

  乔四虽然不怕林成武,可这jiàn事毕有些理亏,任何行当都是有规矩的,乔四也曾经是半个江湖人,duì规矩一向都很看重,正不知如何解释的时候

  张扬从指挥部里走☆nǐbànlùshājìnláisuànshímeshì?”

  qiáosìsuīránbúpàlínchéngwǔ,kězhèjiànshìbìyǒuxiēlǐkuī,rènhéhángdāngdōushìyǒuguījǔde,qiáosìyěcéngjīngshìbàngèjiānghúrén,duìguījǔyīxiàngdōuhěnkànzhòng,zhèngbúzhīrúhéjiěshìdeshíhòu

  zhāngyángcóngzhǐhuībùlǐzǒu了出:“嗬林经理啊,这么快就从县城回来了?”

  林成武怒视张扬:“张主任,你什么意思?这合同上白纸黑字都写好了,由我负责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你让乔四tā们这帮人来究竟想干什么?”tā扬起手中的文jiàn袋,里面装着乡里跟tā签署的合同tā以此想告诉张扬,自己才是合法的建筑商

  张扬忽然伸出手去,tā出手度之快出所有人的想象,一转眼功夫合同已经到了tā的手上,然后张大官人做了一个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行为,tā干脆利索的把合同撕了个粉碎,然后随手丢到地上:“现在没了”

  林成武气得浑身发抖,这tā妈什么人是,我本来觉着自己无赖,可眼前这位政府官员怎么比我还要无赖?林成武被彻底激怒了,tā指着张扬的鼻子吼叫道:“我要去法院告你你不讲信用,你公然撕毁合同,我要让你赔偿”

  张扬在鼻子前扇了扇,做出厌恶万分的表情:“我靠,你tā妈从来不刷牙吗?口气真大”

  林成武火了,局势已经闹到这种地步,已经不由得tā半点退缩了,tā转身向后面的工人命令道:“把咱们的工程机械,建筑材料全部拉走,明天我到法院跟tā说理去”

  张扬冷冷看着林成武:“我看谁敢动,这红旗小学里面的任何东西全都是国家财务,谁敢动就是抢劫,抢劫就是犯法,犯法就要坐牢”

  林成武带来的那帮工人顿时被张扬吓住,没有一个人敢主动上前

  林成武怒道:“这些东西全都是我的,我拉走自己的东西犯nǎ门子的法?”

  张扬冷笑道:“你拿了乡里的二十万预付款,你和你的工程队中一共有七个生的,按照最低罚款额赔付,也要拿出来十多万,一共是三十多万,这里的东西加起来还不到二十万,林成武,我没找你要钱都便宜你了”

  杜宇峰为了避免麻烦一直躲在指挥部里,听到张扬的这番言论差点没笑破肚皮,心说林成武你tā妈不是找虐吗?没事招惹小张主任干嘛?

  林成武今天才算见识到张扬外歪搅胡缠的本事,tā在黑山子乡啥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tā重重点了点头:“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说的话”

  张扬笑眯眯道:“你也给我记住,等我回头算好了帐,明儿给我把钱补上来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