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突发事件】(3)


  扬对李振民兄弟的下场并méi有太多兴趣,耿秀菊的事私人恩怨上升到政治斗争的层面,任何事情只要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就会变得敏感而复杂,正如张扬最初的判断,这是一潭浑水,自己hái是不要牵涉进去的好,不但是他这样想,郭达亮、林成斌都是这样想[泡书]

  李振东被派出所关押了一夜,说起来这hái是李振民的意思,表面上看是他弟弟李振东打了耿秀菊,可实际上王博雄憎恨的一定是自己,现在耿秀菊在乡卫生院养伤,吴文凯第二天一早就从县人民医院请来了脑外科主任会诊,复诊后证明耿秀菊只不过是头皮下血肿合并轻微脑震荡,méi有什么大的妨碍,不会落下任何的后遗症

  确信耿秀菊méi事,李振民也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径直来到王博雄的办公室请假

  王博雄看了看李振民的请假条,眼睛却méi有向他看上一眼:“老李啊,现在正是乡里最忙的时候,下个月乡里hái要召开人代会,你这个关头请假,岂不是给我◇撂挑子吗?”

  李振民叹了口气道:“我身体实在撑不住了,糖尿病,高血压,最近视力也不行了,准备去江城找我外甥好好做个全面的检查,工作我是想干,可总不能为了工作丢掉性命?王书记,您就准了”

  王博雄笑道:“我老李啊,你就算是请假也应该去找达亮同志,他才是乡政fǔ的领导,我主管的是党员工作,你是不是有些职责不分啊?”他话锋一转终于提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老李啊,你是不是因为李振东的事情,心里有情绪?”

  李振民用力摇了摇头,解道:“王书记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理应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应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虽然是他亲大哥,可是我也是黑山子乡的副乡长,我懂得国家的法律义灭亲的事情我不忍心去做,可护短的事情我也绝不会去做”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正义凛然

  王博雄抬起,双目中流露出欣赏的目光:“老李啊能有这样的觉悟,我很欣慰”他双手把玩着钢笔,低声道:“耿主任那里虽然受了些伤,可是应该méi有大的妨碍午县医院的脑外科主任来看过了,我和耿主任谈过,这件事她不会追究李振东的刑事责任”

  李振民暗自松了一口气,假如王雄拿着这件事做文章,他弟弟的麻烦肯定就大了,现在王博雄主动提出不将这件事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李振东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王博雄道:“耿主任住院期的医药费工费,营养费李振东必须负责”

  李民连连点头:“王书记放心我一定让耿主任满意” ◆
  件事情最后李振东赔偿耿秀菊所有地损失结束当然对于精神损失这块méi有任何人知道李振民代表他地弟弟一次性给耿秀菊送去了三千块钱作为这次意外地精神赔偿

  耿秀菊虽然对这件事仍然耿耿于怀可□是考虑到王博雄不想让这件事地影响扩大化也只能忍下了这口气在乡卫生院地精心看护下她地病情也一天天好转起来

  李振民也请了长期病假一是害怕王博雄地打击报复二是为了撇清自己和这件事地关系在外人看来他距离退休已经méi多少日子李副乡长实在不想再牵涉到这无休止地是非中了

  作为此次事件地始作俑者李振东除了被派出所关了一夜然后就是损失了一笔让他肉疼地金钱李振东从派出所放出来后就带着老婆去县城女儿家暂避风头整件事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平息了下去

  可事情往往就在人们以为风头过去地时候会突生枝节

  周五的清晨,张扬刚刚走入乡政fǔ大院,这几天他多数时间都呆在红旗小学工地,既然担任了○重建总指挥,就要有个总指挥的样子,张扬花费了一番功夫,大概弄懂了其中的流程和枝节,在会计小吴的帮助下,拿出了一个初步的预算方案,说到这里,不能不夸一下小吴这小子,的确是个人精,张扬把他从财务科要出来h□▲ái真选对人了

  刚进大门就看到老孙头正拿着一摞传单走了过来,看到张扬,神神秘秘的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向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心领神会,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了传达室中,老孙头脸上流露出异常兴奋的神情,□将一张传单抽出来递给张扬

  张扬拿起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份揭发男女不正当关系的大字报,主角竟然是王博雄书记和耿秀菊主任,张扬不由得有些愣了,对王博雄和耿秀菊之间的关系他也有所耳闻,可是张大官人并méi有想到真的有人敢用这种方法掳王书记的虎须,看来这黑山子乡虽然是穷乡僻壤,可是草莽之中也卧虎藏龙不可小觑

  老孙头充满兴奋道:“不但但是乡政fǔ,连工商所、学校、邮局、满大街散的到处都是,小张主任,你说说,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弄出这份大字报来?”

  张扬表现出少有的谨慎和理性,微笑道:“无论是谁弄出来的,总之跟你我都méi有关系,我说老孙头,捕风捉影的事儿你可别跟着掺和,否则说定那会儿这霉运就落在了你的头上”

  老孙头听到小张主任这句话,马上意识到自己兴奋的有些过头了,这也难怪,他一个看门的老头儿,成为夫已经十二年了,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当然很感兴趣,看到大字报上那些刺激性的言语然产生了很强的代入感,好像跟耿秀菊睡觉的是自己一样,张扬的这番话把他兜头浇醒,老孙头这才感觉到手中的这一摞大字报根běn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慌忙填到炉膛里烧了

  张扬笑了笑,平心而论他对王博雄和耿秀菊公母俩的事情并méi有任何的兴趣,张大官人无论过去hái是现在都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纯洁友情的存在上天给了你一根东西除了尿

  难道是为了画画的?物尽其用才符合天道

  张扬走出传达室的时候传呼响了,电信局终于架好了信号塔,张扬的传呼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据听说这次一共在黑山子乡架了六座高塔,除了远山他拿起看了看,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喜来是左晓晴发来信息,明天一早坐首班车来黑山子乡玩,张扬三步并作两步的向计生办走去准备给左晓晴回个电话过去,上楼的时候遇到了郭达亮,不知为了什么,今天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暧昧神秘达亮向张扬笑了笑道:“小张啊,回头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扬点了点头,反正也méi什么要紧事,这就跟着郭达亮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郭达亮想去上衣口袋摸烟,张扬手脚麻利的拿出了一盒万宝路拆开

  郭达亮接过一支抽了一口:“hái是外烟有劲”

  张扬把那盒刚才拆封的万宝路放在他办公桌上:“郭乡长喜欢抽回头我再给你弄几条”

  郭达亮暗赞这子眼皮儿活络,嘴上却装模作样道:“小张啊你这可是公然贿赂上级领导啊”

  张扬笑道:“这可算不上贿,郭乡长对我这么好送点小小的礼物也是应该的”

  郭达亮满意点了点头,凑在烟灰缸上弹了弹烟灰看似漫不经心道:“王书记去县里了,回头你召集一下,我们去会议室开个会”

  张扬微微一怔,王博雄在这样的要关头居然去了县里,难道是为了大字报的事情

  郭达亮的目光投向窗外:“天早晨大字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有人存心不想让黑山子乡素净啊,有封匿名信直接送到了县纪委,王书记这次去县里十有**是为解释这件事去了”

  张忽然想起杜宇峰两口子餐桌上说的话,那啥……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王博雄这次想要解释清楚恐怕méi有那么容易

  达亮叹了口气道:“现在乡里乱成了一团,胡乡长被停职,陈副乡长病假,耿主任hái在住院,王书记和于副乡长去了县里,现在只剩下我和老林了,小老弟啊,你可得多帮帮我”

  张扬总觉着郭达亮这句话后面hái藏着其他的含义,转念一想,这次匿名信加大字报事件把王博雄搞得焦头烂额,真正得到利益的却只有郭达亮,难道这些事情是他搞出来的,这一想法让张扬感到不寒而栗,我靠,假如真的被他猜中了,这姓郭的可gòu阴的

  张扬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意◆识到这黑山子乡表面上看简单,可是内部却是暗潮涌动,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初看简单,可是仔细一琢磨,这每一件事却似乎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从红旗小学失火事件开始,乡领导层内部就开始一场无声的战斗,先是胡爱○民的停职,现在又轮到王博雄被个人作风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唯一méi有受到牵累,而且从中获利的只有郭达亮,张扬可以看到,别人一定也可以看得到张扬对郭达亮不觉起了提防之心,他对黑山子乡的内部权力争斗并méi有太多的兴趣,通过这些日子的锻炼,张大官人对体制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刚开始的时候,他对李长宇把自己放在黑山子乡hái是有些抱怨的,可现在却发现越是基层越是贫困的地方干部的内部斗争就越是激烈,而且这种斗争的残酷性和直接性恐怕是在其他部门找不到的,张扬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初步目标,首先要在黑山子乡转为正式编制,寻找机会混入党员队伍中,然后就可以理所当然的要求李长宇书记给他提升一个等级

  黑山子乡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跳板,而他就像清台山上的一个过客,无论黑山子乡内部斗得如何热烈,只要不触犯他的利益,他都乐得坐山观虎斗

  张扬并不知道,现在郭乡长的心中极是高兴又是担心,假如王博雄因为匿名信的事情倒下,肯定是郭代乡长乐于看到的结果,可是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匿名信不是自己写得,那些大字报也和他méi有任何关系,联想起之前把红旗小学捅到香港安老先生那里的事情,郭达亮加感觉到不安,究竟是谁在一步步操纵着这些呢?看得出这个潜在的阴谋者一定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先对付胡爱民,然后又将矛头转向王博雄,下一个呢?郭达明忽然意识到假如王博雄真的倒下,黑山子乡的领头人就是自己了,内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寒意,下一个会不会将矛头指向自己呢?郭达明虽然是当局者,可是他并不迷糊,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个背后的阴谋者一定是黑山子乡七名常委中的一个

  李振民?郭达明摇了摇头,他首先否定的就是李振民,身为主管文教卫生的副乡长,李振民只是侥幸躲过了红旗小学事件的责任,他的弟弟李振东现在又出了这件事,李振民简直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从他请病假的事情上就能gòu看出,这厮急着撇开自己的关系,他应该不是这个阴谋者 ■
  林成斌?也不像,抛开林成斌和自己的关系不谈,林成斌明年就到点了,他搞这些事情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从利益的角度上来看,林成斌是最不可能的一个

  剩下的只有一个于秋玲了,从于秋玲平时的为人■来看,她为人谨慎,心地也算得上善良,这个纪委主任hái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她的丈夫是县工商局局长徐兆斌,于秋玲来黑山子乡只不过是前来镀金的,在红旗小学事件发生之前,已经传出了她很快要被调去县纪委的风声,好像也méi有太大的可能

  【章鱼月初的目标是书月票保五冲三,可眼看三四名把咱越甩越远了,心中这个不甘啊,咱们书友也有力量啊,不能这么早就退出争夺,关键是这个月月初七天月票加倍,要是被甩下,以后追赶就很难了,拜托大家帮帮忙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