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哥不想用暴力】(2)


  【求推荐收藏】

  司机点了点头:“兄弟,消遣我是不?”

  张扬看似无邪de笑着:“孙子,我就是消遣你”

  “知不知道这是哪儿?”司机在这时候居然还能够沉得住气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那名女售票员带着四名魁梧de汉子正气势汹汹de向这边赶来,想不到一个小小de司机在当地还有如此de势力,不知为何,张扬忽然想起了刘海涛,身为县委书记de司机,应该比眼前de这位有权势,看来权力无论大小,在乎你怎样能够发挥出它de最大力量

  张扬并不想打人,打人那是粗活儿,现在哥进了官场,使用暴力之前必须要考虑考虑,官场人玩得应该是智慧,动辄打人那多没水平

  四名大汗穿着黑色de棉袄棉裤,手中或拿木棍或拿木叉,凶神恶煞般将张扬围在中心

  公车司机冷冷看着张扬,目光中充满了倨傲,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他也不想打人,毕竟在乡政府门前动手影响肯定不好,没有必要de话谁都不想惊动政府,他对张扬下了最后通牒:“给钱”

  张扬强忍住三拳两脚把这帮刁民收拾一顿de冲动,他摇了摇头:“客运公司de?前几天韩传宝挨揍de事情你不会没听说过?要不要我给韩唯正打个电话?”

  公车司机显然愣了,韩传宝被打de事情在客运公司传得沸沸扬扬,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还知道打韩传宝de小子叫张扬,是个卫校实习生,可是眼前de这个少年和那件事又有怎样de联系?

  张扬眯起双目,看着空中de浮云,他de表情有几分不屑,又有几分冷傲:“我是张扬”

  司机de内心一沉,他de目光随之涣散,他无法断定眼前de年轻人究竟是不是那个张扬,可他不敢赌,他没有那个胆色

  “假如你现在不走,后果自负”张扬已经看透了他de内心,chà距,这就是chà距,对方甚至连最基本de掩饰和伪装都不懂,这就是层次,层次dechà异决定对方根本没有做他对手de资格

  公车司机一言不发,用力挥了挥手,转身走向汽车,那四个汉子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de结局,一个个怔怔de愣在那里

  张扬冷酷de目光一一从他们de脸上扫过:“我记住你们了”然后背起行囊,大步向乡政府大门走去

  尘土漫天,风中传来小女孩脆生生de声音:“爷爷,他们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一个苍老de声音答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de好人,也没有绝对de坏人,你还小,等你长大后就会明白……”

  ************************************************************************************************************************************************************************************

  张扬从不以好坏这个标准来衡量自己,因为他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会在意别人怎样看怎样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任我生前荣华富贵,哪管死后洪水滔天,对于死过一次de张大神医来说,活一天便是赚一天,活一世就是赚一世,人生得意须尽欢,老子这次就是要痛痛快快de活着

  张扬昂首挺胸走进乡政府大门de时候很快就引起了许多人de注意,黑山子乡经济收入春阳县倒数第一,乡政府de门脸儿也是全县倒数第一,两扇大铁门锈迹斑斑,两旁de水泥门柱上黄色漆皮已经多处剥落,如果不是那一排排代表政府权力de招牌,根本谈不上任何de威严之处

  门卫是个pàngpàngde老头儿,腆着肚子拦住了张扬:“干嘛地?就要下班了,有事儿明天再来”

  张扬掏出BP机看了看,现在是下午两点,按理说乡政府应该是两点才上班,怎么就下班了呢?初到贵地,对待这些衙役还是要讲究些策略de,没摸清chǔ情况之前◆,还不能盲目立威,门卫虽然是个不起眼de角色,可这出来进去de人们无一能够逃过他们de法眼,想了解这里de情况首先就应当从这儿开始,再说谁都不想一进门就看到人家苦大仇深de一张脸不是?

  张扬◇◇笑了笑,从口袋中摸出一盒阿诗玛,没拆封就递到那pàng老头儿de手里,门卫姓孙,官称老孙头,看到张扬出手这么大方,不由得有些愣了,以往就算有人给他上烟,也就是一支两支de,而且多半都是地产de红宝,阿■◇笑了笑,从口袋中摸出一盒阿诗玛,没拆封就递到那pàng老头儿de手里,门卫姓孙,官称老孙头,看到张扬出手这么大方,不由得有些愣了,以往xiàolexiào,cóngkǒudàizhōngmōchūyīhéāshīmǎ,méichāifēngjiùdìdàonàpànglǎotóuérdeshǒulǐ,ménwèixìngsūn,guānchēnglǎosūntóu,kàndàozhāngyángchūshǒuzhèmedàfāng,búyóudéyǒuxiēlèngle,yǐwǎngjiùsuànyǒuréngěitāshàngyān,yějiùshìyīzhīliǎngzhīde,érqiěduōbàndōushìdìchǎndehóngbǎo,ā★诗玛他虽然没抽过,可这烟de价格他知道,一盒七块五,这小伙子出手也太大方了,难道是有事相求?老孙头一琢磨,这烟就没敢当时接过来,一把推了回去:“小伙子,这里是乡政府,别搞那些送礼de勾当”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大爷,我是来上班de,这烟你收着,权当是给你de见面礼”

  “上班de?”老孙头一头雾水,他怎么从没见过这个小伙子,看到张扬长得一表人才,又笑容满面,老孙头不觉对他有了三分好感:“小同志,你在哪个部门?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张扬又将那包阿诗玛拍到了老孙头手里:“县人事部委派我下来主持乡计生办de工作”

  老孙头一听就懵了,大爷de我没听错?主持计生办工作?那都是些老娘们干de事情,哪有大小伙子搞计生de呢?不怕被人笑掉大牙?他半信半疑de看着张扬

  这时候一位骑着永久28自行车de中年男子进入了大门,乐呵呵向老孙头打了个招呼:“老孙,来亲戚了?”来de这位是黑山子乡副乡长李振民,他分管文教卫生,今年52岁了,属于那种没有机会晋升,老老实实等退休de一类人,平日里为人极是和蔼,因为出身就是黑山子乡,在本地de群众基础相当不错,可惜没啥管理才能,是个公认de老好好

  老孙头咳嗽了一声慌忙把那包阿诗玛装入了裤兜,然后笑眯眯de介绍说:“李副乡长来得正好,这小伙子是县委派下来de,说是要主持计生工作”

  李振民愣了愣,他在乡里没有什么实权,平日里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徐金娣被人打断双腿de事情他倒是听说了,目前乡里de计生工作暂时搁浅,乡里原打算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他,李振民早已打定了主意,说什么都不会把这吃力不讨好dechà事接下来,想不到正犯愁就来了这么一位及时yǔ,李振民上下打量着张扬,心中也是有些奇怪,这小伙子也太年轻了,比我最小de丫头都显着年轻,看起来也就是个高中生

  张扬已经主动伸出手去:“李乡长,我叫张扬,是县委派来主持计生工作de”

  【公布一个书友群100491586,欢迎加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