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葛大队的床头风】(1)


  【周末冲击书榜,章鱼请求推荐票支援,本周推荐弱了点,只能依靠大家了】

  他们在宿舍的大厅前分手,左晓晴抬起那双泉水般明澈的美眸静静看着张扬:“我忽然忘记了,应该向你说声谢谢……”

  张扬笑了起来:“应该说谢谢的是我”想起王忠科率领警员想要强行带走自己的那一刻,张扬对这位wài柔内刚的女孩顿时充满了感激,虽然左晓晴的勇敢有她家世背景的因素在内,可是在那种时候能够站出来毕竟需要很大的勇气

  “那就算我们扯平了”左晓晴留下一个微笑,然后飘然走向楼梯

  张扬静静看着她的倩影,bú觉有些发呆了,直到陈国伟和王锐冲上来搂住他的肩膀:“嗨张扬你那一手擒拿功夫真是太帅★了,那是shí么功夫?”

  “分筋错骨手”张扬说完就向宿舍走去,只留下陈国伟和王锐两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韩传宝充分体会到了分筋错骨手的厉害,他耷拉着脱臼的手臂当晚就去了县医院挂了急◎诊,拍片证明这是脱臼,可是脱臼的位置十分奇怪,骨科当值的医生研究了半天也没有把握利用手法复位,最后只能建议他去县中医院看看,于是韩传宝忍痛去了县中医院,他的父亲韩唯正自然也被惊动了,利用自己的关系找到了县中医院的骨科老主任,看过片子,那位老主任摇了摇头丢了一句话:“手法复位是bú可能的,要bú就开刀,要bú就去市级医院看看”

  这下爷俩儿的确有些傻眼了,要知道这位老主任在江城市骨科学术界也是泰斗级的人物,他既然这么说就算是到了江城估计也没有shí么办法,韩唯正看着儿子这副模样又是心疼又是恼火,恼火的是因为他bú知dé罪了多少的强势人物,心疼的是毕竟是自己的心头肉,总bú能眼睁睁看着他受罪bú是?

  韩传宝把一切的责任都归结到张扬的身上,咬牙切齿道:“bú要让我再碰见他,否则我一定要弄断他的双腿……”话还没说完,后脑就挨了老子狠狠的一巴掌

  韩唯正愤怒的骂道:“你小子◇还嫌给我惹事惹débú够,人家一个电话连县公安局邵局长都亲自来了,人家背后是谁?那是县委李书记,那是市局田局长”

  韩传宝被骂的垂下头去,刚才他也只是说说狠话罢了,当时的全过程他都是亲眼所见,○◇还嫌给我惹事惹débú够,人家一个电话连县公安局邵局长都亲自来了,人家背后是谁?那是县委李书记,那是市局田局长”

  韩传宝被骂的垂下头去,刚才他háixiángěiwǒrěshìrědébúgòu,rénjiāyīgèdiànhuàliánxiàngōngānjúshàojúzhǎngdōuqīnzìláile,rénjiābèihòushìshuí?nàshìxiànwěilǐshūjì,nàshìshìjútiánjúzhǎng”

  hánchuánbǎobèimàdechuíxiàtóuqù,gāngcáitāyězhīshìshuōshuōhěnhuàbàle,dāngshídequánguòchéngtādōushìqīnyǎnsuǒjiàn,就算他脑子再bú济事,也明白人家背后的靠山是自己惹bú起的,抛开这些靠山bú言,单单是叫张扬的那个小子,举手抬足之间就把自己和两名手下弄成了这副惨样,人家的战斗力bú容置疑

  韩唯正心潮起伏脑海中默默盘算着该如何应对这件事刚才王忠科已经在电话中将发生过地事情详细叙述了一遍自然免bú了向他抱怨了一通韩唯正担心地bú仅仅是儿子地伤情让他担心地是这一连串地后续影响邵卫江、李长宇、田庆龙无论其中地哪一个都bú是他所能够抗衡地自己儿子地毛病他这个当爹地是清楚地韩唯正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刻苦专营方才有了现在地位置往往dé到地越是艰难越是bú想失去而自己所拥有地一切因为儿子地年少轻狂一夜之间已经变成了未知韩唯正清醒地认识到假如这件事处理bú当地话自己很快就会被打落尘埃永世无法翻身

  韩唯正迅做出了一个决断:“小宝查清楚那两个女孩丢了shí么东西尽快把失物找到”

  在此之前王忠科已经向韩传宝下过通牒了韩传宝叹了口气:“我问过客车司机了应该是梁集地孙耙子那伙人干dé我跟他打过传呼可是这狗日地bú回电话”

  韩唯正忍bú住骂了一句:“没出息地东西你整天跟那帮无赖小偷混在一起能有shí么好下场?这帮败类又有哪个是讲究信义地?”他停顿了一下:“她们丢shí么东西你应该做过笔录现在你就去给我买丢shí么买shí么实在买bú到地就用钱给我补上”

  “bà……”韩传宝这才意识到事情比他预想地还要严重dé多

  “还有明天开始你这个保卫科长就bú要干了孙传福那几个参与斗殴地临时工全都给我撵回家去”

  “bà……”

  “别他妈叫我bà,我韩某人怎么生出你这么个bú争气的东西”韩唯正愤愤然斥骂着

  骂归骂,可该心疼的还是要心疼自己的儿子,要bú怎么会有护犊子的说法,韩唯正就是个护犊子的人,而且为了这个宝贝儿子,他可以低下高傲的头颅,甚至bú惜放下自尊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韩传宝去向张扬道歉,之所以先选择去找张扬道歉,一是因为张扬是个男生,男人和男人之间沟通起来应该相对容易一些,二是因为张扬的背后是县委书记李长宇,在韩唯正看来,李长宇无疑要★比远在江城的公安局长田庆龙加可怕,毕竟田庆龙想要对付自己还需要动用其他的手段,而李长宇想要对付他只要说一句话就够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脱臼的右臂已经折磨了儿子一整夜,这一切既然是张扬造成的,也许人家●就会有办法治好,有句古话怎么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大丈夫能伸能屈,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的,无论对方是谁,无论对方的年龄多大话说回来县委书记李长宇也比自己年轻,自己bú也是一样向人家低头

  张扬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春阳县的客运公司经理,韩唯正今年四十五岁,可对wài一直宣称自己四十六岁,毕竟谁都bú想在生肖属性的问题上成为别人酒桌上的笑谈,他身材bú高,长着一个凸起的啤酒肚,白白胖胖的脸上一团和气,头顶已经秃了大半,前额的头发留的很长,然后用梳子整齐的梳到脑后,典型的地方支援中央

  看到韩唯正身边的韩传宝,张扬已经隐约猜到了韩唯正的身份,韩传宝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昨日的嚣张和跋扈,剩下的只有可怜和痛楚,右臂的伤势折磨了他一整夜,他脸色也变dé青白,双目之中布满了血丝

  韩唯正微笑着走了过去,向张扬热情的伸出双手:“这位就是张扬,我是客运公司的韩唯正……”

  ○张扬并没有理会他,冷冷扫了韩唯正一眼,两手仍然抄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就这样,韩唯正的双手僵直在半空中,韩唯正心里这个怒啊,可是他清楚今天是为shí么来的,有求于人,人家让自己吃点憋也是没办法的事

  【友情提醒,别忘推荐收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