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借势的意义】(3)


  韩传宝表面上嚣张跋扈,可其实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看到张扬干脆利索的放到le两个,吓得愣在那里,直到张扬冲到他的面前,他才挥拳向张扬打去,被张扬一把攥住le拳头,一个顺时针的拧转,咔啪一声,丫的右臂已经被张扬弄得脱臼,韩传宝痛得杀猪般惨叫起来

  外面的几名保卫人员听到里面的动静,一个个慌慌张张的冲le进来

  看到张扬抓着韩传宝的头发正在朝火炉上拖呢

  “你住手殴打国家工作人员,你这是犯罪知bú知道?”

  张扬bú屑地笑le起来:“一边凉快去,少给自己找bú自在,这孙子想暗算我在先,合着我就该让他打?”

  韩传宝的脑袋距离火炉已经越来越近,炭火的炙烤让他满头满脸都是大汗,他甚至都闻到le头发烧焦的味道,吓得连声音都变le:“小子,你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你他妈bú是喜欢欺负人吗?今儿我就让你尝尝被人欺负的滋味”

  韩传宝知道今天遇到硬茬子le,这小子毕竟在社会上混le多年,好汉bú吃眼前亏的道理还是懂得的,他颤声道:“兄弟……兄弟……咱们有话好说……有什么问题坐下来谈好bú好……”

  左晓晴知道张扬是个天bú怕地bú怕的主儿,如果bú出面劝劝他,保bú齐这小子干出什么事来,现在是法治社会,事情闹大le对他自己也没有好处,左晓晴走le过去:“张扬,算le”

  洪玲恨死le这帮保卫kē的狗腿子:“bú能这么算le,我们的包都被划烂le,东西被偷le,他们bú去抓小偷,反而把我们关在这里,太过分le”

  韩传宝眼看自己离火炉越来越近,再bú服软,这小子八成要把自己这张脸当烙饼给烙le:“都是我们的工作失误,我们冤枉le好人……兄弟……大姐……您两人的损失我赔……”

  左晓晴听到人家话都说到le这个份上,又小声劝le张扬一句,张扬面子也有le,气也撒le,这会儿刚好顺着台阶往下走,张神医虽然来到现代社会bú久,可也明白封建社会早已过去le,现在是社会主yì初级阶段,咱们中国是法治社会,张扬这才放开le韩传宝的脑袋,韩传宝耷拉着右胳膊哎呦bú止的逃到一边

  张扬指着韩◎传宝的鼻子骂道:“你小子最好马上赔偿我朋友的损失,否则你那条胳膊就别想要le”

  韩传宝又惊又怕,他的右臂因为脱臼已经完全bú听使唤le,看来人家的确没有夸大其词,正想着服软的时候,外面忽然传▲◎传宝的鼻子骂道:“你小子最好马上赔偿我朋友的损失,否则你那条胳膊就别想要le”

  韩传宝又惊chuánbǎodebízǐmàdào:“nǐxiǎozǐzuìhǎomǎshàngpéichángwǒpéngyǒudesǔnshī,fǒuzénǐnàtiáogēbójiùbiéxiǎngyàole”

  hánchuánbǎoyòujīngyòupà,tādeyòubìyīnwéituōjiùyǐjīngwánquánbútīngshǐhuànle,kànláirénjiādequèméiyǒukuādàqící,zhèngxiǎngzhefúruǎndeshíhòu,wàimiànhūránchuán来le警笛声,刚才张扬在里面大打出手的时候,保卫kē已经有人偷偷拨打le报警电话,车站派出所就在客运站隔壁,听到消息马上就赶le过来

  看到事情真的闹大le,原本聚拢在门外的实习生吓得向周围散▲去,大家都有着大好的前程,谁都bú想被弄到局子里bú是?

  来得四位警员都是韩传宝认识的,因为所在辖区的缘故,平日里他们没少打交道,彼此的关系何止是熟络这么简单,领队的派出所所长王忠kē跟韩传○宝的父亲韩唯正私交是非同一般,听到有人在客运公司保卫kē公然殴打工作人员,王忠kē的火“腾”地一下就上来le,这还le得,现在是法治社会,居然有人敢殴打执法人员,眼里还有没有国法?

  韩传宝看到派出所来人le,腰杆马上就直le起来,底气也足le许多,他捂着受伤的膀子跑到王忠kē面前:“王所,就是他,他bú但逃票,还殴打保卫kē工作人员,你看……他把我胳膊都给弄断le”

  王忠kē看le看耷拉着肩膀的韩传宝,又看le看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孙传福,目光落在杀气腾腾的张扬身上,内心也bú禁怔le怔,这厮的战斗力也的确强悍le一些,韩传宝姑且忽略bú计,孙传福和另外一名保卫人员可都是膀阔◇腰圆身材魁伟的主儿,也是韩传宝手下最有战斗力的两个,想bú到在这个年轻人的面前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王忠kē内心中悄悄盘算le一下,单单是殴打国家工作人员这一条罪状就能把这小子弄进去,他冷冷看◆le看张扬,王所对自己眼神的杀伤力有着相当的信心,只可惜他从对方的眼里没有找到任何的畏惧,王忠kēyì正言辞的喝道:“把他带回去”

  洪玲看到事情越闹越大的确有些傻眼le,她的伶牙俐齿也没有le发挥的余地

  左晓晴却向前走le一步,和张扬并肩站在那里:“你们是警察,那么你们应该知道非法禁锢他人自由有没有触犯国家的法律?”

  王忠kē愣le愣,从左晓晴的穿着谈吐,他已经看出这□小姑娘应该bú是普通家庭出身,他在警务系统已经工作多年,对于各种案例有着极其敏锐的嗅觉,韩传宝的为人他是le解的,平日里利用手中的那点职权在长途车站一带称王称霸,这小子还有一个好色的毛病,骚扰女乘客的◆事件时有发生,今天的事情八成就是因此而起说实话王忠kē打心眼里还是瞧bú起韩传宝这个纨绔子,如果bú是看他老爹的面子,王忠kē是bú会为他出头的

  王忠kē并没有理会左晓晴的质问,双眉微微皱le皱:“带走”毫无回旋余地的语气已经表明他要旗帜鲜明的站在韩传宝一边就算秉着公平公正的处理原则,现在韩传宝的胳膊显然出le问题,孙传福的鼻子仍然在出血,假如鼻梁有骨折现象就能靠上轻伤害,这小子要为自己的冲动付出惨重的代价le

  两名警员大步走le过来,左晓晴勇敢的挡在张扬面前:“我bú许你们带走他”

  左晓晴表现出的勇敢多少让张扬有些感动,洪玲目瞪口呆的站在一边,能让平日里温柔娴淑的左晓晴bú顾一切维护的男孩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从旁观者的角度,她敏锐的觉察到le什么

  张扬从来都bú是个一味蛮干的主儿,事情的轻重他分得很清楚,假如他做事bú考虑后果的话,保卫kē的三个人现状要惨痛的多,张扬也知道大沿帽上的那颗金灿灿的警徽意味着什么,来到这时代的时间越长,他对周围一切的le解也就越深,脸上荡漾着淡淡的笑容:“我可以先跟家里打个电话吗?”

  面前的小警员威严十足的吼叫着:“bú行”

  【bú知什么原因,和成绩bú成正比,希望兄弟们多多推荐收藏,给予章鱼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