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这块玉不简单啊!


  “美国天浩集团的黄振兴。”郑岚小声地说一句,然后转身离去。

  黄振兴!岳小吟就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傻傻地愣在了原地。

  身为富家小姐,岳小吟当然听过黄振兴的大名,尤其这段shí间,黄振兴更是成了天南省上流人士包括她老爸岳郁双口中经常提起的财神爷。

  这可是一位丝毫不逊色给刘广鹏的大富豪啊,而且还是华侨!

  这东哥究竟是什么来头啊?怎么连黄振兴都认识他,还跟他这么客气,还出这么高的金额拍买他的那块“破玉”?

  就在岳小吟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站在原地shí,张卫东已经和刘广鹏还有黄振兴有说有笑地走了,走前,张卫东目光有些冰冷地扫了杨卫扬等三人一眼,吓得三人尤其杨卫扬急忙低下了头,看都不敢看张卫东一眼。

  “黄总?黄总?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就在众人目送张卫东远去,心情复杂久久无语shí,突然伪娘阿文拍了下大腿尖声叫了起来。

  “我草,阿文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尖叫行不?会把人的心脏病给吓出来的。”洪永等人被阿文一叫,全都惊醒过来,怒瞪着他道。

  阿文这次倒没再像上次一样叉腰跟洪永对骂,而是一脸激动地道:“我知道那个黄总是谁了。”

  “是谁呀?”见阿文提到黄总,众人倒也忘了责怪他的尖叫声,都将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

  “他是黄振兴,美籍华人巨商黄振兴,没错一定是他,上次我在天南日报上见过他跟省长的合影!”阿文激动得口沫横飞道。

  “我草,不是吧?竟然是黄振兴!”洪永等人闻言忍不住爆粗口道。

  “没错是他,刚才我问过郑经理了。”岳小吟的话证实了阿文的猜测。

  大厅一下zǐ静了下来……

  张卫东本以为五号别墅的布置已经够奢华了,等到了一号别墅后,他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奢华,那是一种骨zǐ里都透着低调的奢华。

  三人坐在三面都能看到山林和山脚如长龙一般蜿蜒奔腾的南江的临窗位置。旁边除了一位替他们服务的清纯少女再无其他人。

  桌zǐ上摆的是一瓶没有标签,但从软木塞看nián份应该已经很久了的葡萄酒。张卫东觉得这瓶酒跟王自江拿出来拍卖的酒有些相似,便指了指道:“这不会是什么1949nián的波尔多酒吧?”

  刘广鹏和黄振兴都有些惊讶地看着张卫东,然后刘广鹏笑道:“正是1949nián的波尔多酒,没想到你对葡萄酒还有研究。”

  “什么研究不研究,刚好今晚有个人拿了这么一瓶酒拍卖,我之前还想着那瓶酒会是什么味道,这么贵。没想到今晚就有机会尝一尝了。”张卫东笑道。

  “哈哈,那倒是巧了。”刘广鹏笑道,然后冲服务员指指葡萄酒,示意她给众人倒上。

  酒瓶一开,空气里便飘散着浓浓的袭人香气,似乎是玫瑰花香,又像是成熟热带水果的浓香,芬芳扑鼻,饶是张卫东并不是好酒之徒。还是动了想喝一点的念头。

  酒了喝一些,话渐渐有些聊开。

  黄振兴终于忍不住内心对那块玉的好奇,旁敲侧击道:“张先生。刚才那块玉佩戴有没有什么讲究?”

  刘广鹏本来对那块玉就有点好奇,如今见黄振兴特意请教张卫东如何佩戴那块玉,顿shí也来了兴趣,笑道:“难道佩戴玉石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其实黄振兴不问,张卫东也会特意交代一番。毕竟这块玉他还是花了点心血进去的,不仅有护身之用,常nián佩戴也有清心养生的效果,若黄振兴只把▲它当普通玉来看待,那就真是浪费了。

  “讲究倒没有什么讲究。贴身带着就可以。不过最好佩戴的人能滴上一滴血在上面,这样效果可能会好一些。”张卫东想了想说道。

  因为这块玉石被张卫东布置了★一个小五行阵,勉强已经算是半成品的法器,若能滴上一滴血,跟佩戴的人联系就会更紧密一些。万一遇到危险,发挥的效果也必将更强一些。

  本来听张卫东说没什么讲究,黄振兴心里还有点小失望,以为这真的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但等他听到后面那句话shí。眼睛一下zǐ就亮了起来,心里激动难抑。

  竟然果真被自己猜中了,这块玉不简单啊!

  “谢谢张先生指点。”黄振兴难掩激动道。

  “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你就别张先生张先生叫了,跟刘师兄一样叫我卫东吧。”张卫东笑道。

  黄振兴倒也不是矫情的人,闻言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你也别叫我黄总,叫我振兴吧。”

  “你nián纪比我大,我还是叫你黄大哥吧。”张卫东笑道。

  黄振兴见张卫东叫自己黄大哥,心情是既激动又忐忑,眼前这位可是真正神仙般的人物啊!

  “卫东你得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戴块玉还要滴一滴血,难道这块玉像小说里写的一样是件宝贝,需要滴血认主什么的?”刘广鹏笑着打断两人道。还别说,他心里xiàn在还真是被这块玉给搞得像只猫一样在心窝里挠。

  当然,刘广鹏之所以会这么好奇,主要跟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有莫大关系。这两人一位是华人巨商,一位是被武林中颇有些神秘色彩的张自悠、陶吉斌还有尘虚道长三人同shí引为同道中人的nián轻人,随便一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否则换成其他人来,就算说得天花乱坠○刘广鹏都不屑一顾。

  “算不上什么宝贝,只是一块护身玉符,滴了血后效果会好一些。”张卫东笑着随口解释道。

  刘广鹏跟张自悠等人有些交情,倒也知道一些道家之事,知道这些东西有shí候并不★全都是骗人的,关键是要遇上有真本事的大师而不是江湖上骗人的术士。张卫东既然能得张自悠等人认可,显然应该还是有点真本事的,所以刘广鹏闻言便也就释然了。只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刘广鹏没有经历过黄振兴所经历☆的事情,虽比常人更相信有神鬼怪力这种超能力的存在,但内心深处终究还是不以为然。况且这种东西本来就很玄乎,就一块玉从表面上看也确实看不出有什么护身功效。

  “原来是这样,那黄老弟你可要滴了血再佩戴。卫东在这方面是真有些造诣的,跟那些江湖上骗人的术士是不一样的。”刘广鹏闻言笑着叮嘱了黄振兴一句。

  虽然心里不大以为然,但相对于那些江湖术士,刘广鹏还是相信这块玉是有点效果的,无非认为没有◇传说中吹嘘的那么玄乎罢了。

  “那是当然,卫东是真正的大师。”黄振兴深以为然道。

  刘广鹏眼里惊讶之色一闪而逝,他本以为自己算是对张卫东有信心了,没想到黄振兴对张卫东更有信心,甚至都带□有一丝崇拜的味道。

  “呵呵,我倒更希望黄大哥能把我看成一位老师。”张卫东笑道。这也是张卫东心里话,老师这个身份能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真正有血有肉的人,而大师,却让他觉得自己成了另类,一个跟这个社会脱节的人。

  多么有姿有彩的生活,多么美好的青春,张卫东可不想xiàn在就过上像洞明那样整天窝在深林里,日复一日没有变化地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为人师表,怪不得卫东你会来参加这次慈善派对。”黄振兴说道,心里却暗暗感慨,虽说高处不胜寒,可又有几个人这辈zǐ不是削尖了脑袋想站到那高处不胜寒的位置。也只有像张卫东这样的真正高人,才能把这一切都看开看破啊。

  “呵呵,你们不说,我倒忘了卫东还是一位老师。不行,你黄老弟远来是客都替山区贫困学生捐了五千万,我这个地主总不能不捐点,况且卫东还是老师呢。要不这样,卫东你这个老师为了山区贫困学生再辛苦一点,出点血,帮我也弄一块像黄老弟这样的玉,我也捐个五千万。”黄振兴这么一说,倒提醒了刘广鹏,况且黄振兴对那块玉这么重视,刘广鹏也确实有点好奇。刚巧过一段shí间孙zǐ满周岁,送块护身玉给他当礼物也不错,这种玉就算不能真的保佑出入平安,总也有那么点效果,至少比那些江湖术士吹嘘的更实在。

  张卫东自然希望这种慈善款项多多益善,见刘广鹏这么说,笑道:“那我可要替那些山区贫困学生谢谢你了,不过我xiàn在手头没有,恐怕要先赊账◆,过几日才能做出来给你。”

  何止没有,张卫东xiàn在手头连块玉都没有。

  “哈哈,赊账这两个字用得好!”刘广鹏开怀笑了起来,接着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我尽管不知道★你们今晚总共筹集了多少款项,但就xiàn在我和黄老弟凑的款项,就有一亿了。这不是个小数目,这笔款怎么用,由谁来统筹使用,我觉得需要认真考虑一下。”笑后刘广鹏话锋一转,表情颇为严肃地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