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青城


  “卫东,这件shì你放心好了,我跟他们的赵市长很熟,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他妈的,这些乡干部屁点大的本shì没有,尽知道欺负老百姓。”施逸群说道

  张卫东听说施逸群跟周浩家乡所在市的市◇长很熟,不禁喜上眉梢道:“那我就放心了,要不然我都准备跟学生一起跑趟你们江苏了。”

  “你来江苏玩我是十二分欢迎,但你要是为了这shì亲自赶来江苏,那我施逸群以后可就没脸见武林同道啰。好了,我◇先给赵市长打电话,等shì情办妥了,我再给你回话。”施逸群说完挂了张卫东的电话。

  张卫东收起手机重新返回宿舍,周浩等人见班主任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心里忍不住浮起一丝疑团,心想难道张老师真找到人☆了?这不可能啊?

  “我那位朋友刚好认识你们那边的一位领导,我已经跟他提了你家的shì情,他现在正打电话解决,等会儿应该会有回信,所以周浩你不要担心,你爸会没shì的。”张卫东对周浩说道。

  “真的吗?”周浩还有宿舍里的人都不敢相信地道。他们还真没想到,年纪轻轻的班主任人脉竟然真的这么广,连江苏那边都能找到办得上shì情的朋友。

  “当然是真的,好了,期末考临近了,你们都抓紧时间复习,晚上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周浩的。”张卫东点点头道。

  “谢谢张老师,你放心,只要我爸没shì情,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决不让你失望。”周浩看着张卫东一脸认真地道。

  张卫东欣慰地拍了拍周浩的肩膀,什么也没再说便转shēn走了。

  “你说张老师的朋友真的认识周浩老家的领导吗?不会是吹牛,唬弄张老师吧?”张卫东走后,一位学生质疑道。

  “我也觉得有点悬,听说张老师今年才二十三岁。他认识的朋友估计岁数也应该差不多吧,能认识什么领导?”另外一位学生附和道。

  “不管张老师的朋友有没有这个能耐。我都很感谢张老师。”周浩说完叹了一口气,他也很是怀疑啊。

  赵市长全名赵永德,是周浩老家所在市的市长,他的祖上便是盐帮出shēn的。赵市长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可以说除了他自己的努力之外,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盐帮在背后的支持和推动。只是因为政府官员的shēn份比较敏感,除了盐帮内部少数几位核心成员,其余人皆不知道赵永德其实也算是半个盐帮的人。

  当然张卫东就更不知道这个内幕了。施逸群也不会跟他交代得那么清楚。

  挂了张卫东的电话后,施逸群便亲自给赵市长拨去了电话。

  光施逸群远通集团老总的shēn份,赵市长都不敢轻慢省内这么一位举足轻重的大企业家,更别说施逸群暗地里还是盐帮的帮主。所以赵永德见施逸群大晚上的特意打电话过来交代周浩父亲被抓的shì情,哪敢有半点怠慢。挂了施逸群的电话之后,马上就亲自给周浩老家的张县长打去了电话。

  张县长是赵永德一力提拔上来的,况且赵永德这一市之长也不是随口叫叫的,那可是市里的第二把,真正有实权的大人物。所以赵永德一打通张县长的电话。也懒得跟他转弯抹角,直接就先把他批了一通,质问他这个县长是怎么当的?为什么乡干部霸道毁约。还能把承包人给抓起来,这不是无法无天是什么?这样的干部还留着干什么?

  张县长本来是在家里吹着暖烘烘的暖气,但被赵永德这么一骂却是心惊肉跳,冷汗直流。到了他们这样级别的官员,在市里说起来也算是一方诸侯了,若不是领导真的很生气,是不会这么叫骂的。当然领导这么骂你,若不是两者真有矛盾,故意整你。那往往表示领导是把你当自己人看的。

  但不管领导是不是把你当自己人看,领导生气并且开骂了总不是件好shì,如果这个时候再不懂得引起重视,恐怕就算是☆自己人,领导也会毫不客气地手起刀落。削了你的官帽子。

  张县长又哪里知道,赵永德之所以这么生气,一方面固然是这件shì性质很恶劣,让他shēn为一市之长忍不住为之动怒,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这件shì情惊动了盐帮大佬施逸群亲自给他打电话。说得好听点,是帮主托他赵市长办点shì情,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帮主对他赵永德主政一方能力的质疑。shēn为半个盐帮弟子的赵永德能不急?能不上火吗?

  既然市长fā火了,张县长屁gǔ当然坐不稳了,当晚就一个电话打到乡里,让他们马上放人,然后想想又不放心,又让秘书安排车子,大冬天晚上的坐着车子往乡下赶。

  今晚对于周浩一家人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先是乡党委书记、乡长,乡里两位巨头亲自到派出所代表乡党委、乡政府对周浩的父亲周建庭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表示道歉,同时承诺合同期不到绝不会收回他们家的果园。没办法,这shì都惊动张县长了,他们哪还敢胡来,还好两人不知道这件shì还惊动了赵市长,否则估计两人哭都来不及了。

  后来周建庭稀里糊涂地回到家里,屁gǔ还没坐热,张县长竟然带着办公室主任和秘书亲自到他家里看望慰问了,当然县长大人既然到了,乡里的两大巨头是肯定要亲自陪同的。

  张县长看望周建庭时,不仅握着他的手饱含深情地说:“周老哥您受苦了!”,甚至还当着乡里两大巨头,还有村里赶来看热闹的村民,义正言辞地说对这件shì的相关人员干部,县里一定会做出严肃处理。

  张县长这话说得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后背直流冷汗,看来张县长是要动真格了,可是没听人说起周建庭上头有人啊?真要有人,他们还能让下面的人胡来吗?

  乡里的两大巨头就算做梦也没想到,这件shì竟然会牵扯到另外一个省的二流学校的一位大学老师,也就因为这位大学老师,shì情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翻天大变化。

  其实张卫东也没想到自己一个电话会在隔壁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至于周浩就更想不到。他以为班主任的朋友如果能把他父亲从派出所里捞出来,就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没想到自从班主任走后没多久。先是接到班主任的电话说shì情已经在解决了,让他不要担心。周浩接完电话,正有些惊疑shì情哪有这么快,便接到了家里报平安的电话,说他爸已经回到家了,而且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还亲自向他爸道歉,并表示荒山的合同继续有效。当时周浩就听懵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班主任的朋友竟然这么牛逼,不仅把他爸从派出所里捞出来,而且竟然还惊动乡里两大巨头亲自道歉!

  不过shì情却远远不止于此,当周浩晚自修结束回到宿舍时,再一次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县里的张县长带着人亲自登门看望他爸,并且当场表示一定会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古话有语七品县令芝麻官,但实际上,尤其在当今国内。一县之长在普通老百姓眼里绝对是非常大的官员,并不是普通老百姓想见就能见到的,更别说大冬天晚上亲自登门道歉了。

  震惊过后。周浩不禁想起了班主任说的那位朋友。他实在无法想象,班主任那位朋友究竟是什么来头,面子竟然大到这等程度,竟然连县长都要亲自登门道歉?

  ……

  青城山为中国道教fā源地之一,属道教名山。位于四川省都江堰市西南,古名“天仓山”,又名“丈人山”。因全山有36座山峰,诸峰环绕状如城廓,山上树木茂盛。终年青翠,故名青城。

  曲径通幽,青城后山,一座破落道观坐落在一偏僻的半山林木之中。

  道观门口进去,是一院落。院落里古松参天。古松之下,一位fā须皆白的老道正躺在一藤椅上,轻轻摇晃着,眼睛半闭半合,好似半睡半醒。但若有人仔细观看。或可fā现那本应该浑浊的半眯眼睛里偶有锐光闪过,竟是如剑一般的锋利,偶有山中松鼠爬过,被那如剑般锐光一扫,顿时根根松毛立起,然后倏地一下跑得不见踪影。

  道观外看破落,院落后面却有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弯弯曲曲,两边竹林青翠,竟是别有洞天,那竹林曲径一直通到一间古朴木屋,隐隐有药材的清香,还有饱经岁月沧桑的叹息声从里面飘出来。

  木屋中,尘虚道长恭谨地坐在一位老道的shēn后。

  老道面容枯瘦,脸上的皱纹如同古松开裂的树皮,露在袖袍外的双手如同枯干的树枝。老道此时正端坐在一丹炉前面,一手拿着一把浑体都是翠玉制成的扇子,一手拿着一些不知名的药材,面露难以抉择的表情。

  丹◎炉之下有柴火在烧着,把大半个丹炉烧得通红如火。

  “唉!”过了许久,老道长长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扇子还有药材往地上轻轻一放,然后站了起来。

  “师父。”尘虚道长见老道站起来,也急忙跟着◎站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自古七十古来稀,为师已经活了一百一十八岁,照理来说应当知足了。只是到了筑基门口却不得入,终是遗憾啊。”老道信步走到门外,仰天叹息道。

  “师父,不●是还有药材吗?为何又不炼了?”尘虚小声道。

  “炼了又如何?不过又是徒费珍贵药材,还不如趁早作罢,留给你们一些,或许时过境迁,你们有机缘找到完整的丹方又或者遇到高人,炼成了这筑基丹也不一定。”■老道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