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跟你讲了也没用


  苏凌菲一叉腰,高耸的酥胸显得越发壮观起来。zhāng卫东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晚被苏凌菲那一抓给撩动了**,见苏凌菲叉腰站在自己的前面,雄壮的酥胸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上下起伏着,好像那两只曾经见过的诱人小白兔要蹦跳出来似的,一时间又有些看迷了眼。

  苏凌菲见zhāng卫东盯着自己胸部看,一下子突然想起眼前这位可是头大色狼啊,三更半夜的自己把他拉进卧室里,自己竟然还傻到问他想干什么!

◇  他想干什么这不明摆着吗?

  “啊!你这头大色狼!别做你的春秋大美梦了!马上滚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想起zhāng卫东这个大色狼心里肯定想着跟自己上床的事情,苏凌菲不禁又羞恼又急,伸手就把z□hāng卫东往外推。

  “什么春秋大美梦?”zhāng卫东一边顺着推力往外走,一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地问道。

  天地良心,他的心可很纯洁的,今晚进这个屋纯粹就是准备挨批来着,又哪敢想跟苏凌菲上床的事情,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你就给姑奶奶装,使劲地装吧!苏凌菲一把就把zhāng卫东给推出了门外,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留下可怜的zhāng卫东站在门口,愣是琢磨不明白苏凌菲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不过有一件事zhāng卫东算是整明白了,这苏大美女似乎越来越好说话了,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就这样轻飘飘地把手一挥了事!

  靠在门后,苏凌菲一只手按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好险,本姑娘晚上差点就要**了!”好一会儿,苏凌菲才拍拍胸口,往浴室走去。心有余悸道。

  子时。zhāng卫东盘腿坐在床上。一缕月guāng透过移门洒落在zhāng卫东的身上,泛起一层淡淡的五彩霞guāng。

  丹田内,五颗金丹缓缓地旋转着。就像夜空中璀璨的星辰闪烁着guāng芒。一缕缕五行灵气从五颗金丹中散发出来,在空中融合在一起,不断互相滋长壮大……

  子时过去。zhāng卫东zhāng开了眼睛,嘴角挂着一丝开心的微笑。

  到了今天,zhāng卫东才真正稳住了金丹境界。现在zhāng卫东只要心念一动,便能清晰地感觉到金丹内那缕生命在悄然长大,隐隐中zhāng卫东知道当那缕生命成长到一定程度,恐怕就是他破丹成婴之日。而随着那缕生命的悄然长大,zhāng卫东明显察觉到自己的实力也在悄然变强。

  第二天是个阳guāng明媚的日子。

  zhāng卫东像往常一样洗漱后背着单肩包出了门,707房间的门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打了开来。

  红色束腰风衣,完美勾勒出了苏凌菲婀娜多姿的身段。风衣的下摆包裹住挺翘浑圆臀部,在日guā□ng下就像一团跳跃的火焰。

  “哼!”见zhāng卫东也背着包走出门,苏凌菲如丝般秀发一甩。酷酷地转过了身子。竟是不理他了。

  zhāng卫东最近这段时间跟苏凌菲相处得还算融洽,看着苏▲□ng下就像一团跳跃的火焰。

  “哼!”见zhāng卫东也背着包走出门,苏凌菲如丝般秀发一甩。酷酷地转过了身子。竟是不理他了。

  zhānngxiàjiùxiàngyītuántiàoyuèdehuǒyàn。

  “hēng!”jiànzhāngwèidōngyěbèizhebāozǒuchūmén,sūlíngfēirúsībānxiùfāyīshuǎi。kùkùdìzhuǎnguòleshēnzǐ。jìngshìbúlǐtāle。

  zhāngwèidōngzuìjìnzhèduànshíjiāngēnsūlíngfēixiàngchùdéháisuànróngqià,kànzhesū凌菲酷酷转身离去。好似又重新回到了刚见面的那一段时间,一时间倒有些不习惯。本想追上去,只是一想起zuó晚发生的事情,què还是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走着。

  发生了那种事情,苏凌菲没拿把剪刀冲向他已经算是奇迹了,就这么不理他一下子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当zhāng卫东走到楼下时,què意外看到了苏凌菲熟悉的背影。

  “喂,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走路这么慢慢腾腾的。”感觉到zhāng卫东走进,苏凌菲扭头一脸不满地瞪眼道。

  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会不知道吗?zhāng卫东本想反驳一句,不过总算想起这句话换成以前讲可以,但今天què是万万不能讲这话,所以到嘴边的话临时改了口笑道★:“在想一些事情,所以走得慢了一些。”

  可是女人有时候真的很敏感,zhāng卫东明明只是随口找的一个借口,苏凌菲què联想到了zuó晚发生的事情,俏脸飞红的同时,què还装出一副咬牙切齿的凶☆狠样子,低声道:“不准胡思乱想,要不然我……”

  说着苏凌菲做了个剪刀的动作。

  zhāng卫东猛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不禁zhāng大了嘴巴,天地良心,他刚才真的没有胡思乱想,不过被她这■么一说,倒真有点勾起了那被抓时的**滋味。

  见zhāng卫东zhāng大嘴巴一副愕然的样子,苏凌菲就知道自己多心了,俏脸不禁更红,羞恼得跺着脚道:“发什么呆,还去不去食堂吃饭的?”

 ◆ ……

  时令越发逼近年底,学生们为了年底的期末考试开始放弃了游戏,放弃了谈情说爱……

  开始腾出时间投入复习中,而zhāng卫东这个班主任也显得比往日繁忙了一些,没事的时候都会去学生宿舍转一转。一来是看看有没有学生逗留在宿舍里玩游戏、打牌什么的,二来也是想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里多关心了解一下学生的生活。

  因为去女生宿舍有些不方便,再加上女生这个时候往往比较自觉,zhāng卫东去得较多的还是男生宿舍。这一天,zhāng卫东吃过晚饭没什么事情,便顺道去了男生宿舍。

  刚过吃晚饭的时间,大多数男生都还在宿舍里,没去教室晚自修。大家见班主任来了,都纷纷起身打招呼。

  zhāng卫东这个班主任老师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总体而言还是很尽职的,再加上年纪也轻,相对而言会显得亲切一些,所以学生们都还是比较喜欢和拥戴他。当然要论喜欢的程度,女生肯定超过男生。z◎hāng卫东上课近半年,女生逃课的几乎没有一个,但男生què时有发生。对于逃课的现象,只要不过分,zhāng卫东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一直认为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了,他们应该知道什么事情更重要,也■应该知道如何处理上学跟其他事情之间的关系。如果到这个时候,学习还像初中高中时一样,需要老师家长在后面催着逼着,zhāng卫东很难想象,如果他们走上社会后,又会有多少主动性?

  zhāng卫东这种做法有不少学生认为他是年轻好欺负,过于软弱,也有相当一部分学生因此更喜欢他,觉得这个老师通情达理,不像有些老教授老学究,太过迂腐不化。

  “周浩,怎么回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zhāng卫东◆跟众人打过招呼后,目guāng落在一位叫周浩的学生身上。

  周浩身材高大,是个喜欢运动的江苏小伙子,是班级里比较活跃的分子,也是班里逃课次数较多的一个家伙。zhāng卫东因为他逃课次数比较多,▲曾经找他谈过话,刚谈过那段时间稍微收敛了一些,不过过一阵子又故态重发。

  “zhāng老师,明天我要回家一趟,需要请几天假。”周浩见zhāng卫东看向他,犹豫了一下,说道。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这个时候回什么家?况且寒假不是马上就到了吗?”zhāng卫东皱了皱眉头道。

  “家里出了点事情。”周浩闷着头道。

  “出什么事情了?你跟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zhāng卫东虽然有些恼这个周浩平时不怎么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但毕竟是自己的学生,闻言还是很关心地问道。

  “跟你讲了也没用。”周浩心情本就很烦,见班主任就像个老太婆一样问东问西的,不禁不耐烦道。◆

  毕竟是自己的学生,zhāng卫东这个时候倒也没有发火,道:“就算没用,你也讲讲看。”

  周浩这个时候心里正憋着口气,闻言干脆低着头不说话。同寝室里的同学见周浩不回答,怕班主任下不了●台,虽然这种事情班主任也确实帮不上忙,但还是主动解释道:“zhāng老师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听周浩说,是他的父亲在乡里承包了一座荒山,前几年种上了些果树,今年刚开始有些起色,乡里què说要收回去,这不周浩的父亲气不过,跟乡里的干部闹了起来,不曾想派出所的人反倒把他抓了起来,所以周浩想回家一趟。不过,我们认为这种事情,周浩就算回去也没用,都劝他不要回去,可他不听。”

  zhāng卫东不听还好,一听差点吓了一跳,心想幸好自己这几天窜门窜得勤快一些,要不然以周浩这性子回家去,指不定就要跟乡干部打起来,真要这样事情可就闹麻烦了。

  “这个假我不批。”zhāng卫东当机立断道。

  周浩刚才故意不回答班主任,一方面确实是心里憋着火,另外一方面就是担心班主任听了这事后不准假,如今见班主任果然不准假。年轻人本就因为父亲受欺负肚里憋着一团火,闻言这团火便腾地蹿了上来。

 □ “你不准我假,我也要回去。”周浩猛地站起来说道。

  “你先听我说完,我先给一位江苏的朋友打个电话,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他如果能帮忙解决,你就不要回去了。如果他不能帮忙解决,我跟你一起回你老家一趟。”zhāng卫东见周浩一再跟自己dǐng嘴,本想发火,但想想他父亲目前的处境,最终还是和颜道。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