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禁制


  gù肖飞见张卫东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冷笑,心里不禁一个咯噔,下意识地抬眼望了眼墙上的挂钟。

  挂钟刚好指在下午两点钟整。

  张卫东也抬头kàn了眼墙上的时钟,然后对彭雨雁道:“雨雁你先去里面的休息室休息一下,过一会儿你再出来。”

  总经理办公室布置得很奢华,还有专门供老总累了休息的房间。

  彭雨雁本想说自己不累不需要休息,突然意识到张卫东这话是另有所指,似乎是不想让自己等会kàn到gù肖飞惨不忍睹的恐怖样子。

  “好的。”彭雨雁心里虽然好奇得要命,但还是乖乖地点点头,转身朝休息室走去,然后关上了门。

  见张卫东特意把彭雨雁支走,gù肖飞额头的冷汗忍不住就像豆子般滚落下来,两腿也忍不住打着颤。挂钟滴滴答的声音就像催命的钟声一样,一下下都敲打在他的心脏上。

  gù肖飞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不过gù肖飞还没来得及崩溃,一股前◎所未有的噬心之痛没有任何征兆地发生了,如果fēi要说有征兆,nà就是挂钟的分针刚好指向两分。

  gù肖飞还没来得发出惨叫声,一道锐气破空朝他射去,点住了他的哑穴。

  暗红的血色就像喷泉◎一般从gù肖飞的脖子涌上他的脸,根根青筋在他的头上不时凸起,就像里面有好多虫子在跳动一般。他的脖子也粗得跟吸了血的水蛭一样。

  gù肖飞捂着脖子,整个人在地上来回翻滚着,汗水、口水、泪水、鼻涕水全都流了出来,两个眼珠子就像死鱼眼一般凸了出来,面部肌肉不停扭曲着,样子恐怖到了极点。

  这是张卫东第一次使用万蚂噬心的法术,没想到却霸道到这等程度,kàn着gù肖飞痛不欲生地在地上来回打滚,张卫东也是被吓了一跳,最终还是心一软。隔空冲gù肖飞接连拍了两掌。

  呼!呼!张卫东一收掌,gù肖飞便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泪鼻泣齐飞,就像刚刚被暴徒强暴了的女人一样。
◎   虽然张卫东仅仅只让万蚂噬心的痛苦持续了十五秒,并没有半分钟之久,但gù肖飞却感觉自己就像经历了一个世纪nà么久。

  气息还根本没理顺,gù肖飞已经连滚带爬地爬向了张卫东,一把抱住他的脚。▲■鼻涕眼泪齐飞道:“东哥,我不敢了,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做个好人,我发誓,我真的发誓!”

  张卫东用可怜的目光kàn着此时格外可怜的gù肖飞,他知道他此时的忏悔是真心的。只是人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痛,像gù肖飞这样的人,张卫东委实无法放心,他也没nà么多精力去提防像他这样的人。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再说你做了这么多缺德事。还能留着这条命总要付出点代价的。”张卫东淡淡道。说着手捏法诀,对着gù肖飞的五脏连打了五道法印。

  人体五脏对应jīn木水火土五行,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比jīn丹期还厉害的修士张卫东目前还不知道。但张卫东却知道这个世界绝对没有刚好跟他一样五行相衡并且还学了大混沌五行心法的修士,当然更没有同时结成五颗jīn丹的修士。

  现在gù肖飞被张卫东打了jīn木水火土五道法印,除fēi他能找齐jīn木水火土五位jīn丹期修士,否则别想解开这个禁制。

  张卫东每打一次法印,gù肖飞就感到一缕像之前从百汇穴上冲流下来的气流流进他的五脏之内。只是之前,gù肖飞只是觉得奇怪,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这时gù肖飞却觉得nà五缕气息就像五条毒蛇钻进了他的五脏之内,整个人浑身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张卫东打完了五道法印之后。想了想又隔空对着gù肖飞脐下三寸之处点了一下。

  gù肖飞浑身打了个冷战,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东哥,您就饶了我吧,以后我把您当爷爷一样供着行不?”gù肖飞哭着求道。他现在也懒得管张卫东究竟在自己身上下多少暗手,反正他不懂。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行了,大男人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你之前不是很牛的吗?”张卫东见gù肖飞还抱着自己的腿哭,没好气地一脚把他给踢翻了去。

  gù肖飞这人估计也就是贱,被张卫东一脚给踢翻。反倒真不哭了。

  没办法啊,东哥都发话了,万一哭得他恼起,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可怎么办?现在gù肖飞算是彻底kàn出来了,眼前这位小白脸,不,是东爷爷根本就不是个普通人,比nà些什么杀手还恐怖。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别人或许不敢做,他绝对敢。

  况且就算不杀人放火,就刚才nà什么万蚂噬心来一下,gù肖飞觉得还不如让自己撞墙死了干脆!

  gù肖飞正想起万蚂噬心的事情,张卫东却提起了这事:“万蚂噬心的滋味你也尝试过了,现在你的身上已经被我下了禁制,如果没有我给你解禁,每年这个时候的子时都会发作。”

  听到这句话gù肖飞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差点就要再次扑倒在张卫东的面前抱着他的脚痛哭上一回,这玩意真是要命的啊!不过好在gù肖飞想起张卫东刚才的一脚,拼命忍住了。

  “所以,从今天后你给我放老实一点,多行善事,少干nà些缺德事。万一哪天有什么坏消息传入我耳中,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的吧?”张卫东瞟了一眼拼命忍住内心恐惧和眼泪的gù肖飞继续说道。

  “知道,知道。东哥您放心,以后我一定做个好人。可是万一人家把我陈年旧账翻出来,东哥您可一定要大人有大量啊!”说着说着,gù肖飞眼泪又流了下来。没办法,陈年旧账太多了,张卫东如果连旧账也一道算,nà他就等着明年今日子时的痛不欲生吧!

  “放心,我做事情还不至于这么没有分寸的。”张卫东瞟了gù肖飞一眼道。

  “是,是,东哥您最英明了,做事情当然最有分寸啦。”gù肖飞见张卫东这么说,大大松了一口气,一边抹着额头的冷汗,一边急忙弯腰谄笑道。

  没办法,小命就拿捏在人家手中,不拍马屁会死得很惨的。

  “嗯,这样还有点人样。”还别说人天生就喜欢听好话,被gù肖飞这么拍了一记马屁,张卫东总算kàngù肖飞顺眼了一些。

  见张卫东脸色稍缓,gù肖飞再度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气一松下来,脑袋瓜也开始灵光起来,又急忙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请示道:“东哥,要不我让人先把合约拿来还给彭小姐?当然如果彭小姐想在娱乐圈发展,我们公司一定会全力支持她的。”

  “她还是个学生,一切都等她毕业了再让她自己选择吧。”张卫东想了想说道。

  这gù肖飞能坐上省娱乐台总监的位置,人还是很聪明的,一旦真正放下心里头的架子,把对方当爷一样供起来,揣摩上意,还有做事情都是一等一的机灵,闻言急忙道:“东哥说的是,说的是,我现在就去让人把合同拿来。”

  反正gù肖飞已经被下了禁制,张卫东也不怕他玩花样,闻言挥挥手,示意他只管去找人。

  gù肖飞见张卫东脸色比刚才又缓和了不少,心里头不禁又踏实了一点,冲张卫东微微一鞠躬,转身出了总经理办公室。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眼前这位爷冷着张脸,真要这样,他就有得苦头吃了。

  过道里,jīn易秀等人正怀着颗惴惴不安的心度日如年!想一走了之,但一想起gù肖飞nà家伙的背景还有阴狠的手段,愣是不敢走人,想报警,可是一想起办公室里nà个恐怖的小白脸,浑身都打起了颤抖,这个念头是一刻都不敢有。

  正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打了开来。他们kàn到gù肖飞走了出来,他的裤裆下面的颜色有点深,不过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笑。单独跟nà个小白脸同处一室,没有吓出屎来已经算是本事了。

  “jīn易飞给老子滚过来。”出了办公室,gù肖飞感觉自己就像重生了一样,忍不住冲正站在远处观望的jīn易秀骂道。

  大脑神经绷紧了这么长时间,gù肖飞现在急需发泄一下,而jīn易秀就是他发泄的对象。若不是这小子,没事签下彭雨雁这妞,他何至于落到今日这地步。一想起自己身上被下了个比紧箍咒还要厉害的玩意,gù肖飞就想揍人。

  jīn易秀不过只是gù肖飞的傀儡而已,离了他什么荣华富贵都要跟他说拜拜,所以见gù肖飞喊他,急忙跑了前去,然后偷偷朝gù肖飞身后的办公室kàn了一眼低声道:“飞哥,里面nà位?”

  “问这么多干什么?马上给我把彭小姐的合约给我拿来。”gù肖飞瞪了他一眼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只要提起里面nà位主,gù肖飞就感觉自己心惊肉跳的。

  “哪位彭小姐啊?”jīn易秀脑子似乎一下短路了,他真想不起来公司里害有位姓彭的签约明星值得gù总监这么客气这么正式的称呼。

  ------------------------

  新的一周开始了,求几张推荐票冲冲都市推荐榜单,拜谢。(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