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沈处长你挺威风的嘛!


  “什么!”鲁啸fēng闻言不禁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质疑,保健品跟药物不同,一般人生什么病就吃什么药,没病的人也不会特意吃什么药,所以药物的针对性是很强的。dàn保健品就不同了,它针对的是普◇通人群,既然是针对普通人群,每个人的身体状况dōu不一样,需要的功效也dōu不一样,作为保健品当然是功效越多越好。换句粗俗的话来说,最好能像一些江湖骗子说的,有病的去病,无病的消灾。当然换成保健品,这□句话应该改成,有病的去病,无病的延年益寿。而如果这保健真如张卫东说的有那么多功效,还真是广大人民群众居家必备的保健品了,这如何不让鲁啸fēng吃惊,甚至dōu有些不敢相信?

  “有什么好吃惊的?市场上那些骗人的东西能跟师叔出的保健品相比的吗?”楚朝辉见鲁啸fēng一副吃惊的样子,忍不住瞪眼道。

  “是,是。”鲁啸fēng闻言一惊,急忙点头应是道,只是心里仍然有些不相信,这世界上竟然还真有这么神奇的保健品?

  这也难怪,鲁啸fēng本来对张卫东的了解较少,再加上他本身就是药厂老总,对保健品理解得比楚朝辉深多了,有些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是说想扭转过来就扭转过来的。

  张卫东见鲁啸fēng仍然有些不敢相信,也不点破,笑笑,从包里取出一张早就写好的配方递给鲁啸fēng道:“这是新保健品的配方,除了何首乌需用我亲自栽培出来的,其他的你就按方子上的搭配,当然适合不适合工业化生产你还得尽快让人研究一下。”

  虽然鲁啸fēng仍然有些不敢相信新保健品有那么神奇,dàn对新保健品他信心还是很强大的,也在新保健品中寄托了极大的希望。见张卫东递给配方。急忙起身双手接过,稍微看了几眼后,然后像对待绝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见有关合作的事情已经谈得差不多,众人也就不再继续保健品的话题,开始东扯西扯起来。当然在场的有两个官一个商人。谈的最多的肯定是官场、商场上的事情,好在张卫东如今对官场和商场dōu有点兴趣,倒也听得兴趣盎然,偶尔也会插上几句。

  大概在九点钟左右,在张卫东的提议下,叔侄四人才结束了饭局。

  当张卫东提议结束时,在另外一个包厢,沈宝华大咧咧地拍了拍肚皮,打了个酒嗝。然后大手一挥道:“时间不早了,同学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沈宝华这一挥手,却是官架子十足。众人dōu习惯了他的做派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dàn严易顺和吕哲天今天却zěn么看zěn么觉得有点别扭。

  一行人以沈宝华为中心出了包厢。出了包厢经过听涛阁时,沈宝华特意指了指包厢的门。然后冲严易顺摇摇头道:“我说老严,那个张老师的架子还真大,你算是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你看看,我们dōu吃光走人了,他dōu没跑过来敬你酒。”

  众人闻言虽然觉得沈宝华这话说得有些刺耳,不过细一琢磨还是觉得有几分道理的。不就一个大学老师吗?不就跟蒲山镇的党委书记认识吗?可人家严易顺好歹也是蒲山镇派出所所长,是蒲山镇正儿八经实权派人物,他dōu眼巴巴端着酒杯去给你一个小年轻敬酒了,你倒还真端上架子了!

  严易顺和吕哲天当然不这么认为,张卫东肯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去敬酒,并且介绍他们认识两位市委常委,那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又哪敢奢望张卫东再过来敬他们的酒,他们也担当不起啊!

  只是这话,严易顺和吕哲天却不好明说,只好憋着这口气,权当没听到。

  酒喝多了,人总难免会真性情流露。沈宝华见严易顺和吕哲天无法可说,就越发挖苦起来:“不是我说你呀老严,你现在zěn么说也是所长,就应该有所长的架子,随便来一个小年轻你就眼巴巴地跑去……”

  就在沈宝华越挖苦越来劲,dōu开始摆起领导的架子训话时,听涛阁包厢的门突然打了开来,身后传来一道熟悉而年轻的声音:“严所长,吕警官。”

  沈宝华见说曹操曹操还真就到了,晃着脑袋转过身,一对醉眼朦胧的金鱼眼不屑地瞟了张卫东一眼,刚要张口教训几句这个架子比他还要大的年轻人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楚,楚书记,谭,谭市长!”沈宝华人猛地一个激灵,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刚刚还牛逼哄哄,讲起话来还颐指气使的,如今却结结巴巴起来,连个称呼dōu叫不利索。

  “沈处长你挺威fēng的嘛!”楚朝辉冷冷说了一句,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也是任谁听到自己的手下竟然■背着自己诋毁自己敬畏有加的长辈,心里dōu会不爽的。

  为官多年,沈宝华当然听得出来这是领导很不高兴的表现,吓得额头冷汗刷刷就往下滚落,身子抖得跟筛糠一般,话却是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哼!”楚朝辉却是看也不再看沈宝华一眼,和谭永谦还有鲁啸fēng簇拥着张卫东往外走。

  经过严易顺的身边时,张卫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严所长,今天怠慢了,改天回蒲山好好聚一聚。”

▲  张卫东这倒不是什么客套话,今天因为有谭永谦和楚朝辉在场,他确实不适合去敬严易顺的酒。否则他一个长辈起身去敬酒,谭永谦和楚朝辉肯定要陪同前去的。

  严易顺被张卫东肩膀这么一拍,整个人的骨头d■ōu轻了起来,急忙点头道:“一定,一定。”

  张卫东接着又冲吕哲天点点头,以开玩笑的口气道:“吕警官,我们之间的事情可千万别跟王老师说哦。”

  “一定,一定!”吕哲天也急忙连连点头。

  说完张卫东便走了,楚朝辉、谭永谦还有鲁啸fēng心里虽然因为沈宝华的言语心里有些不快,dàn走前楚朝辉和谭永谦还是拍了拍严易顺和吕哲天两人的肩膀道:“好好干。”

  鲁啸fēng不是官场的人,当然不好像楚朝辉和谭永谦一样,不过临走前,他还是笑着跟严易顺和吕哲天握了握手。

  不管是张卫东还是鲁啸fēng也好,对于沈宝华等人意义dōu不是很重大,dàn楚朝辉和谭永谦两人可是市委常委,就算普通副市长头顶的官帽子他们dōu是能说得上话的大人物,就更别说沈宝华等小人物了。见这两位市委大佬级人物走前特意拍严易顺和吕哲天的肩膀,交代他们要好好干,一帮人眼珠子dōu红了,心里简直嫉妒得要命,当然同时也后悔得要死,早知道给一个小年轻敬个酒dōu能攀上两位市委大佬,他们就算挣破了脑袋也要去啊。至于沈宝华此时则连撞墙死的心dōu有了,不说这次白白错过了跟两位市委大佬攀交情的绝好机会,可怕■的是刚才自己竟然背着他们说那个小年轻的坏话,更可怕的是,两位市委大佬似乎很尊敬那位小年轻,走前看他的眼神明显不善,尤其楚朝辉书记刚才讲的话真可谓是字字诛心啊,让沈宝华现在想起来dōu是心惊肉跳的。

  直到张卫东四人走远,沈宝华等一帮人才回过神来。

  “老严,你这就不够朋友了,交上这么一位贵人,也不提前跟我们透个气。”一位跟严易顺交情还算好的老同学说道。

  “老严他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我们推门进去看到楚书记和谭市长在场,我们也dōu吓傻了,若不是张老师也在场,我们肯定以为走错地方了。再说了,这话也不能这样说,当时老严可是叫过你的,是你非要摆架子不肯陪着一起去。至于事后,我们就算说了,你们肯定也会认为我们在吹牛,所以我们也就懒得说了。”吕哲天替严易顺抱不平道。

  吕哲天这么一说,众人不禁dōu跺脚,真是羡慕嫉妒外加恨啊!而沈宝华这时却连羡慕嫉妒外加恨的心思dōu没有,他现在满脑子dōu是楚朝辉走前那冷冷的目光。

  楚朝辉啊,那可是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那可是沈宝华这个公安局宣传处副处长正儿八经的现管啊。他真要找碴,别说沈宝华从今往后没有半点升迁的机◎会,就连屁股下面这个位置能不能保住dōu是个问题。

  “这个,老严啊,刚才我讲话是有些过了。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人就这样,管不住这张嘴,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找机会跟那位张老师提提,如果能约他出来吃个◆huì,jiùliánpìgǔxiàmiànzhègèwèizhìnéngbúnéngbǎozhùdōushìgèwèntí。

  “zhègè,lǎoyánā,gāngcáiwǒjiǎnghuàshìyǒuxiēguòle。búguònǐyězhīdào,wǒzhèrénjiùzhèyàng,guǎnbúzhùzhèzhāngzuǐ,nǐkànkànyǒuméiyǒubànfǎzhǎojīhuìgēnnàwèizhānglǎoshītítí,rúguǒnéngyuētāchūláichīgè饭那最好。”沈宝华看着张卫东在两位市委大佬及一位不认识的男子簇拥下消失在视线内,终于腆着张脸对严易顺说道。

  没办法,相比较与屁股下面这个位置,脸面就根本算不了什么了。

  见沈宝华的嘴脸此一时彼一时,吕哲天这个耿直的老实人颇有些不屑,不过严易顺这个行事为人较为圆滑的人倒是能理解他,看着沈宝华道:“若是在今日之前,我肯定说没问题。现在你也看到了,你觉得我约他出来吃饭合适吗?”

  沈宝华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严易顺这么一说,他也马上意会过来,人家dōu是至少能跟楚书记、谭市长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他又有什么资格约他吃饭?如果真有这个资格,那还不如直接约楚书记呢?又何必那么大费周章呢。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