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饭店遇熟人


  若换成另外一个人说要合作,鲁啸风自然要慎重,只是换成张wèi东,他却是求也求不来,又何来慎重之说?

  “呵呵,老宋,这点你能xiǎng到,wǒ会xiǎng不到吗?好了,就这样吧。”鲁□啸风摆手笑道。

  众人xiǎngxiǎng也确实如此,鲁总是什么人,如果连这点警惕心都没有,鲁氏制药公司也早就关门大吉了。只是心中却越发奇怪,电话那头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鲁总对他这么有信心呢?◆xiàofēngbǎishǒuxiàodào。

  zhòngrénxiǎngxiǎngyěquèshírúcǐ,lǔzǒngshìshímerén,rúguǒliánzhèdiǎnjǐngtìxīndōuméiyǒu,lǔshìzhìyàogōngsīyězǎojiùguānméndàjíle。zhīshìxīnzhōngquèyuèfāqíguài,diànhuànàtóuderénjiūjìngshìshuí,wéishímelǔzǒngduìtāzhèmeyǒuxìnxīnne?只是鲁啸风不提,他们也不好多问,只好带着心里的疑问纷纷告别离去。

  众人离去后,鲁啸风先是让秘书在江南红饭店订了包厢,然后亲自给谭永谦和楚朝辉打了电话。谭永谦和楚朝辉如今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忙得焦头烂额的,不过听说晚上张wèi东也要来,二话没说便答应了下来,至于晚上其他的安排,自然全部推掉。

  跟谭永谦和楚朝辉说妥之后,鲁啸风才怀着一颗恭敬的心给张wèi东拨去了电话。

  下午下班后,张wèi东骑着自行车离开了东方大学。本来鲁啸风是准备开车来接他的,不过张wèi东不喜欢接来送往,倒更喜欢自己自由自在、优哉游哉地骑着自行车。

  江南红饭店是江南红餐饮公司在吴州市的分店,坐落在吴州市最繁华的江北区。

  时令以至冬天,天黑得越来越早,当张wèi东优哉游哉地骑到江南红饭店附近时,已是华灯初上。城市在万家灯火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繁华美丽。

  江南红饭店在□吴州市算是高档的用餐场所,来这里用餐的上流社会的人不少,人多眼杂,鲁啸风三人并没有特意在门口等张wèi东,免得遇到熟人,动不动过来敬酒扰了清净。

  张wèi东把自行车停好,进大门时有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问张wèi东是否有预订。张wèi东把包厢名报给迎宾小姐,迎宾小姐显然已经接到过特别的指示。一听到包厢名,整个人明显变得有些紧张起来,看张wèi东的眼神也带着一丝震惊和敬畏之色。

  “您是张先生吧?鲁总已经吩咐过了,请跟wǒ来。”迎宾小姐微微躬身,语气有些紧张道。

  张wèi东微微颔首,跟着迎宾小姐往里走,才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道:“张老师,张老师。”

  张wèi▲东扭头一看。原来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蒲山镇派出所所长严易顺。严易顺身边还有几个人,见张wèi东扭过头来,大多微微点头示意,也有个别估计自恃身份依旧跟边上的人说着话,故作没看到他。

  因为三叔特意打○电话向张wèi东提起过严易顺所长,说在购买土地过程中很多事情都是严易顺亲力亲为地帮忙着跑,所以对严易顺张wèi东印象还是比较深的,也比较好,见原来是严易顺。张wèi东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道:“原来是严所长啊,怎么来吴州出差吗?”

  说话时张wèi东很有礼貌地冲严易顺身后的人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至于个别故意不搭理他的人,张wèi东当然也不会放在心上。

  “是啊,有点公事,顺便约上以前几wèi警校的同学聚一聚。对了,张老师晚上在哪个包厢吃饭?方便的话等会wǒ去敬你酒。”严易顺笑道。

  张wèi东笑道:“wǒ在听涛阁包厢,你来敬酒wǒ可不敢当。wǒ叔的事情,wǒ还没好好谢○谢你呢。”

  “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客气的。”严易顺摆手谦让道。

  张wèi东见严易顺谦让,也就没再说下去。笑道:“那wǒ就不客气了,严所长你忙吧,wǒ也先去包厢看看。”

  “○行,行,张老师你忙吧。过会儿wǒ再去你那边。”严易顺客气道。

  “那好。”张wèi东冲严易顺点点头,又冲他身后的人很友好地笑笑,然后才跟着迎宾小姐继续往包厢走。

  “老严这个人是谁啊?年纪不大,架子倒挺大的。”张wèi东走后,刚才故意只跟身边人讲话的那wèi男子面露不屑地问严易顺。

  这wèi男子是市公安局宣传处的副处长。叫沈宝华,是严易顺这些人中混得最好的,也是级别最高的。

  “是吴州大学的一wèi老师,跟wǒ们镇党委书记是朋友。”严易顺见问话的是沈宝华,急忙陪笑道。

  公安机关是属于双重管理的部门,也就是地方上的公安局既是当地的行政部门,接受当地党委、政府的领导,同时还要接受上级公安部门的领导。公安机关的双重管理一般仅下到县市级,之所以称为“派出所”,就是由上级机关向下级地方“派出”常驻机构,与下级地方的乡镇政府一般不存在直接管理关系。不过实际上●,派出所还是要接受当地乡镇党委、政府领导的。

  正因为有这个双重管理的关系在这里,沈宝华作为市公安局宣传处副处长对于严易顺的升迁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事实上,这次饭局,除了xiǎng老同学聚一聚◆外,很大一部分人是抱着跟沈宝华这wèi身居“高wèi”的老同学增进感情的目的来的。没办法,哪怕是昔日的同窗好友,一旦入了社会,尤其入了仕途,总是难免要分个三六九等的。

  “不是吧,老严你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wǒ见你对他这么客气,还以为他是你们县领导的子女什么的,没xiǎng到折腾了半天不过是你们那个美女书记的朋友。”沈宝华脸上的不屑表情越发得浓起来。

  严易顺见沈宝华这么说自己,心▲里虽然有些不快,但脸上依旧笑容满面地道:“wǒ又没有你这般好命,一毕业就进了市局,现在还坐上了领导的wèi置,当然可以不用跟别人这般客气。但wǒ现在不过只是镇里一个小小所长,年纪也有了,再不谦虚地多拜□几座菩萨,估计这辈子也就这样到头了。”

  严易顺这话说得沈宝华心里很是舒坦,当年一帮同学中就属他的成绩最不好,可没xiǎng到时来运转,他却娶了个官小姐,一毕业便进了市局,然后在他岳父大人的帮■助下,一路平步青云坐到了现在的wèi置。也正因为当时在学校里的不得志,所以跟同学们相聚,他总xiǎng摆弄摆弄,你们以前不是都认为比wǒ强吗?现在呢?

  当然沈宝华的显摆是建立在一帮同学混得都不如他的前提下,要是真正来个官职比他高的,他绝对是众人中最卑躬屈膝的一个。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就一个镇党委书记的朋友,你这样做却是有点放低身段了。”沈宝华道。

  “呵呵。”严顺易不置可否地笑笑。严顺易虽然只是个所长,但他也有自己的一套观人本事,张wèi东虽然年轻,表面上只是刘书记的朋友,但他总觉得他不简单,跟刘书记的关系也绝不是什么普通朋友的关系。这样的人,严易顺觉得就算放低点身段打好交情,对他也是绝对没有半点坏处的。

  大家毕竟是同学,沈宝华见严易顺不置可否,也不好再说下去,只是心里却更贬低他,觉得他的眼界和层次就是比自己低。

  迎宾小姐帮张wèi东敲开○包厢的门时,楚朝辉、谭永谦还有鲁啸风三人都已经在里面恭候着他了。见张wèi东进来,三人急忙起身叫道:“小叔(师叔),您来啦。”

  楚朝辉三人没少在江南饭店安排饭局,迎宾小姐倒隐隐知道他们的身份□,也曾亲眼见到他们经理亲自躬身陪笑迎接送往的,知道这三个人都是大人物,其中有两wèi好像是大官。只是没xiǎng到,张wèi东一进来,三人竟然一起起身叫他小叔(师叔),吓得迎宾小姐腿都一软,高跟鞋都撇了下,若不是张wèi东及时伸手轻轻扶了下她被旗袍束缚得格外苗条的腰肢,她倒真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谢谢!”迎宾小姐被张wèi东扶着腰肢,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了嗓子眼。

  “下次要◇小心了。”张wèi东很友善地笑笑,然后松开手,径直走向主wèi。

  迎宾小姐呆呆看了张wèi东一眼,然后才恍然醒悟,微微躬身后急忙退了出去。

  “最近跟李丽相处得还好吧?”张wèi东坐○下来后,第一句就问谭永谦跟李丽的事情。

  谭永谦如今虽是吴州市常务副市长,手握大权,但面对年轻的张wèi东他总是情不自禁地有些拘谨,闻言微微红着脸道:“谢谢小叔关心,wǒ们很好。”

  “有没有计划什么时候结婚?”张wèi东又问道。

  “本来是xiǎng尽快吧婚事办了的,但因为接任常务副市长的职务,再加上明年又要换届选举,委实没有时间,所以结婚的事情准备等明年换届选举之后举行。”谭永谦就像向领导作报告似的,一脸认真地道。

  “呵呵,看来要吃你们的喜糖还得等过了年之后。”张wèi东笑道。

  “师叔,您只等个过年算是好了,wǒ和鲁师兄都已经等了十多年了。”楚朝辉接过话笑道。

  “是啊,是啊,还是师叔您厉害。您一出马,不仅把永谦的病给治好了,就连对象都帮他给安排好了,要不然wǒ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他的喜糖呢。”鲁啸风顺着话题拍了记马屁。

  谭永谦的隐疾,以前只有家人知道,鲁啸风和楚朝辉是都不知道的,不过如今事已过去,自然也就没什么忌讳,也没有隐瞒他们的必要,所以才有鲁啸风这一说。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