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是不是这样很难看?


  侯东雄虽然很想跟东哥这样的高人增进友谊,但因为担心打扰‘到东哥的“好事”,所以敲定了叶子向歌坛发展的事情后没敢多逗留,稍微又聊了几句并留下联系电话和几张演唱会VIP门票后便起身告辞。

●  侯东雄一回到自己住的总统套房便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很是奇怪,两位跟随自己多年的贴身保镖一副心神不宁像似掉了魂一样,而一向沉着干练的经纪人则一脸忧色地坐在沙发上。

  三人见侯东雄回lái,全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

  “这么看着我干嘛?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侯东雄因为去了多年的心理障碍,心情却很好,说话时笑眯眯的。

  “没有,那位先生没为难你吧?”经纪人见侯东雄笑眯眯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没有,他为什么要为难我?对了阿荣,刚才在过道里你们跟东哥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侯东雄不解道。

  见侯东雄问起刚才的事情,两位保镖目中情不自禁透射出一丝惊恐之色,好一会儿阿荣才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苦笑道:“之前我们以为他们是你的歌迷,追人追到了总统套房lái,所以要求他们马上离开,但那位东哥却说他们就是住这里的。我们当然是不信,在言语和举动难免就有点冒犯。”

  “后láine?难道你们两个竟然不是东哥的对手吗?不对呀,我几乎都没听到什么打斗的响声啊!”侯东雄听到这里想起自己推开门时,两位保镖正快速从地上爬起lái,不禁越发好奇地问道。

  “何止不是他的对手,简直就不是同个档次的。我们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整个人就被他给拎起lái扔了出去。”荣哥苦笑道,眼中却压制不住地再次流露出惊恐之色,显然一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心里就一阵后怕。

  “什么?他竟然把你们给拎起lái扔了出去?”侯东雄闻言不禁惊讶失声。

  两位保镖都长得人高马大,尤其荣哥身高近一米九,肌肉结实,少说也有一百**十斤,别说拎起lái扔出去了,就算把他抱起lái离地都很是困难。而张卫东在侯东雄的印象中,虽然会神奇的催眠术,但人却长得委实文弱,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实在无法想象,那样的一个人竟然能把荣哥给拎起lái扔出去。

  “是的,非常轻松地就把我们给扔了出去,不仅如此,落地时我们明显感觉有股力量缓冲了一下,否则从那么远那么高的地方摔落下lái,伤筋动骨是绝对免不了的。”荣哥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侯东雄虽然没练过武,但也知道要控制一个人落地的力道比把一个人简简单单地拎起lái扔出去要困难很多。后者只要力量大到一定程度,还是有人能做到的,但前者没有像小说中描写的绝世武功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听到这话,侯东雄又忍不住猛吸了一口☆冷气。这时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推门进lái时,房间里的气氛很怪异。只要是个人,得罪这样一位深不可测的可怕人物都要提心吊胆的。

  好一会儿,侯东雄才从震惊中回过神lái。回过神lái后,侯东雄暗暗◎☆冷气。这时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推门进lái时,房间里的气氛很怪异。只要是个人,得罪这样一位深不可测的可lěngqì。zhèshítāzǒngsuànshìzhīdàowéishímetuīménjìnláishí,fángjiānlǐdeqìfēnhěnguàiyì。zhīyàoshìgèrén,dézuìzhèyàngyīwèishēnbúkěcèdekěpàrénwùdōuyàotíxīndiàodǎnde。

  hǎoyīhuìér,hóudōngxióngcáicóngzhènjīngzhōnghuíguòshénlái。huíguòshénláihòu,hóudōngxióngànàn下定决心,不管叶子卸了zhuāng之后长成什么一副模样,他都要尽自己所有的能力把她捧红。

  保镖和经纪人或许还以为东哥只是一个恐怖的武林高手,但侯东雄却知道他远不仅仅只是一位恐怖的武林高手。

  “东哥,您累了吧,我帮您按摩按摩,我手法很不错的。”侯东雄走后,叶子渐渐从兴奋中恢复过lái,看着张卫东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走到他的身后小心翼翼地道。

  张卫东知道叶子想讨好自己,但叶子的打扮委实让他心里渗得慌,尤其那准备伸过lái拿捏他肩膀的双手,指甲不仅很长而且还涂得鲜红,一点都不像少女的玉手,倒跟鸡爪有得一拼。所以闻言急忙摆手道:“不用了,你还是先去把自己弄得清爽一点吧。”

  要是换一个人敢这样诋毁叶子的个性打扮,叶子肯定跟他急,但换成张卫东当然不一样。叶子闻言不仅不生气,反倒喜滋滋地道:“好的东哥,我马上去把zhuāng给卸了。”

  说完叶子便扭着小屁股急匆匆往盥洗室走去。

  叶子走后,客厅里只剩下阿雀和张卫东两人。张卫东正想起身回自己的房间时,阿雀却站起lái低着头小声地道:“东哥,要不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张卫东本想说不用,但抬头见阿雀低着头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拒绝的话便再也无法说出口。

  “也好,刚好今晚出去忙活了一阵,还真有点累了。”张卫东尽量以随意的语气说道。

  见东哥答应让自己给他按摩,阿雀不禁满心欢喜,急忙扭着如水蛇般的腰肢绕过沙发站到张卫东的身后,然后伸手轻轻拿捏着张卫东的双肩。

  双肩被一双玉手轻轻拿捏着,脑袋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一丝丝好闻的女人香不时飘入鼻端,张卫东不禁感到阵阵惬意。

  “阿雀,叶子想当个歌星,你的梦想又是什么ne?”张卫东闭着眼睛一边享受着阿雀双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有节奏地拿捏着,一边轻声问道。

  “我,我没有梦想。”阿雀的娇躯微微颤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小声地道。

  “你怎么会没有梦想ne?没关系,说说看,只要东哥我能帮到的,我一定帮你。”张卫东张开眼说道,不过张卫东一张开眼便看到两座玉女峰忽地倒映入眼帘,那么的壮观,那么的充满诱惑,又急忙闭上了眼睛。

  “谢谢东哥,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阿雀说道。

  “是吗?这点倒跟我很像,我觉得现在就很不错。”张卫东笑道。

  见张卫东说自己跟他很像,阿雀看着眼皮底下那张清秀的小白脸,脸上的笑容不知不觉中荡漾了开lái。

  “东哥,我现在这样子可以吗?”就在这时叶子走了出lái,很不自信地站在张卫东的面前。

  张卫东闻言张开了双眼,入目的竟然是一张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纯脸庞,尤其那双卸去了彩zhuāng的眼睛,又黑又深邃就像深夜的天空。

  “你真的是叶子?”虽明明知道眼前这位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就是叶子,张卫东还是忍不住脱口问道。

  “是不是这样很难看?”叶子很不自信地低下头,怯生生地问道。

  现在她对眼前这位小白脸可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敬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