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要努力了


  ~< >-~“陆教授,帮mángzhè事可不好随便说啊,不过只要小张有好的科研项目,省自然科学基金办肯定会大力支持的。”何继文摆摆手说道。

  本来何继文zhè话讲得也没错,但配合上他◆●的架势就充mǎn了打官腔的味道了。说话时目光还不忘斜了白洁一眼,颇有点向她显摆自身身份的意思在里面。

  白洁见状暗暗不屑,心想就凭他也配在张老师面前显摆,真是有眼无珠啊!不过白洁在有人在的时候◇■,还是很懂规矩的,在张卫东没开口前,她是绝不//书迷楼最快文字更新< >-无广告//会乱出口。否则换成其它场合,她早就不屑离去。

  省自然科学基金办主任虽然也是个不小的官,但又管不到他们开酒店★★的,白洁也用不着非要给他面子。况且他zhè个主任还不见得就是正主任呢,在中国叫官衔总是捡好听的叫,很多时候明明是副的,叫的时候非要把副的去掉,而被叫的官员却受之坦然。久而久之,哪天有人特意加了个副字进▲去反倒要惹他不mǎn甚至记恨。

  事实上,何继文主任他就是个副职!

  “卫东啊,何主任可是开口了,以后你要跟何主任多多走动才是。”就在白洁暗自不屑时,陆教授已经接过话语重心长地对张卫东说道,说时还向张卫东使了使眼色。

  要是换成以前,以张卫东的性格估计也懒得说些违心的话。但如今却也多了几分圆滑。况且何主任的面子可以不卖。但陆教授的面子却不能不卖,不管怎么说陆教授曾经当过他的导师,虽然最关键的时刻没有提他一把,但导师就是导师,张卫东心里对陆教授还是很尊敬的。

  “那是当然,以后可要何主任多多关照才是啊。”张卫东闻言接过话说道。

  陆教授三人见张卫东接上话,心里微微吃惊的同时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zhè小子总算开窍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半天也蹦不出一个屁来。

  何继文主任见张卫东zhè样说。当然觉得很自然。zhè年头只要是搞科研工作的,在天南省就没有不讨好巴结他zhè个省自然基金办副主任的。不过当着一个大美女的面被张卫东zhè样恭维,何继文还是颇感脸上有光,看张卫东也顺眼了几分。觉得zhè小年轻还是比较懂事的,嘴巴也甜。

  “还是老话,只要你申请的项目有水平,省自然科学基金委肯定大力支持。”心里虽然有几分得意,不过何继文讲话还是很谨慎的,点水不漏,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何继文是个公事公办的人。

  不过在学术界打滚多年的陆教授却是心知肚明,zhè年头学术界早已不如以前那么单纯了,也需要走关系,也需要公关。无非相对于更复杂的官场和社会,学术界又显得稍微单纯一些罢了。zhè也是当初陆教授为什么没把张卫东留下来的主要原因。陆教授除了学术水平较高,他还是个心思比较灵活的人,他一直认为在如今zhè个社会,一个人只知道搞学术是出不了头,也很难出得了成绩的,因为zhè样的人往往很难申请到科研经费,一个再好的科研想法如果没有经费支持,也就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样,最终不过是空想而已。

  何继文zhè话也就听听而已。真要认为有好项目就一定得到关照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好项目还是需要运作,需要公关的。zhè也是为什么堂堂一流大学的知名教授还要陪着笑脸宴请何继文的原因所在。

  没办法,钱捏在人家的手中。你要人家掏钱,除了要有好的项目。你还得把人给哄开心了。

  “哈哈,何主任对科研项目把关就是严。”陆教授笑着拍了何继文一记马屁。

  “那是当然,你们搞科研的要有严谨的态度,我们替你们服务的部门当然也要向你们学习。”何继文一本正经地道。

  “呵呵,何主任谦虚了,是我们应该向您学习才对。”陆教授急mán○g道。

  何继文不置可否地笑笑,然后道:“我们也不要站在门口讲话了,对了,小张zhè位漂亮的女士是你朋友吧,既然遇上了,要不也一起吧,我喜欢人多热nào一些。”

  “对,对,卫东难得今○晚碰巧遇到何主任,刚好凑zhè个机会多敬何主任几杯,以后你就不愁项目了。”陆教授急máng附和道,说着又再次向张卫东使了使眼色。

  既然陆教授开口了,张卫东当然要给面子,况且他如今既然当了大学老师,跟省自然科学基金办自然免不了打交道,如今有zhè个机会也好,于是笑道:“我还正想着方便不方便凑个热nào呢。”

  见张卫东zhè样说,陆教授便放下了心来。他还真怕张卫东会像以前一样孤僻,傻乎乎地拒绝何主任的邀请。如今倒好,他还懂得说上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

  “既然何主任开口了,哪有什么不方便的,走走,我们就不要站在zhè里说话了。”说着陆教授向何主任摆了个请的姿势。

  何继文主任点点头,然后昂着胸跟陆教授肩并肩地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往早已预定好的包厢走去。

  那边白洁虽然有些不乐意跟张卫东的二人世界被人搅合了,但既然张卫东要去凑热nào她当然不好说什么,只好偷□偷朝大堂经理挥挥手示意他不用管她和张卫东。

  那位被称为白老师和杨博士的当然不知道白洁会是zhè家酒店老板的千金小姐,见状也没多想,只是有些暧昧地冲张卫东笑笑,然后低声道:“好你个张卫东,以前○tōucháodàtángjīnglǐhuīhuīshǒushìyìtābúyòngguǎntāhézhāngwèidōng。

  nàwèibèichēngwéibáilǎoshīhéyángbóshìdedāngránbúzhīdàobáijiéhuìshìzhèjiājiǔdiànlǎobǎndeqiānjīnxiǎojiě,jiànzhuàngyěméiduōxiǎng,zhīshìyǒuxiēàimèidìchōngzhāngwèidōngxiàoxiào,ránhòudīshēngdào:“hǎonǐgèzhāngwèidōng,yǐqián在学院里闷声不响的,没想到才毕业半年不到就交上了zhè样一位漂亮的女朋友。”

  白洁因为修炼的缘故,耳朵很灵敏,虽然白老师是压低了声音说话,但还是被她听得一清二楚,本来她之前对二人世界被搅合心里有些不mǎn,但见张卫东以前同个学院的老师当着张卫东的面夸她漂亮又说女朋友什么的,心里的不mǎn早就被甜滋滋所代替,巴不得白老师一直误会下去,俏脸也偷偷飞上了一抹红霞。

  “白老师你可别乱说话,她只是我一位朋友。”张卫东急máng纠正道。

  白洁听到zhè话心里不禁有些失落,但目中却闪过一丝坚定的目光。

  白老师本来就有些怀疑以张卫东的性格不大可能在zhè么短时间内交上z●hè么一位漂亮的女朋友,只是见两人刚才站得比较近,又是孤男寡女到zhè种气氛比较幽雅的旋转餐厅来吃饭,zhè才忍不住出口试探了一下,如今见张卫东当面否认,白老师也就不好再胡乱说话,笑笑道:“那你可要努●力了。”

  说话间,服务员已经带着众人到了包厢。

  包厢布置得非常雅致,有一面是临窗的,窗帘是拉开的,抬头往外能欣赏到南州市繁华的夜景。包厢不大,但相对于原本的四人还是会显得有些空荡,◇如今多了张卫东和白洁,倒是恰到好处。

  陆教授把何继文主任请到上座,何继文也当人不让地坐了上去。何继文落座后,陆教授和杨博士分两边陪着何继文主任坐下。

  张卫东是陆教授的学生,师生两也◇☆有近半年没碰面了,所以张卫东很自然便挨着陆教授下面坐下,白洁自然是紧跟着张卫东坐下,白老师则挨着杨博士落座。

  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zhè酒桌上也是如此。杨博士今年二十七岁,正当年华,人也长●得还算周正。陆教授把杨博士带来的主要目的便是想活跃活跃气氛,让何主任多喝一些。只是如今白洁在酒桌上一坐,杨博士就完完全全地给比下去了,坐在何继文边上倒显得有些刺眼。

  一桌子人坐下后,该点的酒菜点好后,陆教授便开口了:“卫东,你zhè位朋友怎么也不给何主任和我们介绍一下?”

  张卫东zhè才想起还没向导师和何主任他们介绍白洁,心里不禁暗自苦笑,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自己zhè性子终究还是偏内向了一些。

  “不好意思各位,我来介绍一下,zhè位是我的朋友白洁。”张卫东心里苦笑着,人却已经站起来指着白洁介绍道。

  白洁见张卫东站起来,自然要给他面子,也急máng○跟着站了起来。

  “朋友可分好几种,在坐的不是你导师就是你学院的老师同学,小张老师你zhè话讲得半遮半掩的,不地道,等会要罚酒!”何继文果然是当官的,zhè嘴巴就跟别人不一样,张卫东话才刚出口□,他就已经指着张卫东打起了官腔。

  当官的打官腔倒也正常,只要不过份,张卫东也不会真往心里去。况且中国酒桌文化向来如此,喜欢气氛热nào,要是不扯点话题出来反倒显得冷冷清清。所以何继文zhè官腔打得张卫东倒也不反感,而是有点不好意思,急máng解释道:“何主任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比较谈得来的普通朋友。”

  听说白洁只是张卫东的普通朋友,何继文双眼不禁微微眯了一眯,闪过一丝喜色。

  ----------------------

  晚上会再来一小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