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有劳张大侠


  zhāng卫东bú禁—惊,身子早只如飞乌—般腾飞而起,如箭般朝浴室射去。

  bú过眼看着要破门而入时,zhāng卫东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想起了里面秦虹正在洗澡。

  “秦教授你没事吧?”zhāng卫东站在门口犹豫了下,问道。

  浴室里,秦虹正一丝bú挂地坐在地上,手bú停地揉着脚踝处,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却是因为刚才心里惦记着zhāng卫东还在外面,洗得匆匆忙忙没注意到地湿路滑,一bú小心摔倒在地。

  “没,没事。”听到zhāng卫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秦虹心中bú禁一阵惊慌,急忙一边回道,一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拿浴中。

  “哎呀!”浴巾倒是拿☆到了,但因为单脚着地,秦虹却一个站立bú稳再次摔倒在地。

  zhāng卫东虽然没有透视眼,但通过耳力辨别也能知道这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bú禁有些心急道:“秦教授,你没事吧,需bú需要我……”○

  “bú用,bú用。我没事,你bú用管我。”秦虹听到zhāng卫东的声音,心里bú禁越发慌乱,她现在可是什么都没穿啊。

  见秦虹这样说,zhāng卫东只好道:“那行,有事你叫我。”

  “好的。”秦虹闻言松了一口气,然后尝试着站起来。

  嗤,双脚bú动还好,这一动,秦虹bú禁猛吸一口冷气,两道刺骨的痛从脚踝处zhí传到脑部神经。

  秦虹无力的一屁股重新坐回地上,却是刚才那一跤把另外一只脚也给拐了。

  这回可怎么办?秦虹看着浴室镜子里的自己白huāhuā的身子在镜子里特别的刺眼,bú禁欲哭无泪。

  “秦教授,你没事吧?”客厅里,zhāng卫东见秦虹半点没有动静,忍bú住再次关心地问道。

  “我我没事。”秦虹犹豫着回道。

  “既然你没事,那我先走了,外面现在好像没什么人走动。”zhāng卫东见秦虹说自己没事,想了想说道。

  “姐……bú,bú要,我,我现在走bú动,你,你能bú能进来帮我一下?”秦虹本想说好,但听到zhāng卫东起身要走的声音心里却bú禁有些害怕,最终还是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

  zhāng卫东是知道秦虹在里面摔了两跤,但没想到这么严重闻言急忙道:“好的。”

  说完人再次如飞鸟一般飞到了浴室门口,手轻轻用上点巧力,浴室的门便哗地一声被拉了开来。

  雪白丰满的玉体一瞬间便如一道耀眼的闪电划入zhāng卫东的眼中。

  zhāng卫东一下子就傻住了,他以为秦虹既然开口叫他进去肯定已经把浴巾什么的把身子包裹起来,却没想到依旧是一丝bú挂。

  秦虹也傻住了,她刚才怕zhāng卫东离开,一时脱口而出叫zhāng卫东进来帮忙可她万万没想到,zhāng卫东huì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自己明明记得上了锁的浴室的门竟然huì哗地一声被拉了开来,以至于她根本来bú及用◇浴中将身子围起来。

  “啊!”饶是秦虹见过bú少大风大浪也bú是未经人事的少女,等回过神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时,还是忍bú住一声惊呼,急忙把浴中拿起来遮住自己的胸部。

  只是秦虹却没意●识到,仓促中她只遮住了上半身,那雪白浑圆的长腿、丰满的臀部,以及两腿间的神秘处却依旧完完全全地暴露在zhāng卫东的视线之下,而且那种半遮半掩的样子,却比刚才一丝bú挂的样子更加撩人。

  这是zhāng卫东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亲眼目睹女人身子,那种惊心动魄的诱惑,让他差点有种心神失守的感觉。

  bú过zhāng卫东毕竟是心地正zhí的修真者,很快便压下心头那澎湃的**,急忙转过身去。

  秦虹见zhāng卫东转过身去,也发现了自己刚才仓促所举止根本没把要害部位遮住,bú禁羞红了脸,急忙又重新把浴中裹好。

  “可以了。”裹好浴中后,秦虹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只是任她如何尝试淡化这件事情,她脸上的红晕一时半刻却无论如何也褪bú去。

  zhāng卫东闻言转过身来,看到秦虹裹着浴巾依旧坐在地上。白色的浴中遮bú住她丰满动人的身体,湿答答的发梢挂着晶莹的水珠,顺着她如天鹅般白暂的脖子滑落过她雪白滑腻的肌肤,别有一番诱惑的味道。

  zhāng卫东bú敢多看,也bú敢多想,上前轻轻抱起了秦虹。

  昨晚抱着喝醉了酒的秦虹,zhāng卫东还没有太大的感觉。但今天鼻子里bú时钻入沐浴露的清香,触手处柔软滑溜,更要命的是此时的秦虹bú仅是清醒的,而且那遮bú住她丰满身子的浴中里面还是完全真空。

  zhāng卫东又bú是什么圣人,又哪huìbú心动,哪huì没有想法?但他却只能用无上心法压下心头那bú断涌起的原始**。

  见zhāng卫东抱着自己,目光zhí视着前方,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好像怀里抱着是什么圣物一般,秦虹心里bú禁涌起一丝感激和敬佩。

  她知道以自己如今所处的情形,zhāng卫东就算真做出一些出格的举止,她也是búhuì责怪他的,毕竟他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要怪也只能怪昨晚自己喝太多了,怪自己bú应该这么◎bú小心摔成这样子。

  从浴室到卧室那短短的一段距离,zhāng卫东感觉就像读初中时跑了个一千米,当他把秦虹zhěngzhěng齐齐地放在床上时,额头都冒出了bú少汗水。

  秦虹是亲眼■目睹过zhāng卫东那恐怖的身手,当时那些至少百多斤的男子到了他的手中都跟轻如无物一般,像沙包一样个个被他甩了出去,所以看到zhāng卫东抱着自己走这么一段小路就“累得”额头冒汗,做为过来人,她当然知道zhāng卫东备受煎熬的心情。

  看着zhāng卫东站起来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还深呼吸了一口气,秦虹心底突然涌起一股想疼他一下,想把自己的身子给他的冲动。但最终想起双方的年龄、身份,尤其是自己◇已婚妇人的身份,秦虹还是压下了心头这股冲动,冲zhāng卫东道:“我书房的书桌抽屉里有一瓶红huā油,你能bú能帮我拿一下过来?”

  把秦虹放在床上后,zhāng卫东的心境平静轻松了许多,闻言◆笑笑道:“有我这位武林高手在,需要什么红huā油,我帮你揉揉保证你马上就能落地走路。

  要是以前zhāng卫东这样说,秦虹少bú得要白他几眼,说他吹牛,但如今自然是信了几分,只是对于zhāng卫东说马上就能落地走路的神奇疗效却还是持有怀疑。

  “那就有劳zhāng大侠了。”秦虹轻笑道。

  “好说,好说。”zhāng卫东为了使房间里的气氛更随意一些,故意装腔作势地抱拳说道,然后才在她脚边蹲下。

  bú蹲下还没有多大感觉,这一蹲下,zhāng卫东才发现秦虹的双腿是那么的白暂诱人,小腿浑圆丰莹,修长优美的曲线一zhí延伸到丰满的大腿。最要命的是短短的浴中就像超短裙一样,当zhāng卫东蹲下时,根本遮bú住那一片春光。

  zhāng卫东急忙挪开视线,而秦虹也意识到了这点,bú禁满脸通红地微微夹紧了双腿。

  zhāng卫东挪开视线后,bú敢耽误,急忙把手放在秦虹扭伤的脚踝处,轻轻揉了起来。

  顿时两道清凉的感觉流过秦虹扭伤的脚踝处,所过之处疼痛尽消,还~~-< >-网-更新首发~~没等秦虹回过神来,zhāng卫东已经松开手站起来,说道:“好了,我到客厅等你。”

  说完,zhāng卫东便逃也似地回到了客厅。

  秦虹看了一眼zhāng卫东逃也似的背影,眼里泛起一丝复杂的感情,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把脚落在地上。

  咦!秦虹☆嘴里bú禁发出一声惊讶,就这么一huì儿的功夫,刚才落地还如针刺的双脚,如今竟然真的一点都bú疼了。

  秦虹有些bú信地在卧室里走了几个来回,竟真的bú再疼了,内心深处情bú自禁对zhāng卫●东涌起一丝敬畏的情绪。

  秦虹很快就换好了衣服,黑色的风衣黑色的裤子。一身zhěng齐的冷色调让秦虹重新恢复了以往的端庄稳重。当她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出现在zhāng卫东面前时,zhāng卫东心里突然有点失落,他bú知道什么时候,两人huì再度像昨晚像今早这样亲密暧昧地相处着。

  见zhāng卫东看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样子,秦虹俏脸bú禁微微一红,心里暗自啐了一口,然后嗔道:“还愣着干嘛?再bú走食堂的早餐就没了。”

  zhāng卫东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然后大步走向房门,伸手就要去拉。

  “等等。”秦虹从后面蹿了上来,然后把耳朵附在门后面仔细听了起来。

  zhāng卫东看着秦虹谨慎小心的样子,心里bú禁一阵好笑,就自己的耳力,楼梯上有人没人难道自己还bú知道?

  “应该没人了。”秦虹听了一huì儿后,把门拉开一些,然后把头探出去四处看了看,这才伸手抓着zhāng卫东的手一把拉了出来。

  “快走,现在没人。”说完秦虹拉着zhāng卫东的手便往下走。

  “秦教授,楼道里虽然没人,但校园里人却很多,你这样拉着我的手,恐怕……”zhāng卫东见秦虹拉着自己的手一脸紧zhāng地往下走,好像地下工作者一般,bú禁好笑道。

  秦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bú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紧紧抓着zhāng卫东的手,bú禁啊了一声,然后急忙松了开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