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醒了


  秦虹这句“不要走”,就像晴空一道霹雳,饶shì张卫东已shì修炼到能御气飞行的修真者,在这一瞬间也双脚一软,差点整个人随着秦虹教授双臂的一勾压在她的身上。

  张卫东最终还shì站稳了双腿,不过因为秦虹玉臂勾搭着tā的脖子,张卫东只能深深地弯着上身,秦虹高耸的酥胸就在tā的胸膛下诱人地起伏着,张卫东敏感的触觉甚至能隐隐感受到一丝温热的体温正从那两个至高处散发出来,拂过tā的肌肤。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张卫东,不禁感到一阵燥热,一股最原始的**在tā的身子骨里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猛兽,在笼子里狂躁地上窜下跳着。

  张卫东情不自禁低头看着就在眼皮底下那诱人的双峰,又快速地挪了开来,然后深吸一口气,伸手小心翼翼地想要掰开秦虹的手。

  tā知道,再这样被她勾搭下去,tā真的不清楚自己shì否还有勇气走出这个房间。

  只shì当张卫东的手碰到秦虹那温热柔软的玉手,想要掰开时,秦虹就像一个小nǚ孩看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发现有人要抢走一样,越发用力起来。

  “不要走,卫东,不要走,卫东!”迷糊糊中,秦虹教授叫出了张卫东的名字。

  张卫东的身子在这一瞬间□彻底僵住了。tā知道秦虹因为夫妻双方分居两地,感情出现问题,在她端庄威严的表面下面,其实内心有着一丝不为人知的伤痛。当秦虹迷糊中用手勾着tā的脖子,说着“不要走”时。张卫东以为她shì在睡梦中梦到了她◇□彻底僵住了。tā知道秦虹因为夫妻双方分居两地,感情出现问题,在她端庄威严的表面下面,其实内心有着一丝不为人知的伤痛。当秦虹迷糊中用手勾着tā的脖子,说着chèdǐjiāngzhùle。tāzhīdàoqínhóngyīnwéifūqīshuāngfāngfènjūliǎngdì,gǎnqíngchūxiànwèntí,zàitāduānzhuāngwēiyándebiǎomiànxiàmiàn,qíshínèixīnyǒuzheyīsībúwéirénzhīdeshāngtòng。dāngqínhóngmíhúzhōngyòngshǒugōuzhetādebózǐ,shuōzhe“búyàozǒu”shí。zhāngwèidōngyǐwéitāshìzàishuìmèngzhōngmèngdàoletā的丈夫,只shì万万没想到却在“不要走”的后面听到了tā自己的名字。

  就在张卫东身子彻底僵住时。秦虹再次勾搭着张卫东的脖子往自己身上拉,这一股原本相对于张卫东的能力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力量,这一刻就像带着无边的法力一样,一下子就把张卫东拉了下去。

  张卫东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压在秦虹的身上。

  霍!

  软绵绵的身子,两团柔软却又不失饱满的肉球,那种从未经历过的**滋味,使得张卫东的下半身一下子就起了变化。搭起了高高的帐篷。而秦虹却似乎根本没yì识到自己此时正抱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睡梦中的秦虹感觉到那种两个身子紧紧拥抱紧贴在一起的饱满,脸上本shì哀求悲伤◆的表情终于转为满yì踏实的微笑,嘴里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声音。

  或许shì实在舍不得身子底下那种柔软所带来的从未经历过的**滋味,也或许shì因为秦虹教授睡梦中的声声“不要走,卫东”。张卫东在◎tā的身子压在秦虹那丰满柔软的身子后,没有马上起身。也没敢让自己的下半身碰触到她的身子。

  此时的张卫东跟秦虹保持着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tā的上半身几乎完全地压在了她的身上。但tā的两腿却差不多有一半shì搁在床沿上,那种姿势就像张卫东横扑在了秦虹的身上。

  或许shì感觉到被压得有些气喘不过来,很快秦虹黛眉微蹙,丰腴的身子在张卫东的身子下面烦躁地扭动着。

  秦虹不扭动还好□,这一扭动,饶shì张卫东定力过人却也差点要崩溃,刚想咬咬牙起身时。也不知道秦虹哪里来的力量,竟然翻了个侧身,连带着把张卫东也给掀成了侧卧。如此一来,两人便成了面对面。更要命的shì,侧身之后的秦虹估■计觉得这样的睡姿还不够舒服,那丰满***的长腿竟然抬起来,然后弯曲着搁在张卫东的腰间及其以下。

  不经yì间,张卫东感觉顶到了一片柔软。

  轰!张卫东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一下子便爆了开来。那头被tā清醒的神智紧紧给困在笼子里的猛兽,似乎要马上破笼而出。张卫东那本shì清澈的眼神也在这一瞬间也似乎突然变成了一片红色的火海。

  一滴滴豆子般大小的汗从tā的额头上渗了出来,张卫东的脸上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

  这一刻。tā真有点怀疑柳下惠shì如何做到坐怀不乱的!

  正在张卫东做着天人交战时,秦虹竟然就像小猫咪一样往tā怀里钻,嘴里突然扑哧娇嗔道:“小鬼头,不准胡思乱想!”

  秦虹这句突然冒出来的不准胡思乱想就像一盆冷水把张卫东从头浇到脚,吓得tā一下子冒出了一身的冷汗,那高涨的**也一下子缩了回去。

  等tā低头朝怀里看时,才发现秦虹那带着一抹酒后红云的漂亮脸庞,此时洋溢着一丝似嗔似恼的表情,张卫东突然不禁哑然失笑,同时心里也大大松了一口气。

  经此一闹,虽然两人的身子依旧紧紧贴在一起,张卫东的心境却似乎一下子成了校园里的明镜湖面,虽不时有微波荡漾,但却不会掀起滔天巨浪。

  心境恢复平静之后,张卫东尝试着要从秦虹身边起来,但每次刚要起来却又被她给紧紧抱住,而且当tā稍微lí开她的身子一点时,她那张端庄***的脸庞上总会流露出一丝悲伤的表情,似乎在睡梦里她也感受到了张卫东要lí去一般。

  如此反复两三次,张卫东看着熟睡中却不时黛眉微蹙,脸上流露出一丝悲伤的秦虹,终于内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合衣躺在她的身边。

  似乎也感受到了张卫东不会再lí去,秦虹那微皱的眉头竟然舒展了开来,嘴角逸出一丝甜甜的微笑。

  张卫东看着贴在自己胸膛,嘴角挂着微笑,就像进入甜美梦乡的小nǚ孩一样的秦虹,心脏不禁一紧,很自然便伸出手臂,让秦虹的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轻轻把她揽在自己的胸膛。这之后,张卫东才缓缓闭上眼睛,心情在微微一阵起伏后,进入了修炼大混沌五行心法之中。

  丹田之内,代表着金木水火土的五滴真元液滴,经过这段时间自主的五行相生相克和每日子时的修炼,变得越发璀璨耀眼,丝丝纯净无比的五行灵气从五滴真元中悄然飘出,在丹田之内缓缓融合,孕育出一缕缕天地间最原始的混沌元气。

  随着大混沌五行心●法的运转,丹田内的五滴真元绽放出越发耀眼的光芒,如同璀璨的星辰点亮浩瀚无边的宇宙。张卫东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得强大有力起来,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凝结出金丹,但张卫东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一刻已□经不远了,比起当初刚晋级筑基期时的猜测要快上许多。

  不知道当我凝结出金丹时又会shì怎么样?当子时过后,停止修炼的张卫东想起很多有关金丹大道的传说,不禁有些神往。

  思绪纷飞中,张卫★东搂着秦虹那丰满的身子悄然进入了梦乡。

  在睡梦中张卫东感觉到了有个软绵绵的身子在与自己纠缠,很shì舒服,当tā下yì识地挺起下身,想要搂紧那柔软的身子时,突然感到那软绵绵的身子僵硬了一下。◇

  一下子张卫东便醒了过来,身子也僵了僵,高昂的下身也在这一瞬间被打回了原形。

  张卫东张开双眼,tā看到了一个让人血脉喷张的丰腴背影,那丰满圆满的肥臀正向后撅着,亲密无间地贴着自己的下身。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竟然变成了这样一个姿势。

  几乎又shì一瞬间,张卫东的身子就起了变化。而秦虹教授显然也察觉到张卫东身子的变化,身子再度僵硬了一下,然后又马上发出一模糊不清的呓喃声,身子也随着这呓喃声仰面翻了过来,手臂大张着横搁在张卫东的胸膛,就像睡得非常深一般。只shì她微微有些紊乱的呼吸声,还有体温的突然变化却又如何能逃得过张卫东的感知。

  她醒了!张卫东看着故yì摆出一副熟睡中翻身的秦虹,呼吸也微微变得有些紊乱起来,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张卫东不知道现在tā应该怎么才好。tā不知道自己shì马上起来lí开还shì也跟秦虹一样假装熟睡。因为tā觉得刚■才睡梦中的下yì识行为实在太冒犯秦虹了,若shì现在就醒过来,实在太容易让秦虹误会tā刚才的举动shì在清醒下进行的。

  这家伙明明已经醒了,怎么还不起来,难道非要我一个nǚ人先起来吗?老天,□我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啊,怎么会跟tā睡到了一起?

  秦虹刚才故yì翻身时其实就已经从张卫东下身的变化察觉到tā已经清醒了,否则她也不会故yì翻身了。只shì她没想到,张卫东这小子还shì第一次跟nǚ人睡到一张床上,从没有处理过类似情景的tā又如何能知道nǚ人那微妙的心理。更糟糕的shì,随着脑子越来越清醒,秦虹似乎想起了一点昨晚的事情,包括睡梦中似乎抱着张卫东,哀求着tā不要走的事情。

  莫非?秦虹想起昨晚睡梦中模模糊糊的情景,不禁窘得脸颊火烫,一颗心也慌乱得一塌糊涂。

  呵呵,最近一家人在外旅游(因为耳鸣的缘故,老婆特yì请年假陪我出去放松十来天,八号就出发了),因为shì在国外,房间上网要收费,不大方便,而且还有时差、前几天游玩后还要码些字感觉比较疲劳的缘故,接下来到下周五前更新时间可能会有点乱,也有可能会因为疲劳的缘故,这段时间偶有停更,这里先打声招呼,敬请谅解。(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