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态度坚决


  第三百二十一章态度坚决

  “什么?你们吴州市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楚朝huī?这件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跑到你们飞云 县来抓人?”秦天远闻言脸色不禁再变。

  在这次新云街开发项目上,秦天远通过金钱还有权力的各方面运作,取得le吴自安的全力支持。

  吴自安作为飞云 县的一把手,要想在谭永谦的眼皮底下做到一手遮天,那肯定是不大现实,不过只要人在飞云 县手中,吴自安身为县委书记要搞点小动作还是非常容易的。所以秦天远刚听到人已经被抓起来,反倒松le一口气。只是没想到事情却远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抓人的竟然会是吴州市的新上任政法委书记楚朝huī。如此一来,事态的发展就超出le他的控制范围。

  “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不过问题应该是出在谭永谦的身上。”吴自安dào。

  “又是谭永谦,看来他是准备把这件事搞大方才肯罢休,不过难dào他就不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哼!”秦天远脸色阴沉le下来,目中透出一丝阴狠之色。

  吴自安见秦天远眼中流露出阴狠之色,心脏不禁砰砰砰地剧烈跳动le起来。

  身为县委书记,吴自安刚才在医院被谭永谦一点都不留情面地一阵咆哮,要说他不记恨那肯定是假的,要说他不想通过秦天远背后的势力弄倒谭永谦也是假的。但问题是,市委秘书长可不是什么小官,就怕秦天远搞不倒谭永谦,到头来他可以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副省长拍拍屁股走人,而他吴自安却惹上一身的麻烦。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这件事本身他们就办得不地dào!

  “秦公子,我看这件事还是要慎重,最好不要硬着来。毕竟谭永谦女朋友的父亲被打成重伤,这事闹大le不好收场啊。”吴自安心脏砰砰砰跳le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出言劝dào,生怕秦天远乱发公子哥脾气。

  “嗯,你说的也有dào理。要不我就给谭永谦一个面子,亲自去医院看望一下他的准丈人?”秦天远终究还是知dào事情的轻重缓急,闻言摸le摸下巴,无奈dào。

  “那是最好。”吴自安起先还怕秦天远放不下身段,闻言不禁大喜,只要秦天远出马,他的责任可就小多le。而且他也相信,就算谭永谦怒火再大◇,总也要对秦天远的身份有些顾忌。毕竟人家的父亲可是副省长,真要逼急le,他谭永谦还真有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吴自安相信以谭永谦为官多年的智慧,应该懂得判断形势。

  “这样吧,反正现在还早,◆闲着也没事,就现在去吧。”秦天远见吴自安同意自己这个点子,抬手看le看表,一脸自信地笑dào。

  他同样相信,只要自己亲自出马,谭永谦一定会选择退让。

  吴自安自然希望这件事早点解决,免得夜长梦多,闻言便陪着秦天远出le酒店,至于医院,他没有陪着去,一方面是为le避嫌,另外一方面他也放心不下新云街那边的事情,得做些周全的准备,不能等着楚朝huī带人调查,那样就会很被动。

  张卫东因为是从省城出发的,所以秦天远到医院时,他还没赶到。

  秦天远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着两个保镖。

  当秦天远推开病房的门时,病房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其中固然有李正浩的伤势让人感到心情沉重的原因,但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谭永谦的身份带给众人的压力,让李丽的那些亲朋好友都不敢轻易开口说话。而李丽心里头纵有千万个疑惑,此时却也不好当着他人的面直接问谭永谦。

  至于谭永谦自己,他想起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副省长的影子,心情也很是沉重。

  秦天远的推门而进打破le病房里沉闷的气氛,李丽等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盯着秦天远还有他身后两位保镖看,不知dào他们又是什么人?而谭永谦见到秦天远进来,脸色不禁猛地一沉,然后缓缓站le起来。

  “谭秘书长你好,好久不见。”秦天远见谭永谦神色不善,心里微微有点恼火,但还是主动笑着朝他伸出le手。

  谭永谦并没有伸出手,而是目光冰冷地直视着秦天远冷冷dào:“有事出去说吧。”

  李正浩躺在病床上,说起来是狼哥等地痞流氓下的手,但谭永谦知dào罪魁祸首却是眼前这位仗着副省长的老子无法无天的公子哥。

  “秘书长,何必呢?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来看望李大叔的。”秦天远见谭永谦态度冰冷,脸色也阴沉le几分,不过还是强忍着公子哥的脾气,缓缓收回手,淡淡说le一句,然后转身取过身后保镖提着的水果篮。

  “不劳秦总费心!”谭永谦伸手拦住正迈步准备上前看望李正浩的秦天远,神色越发冰冷dào。

  中国有句古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李丽一家人见谭永谦对秦天远态度这般冰冷,再加上这秦天远一看就不像是个普通人,心里都有几分不安。

  “退一步海阔天空,谭秘书长又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呢?”秦天远顿住脚步,神色阴冷dào,看向谭永谦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丝威胁的味dào。

  谭永谦见秦天远到le这个时候,还没意识到自己犯le多大的错误,还敢这么嚣张,双目不禁燃起浓浓怒火,恨不得上前扇他几个耳光。

  “永谦,他是谁呀?”李丽见谭永谦铁拳紧握,额头上的青筋都凸le起来,生怕发生什么意外,急忙扯le他一下,低声问dào。

  “想必你应该就是谭秘书长的女朋友吧。”秦天远见李丽跟谭永谦动作亲密,眼里不禁闪过一丝疑惑,显然tā相貌的普通程度有点出乎秦天远的意料。不过很快,秦天远的目光就由疑惑转为不屑,扬起下巴dào。

  李丽微红着脸点le点头。

  “我是秦天远,秦松副省长是我的父亲,这次是特意来看望你父亲的,不过看情形谭秘书长似乎很不欢迎啊。”秦天远说到自己父亲的名字时,下☆巴扬得更高le一些。

  李丽听说秦天远的父亲是副省长时,先是大大吃le一惊,接着便马上明白过来谭永谦对秦天远的态度为什么这么恶劣,心里不禁又是感动又是担心。

  市委秘书长与副省长官职谁○大谁小,tā李丽又怎么可能不清楚?现在谭永谦这样的态度,摆明le在tā父亲这件事上不肯退让半分,要跟副省长的公子斗争到底,其最终的结果必然会牵扯到副省长。

  一个市委秘书长跟副省长斗,只要稍微有点官场常识的人都知dào,这是官场大忌,是一种仕途自杀行为。

  而李丽的父母亲还有其他亲朋好友听说眼前这位年轻人是副省长的儿子,一个个震惊得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等他们真正回过神来后,脸上都无法克制地流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

  对于他们而言,县长、县委书记就已经是很le不得的大官le,如今却突然冒出来一个副省长的儿子,而谭永谦态度还这么恶劣,这还le得!

  当然他们也都不傻,都猜出le秦天远为什么来这里,也知dào谭永谦对他态度为什么这么恶劣。但那又如何?人家可是副省长的儿子啊,难dào一个市委秘书长还能把副省长的儿子给抓起来不成?

  “没有,没有,永谦怎么会不欢迎您呢。只是因为他看到我伤势比较重,心情有些差而已,你说对不对永谦?”李正浩突然挣扎着要坐起来,脸上带着丝勉强挤出的屈辱笑容,眼眶里有些湿润。

  准女婿愿意不顾一切为le他这个即将残废的老头子跟副省长的儿子做对,但他这个准丈人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好的准女婿自毁前程呢?

  李正浩的态度,还有病房里其余人脸上流露出的表情,让秦天远很满意也很得意,不等谭永谦回答,已经接过话dào:“看来是我多心le,谭秘书长现在的心情有些不好,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le,该过去得就让他过去吧。人嘛,总要向前看才是,你说是不是谭……”

  “出去!”谭永谦面无表情地打断le秦天远。

  秦天远脸色猛地阴沉le下来,目光冷冷地直视着谭永谦阴声dào:“我自然会出去,不过希望秘书长还是要三思而后行啊。”

  说完秦天远冷哼一声,转身走出le病房。

  “呸!妈的,给脸不要脸!”坐在车子里,秦天远冲医院的方向脸色极为难看地骂le一句。

  秦天远刚骂完,手机铃声响le起来。

  电话是吴自安打来的,他的声音显得有些着急。

  “秦公子,刚刚得到消息,市局的人找le不少人谈话,并且还逮捕le好几个人。我看新云街那边要是再让市局的人搞下去,事情会搞大啊。”

  秦天远刚刚在医院里受le一肚子气,没想到这口气还没顺过来,吴自安又带来le这么一个消息,不禁火冒三丈,冲着电话骂dào:“他楚朝huī想干什么?还有你们飞云 县的公安局是干什么吃的?不会事先把人给控制起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