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年轻人你不会是学医的吧?


  “卫东啊,你又了了你大哥大嫂yī件大心事啊!”两位老人开心了yī阵之后,谭正铭忍不住双手紧紧握着张卫东的手,动情地道。

  “是啊,要是没卫东你,别人看看我们谭家yī副书香名门的样子,肯定以为我们都过得很幸福,其实谁又知道我们心里苦着呢!现在好了,总算真的幸福了!”白容说着抹了把眼泪。

  “呵呵,嫂子快去烧菜吧,我肚子饿坏了。”张卫东受不了两个老人眼泪汪汪的样子,夸张地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叫道。

  白容急忙抹了把眼泪,站起来笑道:“你看我,你看我,都忘了你还饿着肚子呢!”

  张卫东在谭家吃晚饭,再稍微坐了yī会儿就回宿舍了。不过可怜的谭永谦可就惨了,陪李丽逛到十来点钟,回到常委楼冲完澡,刚要躺下好好休息yī下,老爸老妈的电话就打了来。

  这次谭正铭是以命令的口气跟谭永谦说的话,所以谭永谦根本不敢怠慢,急忙赶回了家。没想到才刚到家,就迎来了有史以◎来两位老人家最严厉的拷问,把谭永谦逼问得差点要崩溃。

  不过第二天差点崩溃的却是张卫东,因为yī大早,这对老头老太竟然就在环工学院楼下转悠,看到张卫东时,还故意装作不认识。更夸张的是,zhōn○◆g午张卫东跟李丽、苏凌菲两人yī起吃饭时,这对老头老太竟然也赶到食堂来用餐,吃饭时,还yī个劲拿眼往李丽身上瞄,当然坐在张卫东身边,不时跟他有点小动作的苏凌菲也是他们关注的对象,搞得李丽和苏凌菲两人感▲觉怪怪的。

  “卫东,凌菲,你们有没有发现那边那对老人家老是在看我?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啊?”李丽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低声问道。

  张卫东闻言差点yī口饭就要喷出来,可又不能说那两人就是你情哥哥的老爸老妈,今儿就是特意来看你的,只好强忍着笑意道:“没有啊,人家两老人盯着你yī个大姑娘看干嘛?”

  “但我好像也有这种感觉凹!”苏凌菲微微皱了下眉头,也低声道。

  张卫东yī听,冷汗都差点流了下来,敢情,这对老人把苏凌菲看成是他的女朋友了,所以连她也瞄上了。

  “这就怪了,要不要我去问问他们看看,为什么老是盯着你们看,难道没看过美女吗?”张卫东低声道,然后做出yī副要站起来过去质问的架势。

  “去你的!”几乎同时苏凌菲和李丽都没好气地踢了张卫东yī脚。

  见张卫东被踢,两老人估计也意识到可能出问题了,急忙假装低头吃饭,心里却难免有点心虚。 ○
  这苏凌菲踢张卫东当然没问题,人家可是yī对儿,可李丽可是他谭正铭未来的儿媳妇,以后可以得管张卫东叫叔叔,这叔叔是能随便踢的吗?

  张卫东见两老人yī副心虚地埋头吃饭,心里差点笑翻了天◇,两位老教授啊,其zhōngyī位还是吴大的老校长,还真是难为他们了。

  好在两位老人家见过李丽后,心里总算踏实了,后来就没再“鬼鬼祟祟”地在环工学院和食堂转悠,否则张卫东估计就真要崩溃了。

  周五早上的yī场雨,给原本空气混浊的省城南州带来了yī阵难得的清新。

  下午张卫东没有课程,科研项目方面也暂时没有什么工作安排,张卫东便抽空赶到省人民医院,准备坐半天的门诊。

  出租车把张卫东从车站送到了省人民医院外,不过当张卫东刚刚打开车门下车时,yī辆红色的宝马车从他身边没有丝毫减速地朝医院开了进去。

  因为早上的yī场雨,道路上还积着yī些水,车轮子从积水上飞快开过去,脏水四溅,路人纷纷躲闪,但还是有个别人躲闪不及被溅到了点脏水。

  张卫东微微皱了皱眉头,刚才他正开门下车,若换成普通人就算想躲也来不及,好在他不是普通人,这才没被溅着。

  车子在不远处,门诊大楼前的停车场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位穿着都比较时尚讲究的女人,其zhōngyī位较为高挑,烫着大波浪的头发,口唇涂得有点红,另外yī位则显得有点虚胖,脸色也不是很好。

  见是两个女人,张卫东不禁摇了摇头,也就懒得上去跟她们计较。

  zhōng医科在六楼,当张卫东站在电梯里时,看到yī位腿脚有些不便的zhōng年大叔正拄着拐杖yī边朝电梯里摆手势示意等等他,yī边急忙忙朝电梯走来。

  因为走得急,再加上腿脚有些不便,眼看快到电梯时,zhōng年大叔手zhōng拐枝却不小心yī滑,整个人便斜斜地朝地上栽倒下去。

  就在电梯里的人看着这惊人的yī幕,◇还没反应过来时,张卫东已经飞快地从由梯里蹿了出去,然后手yī探,yī把就搀扶住了zhōng年大叔。

  “谢谢你年轻人,谢谢你。”zhōng年大叔见有人帮了他yī把急忙感谢道。

  “不客★气,不过大叔你腿脚不方便,走路不能急啊!”张卫东扶着他yī边朝电梯走去yī边笑道。

  “是,是,下次yī定注意。”zhōng年大叔yī脸感激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电梯口,张卫东正准备搀扶着zhōng年大叔迈脚进电梯时,突然身后涌来yī股浓浓的香水味道,接着便看到之前开着宝马车的女人手挽着那位有点虚胖的女人抢在他们面前挤进了电梯。

  张卫东眉头不禁微微yī皱,眼zhōng闪过yī丝厌恶之色终于忍不住质问道:“喂,你们抢什么抢?没看到这位大叔腿脚有些不方便吗?”

  “谁抢啦,谁抢啦,是你们走得慢好不好!”那位涂着较为浓艳口红的女人见张卫东竟然质问他,立马眉毛y■ī竖反驳道。

  张卫东见这女人竟然这么不讲理心头也有几分怒火,刚要再质问几句时,那位zhōng年大叔显然是个怕惹是非的人,急忙拉了张卫东yī下道:“年轻人,算了算了,挤挤就是。”

  说■着zhōng年大叔率先挤了进去,张卫东也不是个习惯跟这种女人争吵的人,况且这里是医院争吵起来也不合适,也只好作罢跟着走了进去。

  没想到他的脚才刚迈进去,电梯便发出了超载的警报声音。

  zhōng年大叔见电梯发出超载警告声音便拄着拐权往外走,边走边对张卫东道:“年轻人谢谢你啊,我乘下趟吧。”

  张卫东见状不禁有些恼火地瞪了那个涂着浓艳口红的女人yī眼然后也跟着出了电梯,而那个女人却哼了yī声,不屑地撇过头,电梯的门在这个时候缓缓关上。

  那位zhōng年大叔见张卫东跟着下了电梯有点过意不去道:“年轻人,你这是……”。

  “没事,我就是看着这种人心里不舒服◇,对了大叔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zhōng风引起的?”张卫东道。

  “是啊半年前zhōng了yī次风,虽然抢救较为及时,但还是留下点偏瘫的后遗症。据说像我这种情况,半年以后后遗症就难以恢复了不过▲最近听人说这里的zhōng医科不错,就过来碰碰运气。”zhōng年大叔苦笑道。

  “大叔不要灰心,zhōng国传统的zhōng医理论和西医是不同的,治疗手段也是不yī样的,所以西医没办法治疗,并不代表zhōng医也没办法,主要还是在于自己要保持好心态,平时也要注意修心养身,这样就算有病也会慢慢好起来的。而且我看你zhōng风的后遗症也不是很重,用yī些zhōng医的传统方法比如针灸、推拿、按摩等坚持治疗,应该能慢慢恢复的,当然要想完全像以前yī样行动自如是不大可能了。”张卫东道。

  zhōng年大叔闻言不禁有些惊讶地看了张卫东yī眼道:“年轻人你不会是学医的吧?”

  “呵呵,大叔我就是zhōng医科的医生,等会轮到你时,我帮你好好看看。”张卫东笑道。

  “啊,这么年轻就已经当医生啦!怪不得说起来头头是道的。太谢谢你了年轻人,大叔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是位好医生。不过你也知道大叔这病可是个世界难题,你呀就不必再为我费心了,我听说你们这袁主任的医术很高明,我让他看看,他要是说没办法就算了。”zhōng年大叔先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张卫东,接着紧紧抓着张卫东的手yī脸感激道。

  张卫东除了第yī天比较高调地在zhōng医科露面坐诊外,后来yī直都比较低调,基本上是躲在后面“筹谋划策,”所以最近省人民医院的zhōng医科虽然名声逐渐走红,但张卫东这个真正的shén医却依旧默默无闻,反倒是袁志宏这位老zhōng医名声鹊起,不少人慕名而来。当然袁志宏名声鹊起除了跟zhōng医科因为张卫东在后面指点治愈了不少疑难杂症,使得袁志宏这个科室主任水涨船高有关之外,还有yī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袁志宏本身的医术也在这段时间内得到了急速的提高,经他手治愈的疑难病人最近多了不少。

  所以zhōng年大叔根本不可能想到眼前这位年轻人才是真正的shén医,就连袁主任现在都是他的学生,闻言又yī脸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会有办法的。”张卫东笑着宽慰了yī句,却没特意做解释。

  这时电梯又到了,张卫东便扶着zhōng年大叔yī起进了电梯。

  电梯在六楼停了下来。

  在zhōng医科门诊部前的候诊室坐着比以往多了好几倍的患者和家属,不时有人拿眼看屏幕上显示的叫号。

  当张卫东跟zhōng年大叔走出电梯时,他看到了那两位穿着讲究的女人在yī位医生的陪同下正往zhōng医科门诊部的就诊室走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