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我们是大学老师


  第两百八十九章

  我们是大学老师

  张卫东摸了摸自己被秦虹手指点过的脑门,笑笑没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他怕说多了反倒显得他思想龌龊 .

  “不过不管怎么说。换成我,我也不喜欢我先生在别的女人面前诉我的苦,所以对他我的印象不大好。”秦虹见张卫东不接话,便接着说道,只是说这话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里流露出一丝落寞的神色,心情也似乎突然间变得低落了起来。

  张卫东敏感地察觉到秦虹心情的细微变化,心里没来由涌起一丝心疼的感觉,脱口道:“来学院这么久,也从来没见过你的先生,听人说他现在在德国,是这样吗?”

  “是啊,他gēn我的思想理念有点不同。他说不喜欢◆国内的环境,不管是生态还是政治环境,所以坚持要留在德国。而我有些过于理想化了,总想回国做点事情。”秦虹抬手捋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声音有些低沉。

  说这话时,秦虹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浮起一个金发碧眼□◆国内的环境,不管是生态还是政治环境,所以坚持要留在德国。而我有些过于理想化了,总想回国做点事情。”秦guónèidehuánjìng,búguǎnshìshēngtàiháishìzhèngzhìhuánjìng,suǒyǐjiānchíyàoliúzàidéguó。érwǒyǒuxiēguòyúlǐxiǎnghuàle,zǒngxiǎnghuíguózuòdiǎnshìqíng。”qínhóngtáishǒulǚlexiàbèifēngchuīluàndetóufā,shēngyīnyǒuxiēdīchén。

  shuōzhèhuàshí,qínhóngnǎozǐlǐbúshòukòngzhìdìfúqǐyīgèjīnfābìyǎn,丰胸翘臀的德国女人,她是她老gōng的科研伙伴,虽然她老gōng没说,但她知道她应该也是他坚持留在德国的原因之一。

  回国对于秦虹而言是一件爱国举动,又何尝不是她衡量自己在她老gōng心目中分量的一种手段。不过最终的结果,他老gōng爱德国或许还要加上那个科研伙伴,胜过爱她。

  张卫东当然不知道秦虹和他丈夫之间还有别的故事,闻言问道:“回国后悔吗?”

  “说实话,国内的大环境确实让我失望,但这不正是我回国的价值所在吗?如果国内一切都很好,我又何必回来呢?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像傻大姑?”或许是张卫东的话勾起了秦虹的心事,她竟破天荒地在张卫东面前吐露真情,面带自嘲地问道。

  “怎么会呢!秦教授你的háng为让我自惭形秽啊,如果换成我是你先生,拥有一位这么漂亮又伟大的妻子,别说德国了,就算是在天堂也要gēn着你一起回来。”张卫东肃然道。

  “咯咯,得了吧,还伟大呢!就知道哄人开心!”见张卫东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秦虹心情突然变得开朗了起来,忍不住再次伸手点了张卫东脑门一下。

  “小心!”就在这个时候,张卫东看到路边有两个男子左右扶着一个醉醺醺的男子,东倒西歪地冲秦虹撞来,急忙伸手把秦虹往身边一拉。

  “啊!”秦虹被张卫东冷不丁一拉,整个人撞向了张卫东,胸前两团丰满的肉球结结实实地顶在了张卫东的胸膛上。

  突然间的亲密碰撞,几乎让两人同时怔住了,两颗心忍不住扑通扑通加快跳动了起来。

  “咦,是个美女嘢!”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的耳边响起了很不协调很刺耳的声音。却原来是两人的一拉一撞,引起了那个醉醺醺男子的注意。

  此时他正眯着醉眼朦胧的双眼色迷迷地盯着秦虹看,显然像秦虹这样端庄高雅又成熟性感的女人,让他非常的心动,连哈喇子都从嘴边流了下来。

  秦虹很讨厌那男子看她的眼神,急忙拉了下张卫东道:“卫东,我们快走。”

  “走,走什么走呀?陪哥去喝几杯。”那男子见秦虹要走,笑嘻嘻地伸手就朝秦虹的玉臂抓去。他身后二十来米处的地方便是一家酒吧,估计他刚刚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

  “你要干什么?”秦虹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又是女人,哪里见过这等场面,见男子伸手朝自己抓来,不禁吓得尖声叫了起来,身子更是下意识地就往后退。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啪地一声就抓住了那只朝她伸来的魔爪。

  “哇,好痛,你***快放手!”张卫东何等力量,手掌只是微微发力,那男子便痛得哇哇叫了起来,冷汗从额头滚滚而下,酒意也突然间醒了大半。

  “卫东!”秦虹没想到张卫东长得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这个时候胆子倒也大,竟然毫不犹豫地出手,不禁一副吃惊地看着张卫东。

  “你***,快放开章少,要不然……”那本是扶着章少的两个男子,一个是扎着马尾辫,一个是一头绿毛,两人见张卫东拿捏着章少的手腕,立马擦拳lū袖,一脸凶恶嚣张地叫起来。

  “咔!”张卫东却根本不理那两人的叫嚷,猛地一发力,直接卸了章少的胳膊,然后又抬脚对着他的肚子一脚踹了过去。

  章少立马整个人飞了起来,然后噗通一声来了个狗吃屎。

  夜一下子就静了下来,风似乎也停止了吹动。

  秦虹瞪大了眼睛,就像第一次认识张卫东一样,傻傻地盯着他看。她做梦也没想到,张卫东如此斯文白净的一个教书生,面对三个大男人,不仅毫不犹豫地出手,而且出手还是那么的狠!

  其余两人也同样像是见鬼了一样盯着张卫东看,在武夷山,年轻人中他们还真一时半刻想不起有什么人敢这么对章少的,况且还是个陌生的小白脸!

  就在众人发呆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了章少杀猪般的惨叫声。

  “章少,章少,您怎么样?”马尾辫和绿毛见章少抱着胳膊在地上打滚,一时间倒也顾不得找张卫东算账,急忙跑过去一脸着急关心地问道。

  趁这个功夫,秦虹已经紧紧抓着张卫东的手,苍白着脸同样一脸着急地道:“卫东,我们快跑!”

  张卫东刚想宽慰秦虹不要慌时,那边章少已经爬起来,对着那两个一片好意关心他的gēn班,一边抬脚踢过去,一边气急败坏地骂道:“怎么样?没看到老子的手都断了,你们还站在这里问老子怎么样?老子难道是白养你们了吗?”

  “啊!那我们赶紧去医院!”两人听说章少的手断了,彻底慌了,急忙建议道。

  “医院?医你妈的头?马上给老子把那小子还有那妞给抓过来!”章少见两人还搞不清楚情况,气得又抬起了脚。

  两人这才想起,“肇事者”还“逍遥法外”呢!这怎么háng?章少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

  “章少您稍安,我们马上把那小子还有那妞给你抓过来!妈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两人再次擦拳lū袖,满脸凶相地朝张卫东大步走去。

  见两个大男人一脸凶恶地朝自己两人■走来,秦虹脸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突然把丰满的胸部一挺,站到了张卫东的面前,大声道:“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是大学老师,我,我还是教授,你们要是……”

  “哈哈,大学老师?还教授?我草,什么时候大学老师,教授都变得这么不值钱了,随便出来两个小年轻就可以自称是大学老师,教授!老子还是大学校长呢!”马尾辫微微一怔,随即满脸嘲fěng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也是,秦虹今年说起来也不过才三十五岁,正当风华的年龄,今晚又打扮得很时尚年轻,要说是教授说出去还真没人相信,至于张卫东就更不用说,说是大学老师,还不如说是大学生更容易让人相信一些。

  “哈哈,***,教授干起来才带劲呢!”绿毛gēn着满脸淫荡地笑了起来。

  “刚才那话你敢再说一句试试看?”绿毛的话音才刚落下,一道冷冰冰的生意突然在黑夜中响了起来。

  张卫东已经在秦虹一脸着急惶恐的眼神下,伸手有力地把她拦在了身后。

  马尾辫和绿毛还有那个章少闻言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不过马上绿毛就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道:“妈的,装酷是不,老子就说,教授…….”

  绿毛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肚子猛地一痛,一下刻他已经抱着肚子躺在了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脸上又是一痛,一只运动鞋带着少许泥土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然后重重地来回碾了几下。

  绿毛的脸随着张卫东大脚丫的碾动,gēn水泥地亲密地摩擦着,一道道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刺眼的血色在水泥地上亮起来。他的脸扭曲着,他的眼珠子暴凸了出来,似乎随时要被张卫东给碾爆出来。

  “呜呜!”绿毛嘴巴里含糊不清地发出愤怒中带着一丝惊恐的声音,一双手却紧紧抓着张卫东的脚踝使劲地想把他的脚挪开,可是张卫东的脚就像生了根似的,任他如何用力就是不离他的脸蛋。

  “***,马尾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章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却是马尾辫没想到张卫东出手这么快速凶狠,一下子就把绿毛给制服了,竟站在原地再次发起愣来。

  不过章少这声叫嚷马上就把马尾辫唤醒了,他大叫一声猛地朝张卫东冲过去,然后挥拳对着他的脸猛地打过去。

  “小心!”秦虹见状尖声叫了起来。

  不过秦虹的声音还没落下,就感到眼前一花,张卫东已经闪电般伸手,一把就抓住那马尾辫的拳头,接着黑夜里响起咔咔骨头被捏碎的刺耳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