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 吃醋了?


  .  第两百八十七章吃醋了?

  “大叔就住我们家好了。”方静听说zhāng卫dōng要走,马上道。

  “shì啊,我们这里房间多,环境也不错,我马上去收拾一下,zhāng大师今晚就住这里吧。”薛碧珠也急忙gēn着劝道,不过因为之前的事情,她对zhāng卫dōng还shì敬畏有加,不敢改口叫名字。

  “呵呵,还shì不必了。我们这次shì集体出来旅游,开小差可不shì什么好职员。”zhāng卫dōng笑道。

  “啊,zhāng大师还工作?”薛碧珠不敢置信地zhāng大了眼睛道。

  在她看来,像zhāng卫dōng这样的神奇rén物,只要他愿意赚钱◎还不gēn玩似的,还打什么工啊?

  “rén当然要有工作啦,要不然生活不shì很无趣吗?”zhāng卫dōng笑道。

  “碧珠这你就不懂了,zhāng师弟这就叫大隐隐于市。而且你别看z◎hāng师弟年纪轻轻,他可已经shì大学里的老师,学识渊博着呢!”方钟平笑道。

  “啊,大叔还shì大学老师啊?shì哪所大学的?到时我就报考你那所大学。”方静闻言两眼不禁猛地一亮,急忙问道。

  “吴州大学,目前还差了些。你可shì真正的尖子生,要考就考名牌,吴州大学就算了。”zhāng卫dōng笑道。

  “我不管,反正我以后就考吴州大学。”方静马上兴奋地道。

  要shì换成以前,吴州大学自然不放在方钟平的眼中,但如今zhāng卫dōng在那里教书,吴州大学在他眼里可就shì马上变成了一等一的名校,见女儿说要考吴州大学,不仅不反对,还gēn着附和道:“我看这个想法好,以后考起来轻松,到了学校里又有你叔罩着,我也放心。”

  zhāng卫dōng见父女一唱一和的,只能摇头哭笑不得道:“随你们,反正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别怪我。”

  zhāng卫dōng这句话,方家一家rén直接无视,方钟平的女儿还需要为找工作发愁吗?

  zhāng卫dōng一看方家rén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了句傻话,不由得再次摇头道:“得,我还shì先走吧,刚才那句话算我没说。”

  从刚才zhāng卫dōng那句“rén当然要有工作啦,要不然生活不shì很无趣吗?”话中,方家三rén都听得出来,zhāng卫dōngshì比较在意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的,所以闻言也就没再挽留。

  “那我送你,不过下次你来武夷山,可一定要由我来安排。”方钟平笑道。

  “我也要送。”方静gēn着道。

  “行了,静儿身体刚好,不适合吹风,还有你们一家rén晚上也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你只需要安排一辆车送我回去就行了。”zhāng卫dōng摆摆手笑道。

  “这怎么行!”方钟平当然不同意。

  “方师兄你这就见外了吧,我又不shì出国什么的,就回一趟宾馆而已,没必要搞得这么隆重吧。”zhāng卫dōng没好气地道。

  有时候过于客气,其实也shì一种疏远,zhāng卫dōng越这样说,方钟平倒越shì欢喜,闻言也就不再坚持,笑道:“那行我让小李送你。”

  方钟平口中的小李就shì之前那位开宾利车的冷峻男子。

  当小李站在车门边再一次见到zhāng卫dōng时,他的眼神再也不像一开始那样犀利和惊讶,而shì充满了敬畏。见zhāng卫dōng下台阶,急忙便去开了后车门,然后发自内心地微微谦卑躬身,请zhāng卫dōng上车。

  武夷山虽shì旅游城市,每年游客云集,但毕竟只shì闽北山区的一个县级市,夜间的繁华还shì无法gēn吴州市相比。

  宾利车行驶在马路上,路灯闪烁,但真正还在街上游逛的rén已经不多了。不过武夷山夜间的空气委实清新,坐在宾利车后面,打开车窗,迎面夜风吹来无比的让rén感到清凉舒爽,抬头望天,更shì可见深邃的夜空有繁星点点,预示着明天应该shì个晴朗的天气。这些在吴州这种沿海大城市已经看不到了,zhāng卫dōngshì环境专业的博士和老师,呼吸到如此清新的空气,看到如此美丽的夜空,心中还shì忍不住有些感慨。

  经济确实发展了,rén民的生活水平确实提高了,但回过头来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呼吸着浑浊的空气,这一切真的值吗?

  宾利开得又稳又快,很快zhāng○卫dōng就远远看到了酒店,不过几乎同时zhāng卫dōng也看到了两个手挽手的熟悉身影,正shì逛街归来的李丽和苏凌菲两rén。

  zhāng卫dōng不禁吓了一跳,急忙关上窗户把身子缩回了☆○卫dōng就远远看到了酒店,不过几乎同时zhāng卫dōng也看到了两个手挽手的熟悉身影,正shì逛街归来的李丽和苏凌菲两rén。
wèidōngjiùyuǎnyuǎnkàndàolejiǔdiàn,búguòjǐhūtóngshízhāngwèidōngyěkàndàoleliǎnggèshǒuwǎnshǒudeshúxīshēnyǐng,zhèngshìguàngjiēguīláidelǐlìhésūlíngfēiliǎngrén。

  zhāngwèidōngbújìnxiàleyītiào,jímángguānshàngchuānghùbǎshēnzǐsuōhuíle位置。

  宾利车啊,这要shì让她们两rén看到小白脸优哉游哉地坐在宾利车里那还了得,还不把他祖宗八代都审问个遍。

  zhāng卫dōng刚刚缩身坐回真皮座位时,宾利车从两rén的身边◇开了过去。

  “哇,这里竟然也有宾利车!”当车子从两rén身边开过时,zhāng卫dōng听到了李丽的惊呼声。

  zhāng卫dōng不禁暗道了一声好险,刚才要shì在窗口露脸铁定就要●被李丽看到了。

  zhāng卫dōng让车子在酒店附近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停下来,然后下了车,然后才慢悠悠地朝酒店走去。

  “咦,卫dōng你也现在才回来呀。到哪里去了?吃饭也不见rén影。”在酒店门口,zhāng卫dōng碰到了李丽和苏凌菲两rén,李丽看着zhāng卫dōng惊讶地问道。

  “咳咳,武夷山这边有个朋友,一起吃了个饭。”zhāng卫dōng实话实说道。

  至于什么朋友,他当然没必要说清楚。

  “shì女性朋友吧?”苏凌菲瞟了zhāng卫dōng一眼,语气有些怪。

  “男的。”zhāng卫dōng继续实话实说道。

  “你的这位朋友还shì挺有个性的,身上这么香,而且头发貌似也很长呀!”苏凌菲像小狗一样把秀鼻凑到zhāng卫dōng的身前嗅了嗅,然后还随手从他的肩膀上取下两根长长的黑发,一边用手指搓着长长的秀发,一边用讽刺的目光看着zhāng卫dōng道。

  zhāng卫dōng这才猛地想起自己刚才gēn方静那丫头至少“缠绵”了大半个小时,身上难免沾染了一点女孩子的香气和她的秀发,一时间看着苏凌菲,微红着脸倒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总不能说,这shì因为心疼一个雨季少女,抱着她时不小心留下的,真要这样说,zhāng卫dōng毫不怀疑自己在苏凌菲心目中的色狼地位会直接上升为丧心病狂的色魔。

  苏凌菲见zhāng卫dōng微红着脸,半点也说不出句话来,自然更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虽然早已经知道zhāng卫dōng就shì色狼一头,最喜欢寻花问柳,也早下定决心,自己gēn他只发展友情,不发展爱情,他爱干啥就干啥,根本不关她的事情。可shì看着zhāng卫dōng这样子,想起就这么出来旅游一趟,他都耐不住寂寞,还要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苏凌菲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gēn插了把刀子似的,恨不得冲上去狠狠踹这个大色狼几脚。

  怎么天下的男rén都shì这么一副德行呢!

  “哼,李丽我们走,别理这个大色狼!”但当着李丽的面,苏凌菲最终还shì没出脚,狠狠刮了zhāng卫dōng一眼,然后把如丝秀发酷酷地一甩,挽着李丽的手便往电梯走。

  李丽虽然不相信zhāng卫dōng会好色到这种程度,但他身上的香气,还有长长的发丝,还有这个时候才独自回来,却也由不得她不相信,她这位弟弟刚才出去采花觅食了。不过李丽的反应倒没苏凌菲这么大,相反她还回头给了zhāng卫dōng一个爱莫能助,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才gēn苏凌菲一起往电梯走。

  苏凌菲和李丽进了电梯,苏凌菲二话不说就按了楼层。

  “等等卫dōng吧!”李丽急忙道。

  “等他干嘛?他不shì喜欢风流快活吗?晚上住外面好了。”苏凌菲穿过正缓缓合拢的电梯门,双眸恨恨地盯着不远处的zhāng卫dōng,赌气道。

  zhāng卫dōng本来还想快走两步,但听到苏凌菲的话,还有她那恨不得吃了他一般的目光,最终还shì停住了脚步。

  根据这段时间的相处,zhāng卫dōng算shì积累了一些经验,这女rén精神失常的时候还shì少惹她为妙。况且真要挤进电梯,zhāng卫dōng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身上的香味,还有那两根秀发。既然如此,那就离她远一些为妙,反正当色狼也不shì一天两天了,只shì被李丽误会让zhāng卫dōng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反正李丽迟早shì谭永谦的女rén,以后还得管他叫叔,他shì什么rén,她迟早也要知道,zhāng卫dōng倒也不用急着去解释。

  “吃醋了?”当电梯关上门时,李丽侧脸看着苏凌菲,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切,我吃醋?我干嘛吃醋?他又不shì我男朋友,我吃什么醋?”苏凌菲闻言不屑地道,但脸颊却不知不觉中有些发烫,似乎有种被rén窥破心思的感觉。

  “那你生气什么?”李丽问道。

  “我有生气吗?我只shì觉得这家伙太,太过分了。大家都在外面旅游,他就不能稍微收敛一点吗?”苏凌菲咬■着牙道,心里憋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火气。

  “行了吧,还说没生气!反应这么大,你看看自己的脸都发红了。你再看看我,有你反应那么大吗?”李丽指了指电梯中的镜子道。

  “反,反正,我就看不惯☆他这样胡来,真shì的!”苏凌菲往镜子中一看,果真如李丽所言,一时间倒shì支支吾吾起来,脸颊也越发发烫。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