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 别哭


  第两百八十六章 别哭

  张卫东闻言看着穿着贴身背心,露着雪白香肩和胳膊,挺着鼓鼓酥胸de方静,不禁哭笑不得道:“你也说那是电视啊!电视里演de你也能信吗?”

  方静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张卫东吐了下小香舌,然后又把yùn动服给重新穿了回去。

  张卫东看着方静把yùn动服重新穿回去,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心中一直涌动着怜爱之情,总把方静看成一个小女孩,如今她在床上一■◇坐,穿着贴身小背心,露肩膀露胳膊de,这才发现方静其实已经是一位雨季少女,身上那股青涩de诱惑气息却也是不可小觑de。

  “好了,你就像刚才一样盘腿坐好,然后不要胡思乱想。”张卫东也跟着脱掉鞋◎爬上方静de床。

  顿时一股少女睡过de特殊幽香钻入张卫东de鼻尖,让他心里感觉到一丝不自然,不过张卫东很快就恢复了常态,然后把双手贴在她de后背开始yùn功驱赶阴煞之气。

  张卫东一发功便发现,正如他之前所言de,方静体内de阴煞之气已经跟她与生俱来de阴气已经差不多融为一体,已经很难分开了。

  当然这种情况换成另外一人恐怕很难解决,但换成张卫东却不是什么难事。他修炼de是大混沌五行心法,体内有五行真元,各自形成一滴真元,又各自不断散发出真气在丹田内融会交合,渐渐孕育出天地最原始de一缕元气,混沌元气。

  《易经》有言,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太极指de便是天地最原始de那一缕元气,混沌元气,而两仪指de便是阴阳二气。

  故阴阳二气,不管是阴气也好,阳气也罢,都不外乎混沌元气。这也正是为何五帝真经有言天地万法皆不出混沌五行。 ●
  方静体内de阴煞之气虽是厉害,还跟她有生俱来de阴气差不多融为一体,但在张卫东de混沌元气面前却是泾渭分明。这便如有些物质de差别,肉眼根本看不出来,但在一些精密仪器扫视下,差别却是十分巨大,一目了然。

  所以张卫东混沌元气一yùn转,所过之处方静体内de阴煞之气和与生俱来de阴气便如油与水一般,泾渭分明地分了开来。阴煞之气纷纷被卷入混沌元气之中,在混沌元力面前却是连一点抗拒de能力都没有。

  大概十多分钟,方静体内de阴煞之气就七七八八全都被混沌元气给吞噬了去,至于剩下de少许阴煞之气,已经很难对方静造成什么大de伤害,张卫东想再yùn转混沌元气吞噬也有点困难。因为那点阴煞之气可以说已经真正跟阴气融为一体,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像油跟水一样,虽说互不相溶,但总还是有那么一点点de互溶,要想再分开难度非常de大。

  于是张卫东便收回了混沌元气,然后拍了拍方静de肩膀笑道:“好了。”

  只是张卫东万万没想到,自己这qīngqīng一拍,方静竟然会突然转过身来,整个人扑到他de身上,双臂紧紧搂着他de脖zǐ,然后“哇!”地一声大声哭了起来。

  张卫东还从来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再加上不久前刚刚见过方静发育得初具雏形de身zǐ,那鼓鼓de胸部紧紧贴在胸膛,之前是没感觉,这时却有了一丝犯罪de感觉。

  “傻丫头,别哭,别哭啊!这不是好了吗?”但此时显然不是推开方静de时候,张卫东只能强压下心头那一缕犯罪de感觉,qīngqīng拍着她de嫩背柔声劝道。

  可是方静却还是哭个不停,似乎想把这辈zǐ所受de苦楚全都给发泄出来■。

  张卫东很快就被方静给哭得有些心酸,终于也忍不住伸开双臂抱着她,qīngqīng地拍着,任由她把泪水浸湿自己de肩膀。

  张卫东帮方静治病差不多用了十多分钟,而方静哭也差不多哭了十◆来分钟,直到实在没眼泪也不肯松开张卫东de脖zǐ,白嫩de脸颊贴在他de脸上,耳鬓厮磨,搞得张卫东浑身不自在,想生硬地推开她又委实心疼她。

  “静儿,你爸妈还在外面等着,先放开叔叔好不?”张卫东柔声劝道。

  听张卫东这样说,方静才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张卫东de脖zǐ,不过在松开前却用小嘴“啵”地亲了张卫东一下,然后附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地qīng声道:“谢谢你大叔,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de!”

  张卫东见方静总算肯松开双手,不禁暗暗松了口气,然后qīngqīng刮了下她de鼻zǐ,笑道:“傻丫头!”

  “我才不傻呢,我成绩一直都是年段第一名,以后考个清华北大都不是问题。”方静嘟着嘴巴一脸不满道。

  张卫东也是成绩优秀de人,当然知道要想取得好de学习成绩,除了天赋聪明,勤奋和汗水是绝对不能少de。方静在这种身体状况下,学习成绩还这么优秀,委实让张卫东吃◎惊和心疼,忍不住伸手qīngqīng摸了下她滑嫩de小脸蛋道:“是叔叔错了,静儿是天底下最聪明de女孩zǐ。”

  方静这才微红着脸,得意地扬了下下巴道:“这还差不多。”

  张卫东见方静☆少女de稚气未脱,不由得开心地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后才发现自己还跟方静亲密地一起坐在她de床上,心中不禁一慌,急忙下了床。

  方静见张卫东下床,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不过人却很乖巧地跟着下了床。

  下床打开房门,门外方钟平夫妇正一脸紧张地在门口等着,薛碧珠de脸上更是挂满了泪水。刚才张卫东和方静de对话,因为声音不大隔着房门听不清楚,但方静de痛哭声音却隐隐听到了,两人一直都很紧张担心,以为女儿正在忍受很大de痛苦。如今见房门打开,两人才大大松了一口。

  “静儿,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了吗?”薛碧珠顾不得擦脸上de泪水,一脸紧张地拉过女儿de手连连问道。

  “嗯,现在感觉○整个人很舒服,暖阳阳de!”方静点了点头一脸欢喜地道。

  听说女儿真de好了,薛碧珠终于忍不住一把抱住女儿,眼泪就像决堤de水一样忍不住哗啦啦地流了下来。本已经哭了十多分钟de方静见母亲这样,◇忍不住也抱着她又开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起来。

  方钟平毕竟是做大事情de人,这个时候心中虽然又是心酸又是高兴,但还是强行忍住去跟家人抱成一团de冲动,而是双手紧紧握着张卫东de手一脸感激道:“张师弟,真de谢谢你了!”

  张卫东qīngqīng拍了拍方钟平de手,道:“客气话就不用说了,静儿应该没什么大碍了,不过她体内还留有少许阴煞之气一时半刻比较难除尽,我今晚回去会帮她制作一块玉符,明晚会给她带过来,然后再教她一套简单de修炼心法吸收化解那阴煞之气。她自母胎开始便受阴煞之气入侵,虽受了极大de苦楚,不过祸福向来互相相伴,她受阴煞之气淬炼,身zǐ已接近纯阴之体,修炼上应该能事半功倍,以后必能寒暑不侵,倒也不用再担心她以后身体虚弱,生病什么de了。”

  张卫东现在在方钟平de心目中已经是真正de世外高人,就算张自悠等传奇人物在方钟平看来也要比张卫东逊色不少,现在他听说张卫东不仅已经差不多治好了女儿de病,而且接下来还要传她一套修炼心法,使得女儿真正de因祸得福,饶是方钟平大风大浪见多了,此时也是激动得双手直发抖。

  “张师弟,我,我……”方钟平使劲地握着张卫东,偌大de一个大男人抖着嘴唇,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好一会儿,方钟平才幡然醒悟过来,转身对正跟母亲互相抱脖zǐ低声抽泣de女儿道:“静儿,快快来拜见你师父!”

  薛碧珠和方静闻言都停止了抽泣,一脸惊讶不解地看着方钟平。

  “刚才张师弟跟我说了,还要传静儿一套修炼心法,以后啊,我们家de静儿可就是真正de武林高手啦。”方钟平激动地道。

  “啊!”薛碧珠闻言忍不住惊喜地张大了嘴巴,然后很快又推了一把方静,道:“傻丫头,快,快拜师啊!”

  张卫东没想到自己只是提了下传授一套让方静修炼心法de事情,方钟平转眼间就想到了拜师de事情,眼看着方静被她母亲推了下,要上前来拜师,张卫东急忙摆手道:“别,别!叫叔叔也一样。而且我年纪还小,暂时还没打算收徒弟。”

  方静显然没意识到师父de分量有多重,闻言也就站在了原地。而方钟平脸上则明显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武林虽然没落了,但真正de武林世家或者大门派还是比较重视传承de,并不是你想跟人家学武功,人家就会教你de。尤其像张卫东这等世外奇人,更是可遇不可求。不要说拜他为师了,就算指点一二都能让你毕生受用无穷。

  方钟平当然是希望能趁这个机会让方静拜在张卫东de门下,不过张卫东摆手婉拒,他自也不敢强求。不过想想张卫东说过要教方静修炼,又认了她这个侄女,却也是别人求也求不来de机缘了。

  这么一想,方钟平心态也就平静了,笑道:“那这件事就以后再说。”

  张卫东当然听得出来方钟平还是心有不甘,留了一手准备日后再提,不过他也懒得再驳回,闻言笑笑道:“时候也不早了,我先回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