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二章 吃同一行饭的?


  第两百八十二章吃同一行饭的?

  张卫东见罗大师zhuāng模作样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冷笑,要说今晚真正算得上大师,懂道法的也就张卫东一rén而已,这罗大师能把走投无路的方钟pí★ng骗得团团转,却又如何骗得了张卫东?

  不过既然他不识趣,非要再留下来捞一把,张卫东倒也不急着揭破他,先帮怀中的少女调理调理一下身子再说。

  见罗大师肯留下来想办法,方钟píng自然大大松了一口气,急忙亲自搬来一张椅子请罗大师坐下,这才一脸为难地走到张卫东面前。

  不过当方钟píng走到张卫东跟前,发现女儿正蜷缩在张卫东怀中,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腰身,一副很眷恋张卫东的样子,不禁暗暗惊奇不已。

  他这女儿自幼犯病,性格素来孤僻,别说别rén,就算他这位做fù亲的,她也从来没表现过这么亲密过。

  惊奇中的方钟píng却没发现,他女儿原本苍白无半点血色的肌肤,此时正渐渐变得红润起来,嘴唇也不再发抖,四肢也变得柔软起来。

  “咳咳,张师弟,都怪我之前没跟你说清楚。”方钟píng神qíng颇为尴尬道。

  “这个我可以理解,不过方师兄,恕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这是病急乱投医啊!”张卫东道。

  “唉!”方钟píng偷偷看了罗大师等三rén一眼,生怕这话传到他们耳中,直到见他们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才露出一脸无奈的表qíng道:“我也知道,可是小女这病不仅各地医生都素手无策,而且病qíng又那般奇怪,让我不得不怀疑啊!”

  张卫东倒也能理解方钟píng的心qíng,只是想起怀中少女刚才那惶恐无助的表qíng,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道:“你这女儿是受了阴煞之气入侵,跟厉鬼有什么关系。再说你就算真怀疑,你也该请陶吉斌陶师兄来做法啊,他是茅山派嫡传门rén,这方面他还是有真本事的。”

  方钟píng听到阴煞之气入侵之语,浑身一□震,qíng不自禁伸手紧紧住着张卫东的手臂道:“对对,阴煞之气入侵,当初我带着女儿特意去拜访过陶大师,陶大师也是这样说的。不过他说我女儿受阴煞之气入侵太过厉害,他也没办法解救,只赐给了我一张符箓,说能☆保小女在十岁前少受些痛楚,十岁之后他也是无能为力了,并且说小女很难活过”说到这里方钟píng松开双手向张卫东做了个十八岁的手势,显然是不想让女儿知道这件事。

  “今年小女已经十七岁了。”说着说着方钟píng忍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显然是想起女儿还只剩下一年的寿命,大好的青春年华就此流逝,突然间伤心难耐。

  听着方钟píng的话,想起怀中的雨季少女受这阴煞之气折磨了整整十七年,张卫东心中充满了爱怜之意,不禁又把怀中少女抱紧了一些。同时张卫东也完全明白,为什么像方钟píng这样的rén竟然也会上江湖术士的当。实在是爱女只能再活一年,哪怕只有一线的希望他也不愿意放弃。

  “张大师既然您也知道阴煞之气,不知道您有没有办法?”当张卫东爱怜地把少女抱紧一些时,方钟píng看着张卫东又是期待又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此时一语道破阴煞之气的张卫东在方钟píng眼里,已经不仅仅只◎是武功高强到骇rén程度的年轻武林高手,而且还跟陶吉斌等rén一样身上带着某种神鬼怪力的神秘色彩,使得他内心深处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丝敬畏,就连称呼都很自然地由张师弟转为张大师。

  陶吉斌当初无☆○法出手相救,无非是因为修为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张卫东却不同,他的境界已达筑基中期,比起陶吉斌的练气五层实在厉害太多,修炼的又是上古五大帝所传的大混沌五行心法,又岂是修炼一般功法的修士可比。故方钟p●íng的女儿方静虽受阴煞之气入侵厉害,对于张卫东而言却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既然当初陶吉斌也表示力有不逮,张卫东倒不好表现得太轻松,否则岂不显得陶吉斌大师很无能,而他也很有可能会因为锋芒太露而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故张卫东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面露难色地低头沉思。

  方钟píng一见张卫东这副表qíng,不由得想起了当初请陶吉斌大师帮忙时,他也是同样一副表qíng,一颗心不由地沉了下来,眼中那燃烧的希望也渐渐熄灭了。

  是啊,张卫东这么年轻,能一语道破阴煞之气,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难道还能寄希望他比久负盛名的陶大师还要厉害吗?

  见方钟píng一脸绝望的表qíng,张卫东再也硬不起心肠,开口宽慰道:“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要好好斟酌思考。”

  “真的?”听到张卫东这话,方钟píng浑身如被电击,猛抬头一脸不敢置信地死死盯着张卫东。

  张卫东怀中的方■静那长长的睫毛也颤了一颤,抬起那双漆黑深邃得如无边黑夜的双眸充满惊喜期待地凝视着张卫东那张酷似邻家大哥哥的脸庞。

  “哼,年轻rén治病救rén可不是开玩笑的事qíng!况且这姑娘的病可不是凡■夫俗子能医治得了的。”正当这时一道带着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原来是那zhuāng模作样在沉思的罗大师见张卫东说有办法,终于按耐不住起身插话了。

  罗大师用一丝警惕中略带不屑的目光看着张卫东,显然此时的张卫东在他眼里同样成了行走江湖,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无非一个是zhuāng神弄鬼的神棍,一个是假扮神医的郎中。

  既然如此,这到嘴边的肥肉又岂容别rén抢去?

  “大◆师倒也有几分眼光,既然如此,你倒说说看这病是什么病?小姑娘又是什么时候得的病?”张卫东闻言冷笑道。

  罗大师见张卫东跟他当面锣对锣鼓对鼓,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冷笑。

  虽然他那一头白发白○须都是染的,可怎么说行走江湖也有二三十年,又岂会怕了一位乳臭未干的小年轻。

  “这姑娘得的可不是普通的病,乃是民间常说的鬼上身。这鬼在小姑娘还只大概一岁左右就上了她的身,如今算来已有十六年之久,每日子时是阴气最重之时,厉鬼要借小姑娘之身吸收天地阴气,故每每这时要犯病,这些又岂是肉眼凡胎能看懂的。至于什么阴煞之气入侵,阴气过盛,更只是凡夫俗子的胡言乱语。”罗大师抚着发白的胡须一副胸有成竹地缓缓到来,再配上他童发鹤颜的形象,倒颇有几分得道高rén的样子。

  “对,对,罗大师说的对极了,我家女儿就是一岁时候开始犯的病,从此之后每日子时就要发作一次,如今却是越来越厉害了。”还没等张卫东回答,刚才站在边上一脸着急担忧的孕妇早已经冲了上来,满脸钦佩地看着罗大师,连连点头附和道,却浑然忘了这些话自己先前在谈话中早就跟罗大师提起过。

  孕妇的话让方钟píng脸色很是尴尬,这岂不是变相着赞同罗大师的话,说张卫东阴煞之气入侵之言是胡言乱语吗?但事关女儿性命,万一张卫东和陶吉斌都是看走了眼呢?况且罗大师又说得有眼有鼻的,如果女儿真是被厉鬼缠身,这得罪罗大师的事qíng显然也不能做。

  罗大师见孕妇连连点头附和自己,又见方钟píng一脸尴尬却没提出反对意见,双眼很隐晦地朝张卫东得意地瞟了一眼。

  小子,本道爷出来行走江湖时,你还在你娘的肚子里呢!跟本道爷斗,切,不自量力!

  “哦,如此说来,罗大师道法如此高明,肯定抓过厉鬼,也见过厉鬼啰!”张卫东问道。

  “那是当然。要不是刚才你不知轻重冲撞了贫道行法,此时厉鬼早已被抓!”罗大师抚着白须道,心里却想被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无缘无辜冲撞了一下也好,处理起这小姑娘的事qíng回旋余地就更大了。

  “对,对,钟píng要不你还是带……”罗大师话音刚落下,还没等张卫东开口,那位孕妇又抢着说道。只是方钟píng向来是一家之主,张卫东又是他带来的,那孕妇说话还是比较含蓄的。不过言外之意却是再明白不过,这rén还是赶紧带走吧,别再影响大师行法了。

  “这位是嫂子吧?”张卫东却没有丝毫恼火地客气问道。为rénfù母的心qíng他完全可以理解,况且一个是毛头小子,一个是仙风道骨的道长,她能没破口大骂张卫东坏了救治她女儿的大事,算是非常忍耐了。而且方钟píng也实在够朋友,家里为了女儿的病在做法,他还专门抽出时间来陪他。

  “张大师,这位正是在下妻子,叫薛碧珠,冒犯之处还请……”不管怎么说那道长是有神棍之嫌,而张卫东却是嫡嫡正正的武林大会主席团成员,又是一片好意,这点方钟píng心里就算再乱,还是分得清清楚楚的,而且张卫东还说要想办法救治方静,所以见张卫东问薛碧珠是不是嫂子,方钟píng可是不敢有半点怠慢。

  “嫂子的心qíng我能理解,方师兄不必在意。不过如果我没推断错的话,嫂子自从生下方静后,孩子每到四五个月就习惯性流产了。”张卫东摆断方钟píng道。(↘www.weibolu.com↙精彩微电影,搞笑微笑话,文艺微小说,轻松微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