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上火


  第两百五十章 上火

  要是换成之前顾柳倩打这个电话过lái,赵明华可néng会很激动,但现在当期盼了许久的电话终于lái时,赵明华的心反倒平静了下lái,至于说他认识什么厉害的大人物▲,那更是无从说起。要说大人物,这件事至始至终也就张老师替他在奔走,难道张老师会是什么大人物不成?

  赵明华当然不这么认为,张老师要是是大人物,像他这样的杰出人才还会lái吴州大学吗?早就在毕业的时候留在了东方大学了。

  赵明华心平气和地跟顾柳倩聊了几句,然后就跟她结束了通话。

  “大人物?是不是我如果认识什么大人物,你就不会再躲着我?”挂掉电话后,赵明华看着手中的手机自嘲地摇了摇头。

  第二天,当东方的天边,几片浓云的薄如轻绡的边际,衬上了浅红的霞彩时,张卫东缓缓睁开了双眼,然后慵懒地抬手朝阳台移门一指,移门连同窗帘全都自动拉了开lái。

  秋天清晨的清■风带着明镜湖湿润的气息吹了进lái,张卫东精神为之一振,然后跃身而起,然后穿上衣服,信步走到阳台上。

  迎着朝阳的方向,清风拂面,张卫东惬意地舒张开双臂,做了几个扩胸运动,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fēngdàizhemíngjìnghúshīrùndeqìxīchuīlejìnlái,zhāngwèidōngjīngshénwéizhīyīzhèn,ránhòuyuèshēnérqǐ,ránhòuchuānshàngyīfú,xìnbùzǒudàoyángtáishàng。

  yíngzhecháoyángdefāngxiàng,qīngfēngfúmiàn,zhāngwèidōngqièyìdìshūzhāngkāishuāngbì,zuòlejǐgèkuòxiōngyùndòng,yīqiēdōushìnàmedeměihǎo。

  不过突然间张卫东的表情起了细微的变化,他扭头朝宿舍楼的另外一端望去。

  苏凌菲正哈欠连天地从卧室里走了出lái,然后站在阳台上迎着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慵懒地伸着懒腰。虽然隔得老远,张卫东仍然néng清楚地看到她的黑眼圈和脸上出落得越fā显目的两颗青春痘,当然还有她伸懒腰时不经意露出的一截又细又白的腰身。

  不会吧?难道她没吃我特意给她煮的川贝炖雪梨吗?怎么火气还是那么旺啊!

  当苏凌菲放下伸展的双臂时,张卫东的目光也由那被重新遮掩起lái的一截雪白腰身转移到她的脸上,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要知道,川贝炖雪梨本身就有清火润肺的作用,而张卫东更是在雪梨中输■入了一丝木系灵气,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在张卫东看lái再大的火此时也应该消下去了。

  张卫东却不知道,苏凌菲因为昨晚那“惊艳”一瞥,整个晚上春心萌动,辗转难眠,这火气又如何下得去?

  ○当张卫东的目光远远盯着苏凌菲的脸看时,苏凌菲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扭头一看,fā现张卫东正朝她这边看lái,想起昨晚一个晚上脑子里都是他光身子的样子,一张脸情不自禁就红了起lái。

  “流氓!暴露狂!”苏凌菲远远瞪了张卫东一眼,然后如丝长fākùkù地一甩,扭着又圆又翘的屁股,转身回屋去了。

  虽然苏凌菲的声音很xiǎo很xiǎo,但以张卫东的耳力还是听得分毫不差。

  对于流氓两个字,张卫东早已经免疫了,但“暴露狂”这三个突然多出lái的字眼,却让张卫东当场就愣在了原地。

  这实在是没天理啊,当初自己不过不xiǎo心看到了这女人的上半身,就差点被骂得狗血淋头,如今可好,自己好端端在家里洗澡却被她给看了个精光,自己没找她算账,反倒是自己又多了个头衔。

  没天理啊,没天理!张卫东仰天一声长叹,心想,早知道就不给这女人弄什么川贝炖雪梨了,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张卫东这么感叹了一番,然后摇摇头开始把目光重新投向被水汽笼罩着的明镜湖。明镜湖边是晨练和晨读的莘莘学子,那青春的身影,如朝阳一般蓬勃的朝气,让张卫东的心情霍然间变得无比的舒畅。

  这☆般欣赏了一会儿校园晨景,张卫东才静下心lái开始把神识潜入五彩玉石中,刹那间,包罗万象,浩瀚如烟的五帝真经便呈现在了张卫东的眼前。

  研读五帝真经是一件非常耗神的行为,当张卫东感到有些疲倦将神★识从五彩玉石中退出lái时,东方那轮红日已经从浓云后面跳跃了出lái,金色阳光洒落大地,带给人们的再也不是夏日炎热的感觉,而是一丝让人舒适无比的温煦。

  时间已经到了可以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了。

  张卫东转身进屋洗漱一番,然后背起单肩包出了门。

  当张卫东关门时,走廊另外一头,701房间的门也开了。看到701房门也开了,张卫东急忙装作没看到,转身就往另外一边的楼梯口走去。

  虽然他不介意昨晚被那女人看去了身子,但总觉得有些不自然,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怕那女人又故态重萌,冲上lái找他算账。虽然这次委实错不在他,可谁叫他是男人呢?谁叫如今两人已经成了朋友的关系呢?

  “喂,你往哪边走呢?难道我是老虎吗?”不过张卫东没走两步,身后就响起了苏凌菲不满的声音。

  张卫东暗自苦笑着转过身子lái,然后装作刚看到苏凌菲的样子,笑道:“咦,凌菲你也这么早呀!你今天不是不上班吗?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苏凌菲闻言暗暗咬牙,心想,你以为姑奶奶不想多睡一会儿吗?这还不都是你害的,洗澡也不锁好门,害得人家看了不该看的。至于她自己不敲门就闯进去,自然被她自动给忽略了。

  “再睡就赶不上吃早餐了。”苏凌菲捋了下秀fā道。

  见苏凌菲并没有fā飙,一切如旧,张卫东暗暗松了一口气道:“那倒是。”

  说着两人并肩往楼梯口走去,只是经过昨晚的事情,张卫东总感觉两人走在一起气氛有些怪怪的,总觉得要找些话题lái聊聊。

  张卫东心里想着,不经意又看到了苏凌菲的红眼圈和她那张俏丽脸庞上的青春痘,下意识地脱口道:“凌菲,你昨晚是不是没休息好啊?”

  张卫东这话不说还好,这一说,苏凌菲就像被踩住了尾巴的猫咪,整个人差点跳了起lái,涨红了脸道:“谁说我没休息好?我睡得比什么都香呢!”

  张卫东没想到一句脱口而出的关心话,苏凌菲的反应竟然会这么大,不禁怔怔地看着苏凌菲。

  苏凌菲被张卫东那双凌厉的目光看得浑身fā毛,似乎自己所有的心思在这双目光下全都无处遁形。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苏凌菲瞪了张卫东一眼,凶巴巴地道。

  “确实没见过有这么大黑眼圈还长青春痘的美女!”张卫东讪讪笑道。

  “那还不都怪你!”苏凌菲脱口而出道,只是话一出口,苏凌菲却差点羞得无地自容,扭着腰肢蹬蹬蹬独自快步下楼去了。

  都怪我?张卫东不解地挠了挠头,然后追了上去问道:“你的黑眼圈和青春痘又关我什么事情?昨天我还特意好心好意借了朋友家的厨房帮你煮了川贝炖雪梨呢!”

  苏凌菲见张卫东并没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接着想起那川贝炖雪梨竟然不是酒店里买的,而是张卫东特意借了朋友家的厨房煮的,心里又不禁涌起一丝甜滋滋的味道。昨晚一晚上的苦恼,仿佛在这一刻都完全消失不见了。

  只是张卫东的问题,苏凌菲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避而不答道:“那川贝炖雪梨真是你亲手做的?味道不错。”

  “那当然。不过很奇怪,照理lái说川贝炖雪梨有清火润肺滋阴的效果,可昨晚▲你吃了后,不仅一点都没转好,反倒越fā厉害起lái,不对,你昨晚肯定没休息好!”张卫东看着苏凌菲道。

  “就是没休息好,怎么啦?难道我睡不睡觉?还要你管吗?”苏凌菲被张卫东一言说中,顿时又羞又○恼地道。

  张卫东目瞪口呆地看着苏凌菲,他实在想不通今天这个女人的表现为什么会这么反常,虽然在他眼里,这女人从lái就没正常过,但也不至于不正常到这种地步啊。

  “我只是关心你的身体,你用不着反应这么大吧?”好一会儿张卫东才讪讪道。

  看着张卫东一副委屈的样子,苏凌菲真是欲哭无泪。她当然看得出lái张卫东是在关心她,她也知道昨晚的事情不néng怪张卫东,可是,可是那副美男出浴图却已经深深印入了她的脑海,却是怎么也挥散不去,更可恶的是这幅图的主角还是个招蜂引蝶的大色狼,这才是苏凌菲真正郁闷的地方。

  她怎么可以对大色狼的身子动心呢?那她不成女色狼了?

  “对不起,或许是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吧。”好一会儿,苏凌菲才压下心头的郁闷烦躁,朝张卫东勉强露出一丝微笑道。

  “哦,没关系。”张卫东本想说之前你不还是说睡得很香吗?现在怎么又承认没休息好呢?但看着苏凌菲那不自然的微笑,他还是改了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