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 不准勾引老师


  “一定是阴谋,这小子肯定是对本姑娘动歪心思了,对,一定是这样了!川贝盹雪梨,还化痰止咳,滋阴润肺、养颜?哼,难道本姑娘看起来那么单纯无知吗?难道就这点伎俩就想让本姑娘动心了吗?哼,本姑娘早已☆经看穿了你色狼的本性,你就别做白日梦了!”苏凌菲zài门口发了阵呆,然后翘着性感的红唇冲空无一人的走廊示威性地挥了挥拳,这才转身推门进屋。

  进了房间,苏凌菲找了支调羹,又把瓷罐从袋子里取出来◎,然后才端着瓷罐一脸喜滋滋又得意地摇摆着她又圆又翘的屁股朝卧室走去。至于之前因为吕雅芬而变得郁闷的心情此时早已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看看这家伙水平究竟如何!”回到卧室,苏凌菲把瓷罐放zài书桌上,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盖子。

  打开盖子,里面放着一gè去了皮,显得格外白润诱人的雪梨,雪梨上面还插着牙签。

  苏凌菲本以为张卫东会很简单地把梨切成块状,把川贝稍微碾碎,然后直接加冰糖加水煮起来。以前她喉咙上火发痛时,她妈就是这么简单处理的。反正效果一样,她妈也懒得像酒店里一样弄得那么讲究。没想到,张卫东倒比她妈还要讲究,苏凌菲不禁两眼一亮,心窝窝里yǒu股甜滋滋的暖流悄然流过,嘴角也不知不觉中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哼,还挺用心,挺讲究的嘛!再看看味道如何。”

  苏凌菲用牙签把雪梨的盖子给挑了起来,顿时一股清淡中带着一丝酸酸的气息飘入鼻尖,让苏凌菲忍不住深深吸上一口:“闻起来好像还不错哦。”

  苏凌菲yǒu些迫不及待地张嘴对着牙签上的雪梨盖子咬了一口,雪梨入口即化,不仅清清凉凉,甜滋滋中还带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竟然比她妈妈给她煮的川贝盹雪梨不知道好吃多少倍。

  苏凌菲却是不知道,这雪梨味道好,除了做法跟她妈妈yǒu区别之外,还因为张卫东对木系气息yǒu独到的感觉,挑的梨味道酸甜适中,削梨的时候还特意输入一丝乙木灵气入雪梨之中。可以说,就算是大酒店里最好的厨师也整不出这么好吃的川贝盹雪梨,至于功效那就更不消说了。

  苏凌菲两眼再次猛地一亮,三两下就把雪梨盖子给吃光了。吃完之后,又迫不及待地拿调羹舀了些梨蛊里的汤,同样是清清凉凉,酸酸○甜甜的,川贝的苦涩味竟然几乎感觉不到。

  “看不出来,这大色狼还真yǒu两下子啊。”苏凌菲很快就把川贝盹雪梨给吃光了,吃光之后还意犹未尽地抹了下嘴巴,然后端着瓷罐再度夸张地摇着又圆又翘的屁股向◎厨房走去。

  到了厨房,苏凌菲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洗刷瓷罐,心里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好像tā房间里没yǒu厨具啊,这川贝盹雪梨tā是去哪里整的?啊,我说呢,怎么这么好吃,敢情是去酒店里特意买的!

  想到这里,苏凌菲本是愉快的心情突然变得yǒu些低落起来,然后三两下就把瓷罐洗干净,出了门直奔张卫东房间而去。

  女生第三宿舍楼,吕雅芬、隋丽、俞敏、吴晓意四gè学生会女生干部聚集一堂。吕雅芬用手支着下巴,一脸的苦恼和无精打采,其余几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雅芬姐,那李色狼明显对你心怀不轨,而且上次你又得罪过tā,这次跟tā做毕业论文,tā肯定会找机会故意刁难你,这回你是凶多吉岁啊!”吴晓意道。

  “这还用你说,现zài是想办法该怎么解决这gè难题的时候!”俞敏道。

  “要不给张老师打gè电话?”隋丽提议道。

  “这是胡院长定下来的事情,打给张老师那不是为难tā吗?难道要tā为了一gè学生毕业论文的事情特意去找胡院长更改决定,那别人要怎么看tā?”吕雅芬道,显然身为学生会主席,她看事情的目光比隋丽等人更远一些。

  “那倒也是,难道就这样认命了?”隋丽沮丧道。

  “不这样能怎么样?你们也别太担心,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学生会主席,李色狼就算真对我yǒu意见,也不敢做得太过分的。”吕雅芬宽慰道。

  “唉,也只能▲这样了。张老师也真是的,关键的时刻怎么连gè消息也没yǒu呢!”吴晓意叹了口气道,语气中带着丝幽怨。

  “张老师也yǒu张老师的难处,再说只是做毕业论文,又不是多大的事情。而且听李忠说,这几天☆张老师都不zài学院。”吕雅芬替张卫东开脱道,只是说这些话时心里却难免yǒu些被人忽视、抛弃的感觉。

  “话是这么说,可张老师总也应该打gè电话关心过问一下嘛!”吴晓意道。

  吴晓意这话让吕雅芬更多了一丝失落,鼻子都yǒu些发酸起来。说到底,她跟李仲蒙的结怨也是因为张卫东而起。而且这次她也特意跟学院里说过。要跟张卫东做毕业论文。zài这种情况下,就算张卫东不好出面帮忙,打gè电话过来,吕雅芬心情也就不至于这么低落了。

  就zài这gè时候,吕雅芬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吕雅芬yǒu气无力地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gè很帅气斯文的头像zài屏幕上闪动,顿时整gè人跳了起来,那张酷似周海媚的脸庞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好像所yǒu的委屈,所yǒu的失落都因为这gè电话而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gè帅气斯文的头像,是吕雅芬特意为张卫东老师设置的。

  “嘘。”吕雅芬把食指贴zài嘴唇边朝众人做了gè噤声的动作,然后接起电话甜甜地叫了声:“张老师。”

  一听是张老师,隋丽等人也立马来了精神,gègè把脸蛋贴到吕雅芬的手机上。

  吕雅芬使劲用脚踢了三人几平,却是徒然无功,只好由她们去了。

  “关于你毕业实习的事情,我跟你说下。”电话里传来张卫东温和亲切的声音。

  见张老师果然是关心着自己,吕雅芬顿时心花怒放,慌忙道:“张老师没关系,没☆关系,不就跟李老师做毕业论文嘛?tā还能吃了我不成?”

  这gè时候,吕雅芬觉得就算李仲蒙真的很过分的。难她,她觉得也能忍受了。

  “谁说你要跟李仲蒙做毕业论文的?”张卫东笑道。
  “任老师跟我说的呀,说这是胡院长定的。”吕雅芬不解道。

  “改了,跟我做。”张卫东笑道。

  “啊,真的吗?”吕雅芬惊喜道,一颗心嘭嘭嘭得跳动得特别欢畅。

  “当然真的,我让谭老校长亲自给胡院长打了电话,胡院长难道还能不卖tā老人家的面子。”张卫东听到电话里惊喜的声音,心里也忍不住yǒu些感动,心想幸好我让大哥出面帮忙,要不然吕雅芬肯定会很伤心。

  “啊,糊寸谢●老师了。”吕雅芬没想到张卫东为了她毕业论文的事情,竟然还找了谭正铭老校长,感动得声音都yǒu点哽咽了。

  “傻丫头,你这是怎么了?别忘了我们可是患难之交。”张卫东鼻子yǒu些发酸道。

 ◇☆ “是,是,我和老师是患难之交!”吕雅芬抹了把眼泪,破涕为笑道。

  “这就对了,还yǒu我请谭老校长出面的事情不宜让其tā人知道,谭老校长跟胡院长的说辞是你跟tāzài湖边无意遇到几次而认识的■,今天又碰到tā顺便说起了毕业实习的事情,然后tā才打的电话,所以胡院长要是问起你和谭老校长的关系时,你可别说不认识哦。”张卫东笑着交代道。

  “嗯,我知道了。不过张老师,隋丽、俞敏还yǒu吴晓意三人也zài我寝室里,所以谭老校长的事情,她们恐怕也……”吕雅芬吞吞吐吐地道。

  “呵呵,她们没关系,这件事仅限与我们这帮患难之交。”张卫集笑道。

  “嘻嘻,老师我们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不会说出去的。”隋丽等人耳朵都贴zài手机边,自然也听到了张卫东的话,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甜蜜,gègè笑嘻嘻地冲电话甜甜地道。

  “那行,我挂了。”张卫东听到电话里传来的青春声音,心情愉悦▲○地挂了电话。

  “嘻嘻雅芬姐,张老师好像对你很关心啊,为了你竟然连老校长都请动了。”隋丽看着吕雅芬笑嘻嘻地道。

  “要是换成你们,张老师也肯定会这样做的。”吕雅芬强压下心头的喜悦,装作■很平静的样子道,只是任谁也看得出来她心里头那股窃喜和得意劲。

  “这就只yǒu天晓得了,反正张老师为了你连老校长也请动了这是摆zài面前的事实。”隋丽yǒu些酸溜溜地道。

  “是啊,雅芬姐,你说张老师是不是对所yǒu意思,所以听说你要跟李色狼做毕业实习,嫉妒心大发,然后说……”吴晓意眨巴着眼睛道。

  “喂,你们都胡说些什么,张老师怎么可能对我yǒu意思?”吕雅芬羞红了脸瞪眼道。

  “反正雅芬姐,张老师是我们大家的,你可不能zài跟tā做毕业论文的时候,趁机勾升老师,还yǒu你就算毕业了,也不能采取主动,捷足先登,要等我们都毕业了,咱们再公平竞争!”隋丽笑嘻嘻地道。

  “对,对,张老师是我们大家的,雅芬姐你可不能趁机勾引老师!”其余两人都跟着起哄附和。

  “懒得理你们!”吕雅芬把头发一甩,然后转身就准备走人。

  “不准走,你得先把这件事答应了先!”隋丽三人马上就把吕雅芬给包抄了。

  “我要是说不呢?”吕雅芬红着脸道。

  “那我们就不客气啦!”隋丽三人咯咯笑着朝她扑了过去,很快四gè人扭zài了一起,满室笑声,满室春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