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出手


  .伊藤尤美的脸色骤然变得惨无血煮.—双柔媚的眼晴睁得老大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张卫东抓住自己的手。

  伊藤尤美不敢相信张卫东这样一个斯文白净的年轻人能如此轻松地抓住自己的手。同样,汪亮☆、白洁等人也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张卫东的辈分虽高,但一直以来tā们却从未把tā跟武林高手联系在一起,甚至因为tā儒雅斯文的外biǎo和气质,把tā直接归类到医生行列而不是武林人士行列,却没想到t●ā只是这么一探的日běn女人给抓得动弹不得。

  当然同样震惊住的还有田中次郎等人,别人不知道伊藤尤美的身手,tā们却是一清二楚,而且她的身份也很神秘,远不是空手道高手那么简单,就连一向自负的芹★□田大郎也不敢对她有半点不敬。没想到张卫东一出手,就制住le她工“要干什么?还不快放开伊藤……”就在众人震惊之际,严建林突然指着张卫东叫le起采le张卫东目光冷冷扫le严建林一眼,严建林对上张卫东那冷厉■◎的目光,忍不住感到一股寒气从后背冒起,后面的话却是再也不敢出来。

  “哼!”张卫东冷哼一shēng,手轻轻一招,伊藤尤美便像是脚底抹le油似的,竟然站立不住,连连退后好几步,然后撞到严建林的身★◎的目光,忍不住感到一股寒气从后背冒起,后面的话却是再也不敢出来。

  “哼!”张卫东冷哼一shēng,手轻轻一招,伊藤尤美便像是demùguāng,rěnbúzhùgǎndàoyīgǔhánqìcónghòubèimàoqǐ,hòumiàndehuàquèshìzàiyěbúgǎnchūlái。

  “hēng!”zhāngwèidōnglěnghēngyīshēng,shǒuqīngqīngyīzhāo,yīténgyóuměibiànxiàngshìjiǎodǐmòleyóusìde,jìngránzhànlìbúzhù,liánliántuìhòuhǎojǐbù,ránhòuzhuàngdàoyánjiànlíndeshēn上。

  一股巨大的冲力诡异地从伊藤尤羔的身上传到严建林的身上1严建林竟站立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伊着尤美跟着站立不稳向后跌倒在严建林的身上。

  武馆内的人见两人狼狈群子哄然大笑,终于感到出le一口恶气。唯有王立彬等真正的练武之人却猛吸一口冷气,看张卫东的目光都完全变le样。

  最清楚张卫东厉害的莫过于伊藤尤美,地从严建林身上快速爬起,再也没le之前的傲慢,而是低shēngle句日běn话然后就往外走,田中次郎等人也急忙跟着往外走工“站仕,我有们可以走le吗?”

  伊藤尤美等人没走几步,耳边响起张卫东冷冰冰的shēng音。

  “阁下是谁?凭什么命令我们?”井田大郎虽已看出张卫东不是简单之辈,但毕竟没有亲自跟tā交过手,闻言顿足冷shēng质问道。

  “们不是来踢馆的吗?怎么事情还没完就准备走人le吗?”张卫东冷冷扫le井田大郎等人一眼,然后边边走到王立彬身边轻轻抓起tā的胳脖,接着猛一发力。

  咔一shēng王立彬被卸下的肩膀恢复如初le还没等王立彬从突然被接回去的肩膀中回过神来,又是咔一shēng,张卫东已经把tā脱白的肘关节也接土le。

  王立彬甩le甩双臂,竟然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吃惊得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在le地上,汪亮等人同样如此。唯有伊藤尤美等五人见张卫东转眼间把王立彬的肩膀和肘关节都给接上,情不禁自威到一丝寒气沿着尾椎骨悄然往上冒。

  “我们不踢le,不行吗?”严建林色厉内莅地道。

  “是吗?那改天我去家把家砸le,把家的人打le,然后拍拍屁股我今天不砸le,不打le,行吗?给们二十分钟好好休息,休息好后跟我打一架。”张卫东完走到大个子身边,然后把手放在tā的肩膀上,一缕真气顺着大个子的肩膀探入tā的身体。

  大个子捂着胸部,那里至少断le两根肋骨,张卫东手放在tā肩膀土时,一阵剧痛让tā额头直冒冷汗。

  “忍着点!”张卫东通过真气感受到大个手体垩内的伤势,脸色隅冷le几分:“没事张老师。”大个子强忍着痛,昂首道。划才有人叫张卫东东哥,也有人叫tā张老师,大个子觉得叫张老师更显尊敬一些,虽然张卫东的年纪看起来似乎比tā还要一些。

  “好!”张卫东点点头,一股内劲从tā手掌中突然发出透入大个子的身体,咔咔两shēng沉闷的shēng音从大个子的胸腔里传出采,不仅吓le大个子一大跳,也吓le众人一跳:不过很快,大个子就一脸不敢置信地在自己的的部一阵乱mo。

  “不痛le!我的胸口不痛le!”大个子脱口惊讶道。

  “这两天注意休息,不要剧烈运动:”张卫东淡淡道,着朝其余受伤的人走去。

  看着张卫东朝其余伤者走去,武馆内一片寂静。如果刚才帮忙把王立彬脱白的肩膀和肘关节复位,明张卫东在接骨方面有极深的造诣的话,那么大个子伤势的恢复,那就只能用神乎其神来形容le1谁也不知道tā是怎么做到的。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这件事就透着丝诡异,诡异得让田中次郎等人感到寒毛都竖le起来,而张卫东这个。年轻人在tā们眼里也变得极度可怕起来。

  但张卫东却是看也不看tā们一眼,继续出手医治其余人的伤势,只是每多医一人,张卫东心里的怒气就多一分。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些日běn人明明已经在占垩据le绝对优势的前提下,竟然对武馆这么多人下○如此狠手,却已经远超出le踢馆的范围。

  “张先生,我想您可能有些误会,我们只是采切磋的。我看今日就到此为止,改日我们再上门……”田中次郎看着一个个伤者经过张卫东随便摆弄几下之后,便恢复如此,●终于有些心惊胆战地低shēng道。

  “闭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吗?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张卫东猛地转头朝田中次郎射去冰冷如剑的目光。

  田中次郎情不自禁感到心脏重重跳le一下,后面的话硬生生吞le回去。

  “们中国有句话得徨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张先生又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伊藤尤美道:“是吗?看来这位垩姐中得非常好!那不知道我们中国还有一句话听过没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其远必诛!”张卫东终于医好最后一位伤者的伤势,然后缓缓转身,冷冷看着伊藤尤美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知不知道伊藤垩姐是谁?我告诉,要是敢……”严建林见张卫东不肯妥协,为le讨好伊藤尤美竟然也豁le出去,再度指着张卫东威胁道工不过严建林的话还没讲完,就感到眼前突然一花,接着便看到一只手在眼中不断放大。还没等tā回过神来是怎么一回事,脖子上突然感到一紧,后面的话就卡在le脖子里。

  “哼!”张卫东就像拎鸡一样抓着严建林的脖子高高提le起来,然后轻轻一甩手,严建林便腾云驾雾般飞le起来。

  严建林被扔出欺米远,然后啪一shēng重重撞在墙壁上。

  一个一百四五十斤的大汉,就这么被人拎着脖子风轻云淡地月,出去五六米远,这需要何等大的力气!更何况刚才张卫东是什么时候走到严建林面前的,似乎谁也没看清楚。

  看着严建林缓缓从墙壁上滑落下来,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如果张卫东州才的医术让人感到神奇,那么此时的张卫东才真正的让人感到可怕。

  不过王立彬等人在感到可怕之后,接着却是浑身热血沸腾,看张卫东的眼神也变得极度的狂热和崇拜。而田中次郎▲等人却是遍体生寒,如坠入冰窑。如果刚才tā们还存有一丝侥幸,现在连这一丝侥幸也彻底破灭le。

  “们还可以休息十五分钟le……”张卫东轻轻拍le拍手,然后缓缓走向自己人那边。

  张卫东□还没走到,汪亮早已搬来一张挎子放在tā面紫,一脸崇拜地道:“东哥,不,张老师您请坐。

  “还是叫东哥吧,亲切点:”张卫东冲汪亮淡淡一笑,然后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检子上,翘着二郎腿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田中次郎等人。

  田中次郎等人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就在靠一竟tā们还用这和眼神俯视着的le一地的伤者,没想到现在却轮到tā们被人用这和眼神俯视:“是东哥。”汪亮开心地道。

  “◇怪不得连诌前辈tā们都要跟您称兄道弟的,原来您不仅医术高明,身手竟然也这么厉害,我看天师道的张前辈估计也就这么厉害吧。”在酒桌上讲话还像辣椒一样呛人的欧阳红,此时却忍不住一脸崇拜地恭维道。

  ○张自悠,张卫东暗暗摇头,凭tā还不够跟自己相提并论,不过这话张卫东却是不会点出来,笑笑道:“这么,之前心里肯定是把我看成手无缚鸡之力的白脸啰!”

  “没,没,哪会呢!我一看东哥就知道东哥您是武林中的豪杰,要不然白洁怎么会叫您老师呢?白洁是不?”欧阳红急忙用胳膊肘碰le下白洁,使眼色道。

  白洁此时心里其实也如同起le滔天巨浪一般,她震惊的不仅仅是张卫东的武功,更多的是那神奇的医术。因为地běn身就是一位医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张卫东划才的医术是多么的惊世骇俗,相对那医术,张卫东轻轻松松把严建林扔飞反倒不算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