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上座


  第两百二十章上座

  “按理来说我是应该叫zhāng师叔的,不过我习惯叫他zhāng老师。”白洁不以为rán地道,丝毫不觉得zhāng卫东高她一辈有什么不妥。

  “叫他zhāng老师?不是吧,难道他还教过你武功?”红衣女子瞪大了眼睛,指着zhāng卫东一脸不信道。

  其余人嘴上虽没说,但脸上惊讶的表现却表露了他们根本不相信zhāng卫东这样一位斯文白净的小年轻会是武林高手。

  “难道叫老师就一定要教武功的吗?”白洁横了红衣女子一眼,道。

  “那当rán不是,不过这里是武林大会,这老师啊,师叔啊什么的可不是随便叫的哦。”红衣女子道,脸上的惊讶之色倒是少了不少。显rán在她看来,甭管zhāng卫东是什么老师,反正不应该是武术老师。

  “啊,这我倒没想到。不过zhāng老师武功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他的医术却是一等一的厉害,也给了我不少指点,□所以是我医学上的一位老师。”白洁道。

  正如武打小说所写的,现实中其实也是存在着以医术闻名武林界的武林中医世家。曾经谭正铭为了谭永谦的缘故就拜访过不少武林中的中医世家。这些武林中的中医世家往往○因为有妙手回春的本事,或多或少曾经有恩与武林人士,所以在武林中的地位一般比较超rán,也比较受尊重。至于武功强弱倒是成了次要的,甚至都没人去关注他们究竟会不会武功。

  酒桌上的年轻人都是武林世家或门派的后辈子弟,或多或少也知道点这方面的事情,听白洁这么一说,都幡rán明白过来,以为zhāng卫东是出生中医世家,身份超rán,所以就连郑长明都要叫他一声zhāng师弟。至于白洁说他医术是一等一的厉害,大多数人都认为只是恭维客气之话,却鲜少有当真的。就算当真,这一等一的厉害出自白洁这样的年轻医生口中,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当rán这话如果换成一位老中医来说,分量肯定就不一样了。

  “原来zhāng……”红衣女子zhāng了zhāng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zhāng卫东。叫zhāng师叔嘛,感觉zhāng卫东年纪也就她这么大,年轻人拉不下这个脸,况且两家也没什么渊源关系,用不着这么较真,叫zhāng老师嘛,她又没向他学过医术。当rán按红衣女子的想法,最好是叫名字,只是终究还是有些顾忌武林规矩,毕竟大会组织者成员的郑长明都叫zhāng师弟了,她一个小辈大咧咧地叫名字,有些说不过去。◇

  “大家都是年轻人,就不要那么讲究了,叫我卫东吧。真要讲究我也不坐这边来了,对不对?”zhāng卫东见红衣女子为难,笑道。

  年轻人都比较好面子,尤其习武之人本就有点争强好胜的性子。◎在座的大部分人其实年纪都比zhāng卫东大,要他们开口叫zhāng卫东师叔,还真是有点勉为其难。但又有点怕事后家中或者门内长辈怪他们不懂规矩,所以内心其实都跟那红衣女子差不多矛盾,不知道该怎么称呼zhāng卫东为好。zhāng卫东这番话却刚好正中他们的心意,大家闻言都轰rán叫好。

  其中一位脖子上挂着半斤重,在灯光下金光灿灿金项链的男子还拍了下桌子道:“这话说的好。不过这桌上怎么说还是属你辈分最高,我看我们就都叫你东哥吧,当rán白洁除外。”

  金项链男的提议得到了众人一致的拥hù,显rán这帮年轻人因为出身武林世家或门派的缘故,倒也不敢太没分寸。

  zhāng卫东觉得东哥这个称呼比较亲切也较为喜欢,所以也就没再推辞,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谦虚了。”

  “谦虚什么?你要真谦虚我们就把你轰到其他桌当大叔去。”红衣女子白了zhāng卫东一眼道。

  ◆zhāng卫东正想说我才不去,坐在他对面的好几个年轻人已经纷纷起身冲他背后道:“楚前辈,谭前辈好。”

  zhāng卫东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楚建轩和谭正铭两人来了,不禁一阵头疼,心想自己好不容易跟这▲◆zhāng卫东正想说我才不去,坐在他对面的好几个年轻人已经纷纷起身冲他背后道:“楚前辈,谭前辈好。”

  zhāng卫东不用回头zhāngwèidōngzhèngxiǎngshuōwǒcáibúqù,zuòzàitāduìmiàndehǎojǐgèniánqīngrényǐjīngfēnfēnqǐshēnchōngtābèihòudào:“chǔqiánbèi,tánqiánbèihǎo。”

  zhāngwèidōngbúyònghuítóuyězhīdàoshìchǔjiànxuānhétánzhèngmíngliǎngrénláile,bújìnyīzhèntóuténg,xīnxiǎngzìjǐhǎobúróngyìgēnzhè★桌子的人打成一片,没想到他们两个老头子却来这里凑热闹。

  “卫东,你坐这里怎么行?坐我们那桌去。”谭正铭拍了下zhāng卫东的肩膀道。

  既rán是武林大会,席位安排肯定是有讲究的,像○楚建轩之类的武林前辈或者zhāng自悠之类的大门大派掌门人或代表,又或者像刘广鹏这类一方武林势力的代表人物是肯定要坐上席的。鲁啸风、白远博之类的武林人士安排在中间位置,至于白洁之类的年轻后辈位置则肯定比较靠后。

  武林人士都比较讲究这些场面上的规矩。别看谭正铭和楚建轩对刘广鹏等跟zhāng卫东以平辈相交没什么意见,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其实内心深处他们还是挺在乎的,原因无他,zhāng卫东与他们虽是兄弟相称却有师徒之实,无非跟刘广鹏等人各属不同门派、家族却是不好较真罢了。

  如今跟他们有师徒之实的zhāng卫东却坐到年轻后辈一桌去,这两个老头子委实看不下去,便联袂来邀请zhāng卫东。

  众人见两位白发斑斑的武林前辈竟rán是特意来邀请zhāng卫东去坐他们那一桌,不禁全都吓住了。他们是知道zhāng卫东因为身份超rán的缘故,所以连郑长明也要叫声师弟,没想到却连两位七老八十的武林前辈都要来邀请他。

  zhāng卫东也被吓住了,跟楚建轩他们坐一桌的可几乎全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头,他一个小年轻过去跟他们凑一桌,那吃饭还有什么意思?真要这样,他还不如呆在吴州大学呢!

  “大哥,楚师兄,这就不必了吧。”zhāng卫东苦着zhāng脸道。

  见zhāng卫东竟rán叫两武林前辈大哥和师兄,除了白洁,众人全都浑身猛一哆嗦,rán后像看怪物一样盯着zhāng卫东看。

  “我和你楚师兄坐上桌,你坐这里,这给人怎么看?”谭正铭好言好语劝道。对zhāng卫东这个弟弟,谭正铭也是不敢发脾气,要是换成谭永谦,他早就爆栗伺候。当rán如果是谭永谦,他也不用特意过来劝说了。

  “也没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不就吃个饭吗?再说你们看看你们那桌子的人,我一个小年轻坐那里能搭上话吗?还是这里好,大家都是年轻人,热热闹闹的。”zhāng卫东也好言好语地回劝着。

  谭正铭和楚建轩扭头看了看自己那一桌,发现他们那一桌基本上都是头发发白的老家伙,不禁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心意已经到了,既ránzhāng卫东不愿意他们也不好坚持。

  ------------------

  今天更新完毕,谢谢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