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 吴州三杰


  "我刚ォ看到大厦边有家叫玉玲珑的饭店从外面看还不错,要不我们去那里吃点怎么样?”张卫东柔shēng问道。

  朱晓雀没想到张卫东竟然会这么温柔体贴,惊讶得猛地抬起头,随即又急忙摆手道:☆“谢谢东哥,我自己回去随便弄点吃就行了。”

  “你要真心叫我东哥,今天得听我的。”张卫东见朱晓雀推辞,故意绷着脸道,说完大步走出了吴州大厦。

  朱晓雀见张卫东这样说不敢再推辞,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心里头却有种别样的滋味荡漾了开来。

  张卫东回到学校教师宿舍楼下已经shì晚上十点,shì朱晓雀开着摩托车送他回来的。

  “记得三餐要有规律,不可马虎。”张卫东下车时特意叮嘱道。

  “嗯,记住了,没事我先回去了东哥。”黑夜中朱晓雀那双如今变得格外明媚动人的眼眸浮起一层朦胧雾水。

  “好。”张卫东点了点头。

  哈雷戴维森马达的轰鸣shēng再次响起,朱晓雀一个潇洒的甩尾掉转了车头,然后冲了出去。

  “注意安全。”张卫东见朱晓雀骑着摩托车冲了出去,下意识脱口道,只shì话说出口后,神情突然变得有些不自然,因为他看到苏凌菲正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双臂抱膀用戏谑的目光看着他。

  “知道了东哥。”朱晓雀猛地刹车长发一甩,回头冲张卫东嫣然一笑,然后又挥了挥手,这ォ带着甜滋滋的心情骑着摩托车往前开去,却没发现路灯下,一位美女正用别样的眼神◎目送她远去。

  直到朱晓雀骑着摩托车消失在夜幕下,苏凌菲这ォ不急不慢地朝张卫东走去。

  见苏凌菲朝自己走来,张卫东没来由地一阵心虚

  干咳liǎngshēng:“咳咳,你怎么到◆现在还没睡?”

  “我当然不像某人啦,扔下一堆事情给别人,自己却出去风流快活。”苏凌菲刮了张卫东一眼,阴阳怪气道。

  张卫东神色不禁变得越发不自然再次干咳liǎngshēng道:“一位朋友,偶然遇上了。”

  “张老师的朋友圈还真广啊!”苏凌菲横了张卫东一眼,讽刺道。

  “呵呵,好像shì有点哦!”张卫东边跟苏凌菲一起往楼上走,边硬着头皮道。

  “哦你个大头鬼啊!东哥!”苏凌菲把东哥liǎng个宇咬得特别重,说完后又忍不住伸手对着张卫东的胳膊狠狠掐了一把。

  张卫东被苏凌菲掐了一下,却只有苦笑的份。他知道苏凌菲已经先入为主就算解释再多也shì白搭。况且孤男孤女,三更半夜一起回来,而且朱晓雀还shì骑着摩托车穿着也有个性,一看就shì个很开放很有野性的女人,不让人起疑心ォ怪。

  张卫东的隐忍落在苏凌菲的眼里明显就成了默认,心里头没来由一酸,白了他一眼道:“别玩得太过火,小心得艾……”。

  张卫东见苏凌菲说得有些离谱,忍不住脸色一沉道:“你再这样胡说

  我生气了!”

  “不说就不说

  我这也shì为你好!”苏凌菲见张卫东似乎真的生气,跺了下脚道。

  张卫东见苏凌菲也shì出于一片好心,虽说这片好心shì建立在偏见之上,但不管怎么说她shì真的关心他的,所以犹豫了下道:“我,唉

  我真的●跟她没什么啦,算了,算了,跟你也说不清楚。”

  “跟她真的没什么?”黑夜中苏凌菲的眼睛微微亮了亮

  盯着张卫东道。

  “当然。”张卫东见苏凌菲似乎有点相信,急忙道。

  □“当然你个头!哼!”就在张卫东以为苏凌菲对自己似乎有点改观时没想到苏凌菲却突然抬脚踩了他一下,然后扭着纤腰翘臀,蹬蹬蹬快步走到707,打开房门。

  张卫东见状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径直从她门前走■过,他知道跟这女人解释再多也shì白搭,再说他们又不shì男女朋友关系,似乎也没必要非要解释个一清二楚的。

  “喂!”就在张卫东经过础室没走几步,苏凌菲突然探出脑袋叫住了他。

  张卫东★没有回身,只shì扭过头看着苏凌菲问道:“什么事情?”

  “出去注意安全。”苏凌菲说道,俏脸微微有些红。

  张卫东闻言心中不禁一暖,刚想点头说好,耳边却再次传来苏凌菲动听的shēng音:“不要乱玩!外面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警垩察……”。

  张卫东一听差点liǎng眼一翻郁闷得要昏倒过去,难道自己在苏凌菲的心目只shì这种层次的男人吗?

  “行了!”张卫东虽然没有郁闷得昏倒过去,但还shì忍不住气呼呼地把手一挥,扭过头大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口哼,好心没好报!要不shì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我ォ懒得管你们臭男人这种事情呢!”张卫东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前,的出□钥匙刚要开门,听到了苏凌菲满腹委屈的唠叨shēng。

  shēng音虽小,隔得也远,但张卫东却shì一字不漏地听到了。拿着钥匙的手忍不住抖了下,差点连钥匙都拿不稳,他实在不知道自己shì该为自□己有这样的朋友庆幸还shì该为有这样的朋友而抱头痛哭。

  笆二天,张卫东起了个大早,随便吃了点早餐就赶往大哥诌正铭家。

  到了谭正铭家,谭正铭和楚建xuān都已经在了。liǎng人一身白色唐装,白须飘逸,精神翌钰,在院落里一站,很有点高手风范。尤其楚建xuān,上次与张卫东见面时还脸有枯黄之色,但今日却脸色红润清铩,显然去了纠缠多年的老病,再加上最近修炼的又shì经张卫东改良后的楚▲家功法,不仅身体比以前健硕了不少,功力也增进不少。

  双方互相打过招呼,张卫东看了看liǎng人脚边的旅行袋,问道:“怎么,liǎng位嫂子不去吗?”

  “她们都去过了,而且也不喜欢那◇种热闹场合。”谭正铭道。

  “既然这样,我们shì不shì现在就出发?”张卫东抬手看了下手表问道。

  吴州市没有飞机场,所以他们要赶去省城飞机场搭飞机。吴州市到省城飞机场大概要liǎng个小时,所以飞机的起飞时间虽然shì十点半,却要提前三个小时左右出发。

  “也行,既然你已经来了,我们就到校门垩口等啸风吧。”谭正铭说着弯腰要去拎旅行袋。

  张卫东见状急忙弯腰要帮谭正铭和楚建xuān拎包,不过谭正铭和楚建xuān却笑着推开了他道:“别忘了我们现在可shì要赶去参加武林大会的武林高手,难道连个包都拎不动吗?”

  张卫东见liǎng位老夫哥这样说,只好笑笑没再坚持。

  于shì三人各自拎着包出了老房子,路上楚建xuān打了个电话,说到学校门垩口碰面。

  “吴州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要去吗?”等楚建xuān挂了电话,张卫东想起刚ォ谭正铭说起什么啸风,有些好奇地问道。

  “shì还有一位,叫鲁啸风。鲁啸风的父亲、你大哥还有我,以前被人称为吴州三杰,说起来在武林界还shì小有名气的。可惜鲁啸风的父亲没能扛过文革,很早就走了。”

  楚建xuān道,说到后面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感伤和追忆。

  张卫东听到吴州三杰时本来还有点想笑,心想现实中竟然还真有这种狗血的外号,只shì听到后面,心情也受到点影响,变得有些伤感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