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教书的


  “有什么好生气的,反正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张卫东笑道。

  “好你个张卫东,竟然敢这么说我,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说着苏凌菲的粉拳就像雨点一样落在张卫东的肩膀上,看得湖边经过的人都一☆脸的艳羡

  。

  “好,好,算我错了。”张卫东被苏凌菲粉拳给打的浑身酥麻,急忙举手投降。[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这还差不多!”苏凌菲白了张卫东一眼,挥了挥拳头得意道,那张白皙俏脸的脸庞因为刚才的运动,粉嫩粉嫩的,在阳光说不出的美丽动人。

  “我发现你现在这个样子比以qián漂亮多了。”张卫东情不自禁感叹道。

  “难道我以qián不漂亮ma?”苏凌菲再次挥动着粉拳,秀目圆dèng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以qián凶巴巴的,我躲都来不及,哪里还管你漂亮不漂亮的。”张卫东急忙笑着解释道。

  “那,那还不是因为你……”苏凌菲说到后面声音就没了,脸也因为羞涩而红得厉害。

  张卫东见苏凌菲羞涩的模样娇艳欲滴,自是知道她后面的话是指什么,心中不禁一荡,两眼有些发直地盯着她看。看着看着,眼珠子就不老实地落在她红润的嘴唇,然后是高挺的酥胸。

  那两只小白兔似乎刹那间又浮现在了眼qián,巍巍颤颤,白白嫩嫩的。

  “喂,你眼睛往哪看呢!”就在张卫东浮想翩翩时,突然感到大腿一疼,耳边响起一声羞恼的娇叱。

  张卫东抬眼一看,见苏凌菲正横眉竖眼地dèng着他,只是脸却红得厉害。

  刹那间,脑海里所有的幻想尽都破灭,张卫东急忙讪讪道:“没,没。”

  “还说没有?”苏凌菲加大五指摧残的力度。

  “好吧,有总行了吧。”张卫东见今天要不承认,恐怕苏凌菲是不会松手了,只好硬着头皮道。

  “好看ma?”苏凌菲闻言反倒松开了手。

  “好看,很大!”张卫东见苏凌菲松开手,心儿不禁一松,●下意识地脱口回道。

  不过话一出口,张卫东就知道要遭,果然苏凌菲立马秀目圆dèng:

  “张卫东,你这个大色狼,我,我,我,气死我了!”

  说话间,十指齐张,气喘吁吁地一个劲往○○张卫东的身上招呼。

  接连掐了不下七八下后,苏凌菲突然站了起来,dèng了张卫东一眼道:“再也不理你了!”

  说着丝一般的长发一甩,扭着翘臀,蹬蹬蹬快步往qián走去。

  张卫◇东看着苏凌菲夸张地扭着水蛇一般的腰肢,一肚子的懊恼。人家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自己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怎么可以对这女人动歪心呢?现在可好,又化友为敌了!

  不过正当张卫东一肚子懊恼时,苏凌菲却停了下来,扭头冲他dèng了一眼道:“喂,还坐着干嘛?回去了啦!”

  张卫东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不禁惊喜地站起来,追了上去。

  “下次要是再敢乱看,我,我掐死你!”等张卫东走到苏凌菲身边,苏凌菲朝张卫东做了个威胁的动作,咬牙切齿道。

  只是这回不知为何,张卫东却再也没了之qián的心虚和顾虑,反倒觉得此时的苏凌菲格外的撩人,格外的让人想入非非,不过嘴上却老老实实道:“刚才只是一时走神,下次肯定不会了。”

  只是一时走神?苏凌菲一听,真是欲哭无泪。不过却也无可奈何,要怪也只能怪老天弄人,让那么多碰巧的事情让这家伙给遇上了。如今qián面大尺度的都已经发生过了,现在再来计较这些,好像已经迟了。

  “大色狼!”苏凌菲咬着牙低声啐了一口。

  张卫东摸了下鼻子,权当没听见,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听到。

  苏凌菲见张卫东装作没听到,郁闷得伸手掐了他一下,然后才心情舒坦了一些道:“你那个武林大会是在哪里举办?”

  “浙江雁荡山。”张卫东见终于雨过天晴,不禁松了口气道。

  “嗯,听说过,听说那地方很美,你们还挺会挑地方的。”

  ◎“好像是吧,我也没去过。”

  “什么时候去?”

  “……”

  武林大会说是十月二十日举行,其实十月二十日主要还是签名报到。当然也有些闲着没事或者对武林大会特别感兴趣的人会提qi★án一天达到目的地,反正主办方早已经提qián做好了准备。

  本来谭正铭和楚建轩也是闲着没事干的两老头,可以提qián一天去雁荡山,不过因为张卫东的缘故,最终还是选择了当天早上十点半的飞机。

  因为这算是一场武林盛会,张卫东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会。虽说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远超武林高手的概念,但心情还是难免有些激动和期待。所以下班在食堂吃过晚饭后,张卫东出了校园,特意准备找个好点的理发店理个头发,然后买个旅行包,买些衣服。

  这也是口袋里有钱的好处,要是换成qián一段时间,张卫东是不敢动这个念头的。

  十月、十一月这两个月是吴州一年中天气最凉爽舒适的季节,张卫东沿着东新路一路往东城区的高新街走去。那一带算是东城区比较热闹,商业气息比较浓的地方。

  张卫东优哉游哉地晃着,看似走得不紧不慢,实际上却比常人要快上一倍有余。

  不消片刻,张卫东便到了高新街。一路霓虹灯闪烁,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张卫东见街边有家名为“时尚沙宣”的理发店装潢较为高档豪华,门口站的一男一女都穿着制服,看起来很清爽整洁的样子,便决定在这家理个头发。

  张卫东才刚到门口,穿着白色职业套裙的服务员早已笑容可掬地朝他微微弯腰鞠躬,甜甜地道:“欢迎光临,先生要理头发ma?”

  张卫东不管是以qián当学生还是后来当老师,头发都是在学校里理的。学校里的理发店自然很简单,进去后直接坐到洗发池边上随便洗一下,然后剪头发,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还有专门的服务员在门口鞠躬欢迎。

  “是的。”张卫东有些不习惯地点了点头道。

  “那先生请这边坐,您看我给您洗头发可以ma?”服务员把张卫东领到一qián面竖着一大镜子的座椅qián,依旧面带微笑地甜甜道。

  这时张卫东才开始注意起服务员,发现她虽然说不上有多漂亮,但皮肤很好,身材在职业套裙的包裹下,也算是娇小玲珑,岁数不大,就十**岁的光景,所以整体看起来清纯可人,倒也是个讨人喜欢的青春少女。

  “可以。”张卫东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女孩见张卫东同意,两眼明显微微亮了一亮。干她们这一行的,每天都会遇到形形色色来理头发的人,有些男的比较色,洗头发时会说些带黄的话,眼珠子也会乱瞄。遇到这种人,只要他们不动手动脚,做她们这一行心里虽然讨厌的要命,但面上还是得挂着甜甜的笑脸。

  张卫东长得年轻帅气又斯斯文文的,一看就不像是那种猥亵男,能给他洗头发,女孩自然乐意。

  女孩给张卫东拿来毛巾和塑料薄膜小心翼翼地帮张卫东把衣领遮好,免得洗头发时洗发水弄到衣服上。

  女孩的动作很专业很熟练,小手碰到脖子时,轻柔滑溜,让平生第一次出校门理头发的张卫东有种享受的感觉,不禁感叹起如今的人会享受,连洗个头都这么讲究。

  女孩做好准备工作后,便把水还有洗发露倒在张卫东的头发上,然后双手在张卫东的头上不快不慢地抓洗起来。

  这种干洗的手法自然比学校里把脑袋往水槽里一按,哗啦啦地用水冲几下要强上好多。让过惯了学生时代那种苦日子的张卫东舒服得都眯起了眼睛,暗自决定以后还是要出来理头发。

  “先生,轻重怎么样?”女孩轻声问道。

  “恰到好处!”张卫东张开双眼说道,说完后又闭上了眼睛。

  女孩见张卫东面相斯文亲切,又不会像其他男人一样主动跟她搭讪,倒起了跟他聊天的心思。

  “先生哪里人?本地人ma?”女孩子边帮张卫东洗着头发,边轻声问道。

  “算半个吧。”张卫东见女孩子似乎比较健谈,干脆张开了双眼,只是一张开双眼便看到镜子里面的女孩子,好像跟她面对面近距离交谈似的,倒有点不习惯。

  “扑哧,先生你真逗,哪有半个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嘛!”女孩子抿嘴轻声笑了起来,白了镜子里的张卫东一眼,娇嗔道。

  理发店里的女孩因为平时跟顾客打交道惯了,所以一笑一颦都特招惹人,女孩子自然也不例外,这一笑一嗔别有一番女人味。

  张卫东微微一怔,笑着解释道:“我在市区工作,但家却不在市区,所以只能算是半个本地人。”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看你这么年轻,还以为你还是位大学生呢,没想到已经工作了!”女孩面露惊讶之色道。

  “我看你年纪应该比我还小,不也已经工作了ma?”张卫东道。

  “那不一样,我是贵州山区里来的,家里穷,所以要早点出来找活干。”女孩轻声道。

  张卫东闻言倒有些歉疚道:“不好意思,我可能举了个……”

  “没关系,对了,你干哪一行的?”女孩又问道。

  “教书的。”张卫东回道,他没敢说自己是大学里的老师。

  听说张卫东年纪轻轻已经当上了老师,女孩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道:“真羡慕……对不起,我先出去一下。”

  女孩话说到一半突然微皱眉头,跟张卫东道了声歉,然后匆匆朝门口走去。

  门口一个穿着还有点人模人样的年轻男子正朝里面走,看到女孩两眼不禁一亮,快步上qián几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