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张专家是谁【求一张推荐票】


  “是这样的,我父亲脑中风,目前正在省人民医院抢救中,不知dào张专家有没有办法救治?”陈新光心情紧张地问dào。

  刚才陈新光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跟他擦肩而过,张卫东就已经隐隐猜到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没想到却是他父亲脑中风。[.]

  这时张卫东当然已经完全明白,之前自己这个专家再度被人完全忽视了。不过人命关天,要是陈新光没打电话也就算了,反正不知dào,也不会有什么想法,但○如今知dào了,人家hái特意求上门来,要张卫东甩手而去,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闻言几乎不假思索dào:“我知dào了,陈局长你别急,我马上赶回省人民医院。”

  shuō话时,张卫东看到刚好有■一辆空车朝他开来,急忙招手叫车。

  陈新光本以为张卫东会直觉拒绝或者怎么也要推托几句,毕竟像他父亲这种病确实不是shuō治就能治的。

  治不好,在家人痛失亲人的糟糕心情下,做为医生往往◇■一辆空车朝他开来,急忙招手叫车。

  陈新光本以为张卫东会直觉拒绝或者怎么也要推托几句,毕竟像他父亲这种病确实不是shuō治就能治的。

  yīliàngkōngchēcháotākāilái,jímángzhāoshǒujiàochē。

  chénxīnguāngběnyǐwéizhāngwèidōnghuìzhíjiàojùjuéhuòzhězěnmeyěyàotuītuōjǐjù,bìjìngxiàngtāfùqīnzhèzhǒngbìngquèshíbúshìshuōzhìjiùnéngzhìde。

  zhìbúhǎo,zàijiāréntòngshīqīnréndezāogāoxīnqíngxià,zuòwéiyīshēngwǎngwǎng是吃力不讨好,甚至hái会成为被怪罪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像张卫东这种不是专门的神经科专家,就算直接拒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早上陈新光hái没把张卫东当专家来看待呢!

  只是陈新光却万万没想到,张卫东二话不shuō就答应马上来省人民医院,就凭这份情义和态度,张卫东就算真不是什么本事过硬的专家,陈新光也大感有愧,急忙dào:“谢谢,谢谢。”

  “这个时候就不要shuō这些客气话了,我现在已经坐上出租车,你告诉卢益存院长无论用什么手段务必要在我赶到之前bǎo住陈老先生的生命。”张卫东飞快坐进出租车,跟司机shuō了声去省人民医院后,又急忙对陈新光shuōdào。

  陈新光自是无法明白张卫东话中深意,他就算医术再高,却也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他见张卫东这样shuō,以为只是出于关心他父亲而已,闻言不禁感激dào:“谢谢张专家,那其他事情就等你到医院再shuō。”

★  “好,一切等到医院再shuō。”张卫东shuō着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时,张卫东顺dào看了下手机屏幕,发现已经两点四十分,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这一来一回也是绝不可能赶上三点钟的火车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张卫东想起六点钟的“吴江杯”篮球赛,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出租车司机催dào:“师傅麻烦你开的稍微快一点,病人情况危急。”

  司机显然从张卫东打电话中听出◆了点端倪,又见张卫等催促,便加大了油门。好在这个时候不是上班高峰期路况hái好,出租车跑得起来,要不然张卫东都想下车跑了。

  “张专家怎么shuō?”见陈新光挂掉电话,卢益存急忙问dào。
□◆了点端倪,又见张卫等催促,便加大了油门。好在这个时候不是上班高峰期路况hái好,出租车跑得起来,要不lediǎnduānní,yòujiànzhāngwèiděngcuīcù,biànjiādàleyóumén。hǎozàizhègèshíhòubúshìshàngbāngāofēngqīlùkuàngháihǎo,chūzūchēpǎodéqǐlái,yàobúránzhāngwèidōngdōuxiǎngxiàchēpǎole。

  “zhāngzhuānjiāzěnmeshuō?”jiànchénxīnguāngguàdiàodiànhuà,lúyìcúnjímángwèndào。

  “他shuō马上赶来。”陈新光回dào,虽然他很感激张卫东,但shuō实话到这个时候他对张卫东心里其实hái是没抱大希望。

  虽shuō卢益存早已见识过张卫东出神入化的医术,甚至心里渐渐产生了一种盲目的信念,认为这个世界上应该没什么疾病能难得倒张卫东。但听到陈新光shuō张卫东马上赶过来,浑身hái是忍不住一震,目中流露出惊骇神色。

  卢益存自然知dào,张卫东马上赶来意味着什么!

  震惊过后,卢益存忍不住松了口气,看着陈新光宽慰dào:“既然张专家他shuō马上赶过来,那就shuō明他有办法治疗脑溢血,陈局长hái请稍微放宽心些。”

  陈新光一脸苦笑地摇了摇头dào:“希望吧。”

  卢益存听得出来到这个时候陈新光对张卫东其实hái是没抱多大希望,无非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不过想想也能理解,要是换成他若没有亲眼并亲身经历过,也是断然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hái有人拥有那般神奇的医术。

  卢益存知dào这个时候,自己就算解释再多也是枉然,好在张卫东正在赶来的途中,到时自然不用他解释,陈新光也会明白他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对了,张专家hái有没有shuō什么?”卢益存想了想再次问dào。

  “shuō什么?”陈新光想了下,才想起张卫东hái交代过一句话,只是这话也无非就是关心之言吧了。

  陈新光心里如是想着,但在卢益存殷切的目光下,最终hái是老老实实回dào:“对了,他让我告诉你无论用什么手段务必要在他赶到之前bǎo住我父亲的生命。”

  shuō完这话,陈新光不由得再次摇了摇头,这虽是关心之言却也是废话一句,自己的父亲就算他不shuō,陈新光又岂会不让卢益存尽全力bǎo住自己父亲的生命?

  但这话落在卢益存的耳中意义显然不同,浑身不禁再次一震,眼中光芒猛地一亮。要shuō刚才他hái有一丝疑虑,不知dào张卫东究竟能不能救治脑溢血,但现在却再无半点疑虑。

  既然张卫东要他尽量拖住陈老先生的生命等他赶来,那就shuō明他一定有办法救治陈老先生!

  就在卢益存发愣之际,急诊室的门被猛地推了开来,省人民医院神经科首席专家王宇坤神色凝重地走了出来。

  王宇坤也是省医疗专家小组的专家,陈新光自然认得王宇坤,见他神色凝重地从急诊室里出来,一颗心不禁猛地一沉,急忙大步上前问dào:“王专家,我爸现在情况怎么样?”

  王宇坤自然也认得陈新光,闻言沉声dào:“陈局长形势不是很好,陈老先生大脑、小脑出血量都较大,而且有形成脑疽的迹象,我的意见是已经不▲适合bǎo守治疗,要马上进行开颅手术。不过陈老先生年事已高,我担心……”

  王宇坤担心后面的话虽然没shuō出来,但任谁都知dào他后面要讲什么。不开颅,恐怕是死路一条了,但开颅,以老人的年龄◎,风险肯定非常之大,而且就算救回来,其预后状况也是绝对很差,换一种思考角度,甚至hái不如就这样让老人撒手离去,也免得一把年纪hái活得那么痛苦。只是身为家人,谁又能甘心眼睁睁看着家人离去呢?

  王宇坤的话hái没shuō完,陈新光的母亲已经捶胸哭了起来,而陈新光心情自然也是乱到了极点,但这个时候他却又万万不能乱。

  “那就马上手术!”陈新光深吸一口气dào,shuō完这句话,整个人就像使完了全身的力气,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那hái请陈局长签个手术同意书,我马上准备手术。”王宇坤见陈新光同意,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shuōdào。身为省人民医院神经科首席专家,王宇坤心里比谁清楚,这个手术成功率小而且就算成功了,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只是尽尽人事吧了。

  “等下,我的意见是现在hái是采取bǎo守治疗,墅持等到张专家赶到再下定论。”见陈新光要签手术同意书,卢益存猛一咬牙,沉声dào。

  卢益存这话是冒了极大风险的,万一在张卫东赶来途中,老人死了,那他否定了王宇坤意见肯定是要负责任的。hái有一种可能,就是老人坚持到张卫东赶到,但张卫东却也素手无策,耽误了救治时机。不过这个时候,卢益存既然敢shuō出这话,后者显然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卢院长,张专家是谁?又什么时候能到?现在陈老先生的病情可以shuō是危险万分,颅内压在不断增高,要是不尽快动手术,后果不堪设想!”王宇坤没想到这个时候卢益存竟然会出口拦阻,并且hái很荒唐地提到要等什么张专家,要不是考虑到卢益存是医院的院长,王宇坤早就劈头骂去了,饶是如此,王宇坤心里也是极度不满,连连质问dào。

  “这?”卢益存hái真不好解释张专家是谁,因为解释了估计也没人相信,至于什么时候到他更是shuō不清楚。

  王宇坤见卢益存无言与对,不由得有些奇怪,但心里却越发不满。

  卢益存当着他的面shuō要等另外一个专家,他心里本就己经有种被人忽视看扁的不满,没想到事情远比他想象中hái要夸张一些,卢院长竟然hái没办法解释张专家是谁?也不知dào他什么时候能赶到?这简直就是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吗?

  但人家是院长,王宇坤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不好开口骂院长,闻言只好强压下心头的不满,转向身后的人dào:“马上准备手术。”显然已经直接把院长刚才shuō的话抛在了脑后。毕竟卢益存是院长没错,但眼前这位省bǎo健局局长的分量也是丝毫不比院长差,真要误了他父亲的病情,王宇坤担当不起,恐怕卢益存也担当不起。

  卢益存显然也想到了这点,闻言张了张嘴最终hái是闭了起来。刚才他出口劝阻,就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也是鼓足了勇气,毕竟从神经科医生专业角度分析,王宇坤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而且病人家属陈新光也同意了,卢益存如果坚决不同意,到时出问题那么责任就完全在他身上了。

  只是明明知dào张卫东正在赶来的路上,也知dào只要张卫东一到,几乎百分之百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这时却要任由王宇坤把病人推入手术室,对着病人的脑袋开刀,卢益存心里却又总觉得很矛盾,很纠结。

  正当卢益存心中矛盾万分,正当陈新光刷刷两下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正当老人被推入手术室时,卢益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这边快速走了,两眼不禁猛地一亮,惊喜地脱口而出:“张专家!”

  shuō话间,人早已经大步迎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