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请教


  其实别说患者不信,就算刚刚见识到张卫东光凭望诊就准确论断出陶小慧病症的袁志宏等人也不信,都用质疑的目光盯着张卫东看。唯有卢益存坚信不疑,心中越发佩服张卫东的医术,觉得什么病到了他眼里,全都成了感冒发烧的小病了。

  张卫东见众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话,只好看着姜阿姨笑笑道:“姜阿姨,如果我猜得没错,大概一个月前你应该曾有过一次操劳得比较辛苦的经历,事后出了不少汗。然后几天之后,就开始隐隐觉得腰痛,沿着脊柱两侧的部位也痛。每每活动后疼痛就会加剧,ér且不敢过度伸展平身,蹲下弯腰则疼痛减轻一些,夜晚睡觉时也不敢伸展平身。你看我说得对不对?”[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张卫东越说姜阿姨眼睛睁得越大。虽然病生在她身上,但具体症状有时连她自己也表达不清楚,袁志宏问病症时也是东一句西一句,ér她只知道腰背疼痛,只会说哪里比较痛,具体的也没能说清楚。但张卫东的话却句句说▲到了她心窝里去,简直就把她心里想说却又没能说出来的全都说出来了,好像得病的不是她ér是张卫东似的。

  袁志宏等人见患者表情惊讶,眼睛瞪得老大,根本脑子都不用转就知道,这回张卫东又全都说中了。 □
  果然姜阿姨吃惊过后,一liǎn佩服道:“张专家我现在的症状跟您说的一模一样,还有您不提,我都差点忘了。一个月前我确实在家里大搞了一次卫生,当时天气还热,所以出了不少汗。不过我当时并没觉得有扭到腰什么的呀。”

  见患者这样说,袁志宏开始有点坐不住了,看着张卫东,用请教的语气问道:“张专家难道姜女士的腰背疼痛不是扭到弓起的吗?”

  张卫东见袁志宏态度终于改变,也不想跟他计较之▲前的事情闻言道:“扭到肯定还是扭到了一点,但只是轻微ér已,所以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最主要的原因却是在人上了一定年纪,人老体弱,劳作后大出汗,皮毛疏松,外寒易侵,太阳受邪,所以腰背就容易疼痛。ér且现○在人生活条件好,家家户户都装有空调大出汗后,空调再一吹就更容易导致外寒入侵了。至于姜阿姨喜欢倦体ér不敢伸展便是寒则收引之故。”

  说到这里,张卫东已经隐隐有指点的意思,袁志宏此时也早已收起刚才轻视之意,一把年纪liǎn上却露出虚心听教的表情。

  张卫东见袁志宏还算拿得起放得下,便继续指点道:“刚才你已经帮姜阿姨把过脉,她的脉象肯定是脉浮细,重按无力,还有她的舌头也是舌淡白滑。” ◆
  听到这里袁志宏已经是完全服了。刚才他已帮患者把过脉,情况正如张卫东所言。但一个是仅仅凭看上几眼就判断出患者的脉象,ér他却是细细把脉才诊断出脉象,医术孰高孰低却是不言ér喻。

  至于□舌头袁志宏刚才倒没检查过,虽已经知道肯定是如张卫东所言,但还是忍不住让患者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果然患者的舌头没什么血色,正是舌淡白滑

  “张专家您看姜女士的腰背疼痛是不是外感风寒经脉凝滞,闭阻不通引起的?”袁志宏看过患者的舌头之后,问道。这回袁志宏早已经没了刚才的傲气ér是一liǎn谦虚地请教道。

  “正是。”说着张卫东看了袁志宏一眼,犹豫了下道:“如果袁主任要是不觉得我这个专家是徒有虚名的话,你按这个诊断开个方子,然后给我看看。”

  袁志宏闻言老liǎn微微一红急忙道:“张专家刚才是我不对,那个徒有虚名什么的您就不要再提了。”

  见袁志宏终于低头认错张卫东倒没觉得有什么,这袁志宏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梗着脖子说话,今后他是绝对不会传他半点医术的。但卢益存卢院长却忍不住笑指着袁志宏道:“老袁啊,老袁,这回你总算服帖了吧。

  我告诉你吧,张专家其实是我给你们中医科请来的老师,你们中巨科不是抱怨说医院不重视你们吗?以后只要你们能跟张专家学好本事,我保证你们中医科肯定能成为省人民医院第一大科室。”

  要是之前卢益存说出这话,恐怕袁志宏肯定会跳起来,但☆现在见识到张卫东医术确实高明,正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他没有出言反驳,只是老liǎn微微有些发红,埋头写药方。

  卢益存也就心里憋着口气,其实要说以前,他对张卫东的态度比袁志宏都还不如,所以◎一句话说出来后见袁志宏没出言反驳,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冲张卫东点了点道:“那张专家您忙着,有什么事情您随时给我打电话。”

  张卫东闻言点点头道:“卢院长客气了。”

  卢益存谦逊地摆了摆▲手,这才转身往外走,张志理等人见卢益存要走,急忙道:“卢院长走好。”

  患者母子这才知道刚才站在他们边上的男子竟然是省人民医院的院长,见他对张卫东这么客气,甚至隐隐中还带着丝恭敬的味道,对张卫◎▲手,这才转身往外走,张志理等人见卢益存要走,急忙道:“卢院长走好。”

  患者母子这才知道刚才shǒu,zhècáizhuǎnshēnwǎngwàizǒu,zhāngzhìlǐděngrénjiànlúyìcúnyàozǒu,jímángdào:“lúyuànzhǎngzǒuhǎo。”

  huànzhěmǔzǐzhècáizhīdàogāngcáizhànzàitāmenbiānshàngdenánzǐjìngránshìshěngrénmínyīyuàndeyuànzhǎng,jiàntāduìzhāngwèidōngzhèmekèqì,shènzhìyǐnyǐnzhōngháidàizhesīgōngjìngdewèidào,duìzhāngwèi东的信心不禁倍增。

  袁志宏终于写好了药方,然后一liǎn谦虚地交到张卫东的手中道:“张专家您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妥的。”

  张卫东笑着取过药方,发现袁志宏这位老中医确实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在确诊患者病症之后,开的方子倒是中规中矩,四平八稳的。张卫东不禁点了点头,然后添加了几味药进去,然后再递给袁志宏道:“袁主任你看看,这样是否妥当?”

  袁志宏现在已经隐隐把张卫东看成国手级的中医,知道他添加的药基本上是不会有问题,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照顾到他的老liǎn面ér已,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感激神色,然后急忙接过药方重新看了一遍,接着低头细细琢磨起来。

  袁志宏低头琢磨时,张志理、白洁等人也都把头探了过来,看看这药方有何不同。不过还未等他们明白过来,袁志宏已经拍了下大腿冲张卫东竖起大拇指道:“还是张专家考虑周全,我是真服了你了。”

  白洁毕竟年轻气威,见张卫东论年纪比她还小,心中难免有些不服气,闻言道:“袁主任,我看这方子也没多大区别嘛。”

  袁志宏此时还沉浸在对张卫东的敬佩之中,闻言也没多想,指着药方道:“你别看张专家只添加了两味药,但却比我高明了许多啊。你看看我开的药方,麻黄、附子、细辛、川芎等都有温肺散寒,疏筋缓痛功效,看似对症下药,没有丝毫差错。但你有没有想过姜女士为什么会受风寒入侵,究其原因还是年老体弱。按我的方子就算这次能让姜女士痊愈,但难保下次稍微一累一出汗又受风寒得病。张专家就考虑周全多了,他开的这两味都有补肝肾收敛正气之效,与我的药方一合,能起温肾固本,强身健体之效。如此一来,只要姜女士这次痊愈后,以后生活上稍微注意一些,就不容易再重新犯病了。”

  白洁听袁宏志这么一说,才知道张卫东那两味药添加的很有讲究,也终于心服口服,一双美目忍不住朝张卫东看去。这一细看,才发现张卫东虽然长得清秀文弱,看似还在大学里读书的大学生,但若仔细观,察,却能隐隐感到他身上有和很独特的气质,竟能让她忍不住一阵心然怦动。

  袁志宏这番话甜锝直白详细,姜女士母子也都听得明明白白,心中仅存的一点疑虑都已经消失不见,恨不得现在就抓药回去煎起来服下,也好早日摆脱病痛。

  袁志宏似乎明白姜女士母子的心思,跟白洁解释过后,按着新的方子重新开了张药单,然后递给姜女士道:“姜女士,这是你的药方,你去收费窗口付钱后,再去中药房□抓药。”

  姜女士接过药方先是谢过袁志宏和张卫东,然后才起身准备离去,不过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张卫东道:“张专家您一般是什么时候门诊?”

  显然姜女士发现张卫东医术高明,考虑到★万一自己以后再生病,或者亲戚朋友生病的也好再来找他看病。

  张卫东闻言微微一怔,随jí笑道:“姜阿姨,我另外还有事业,目前只是中医科的客座医生,一般也就个把星期十来天来中医科一次,具体时间却是★不能定下来。”

  张卫东年纪轻轻又长得眉清目秀的,刚才叫姜女士为姜阿姨,姜女士还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如今再听到张卫东叫她姜阿姨,才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位不仅是一位医生ér且还是一位专家级医生,这声姜◆阿姨叫得她殷感温馨又是受宠若惊的以前她去看病,哪有什么医生这么客气,有时多问几句还嫌你多嘴啰嗦,更别说满liǎn亲切笑客,张口闭口叫阿姨的。

  只是听说张卫东只是中医科的客座医生,姜女士不禁有些失望道:“这样啊,那以后找你看病不是比较困难?”

  张卫东闻言笑笑道:“我可不希望下次再在医院里见到您,再说有袁主任他们在也是一样。

  “那是,那是。”姜女士看了袁志宏等人一眼,急忙道,不过任谁都听得出来,她这话其实言不由衷,无非照顾到袁志宏的面子ér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