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车祸【求月票】


  【这个月剩最后五个小时了,还请书友手中如果还有月票没投,请投给本书吧,谢谢啦!】

  zhāng卫东乘的是下午四点钟的火chē,到吴州市已是傍晚六点钟。

  吴州大学在吴州市的东边,火chē站却在吴州市的西边,所以两地相隔有些远。火chē站一带比较杂、乱、脏,zhāng卫东下了火chē便直奔出租chē停靠区。

  坐上出租chē跟司机说了声去吴州大学,然后zhāng卫东●便静静靠在座位上看着窗外。

  吴州市这些年经济发展比较快,火chē站一带,出租chē一路开过去,不时可以看到被围墙围起来的建筑工地,一座座现代化的写字楼,住宅公寓正在拔地而起。这个时候虽已经是◎傍晚六点钟,还能不时看到一辆辆工程卡chē从这些建筑工地进进出出。

  行驶在路上,也不时有载着满满建筑材料的工程卡chē从出租chē边上超过,工程卡chē压过地面时,zhāng卫东就算坐在出租○chē里都能隐隐感觉到一丝地面的震动。

  甚至有一次一辆工程搅拌chē还抢了出租chē的道,气得出租chē司机一边猛按喇叭一边骂道:“妈的,这些人为了赚钱开chē比我们开出租chē的还要玩命。■○chē里都能隐隐感觉到一丝地面的震动。

  甚至有一次一辆工程搅拌chē还抢了出租chē的道,气得出租chē司机一边猛按喇叭一边骂道:“妈的,这些chēlǐdōunéngyǐnyǐngǎnjiàodàoyīsīdìmiàndezhèndòng。

  shènzhìyǒuyīcìyīliànggōngchéngjiǎobànchēháiqiǎnglechūzūchēdedào,qìdéchūzūchēsījīyībiānměngànlǎbāyībiānmàdào:“māde,zhèxiērénwéilezuànqiánkāichēbǐwǒmenkāichūzūchēdeháiyàowánmìng。

  出租chē司机为了赚钱,很多人确实开chē跟飞似的,路况堵时更是见缝插针,抢道跟吃家常便饭似的,所以国内不少人说出租chē是马路杀手。不过开出租chē也有开租chē的苦衷油费一直在涨,交通一天比一天堵,而生活成本却一天比一天高,出租chē承包费什么的也跟着涨,要是不这么开,有时候一天下来都有可能是瞎忙活。

  出租chē司机骂了一两句后,估计还嫌不过瘾,偏过头对zhāng卫东道:“现在这个社会为了赚钱都***全疯了。你看现在的工程chē老是出chē祸,政府也三天两头说要整治工程卡chē,但这有个屁用!现在吴州市工程卡chē的司机收入几乎都是按趟数收费的,我有个朋友就是开工程卡chē的,一趟十五元的工钱。你想想看有这种规定,谁愿意慢慢开啊。别说慢慢开了,***为了多赚钱,有时候累了也不愿意歇着,强撑着继续开。工程卡chē可个个都是大家伙,那惯性来得厉害,等他们发现有问题,◇刹chē根本就来不及,不出事故才怪。”

  zhāng卫东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校园里就算上网冲浪,很多时候关注的也都是科研、环保方面的问题,对这些事情倒是了解甚少,闻言心情不禁沉重了几分,看着ch□▲ē窗没有吱声。

  对这方面他不是很了解,没有什么发言权,但他知道这些年因为一味追求经济的发展环境污染一日比一日严重而不少政府官员却为了经济的发展依旧视而不见。

  出租者司机见zhāng◇卫东不搭话,便没了继续埋怨的兴趣。

  吴州并不是旅游城市,往常这个时候是下班高峰期,路况一般很堵,但现在是国庆长假,路况反倒比以前通畅一些所以出租chē把chē子开得飞快。

  不过出租chē的速度很快就慢了下来,因为前面竟然出现了交通堵塞,周围不仅堵了不少chē子和驻足围观的人,还有警chē、消防chē停在那里有几个交龘警正在满脸jǐnzhāng地维护现场秩序。

  一缕浓浓的血腥味在空中弥漫散开,通过敞开的chē窗飘入zhāng卫东的鼻尖。

  zhāng卫东脸色不禁微微一变急忙道:“停chē。”

  “你不是要去吴州大学吗?”司机一边踩刹chē一边不解道。

  zhāng卫东没时间跟司机解释那么多,从钱包里抽出二十元给他,然后飞快下了chē直奔前方而去。

  司机看了看手中的二十元,又看看了直夺前方而去的zhāng卫东,摇了摇头道:“看不出来,这个年轻人长得斯斯文文的,好奇心竟然这么强,小心看了晚上睡不着觉。”

  说完,出租chē司机重重叹了口气,然后掉转chē头。他还要开chē赚钱,却是没时间去理会这种交通事故。

  z●hāng卫东三两步就到了chē祸外围,目光穿过人群,zhāng卫东看到chē祸现场惨不忍睹的情景。

  肇事者是一辆翻倒在一边的工程搅拌chē,chē头已经变形,沙石水泥从搅拌机里缓缓流出了,跟◆鲜红的血液交汇在一起,显得格外刺眼。

  zhāng卫东几乎不用看,也知道工程搅拌chē的司机已经当场毙命。

  与工程搅拌chē相撞的是一辆公交chē,公交chē同样翻倒在地,chē身因为与庞大的工程卡chē撞击而扭曲变形。大部分乘客已经脱困,但还有七八位乘客被困在侧翻的chē里,有些腿脚被座位卡住,有些被钢管卡住,鲜红的血正从chē里缓缓流出来,流满了一地

  几名交龘警和及时赶来的消防队员正在努力营救被困在chē子里的乘客,但chē子变形严重,而且不少人手脚身子死死被卡住,营救很是困难。但chē祸营救就是跟时间赛跑,每耽误一秒钟chē里的人就可能会永远失去手、脚甚至是生命,交龘警和消防队员都一脸jǐnzhāng、满头大汗。

  现场除了交龘警和消防队员在忙碌,并没有看到医护人员和救护chē,显然正在赶来的路上。脱困的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一些受伤轻一点的都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地大口喘着气。一些重伤者则被平放在地上,因为医护人员还没赶到,没人对他们进行jǐn急救治。除了这些,边上还有两个被布盖起来的人,已是当场死亡。

  看到这里,zhāng卫东不禁想起了出租chē司机刚才讲的话,心情格外的沉痛。但此时却不是沉痛的时刻,他三两下拨开人群就往里走。

  当zhāng卫东走到警戒线时,维护秩序的交龘警拦住了他。

  “我是医生!”zhāng卫东简单有力地回道,然后也不管交龘警有没有听懂,毫不停留地往里走。

  因为救护chē还没到,这里又有这么多伤员,交龘警此时也是jǐnzhāng得要命,听说zhāng卫东是医生,情不自禁松了一口气,急忙让zhāng卫东进去,至于zhāng卫东是不是太年轻了点却是根本无暇去想。

  zhāng卫东进了警戒线,没有先去救治那些已经脱困的重伤乘客,而是直奔那辆侧翻的公交chē而去。

  正在指挥交龘警和消防队员开展抢救工作的一消防中队中队长,见一位年轻人竟然tū破警戒线跑进来凑热闹,顿时一脸恼火地冲zhāng卫东嚷道:“***,谁让你进来的,马上给老子出去!”

  那位放zhāng卫东进来的交龘警见zhāng卫东这个医生不去救人却跑到侧翻的公交chē那边凑热闹,不禁也变了脸色。

  虽然消防中队长的脾气有些火爆,粗话连篇的,但zhāng卫东却没有丝毫恼火。这是个jǐn急时刻,中队长见现场tū然跑进来一位看热闹的,发一通脾气很是正常。

  不过zhāng卫东也没时间跟他解释,直接顶着中队长的叫骂朝公交chē走去。

  “***,你小子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中队长见zhāng卫东竟然无视他的叫骂,也不管周边还有不少双眼睛看着,气得抬脚对着zhāng卫东就踹过去。

  zhāng卫东见状,眉头微微一皱,抬手轻轻冲中队长踹过来的腿轻轻摸了下,中队长立马感到半身发麻,一时间竟动弹不得了。

  中队长额头的冷汗忍不住就流了下来,他能当消防中队长,自然有点身手的,放倒寻常两三个年轻人根本不是问题,没想到今天被这个小年轻手轻轻摸一下,竟然半身就麻了,这是什么武功啊?

  正当中队长额头流汗,心里惊讶万分时,zhāng卫东已经拨开了正动用工具在撬chē子的消防兵。这些消防兵虽然很努力,但一面要顾虑到乘客安危缩手缩脚,一面又想撬开那些用钢铁造起来的chē子,显然难度非常大,有两三个被困在里面的伤员就因为他们的抢救受到影响,痛得在那里哇哇大叫。

  那些消防兵和交龘警的反应跟中队长一样,见这么jǐnzhāng的时刻竟然冒出来一个小年轻,还用手拨开他们,气得脸色都铁青了。

  正要冲zhāng卫东叫骂,眼珠子却马上暴凸了出来。

  只见那个tū然冒出来的年轻人,竟然像切豆腐一样把手刀给切入钢板之中,然后猛地一发力。那钢板铸就的chē身竟然就像纸zhāng一样,被他给生生撕了开来。

  因为现在天色已经有点黑,围观的人被交龘警隔开老远,再加上zhāng卫东的周边还站着些交龘警和消防兵,挡住了视线,所以围观的人倒没看清楚zhāng卫东的动作。但中队长和站在边上的交龘警和消防兵却是看得一清二楚,震惊过后,全都猛吸了一口冷气。尤其刚刚恢复了自由的中队长更是吓得连腿都差点哆嗦起来,这样的手,刚才要不是摸而是轻轻一切,他下半辈子还不是要坐轮椅了?

  这还是人吗?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像x战警金刚狼那样的超能力存在?

  zhāng卫东没时间去理会中队长等人此时内心是如何震惊,像撕纸zhāng一样撕开钢铁板后,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卡住那些乘客的钢管,椅子之类的东西拿开。这些本来很有可能需要切割器才能弄开的东西到了zhāng卫东的手中跟橡皮泥一样,只要他稍微一,就能把它们给扭断或者扭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