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证书


  张卫东猜对了,崔静华手中一叠东西全都是他的。

  “这是你的hángyī资格证垩书,这是yī生最基本的证垩书。[搜索最新更新尽zài.]

  虽说以你的yī术肯定不会出问题,但万一出问题,没有这gè证垩书就属于犯罪,有这gè证垩书就只能算是yī垩疗事垩故。”崔静华笑着把张卫东的hángyī资格证垩书放到他手上。

  以前张卫东虽也治病救人,但心里却从未把自己当成yī生来看。直到这一刻,手中拿着hángyī资格证垩书,看着证垩书上自己的名字,张卫东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现zài已经拥有了另外一gè身份,一名国垩家法垩律承认的yī生。突然间,张卫东感到了一丝沉重和激动,感觉一切就像做梦一般。

  “这是你被聘为卫生厅专垩家yī垩疗小组专垩家的聘书和工作证,归保健局管,什么时候有空你去保健局报gè道,认下门。当然这gè随便你,我已经跟保健局局垩长打过招呼,你报不报道都没关系。”说到这里崔静华笑呵呵地摇了摇头把两本证垩书递到张卫东的手中自嘲道:“反正你是天南省唯——gè连我这gè卫生厅厅垩长都没办法管的yī生。”

  张卫东拿着聘书和工作证,闻言笑道:“既然华姐你这样说,那等过了国庆假期我就去保健局报gè道吧,要不然你这gè厅垩长岂不是很没面子。”

  “算你还有点良心。”崔静华白了张卫东一眼,然后再次拿起一本证垩书递给他,“按惯例,入选专垩家组的中yī专垩家,一般还要zài天南省中yī药理会担任理事,其实就是挂gè名,不负责具体业垩务的。呵呵,我倒是差点忘了,你这gè专垩家就连专垩家组都只是挂gè名,就更别说这gè理事了。”说到这里崔静华忍不住再次没好气地白了张卫东一眼,她有时还真气恼这gè弟垩弟,明明有这么出神入化的yī术却非要窝zài一gè二流大学里当讲垩师,而且还是环境科学方面的讲垩师,这简直就是暴敛天物啊!

  张卫东见崔静华拿眼白他,只好讪讪地笑了笑,然后指着她手中最后一本证垩书道:“这本又是什么证垩书?”

  “至任yī生证垩书。”崔静华知道张卫东是故意转移话题,再次白了他一眼之后,然后才把手中的证垩书递给他。

  “主垩任yī生!”饶是张卫东如今早已非常人,但闻言还是手微微一颤。

  yī生职称分住院yī师,主治yī师,副主垩任yī师,主垩任yī师,其中主垩任yī生便是yī生háng业的最高职称,相当于大学里的教授职称。

  张卫东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本专垩业还zài为副教授的职称而努力,而yī生这gè半途出家的专垩业,如今不仅已经入选天南省级别最高的专垩家小组,现zài连“教授”也正式评上了,这让他这gè环境科学博士毕业的老垩师情何以堪啊!

  见张卫东一脸惊讶之色,崔静华笑着解释道:“中yī除了正规中yī学院毕业出来之外,还有师承和家传的,像一些隐居民间的老中yī,yī术造诣很高,但却连专门的中yī学校都没上过,对这类中yī是可以特事特办的。你现zài就是这样的‘中yī”不过你实zài太年轻了,zài这件事上,方主垩任出了点力。他是享誉国内的老中yī,他的话zài中y●ī界还是很有权威的,他亲自打电垩话作证你yī术很高。所以zài你没到场,也没有拿出任何有关中yī科研理论的情况下,中yī高级资格评审委垩员会还是通垩过了对你的审核。”

  张卫东闻言表情由惊讶渐◎渐转为释然,不过他知道方主垩任固然是gè因素,恐怕最关键的还是崔静华这位卫生厅厅垩长。她可是天南省所有yī生的领垩导,她力挺的人,谁敢不给面子,况且她的老公还是省委副书垩记呢。当然身为卫生厅厅垩长,也◇不能搞专断独háng,有时候还是要考虑做事的方法方式的。

  “华姐,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些?”好一会儿张卫东才指了指手中一叠证垩书,有些哭笑不得道。被崔静华这么大张旗鼓地一搞,张卫东还真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大学老垩师,还是yī院的yī生,但从手中那厚厚一叠的证垩书看来,他似乎更应该是一位yī生。

  “这有什么夸张的?若你要愿意转háng从yī,我马上让卢益存挪位让你当省人垩民yī院的院长。”崔静华白了张卫东一眼道。

  “别,别,真要这样卢益存还不怨死我。”张卫东急忙摆手道。

  “看把你紧张的!”崔静华忍不住再次白了张卫东一眼,然后指了指他手中的一叠证垩书道:“专垩家小组的工作证你最好随身携带,万一遇到什么yī垩疗事情,这gè工作证还是比较好使的,当然你也可以随时给你姐我打电垩话。”

  其实能进入yī垩疗专垩家小组名单的专垩家,zài天南省yī学界无一不是极为厉害的人物,就连卢益存这gè省人垩民yī院的院长也是去年才勉强挤进了这gè名单。所以一般情况下,对于下面县市的那些卫垩生垩局或者yī院,yī垩疗专垩家小组的专垩家跟省厅的领垩导没多大区别。

  张卫东不是卫生系统内的人,自然不知道这些,闻言也没怎么把崔静华的话当一回事,只是点了点头道:“好的,这gè工作证我会随身携带的。”

  崔静华也就随口一提,见张卫东点头也就没再继续提这事,而是拿出一张银垩háng卡递给张卫东道:“这是你的工垩资卡,每gè月十号发工垩资。”

  张卫东看着崔静华递过来的工垩资卡,微微露垩出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道:“我也就挂gè名,还拿工垩资是不是

  ……”

  “你不会真是准备只挂名,一点事情都不做吧?”崔静华见张卫东这样的人物竟然会为了点钱而不好意思,不由得颇感有趣地看着他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

  “那不就得了。”崔静华把工垩资卡塞到张卫东的手中,笑道:“像你这样神奇的yī术,不是姐我吹捧你,真要肯转háng专心替人看病,我保证不出三年你就能成为中垩国首富。”

  崔静华这话倒是没有半点夸张,钱再多也是要有命来享受才成,所以对于那些真正有钱人,钱反倒成了次要的,健康的身垩体才是第一重要。而张卫东一旦肯出诊,那就是健康的绝对保证。所以张卫东真要是肯出手治病赚垩钱,三年成为首富还真不是什么问题。

  “呵呵,我要真成了中垩国首富,恐怕我连花钱的时间都没了。”张卫东摇摇头笑道。

  张卫东这话同样是没有半点夸张。人怕出名猪怕壮,真要有这么一天,恐怕全世界的病人都要聚到他面前,那他到底是yī还是不yī呢?所以一切还是顺其自然为好,碰到了就yī一下,而不能刻意为了赚垩钱而给人垩治病。

  “那倒也是。”崔静华突然有些明白过来,张卫东拥有一身这么出神入化的yī术为什么却甘愿屈身zài吴州大学当gè讲垩师了。

  当然明白归明白,能不能很豁达地看透这gè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就像出家人常常说六大皆空,也明白这gè意思,但真正能看透这gè的又有几人,估计从古至今连一gè都没有。又像很多人都知道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你享用就是了,可很多人还是拚了命地去赚垩钱,直到临死】那一刻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只顾着赚垩钱却错过了跟家人相聚的时间,错过了很多美好的时是……但那时已经是追悔莫及了。

  “静华啊,看来这次你要好好谢谢垩卫东啊。今天要是换成一gè人当厅垩长,恐怕卫东是绝不会挂这gè名的。”段威书垩记也明白过来了,闻言看着崔静华脸上流露垩出一丝苦笑。☆本来段书垩记和崔静华认为这次欠了张卫东一gè天大的恩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报,所以才想到通垩过这gè方法表示一二,如今看来却反倒又多欠了他一份情。

  “段书垩记千万别这么说,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这●gè社垩会的一份垩子,有时候也应该为这gè社垩会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华姐给我安排的这份差事简直就是为我量身订做的,很适合我。”张卫东急忙摆手道。

  “哈哈,真要这样我和你姐就放心了。”段威闻言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当然是真的。”张卫东笑笑,然后把那些证垩书什么的装入单肩包,起身道:“时间不早了,今天我还要赶回吴州。”

  段威和崔静华见张卫东起身,也都跟着起身。

  “段书垩记,华姐你们就不要再送了,让人看到影响太大。”两人送张卫东到门口,并没有停步的意思,吓得张卫东急忙拦住了他们道。

  省委大院进出的人还是不少的,而且还gègè都是有些来头的,真要让人看到省委三号人物和夫人一起送一位小年轻出门,传出去影响确实有点大。所以段威和崔静华闻言也就没再坚持。

  “那就让程阳送你去车站吧。”段威书垩记道。

  “都是自家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我还是一gè人瞎晃悠的好,自垩由自zài的,什么时候想坐车就什么时候坐车。”张卫东笑道。

  张卫东这gè“自家人”说得段威和崔静华心里倍感欣慰和温暖,闻言笑道:“既然你这样说,那就随你。不过你也说了,我们是自家人,以后你也不能跟我们客气。无论什么时候来南州,可都要来家里坐坐,有什么事情也跟我们念叨念叨。”

  虽然明明知道张卫东是gè很神奇的人,段书垩记这番话还是说得连程阳都有点嫉妒了。省◇委副书垩记啊,整gè天南省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除了至亲的家人,恐怕连一gè都没有吧。

  不过张卫东却没有因为这番话是出自省委副书垩记的口,就显得很是激动,相反除了感到一丝温馨,他的心情很是平静◇,闻言笑着点头道:“那是一定,那姐,书垩记我先走了。”

  说着张卫东迈步出了省委三号楼大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